2011年10月11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頭痛 Headache

那年在羅閱祇城,時值荒年。直到生死交關,人們才懂金銀財寶、華服美宅、名位權勢那些噱頭個個無關基本生存,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穀貴、飢饉、荒年。天地之間,人怎麼活呢?人改變了。取白骨、打爛汁、掘草根、續微命。黃澄澄一升的純金,就只夠你換來少少一升的穀。 

羅閱祇城內有大村,大村東邊有池,池中有魚群,魚群吸引來荒年的村人。荒年,捕魚人補著魚就丟岸上,任牠們在陸地上無助地彈跳。大人的眼裏,魚兒是救命的食物;小孩的眼裏,魚兒是活跳跳的玩具。那年那時那刻那生,我不過是個小小孩,才滿四歲,不懂死亡的威脅,不明白生死壓迫的苦處。


我看見魚兒垂死而跳的場面,高興極了,隨手拿起小杖子,就往牠們扭動掙扎的魚頭給用力敲了下去。魚,也是眾生;是眾生,就有思緒、感情、情緒。池中有兩隻大魚,趁魚族全體滅種以前,留下最後的對話:「我們又不侵犯人類,老是被人類吃。我們來生一定要報仇!!」

戰事之為恨,口腹之為怨。那村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今生群聚受生為我迦毘羅越國諸釋種。那個小小孩,則是生為釋族王子的我。兩隻懷怨的大魚,一是琉璃王、一是琉璃王的宮廷相師婆羅門。我為用小杖打魚頭,墮地獄無數千歲。前陣子琉璃王發兵討伐釋種時,今生已成佛的我,依然為那段久遠以前的惡業殘緣,召感劇烈的頭痛……



原典出處:《佛說頭痛宿緣經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