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6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最髒臭小孩 The Dirtiest Stinky Kid

一、生;終於生了!

才剛新婚不久,老婆就懷孕了。他興奮地要命,可是……

準爹:「奇怪,妳以前好香……怎麼現在從頭臭到腳咧?」

準娘:「哎喲,我是個大美人,怎麼可能發臭?一定是小孩自己的業啦!」

臭氣衝天,臭到久而不聞其臭,臭到鼻子也瘋狂的邊緣,老婆終於生了……

不生還好,一生煩惱。別家的奶娃是香噴噴水嫩嫩,讓爹娘看上一眼從此著魔發痴,親來親去捏上捏下抱左抱右寵前寵後寵翻天一輩子愛不完;這家的完全不一樣。這個兒子,空前絕後地又臭又髒──小小骨架上沒幾兩肉,瘦兮兮、乾巴巴,醜得可以。醜嘛也就算了,偏偏又不只難看,打出娘胎,全身上上下下還塗滿大小便,簡直像為娘的子宮打通直腸與膀胱。

畢竟是頭胎嘛;爹娘還是照養。原本想可能是沒經驗,說不定養一養就變好了;可是兒子一天天長大,竟然喜歡吃屎喝尿,怎麼教他改都沒辦法。到這個地步,爹娘和兩邊家族都放棄了,親情也磨光了。家人翻臉像翻書,一個連爹娘都嫌的最髒臭小孩,一把就被踢出了家門。


二、走;走去哪裏?

無家可歸,浪跡天涯,不等於浪漫唯美或風流瀟灑。雖說是形單影隻,他,小便照喝,大便照吃。這副灰頭土臉的德性,一路走來,竟被某些主張裸體的特異宗教人士看上。一輩子沒人愛的小孩,才聽對方這麼一誇,就不分三七二十一地加入了。

有道是,狗改不了吃屎;人要是愛吃屎,竟然也一樣。有一天,他吃屎喝尿的真面目被道上兄弟給一把逮著了。這群信徒雖然崇拜裸體,卻不信奉排泄物。對這小孩不符合道上規矩的行為,集體幾頓好罵好打下來,發現怎麼教也教不聽,最後也一樣放棄了,把他趕了出去。

物以類聚?真理可以檢驗,人生卻無法實驗。在人間,吃肉的講吃肉算人權;吃素的也講吃素算人權;吃動物的、不吃動物的,也分頭講講意義範圍用處大小不一定的動物權;可是,一個出娘胎就愛吃屎尿的小孩可不可以也大聲講吃大便喝小便算人權,甚至,還堅持把大小便物料併列為兒童福利行政條目咧?這個我們不研究;因為人放棄了他,他也放棄了人。

人不要他,他就找鬼。


三、醒;惡夢覺醒……

人間道邊是鬼上道。來到河岸、水溝、坑洞,他高高興興地跟整群餓鬼講:「遇見你們真好!人類不是打我就是罵我,獨獨你們最好,不罵也不打。全天下就這裏最快樂!」快樂是快樂,可惜快樂沒維持多久。連鬼也受不了他打破鬼道記錄的離譜髒臭等級,眾鬼既不打他也不罵他,私底下一個接一個偷溜,最後全默默溜光了。這下子,一人獨守空蕩蕩的鬼窟,他的快樂完了。

忍了這麼久,他終於哭了出來:「我……我這麼臭,臭到沒人要,靠你們才有生存的勇氣;現在連鬼都不要我了,是要我怎麼活?」這一痛哭,他哭到昏死過去。

人和鬼都不要他,佛還要他。昏死過去,才一甦醒,他睜眼就看見了佛陀。

「世尊,在這世間上,像我這種下下等人,能不能出家啊?」

「我此法中,無有尊卑不聽出家。善來比丘,鬚髮自落,法服著身。」

「今天,值遇佛陀大恩,讓我隨心所願,捨去臭穢的身體,得以成為沙門!」

「你今天已經在我法中出家,好好用功修行,攝念一心。」

出家沒過多久,他證得阿羅漢果位。

四、報;前因後果──

人生,要怎麼說?在他沒示現成道身證阿羅漢以前,也在他沒夾帶大小便出世當人以前,在好久好久以前,他曾經在迦羅迦孫陀佛住世時的寶殿國國境內出家。當寶殿國國王為迦羅迦孫陀佛和比丘僧團建立僧房後,禮請他出任寺主一職,管理僧事。

有一天,剛好他外出不在時,有一尊羅漢比丘臨時到他的寺內。由於對方威儀詳序,非常莊嚴,居士一看,就恭恭敬敬地請入浴室洗澡,再用香油塗身。等到寺主回來,看見這個陌生的比丘用香油塗身,被居士們恭敬禮拜,就起了嫉妬心。

念頭,三細六粗;把持不住時,張嘴就是惡口。他衝著不認識的外來比丘僧,脫口就是惡罵:「你是出家人,怎麼這樣子?就像是人糞塗在你身上一樣!」沒修證的嘴正發飆,已修證的心生憐愍。羅漢比丘當場示現神通,飛上虛空,現十八變。尚未證得羅漢果位的寺主一看不得了,知道自己侮辱了聖者,生起了慚愧心,馬上懺悔道歉。

業緣,生生世世如影隨形,自作自受。一念失察,慢心惡口侮聖,報得夾屎尿出世、嗜食屎尿的苦果;又為當初善心出家修行,事後向羅漢懺悔罪咎,能值釋迦牟尼佛出世時出家,得以身證羅漢。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嚪婆羅似餓鬼緣》


-延伸思考向度-

宿造善惡業,百劫而不朽;罪業因緣故,今獲如是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