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2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賭.債.一局棋 Gamble.Debt.A Chess Game

賭債這玩意兒,生生世世追你跑,天涯海角躲不掉……


 「錢拿來!要不乖乖交給本大爺五百塊,通通不許過!」

不是綠林大盜;也不是變裝俠盜。小巷路中央,婆羅門大聲叫嚷著,死不放行。他蹲著、固守著他用腳指頭兒尖尖,在泥土地上刻劃出的一條虛擬人造凹線。討錢?對。理由?小爺我今天不爽。

一個婆羅門竟然敢摃上佛陀與一整群比丘?到底哪根筋不對頭?

一個叫囂討錢,一群靜默端嚴;一個蹲地怒視,一群原地站立。

汗流了下來,時間和空間膠著了下來。瓶沙王、波斯匿王、毘舍呿釋種、福樓那、……一群善信護法聞訊趕來,各各備好上妙珍寶財物,好說歹說勸婆羅門笑納、放了僧團一馬。對嘛;人生有緣一場,幹啥沒事搞壞關係、橫結惡緣、換來生生世世四面八方都碰壁?

「我-不-要!通通給我拿走!就是要他的五百塊!」

管你包金包銀包能源,小爺我偏偏看不上眼,不收就不收,要你管?婆羅門鼻孔翹高高,遙遙手指頭兒尖尖,順著這道想像的空中指跡望去──呵,目標正中紅心;百分之百是向佛要錢。

一個婆羅門,沒頭沒腦故意摃上佛陀本人?玩什麼花樣?發什麼神經?這件怪事,終於傳到大護法須達長者的耳裏。一聽有個來歷不明的婆羅門為難佛陀,他二話不說,馬上準備好五百塊趕到現場,好聲好氣地勸婆羅門收下,讓佛陀通過。

「哦?你送的?那可以,我收。喂,你們可以走啦……」

你看我、我看你,婆羅門大搖大擺、心滿意足地起身離去。

怎麼這個怪婆羅門誰也不肯搭理,獨獨就肯收須達長者出的錢呢?佛陀、須達長者、婆羅門三個人之間的因緣,結在過去生一局棋。

古早以前,梵摩達多王有個兒子,名叫善生王子。善生王子和親友出遊,半路正巧碰上名伶和輔相的兒子兩個人在下棋玩耍。玩要盡興,再加上兩個人有身份有背景也有錢,就相約賭博,下注五百塊錢。

一局棋玩到最後,輔相的兒子輸了。輸就輸,偏偏不服;不服就不服,好死不死還賴皮。這時,半路觀棋戰的善生王子開口安慰名伶:「沒關係,我們很熟。他賴帳,我就替他還。」講完了,名伶相信善生王子的信用,一夥人就各自解散歸家。事後輔相的兒子仗勢欺人,竟半毛賭債也不還。這筆賭帳,當然就算在半路自告奮勇代償的善生王子身上了。

三個人,集合在一筆賭債的糾纏。窮追猛打生生世世,善生王子已成佛,輔相的兒子成為大護法須達長者,而名伶則投胎為婆羅門。這筆討了幾劫幾世的五百塊錢賭債,等到半路作保的人都成了佛,才好不容易終於了斷。

(話說回來,這名伶還算個善良老實的怪咖。他既沒追加輪迴幾世以來的驚人利息,又沒補充追索精神賠償,也沒有怨東怪西多廢言。那世五百塊,這世一模一樣只要五百塊!連幣別、匯率、通貨膨脹、……半分也沒多斤斤計較哩!至於討債有沒有時效問題呢?因果業報輪迴,不可說、不可說……)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婆羅門從佛債索緣
 

-延伸思考向度-

賭局,膚淺來看,錢有輸有贏,屁股拍拍鳥獸散。

賭局,深層來看,心有欺有詐,生生世世互討債。

戒賭,能替人生省掉大大小小許多麻煩。要是實在是手頭上錢太多,心癢癢地、手癢癢地,很想平白無故通通進貢給「賭神」的話,台灣的慈善機構和公益、弱勢團體很多,足足夠你細水長流捐一輩子……敬祝施主布施法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