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4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權力遊戲 Power Game

 Who's addicted to such a power game?

一、恩怨:誰是國師

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裏,有種種不同的宗教門派;不同的門派,傳承不同的教法;不同的教法,培養出特質不同的宗教師。佛常住在此,梵志也常住在此;不過,在梵志心目中,佛是後來居上的外來者。

一日,眾梵志集會在講堂,共同研議宗門大事。

「弟兄們!我們原本是王室、人民、權貴世家禮遇的宗教人士,現在他們不但不再用我們,還反倒師事沙門瞿曇和他的弟子。此事非同小可!」

「那我們一起策劃,壞他們的好事!」

「那好!現在就這麼辦:找我們門下最漂亮的女弟子,大家一起殺掉她,再把她的死屍拖到祇樹給孤獨園裏埋起來。等東窗事發,就可以嫁禍給沙門瞿曇和他的弟子,讓他們惡名遠播,那些禮遇他們的人一定會就此疏遠他們,失去信心和尊敬。」

「這計策真是妙啊!」

「真有你的……」

「哈哈哈……那些佛子只要化緣不到衣食,活不下去,就會背叛佛,都來投靠我們了!」

「說得好!」

「我們呢,就自立為世尊,把那個瞿曇修理一頓,讓世界上的人瞧瞧,沒有任何教派能贏過我們……怎麼樣?」

「好啊!」

「讚啊!」

「咱說幹就幹,等啥?」

二、美人:誰該送死

梵志們結夥,一起登門拜訪女弟子中以美色聞名的第一大美人。

「美女,妳知不知道我們被王室冷落,被沙門瞿曇搶走國師的寶座的事?」

「……知道。」

「妳要不要替我們爭一口氣,替我們爭取本來的利益?」

「怎麼個爭取利益?」

捨棄妳的命,為宗門而死。」

「什麼?這種事我辦不到!」

「要是妳不服從,從今以後,就把妳除名,不算我們的一份子!」

「……好吧。就當成是我的職務好了。」

「對嘛,這才上道啊……妳從今天開始,固定早晚到佛所,來來往往多露臉,好讓百姓都看見。這樣子,等我們殺了妳埋在祇樹下,就可以敗壞瞿曇的名聲,讓他受盡毀辱!」

美女出於宗教情操,服從邪教的邪見,順應邪師的邪思,成為這場權力遊戲的一顆迷你小棋。她甘願死;就算她心知肚明她的屍體換來的權力與皇寵半點也沒她的份。她的死是場殘忍的交易。這群親手殺她的同門男教徒,能足踏她長蛆化斑的屍體、吸取她膿血裏悲哀的忠誠,重新向上攀爬,奪回他們渴望的權力與利益。

她果真死在同門師兄弟手下。死前死後,沒有人清楚知道、也沒有人真的在意她心裏真正的想法。他們要她死,好讓他們揚眉吐氣地活。

三、流言:誰的真相

梵志們埋好女屍,就故意來王宮聚會,大聲向國王抱怨:「我們門下有個女人,長得正,出落得美色天下無雙;好幾天不見人影,不知道是打哪兒去了?」

「你們說的女人,平常都在哪裏?」

「她常常去沙門瞿曇住的地方。很多人都有看見,證人一大堆哪。」

「那麼,你們要找她的話,就去那裏找吧?」

「國王可不可以借我們兵馬軍隊?」

「可以。

向國王討到兵力之後,一行人又加緊趕路到祇樹給孤獨園,故弄玄虛一番後,再引導到他們埋屍體的樹底下,把美女朽爛分裂的屍體挖了出來。女屍放在床上,一群同門梵志師兄弟扛著她,又在城裏街道巷弄四處繞行,邊走邊故意大聲叫嚷:「大家來看,祇樹給孤獨園裏挖出來女屍哪!生前是個好標緻、亂正一把的大美人哪。大家快來看看,眼見為憑啊……你們看那沙門瞿曇什麼釋家子,什麼德行、戒律、弘揚佛法普度眾生、有無上道?看看,竟然和女人私通,私通還不算,又殺人滅口埋樹下!這是哪門子的佛法、道德、戒行呀?」

群眾或民意,容易被操弄左右,也容易被有心人士利用。大家不明底細,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女屍,你聽我傳他講再討論討論,流言八卦就把佛家定了罪、判了刑。

人,究竟有多理性?人的感官有多客觀?人的認知與判斷有多正確、多正義?從那天起,比丘們入城托缽乞食時,場面就不一樣了。百姓人家遠遠一瞧就破口大罵:「啊,你們這幫沙門,自己講自己多麼有法、有德、有戒;結果,你看看,你們竟然門下有人幹出這檔子事!善法到底是在哪?憑什麼得到我們百姓的衣食供養?」比丘們聽百姓們一路辱罵,明白事出有因,就空缽出城了。

四、七天:誰受業報

比丘向佛報告此事,佛的反應很淡然。

「不用多妄想、多妄語;眾人鬥爭時,忍辱忍苦痛。聽見凡夫諸多善惡言論時,比丘們,安忍無亂意。我被梵志毀謗的因緣,頂多七天就會結束。」

風波方興未艾,梵志們卻在自家講堂起了內訌。內部人事出了差錯又內鬥不休,其中有個梵志心生不滿,隻身離開,決定對外公開實情:「哼,那群梵志,自己結夥把門下最漂亮的女弟子殺了,殺了人不認罪,反倒推給佛和佛弟子了?」

這一爆料,民間再一番群情激動,話馬上又傳到了王室,群臣立刻向國王呈報。國王原本已經改信奉佛法,這一聽還得了?當場召來梵志全體成員,入宮審問。

「人是不是你們一起殺的?」

「事實上……是……」

「氣死我了!我要重重處罰你們!好大的狗膽,在我的國界裏設道收徒,竟然敢起殺心殺人?」

奪權之計完全失敗。這場用盡心機又鬥出人命的權力遊戲,梵志全盤皆輸。國王一下令,便將梵志們集體驅逐出境。


原典出處:《須陀利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亦毀於少言,多言亦得毀,亦毀於忠言,世惡無不毀。過去亦當來,現在亦無有。誰盡壽見毀?難形尚敬難。」

二、「我如象行鬪,被瘡不著想,念我忍意爾,世人無喜念。我手無瘡瘍,以手把毒行,無瘡毒從生,善行惡不成。」

三、「無曉欲使惱,內淨外何污?愚人怨自誤,向風揚細塵。」

四、「以行當那捨,棄世欲自在,抱至德不亂,制欲人所詰。」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