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5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門當戶對 Too Good To Be Our Son-In-Law

這廂眼光獨到,品味超群;可惜,那廂已從欲界女色這關畢業了……

當爹娘的,眼下看心肝寶貝兒女一天天長大成熟,就想起當年小兩口子自己。想當年,我們兩個多年輕!不光只少壯有氣力,還一個俊秀英朗萬人迷,一個美得冒泡好得意。現在雖然是歲月處處著痕跡,一個發福半禿放臭屁,一個細紋隆乳兼拉皮;在我們家下一代青春貌美的皮相上頭,猶原依稀可見當年那對賢伉儷…… 

爹:「我們家這寶貝女兒,真是天下第一大美人兒……」

娘:「那可不?長得多討喜!」

爹:「對,都是妳的功勞,多會生哪!就像妳……」

娘:「討厭啦,她的身高和細腰才像你……」

爹:「哈哈,她是我們合作的結晶,缺了誰都不行!」

娘:「話說回來,我們家這個全國第一的美女,以後要過著世界第一的玫瑰人生才行!」

爹:「對啊。看來看去,以前那些小國上門求親的小國王、小王子、大臣的兒子、家族企業的小開、財團名門的後代……沒半個配得上我們家寶貝女兒。」

娘:「不是全都推掉了嗎?」

爹:「是都推光了。左看右看,每個都不搭。」

娘:「你都怎麼拒絕人家?」

爹:「我都一律這樣子回答,要像我女兒這麼好看的人,才能嫁。」

家裏養出這麼個全國第一大美女,當爹娘的心知肚明,結個門當戶對的好親事,要名有名,要利有利,要權有權,將來要什麼、想什麼、做什麼,不論怎樣發展都容易。婚姻市場這朵頂級名花,誰家男子不是眼巴巴、流口水、心跳加速地在期待、張望、想像?兩老有的是挑剔的自信;也就一路理直氣壯挑剔至今。

這天,當爹的出門閒逛,走著走著到城外來。在樹間林下,一個特別出色的人選,當場緊緊扣住他的視線:對方身體散發金色光芒,非常好看。從頭到腳,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簡直是超出人類水平,逼近日神月神天人等級的高水準。人已經夠好看了,又加上神情莊重,在林木間攝心靜坐,氣質又是人間絕無僅有。這個男人內在外在雙好,當爹的看一輩子也從沒看過。他心想,這個肯定是世界第一美型帥男;終於給我等到了。心意一定下來,他就馬上興高采烈地衝回家。

爹:「美女的娘,找著了哇!」

娘:「找著了?什麼啊?」

爹:「當然是我們未來的女婿啊!」

娘:「當真?」

爹:「當然真的。何必騙妳?」

娘:「太好啦……好高興!」

爹:「女兒快來,快點打扮打扮,我們去看妳將來的老公去!」

娘:「來,把珠寶瓔珞都戴上,跟爹娘一起出門吧!」

三個人一番忙亂,趕到城外時,那尊世界第一美型帥男已不在原地打坐,而是起身經行。待定神一看,這當娘的當場洩了氣。仔細觀察對方走路的威儀,莊嚴的神情,正直的背影,殊特的行跡,出於女人的直覺,她馬上知道這場親事絕對是不行。

娘:「哎,白跑一趟又空歡喜一場;他沒辦法當我們家女婿的啦……」

爹:「為什麼?」

娘:「淫欲心重的人,走路拖腳根;瞋恨心重的人,走路收斂指頭;愚痴心重的人沒個章法胡亂走。你看看,那個人的走法,完全不落這三種。看那個人的足跡,恐怕是天人尊、是個覺悟的聖人!」

爹:「喝,妳這個笨女人,別亂講!少貧嘴壞女兒的終身大事,她一定可以嫁到這個上流女婿……」

人世間盲目的豈只愛情?有時親情也會造成視覺短路與判斷錯誤。當爹的把花兒般絕美的乖女兒小手一拉,就直接大步走近對方面前。人世間被下半身誤一世的又何只是男眾?這未曉人事的青春美女一抬眼,發現對方是世間難得一見的美型帥男,不止相貌好看,氣質涵養人品都超絕出格,心裏馬上燃起慾念。

爹:「我今天打算把女兒許配給你,當你的妻妾。」當爹的已經回絕掉太多上門提親的人家,對於女兒的美貌條件,他實在太有自信了。他自認為天下沒有能抗拒她的男人。他真的以為。

當世界第一美型帥男覺知年輕女孩的心思,又聽見對方父親說明來意,打破沉默而開口時,那舉世無雙的妙音韻是這樣子回答的:「以前我看見魔王的三個女兒,都不起邪婬意念,今天又怎麼會回頭抱這個屎尿之軀?連用腳碰都不願意。我主張不婬不欲,不行非法。一般普通人不修觀,明知臭惡又不厭離,欲心不休止也不計後果的苦痛代價,光看見外表好看就執取了。我怎麼有可能接受?……」

原典出處:《摩因提女經


-延伸思考向度-


門當戶對,在傳統婚姻市場一向是個重點條件。不過,物色女婿一路挑三撿四,最後竟能看上佛陀,一方面是表示有眼光、有品味、有佛緣,一方面也是欠宗教常識和人生歷練。求愛、求偶、求婚姻、求親家、求子嗣這等欲界生死大事,要找就找欲界同好們有志一同去商量;還是別找上已經捨離欲海、正在捨離欲海、將要捨離欲海的修行人吧。若死心塌地非纏上修行人勸說不可,就要有心理準備,聽一番離欲入道超脫三界苦海的開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