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9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當笨賊遇上和尚 When A Stupid Thief Meets A Monk

說他笨,他還真是笨。

天下這麼多事業,偏偏他選擇當賊。

說他賊,他也真是賊。

手腳不乾淨長期養成壞習慣,連心理都偷出了嚴重的偷竊癮。久而久之,他對正當行業失去興趣,懶得改行,就以職業竊賊自居,沾沾自喜地靠這個過活。幹這行天生不討喜,人見人厭。人們不再呼他爹娘取的本名,改叫他「惡奴」──被害人氣得半死,只能恨得牙癢癢,吐口口水,咒罵一句:Damn! That “Bad Slave”

罵歸罵,氣歸氣,人一旦走歪路、上邪道,要回頭是岸實在很難。尋常百姓被他光顧多了沒意思,這晚他心血來潮,忽然想換換口味。他偷偷摸摸走出郊外,隻身到荒野墓地裏,物色下手的新對象。死人?賠葬品?墓埤?屍衣?供品?香花?只差天上月光光兒的沒得偷,哪怕是死人的東西,他也打定主意來者不拒。

他萬萬沒想到,黑夜裏,亂葬厚葬交雜埋、好死不死都得死的人間大墳場,竟有活人住。他摸進房,一看,是個光頭和尚。

「笨賊」,顧名思義,對世間、出世間、世出世間的因果事理一律愚痴無知,連什麼「盜亦有道」的盜家古訓也沒放心裏。明知是光頭和尚,明明知道出家人窮,東西他一樣想要。他心想,既是和尚,沒啥可怕;他不懂什麼隱私權或禮儀客套那些文明教養,也就這樣大搖大擺走進僧房。

第一晚,他講:「喂,比丘,你毛毯不錯,給我吧?」給了。

第二晚,他講:「喂,比丘,你這塊衣料頂好,我想要!」給了。

第三晚,他講:「喂,比丘,你這吃飯用的鉢不賴,交上來!」什麼?

已經窮到不能再窮的比丘,頓了一下,開始思考。「鉢?也就才這麼一個鉢,天天都要靠它乞食活命。這個賊人也搞不懂忍耐他是慈悲,一討再討,得寸進尺,沒完沒了,永遠不會滿足。這次我要想想辦法,設計設計,逼他受三皈依,下次就不敢再找上門……」認識了三天,第三次見面,比丘終於開了口。

「你等一下,先在旁邊休息,等會就給你鉢,乖。」笨賊一連兩天講講就有,這一聽,心想:「要等?成啊!」就乖乖地在角落坐下來。他坐著,看著和尚走進僧房。

「你過來。我累死了,沒氣力。你手伸進來,鉢就給你。」笨賊一連兩天數度得手,這一聽,心想:「伸手?成啊!」就乖乖地出手探到門內……這一伸一探,喝,手就當場牢牢給綁在床脚,動也動彈不得。這下子笨賊慌了。

這人不是個和尚嗎?要綁人也應該是我這行來綁吧?笨賊想不太通。他沒想多久,比丘就步出房門,手上拿著根大杖子,出手就痛打。

狠打第一下,他講:「喂,賊人,打一下哪,要皈依佛!」他痛昏過去。

等痛醒,和尚連珠炮兒似就是一頓開示好罵;罵完之後再度擺出架勢──

狠打第二下,他講:「喂,賊人,打兩下哪,要皈依法!」他又昏過去。

等痛醒,他才知道沒被打死。痛得要死不活的,和尚又是一頓厲聲訓示。訓完了,乖乖,還沒完,三度擺好姿勢──

狠打第三下,他講:「喂,賊人,打三下哪,要皈依僧!」他當然昏死過去。

半死不死的交界,笨賊意識模模糊糊地想:「哎喲!我的老天爺!沒想到這個和尚不出手看來斯文,一出手下手竟然這麼重……嘖嘖嘖……痛徹心肺,痛得要死,痛到我完全想不出別的形容詞……出手一下比一下重,這次我要是不討饒的話,他要再授個什麼第四個什麼皈的,非死不可!不打死也非痛死不可……哎喲,好痛……」

這一想,忍著劇痛的笨賊馬上五體投地,想藉此表達他完全投降的保命立場。比丘一看,歇了手,鬆了綁,放了他,一路拖他出墳場,直到佛陀面前。

說他笨,他的笨終於也有無常的一天。

「感恩佛陀;謝謝佛陀;佛陀大慈大悲!」笨賊大聲向佛表露心跡:「幸好佛陀只教比丘三皈依……好加在、好加在哪。只有三皈還死不了;要是來個四皈,我這條小命鐵定完蛋!命都沒了哇,還皈個什麼皈哩?」

說他賊,他的盜賊人生一樣有無常的一天。

佛陀知道賊人的心已經被比丘調伏,宿世善根也成熟了,便特地向他開示說法。一聽法,這個不再笨也不再賊的笨賊,心開意解,當場證得須陀洹果,主動開口求出家。

出家後不久,這個人見人厭、不再惡也不再奴的Bad Slave,證得阿羅漢果。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劫賊惡奴緣
 

-延伸思考向度-

回頭是岸。有佛性的,都有回頭的資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