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我眼裏的女人 Women In My Eye

*妳在我眼裏是這樣的*

我,入城乞食。
我,看見死亡的女體。
屍身發青,膿污臭惡,世間人就不愛了。
於是我結跏趺而坐,起心觀人體的無常、敗壞、不淨。
人身老朽,病侵惡色,世間人就不愛了。

我,志在修定。
然於定境,卻聽見微細的聲音
定力不足,恐怖心驚動而起。
睜開雙眼,這具女屍仍在原地。

她死亡的小腹潰爛開來,壞去的器官暗沉萎縮,血肉惡露雜流而乾。世間人不會吻不會擁抱不會動情不會執念不會珍視的所有不淨物,該流的全從七孔八孔九孔自動流了出來。能流的,早已流乾,屍臭留下來。她的大小腸和胃袋外翻,她的五臟全在我眼前打開。心臟、肝肺、殘尿餘屎一地四散,壞掉了,醜了臭了發噁了發腥了,世間人不會想抱想占想上想買。愛她的,現在是成千上萬的蛆。無數數不清的蟲兒,發狂地、熱烈地、本能地愛著這大團屍體解構的美食。

*妳在我心裏是這樣的*

我觀看,我讓色塵向我開示。
的死平靜了我。
她是她,我是我。她會死,難道我不會?
我這個男人的身體,和女人差在一點點生理構造上的差異。
男屍女屍,死後大同小異。
本質上虛無一場。
等虛妄色塵因緣壞散,世間人就不愛了。

那天出定後,我在修行上再也不懈怠了。
不出城,心思不在人世飲食。
就算入城乞食,就算路上看見女人。
就算是正妹,國色天香。
世間人眼裏的美人,女死必成屍。
只差一口氣,一口氣;腦死不動就是死人。
女身,壞了、敗了、死了、散了,問問誰家男人還起欲樂?

我這麼想。我這麼觀。
這麼思,這麼行;我走了出來。
我從愛欲場裏輕輕地走了出來。
梵行成為再自然不過的事。

*妳在我記憶裏是這樣的*

行梵行升梵天,這裏沒有因果謬誤。
梵天命盡,我來人間過最後一世。
我為法來,我為佛來;只為此時此地有佛住世。
生豪貴家,為富家子,可是我想修行。
 
富人家多女人,但是我不愛。
女人在我眼裏,與腐壞堆積的屍塊無異。
過去世的修行,修過的不淨觀,我記得。
前世看過的女屍,經歷的心理轉折,我記得。
記得了,念就死了。

離家出國城,我到水岸邊。
彼岸的沙門,寂滅而清涼,諸根清淨。
我好困頓哪,我吼著。
我想捨離欲望啊,我吼著。

*最後一世可以是這樣的*

佛陀啊,您說別害怕,過來。
過來,此岸沒有困頓苦惱。
彼岸;哀愍世間苦的世尊所在。
對於法,絕妙無比的法,我如飢似渴。
從識義,到解義;從法義,到見道諦。
我從佛出家,一夜而煩惱漏盡。
世間欲火從此不燒我,三界火宅從此不燒我。

天將亮,我的心清涼了。
我記得,前世所作的善行。
我知道,這會是我最後一世。
這是我,夜耶的故事。
最後一場人間世,故事留給後世。
此時,此刻,在阿耨達池。
 

原典出處:《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夜耶品第十一

-延伸思考向度-

女眾,的的確確是許許多多異性戀男眾、雙性戀男女眾、同性戀女眾的煩惱。活著的女人讓人起煩惱:娶不娶是煩惱,離不離是煩惱,愛不愛是煩惱,分手不分手是煩惱,太美太醜太平庸也是煩惱,當成終身承諾、逢場作戲、交易買賣、生育工具……,不管選哪樣總是有一堆麻煩後遺症。如果女眾讓你受夠了,讓你厭倦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隨時有把女眾觀成女屍的自由。女眾生必有死;人死總必成屍──你有面對現實的自由。你有看破女色的絕對自由。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