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0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小朋友的沙供養 The Children’s Sand Offering

玩遊戲是人生大事。對小朋友來說,玩不僅僅是「玩」而已。藉由玩的快樂,孩子們預習人生,演練人際關係與溝通互動,習慣社會化又同時建立人格,也摸索是非善惡判斷、應變進退等等。若玩得好、玩得有意義,甚至還能種大福田,成為人天善道基礎或修行成佛資糧。

時空是古印度的舍衛國,一個清新美好的早晨。佛陀與侍者阿難一起入城乞食,遇見一群早起在路邊玩遊戲的小朋友。小朋友們各自堆起泥土,捏出一棟棟迷你宮殿、小房子、小倉庫,還在裏頭加上更迷你的財寶、五穀。從孩子純真的心與手,呈現對成人世界的好奇、模仿與想像。

其中有個小朋友遠遠看見相好光明的佛陀慢慢走來,起了恭敬心、歡喜心、布施心。他畢恭畢敬又慎重其事地拿出迷你泥土倉庫裏的泥土五穀,穩穩地用小手捧好,高高擎起,決定要供養佛陀。

能發心是很好,可是這下子問題來了:小朋友的色身畢竟還是小個頭,身高實在是不夠。發現問題,他立刻轉頭呼叫另一個小玩伴:「喂,我爬到你的背上,把我們的五穀布施給佛陀,你看怎麼樣?」小玩伴覺得這主意很好,也很高興:「好、好,就爬到我肩膀上吧!」兩個小朋友身高一加一,團結合作力量大,很順利地就把泥土王國生產的「土產」供養出去了。

佛陀慈祥地放下鉢,低頭接受了來自小手的泥土,並且交待侍者阿難:「回去之後,你拿這些土來塗我的僧房。」回到祇洹的阿難依教奉行,把土全部拿來塗在佛陀的僧房,完成了再如實向佛陀報告。於是,佛陀告訴弟子阿難:「剛剛那個小朋友,起了歡喜心布施泥土,又用在塗佛的僧房,以這樣的功德因緣,在我入涅槃一百年之後,他會轉世當國王,王號阿輸迦(註:阿育王);讓他踏肩膀的小朋友會當他的大臣,與他一起統領閻浮提當中一切國土,興顯三寶,廣設供養,分布舍利,並且為我立八萬四千舍利塔……」

玩遊戲是教育大事,也是修行大事。瞧,這兩個小朋友在因地上認真發心去玩,果地上不但建立未來執政的因緣,還成為全力擁護佛法在人間弘揚的在家善信大護法……


原典出處:《賢愚經、阿輸迦施土品》

-延伸思考向度-

「玩」是行為的一種,既然有起心動念諸般造作,也會有強大的業力因果。小朋友玩遊戲時,您仔細觀照過否?

2011年12月29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人王對魔王 Human King vs. Devil King

很久很久以前,在人類還沒有發明民主憲政以前,世俗社會以國王的王權來掌管一切。

閻浮提曾經有個神氣的大國王。他統領八萬四千小國為數八萬億大大小小聚落,手下共有一萬名大臣,後宮共娶二萬名夫人,偏偏全都一直沒有身孕。身為大國王最怕斷絕國嗣,於是,他為此祭祀諸天,祈求王室後繼有人。

是祭祀靈驗?是心誠則靈?還是因緣成熟?總之,第一夫人好不容易懷孕了。而且,自從她懷上身孕,性情也有了變化。她變聰明、仁慈了,既同情民生疾苦,又處處勸人為善,成為人人愛敬的國母。

過一段時間之後,她生下一個奇特的兒子;相貌俊美,身上毛孔自動散發光明的小王子「惠光」。惠光王子一出世就非常惹人憐愛,也很得父王與百姓的歡心。

年復一年,小王子長大了,聰明智慧超越常人。兒子大了,父王老了;生必有死,老王薨逝。才剛安排完國葬,王室諸臣就馬上召開大集會,勸惠光王子趕快登上王位。沒想到,他卻當場再三推辭說他不能。世人多喜愛權位,眼下面對一個再三辭謝王位的正牌王子,群臣都傻了眼,聯手苦勸:「王子啊,大王已經駕崩啦。現在眼下只有王子您一個繼承人,也沒有其他兄弟。您要是不肯,一再推辭,是要推讓給誰哪?」

那年頭、那時代、那場面,王權只講究血脈,不講究選舉;究竟碰上哪款領導人簡直是看百姓集體走不走運或業不業障。惠光王子當然也沒有建議大家來場公平公正又公開的民主選舉。他只是誠實地回答:「當今世人廣行惡事,我執政也未必就會受教。要是加以刑罰要求,民間勢必反過頭來怪罪我。要是你們能先率領民眾普行十善,我才有辦法執政、受理國事。」眾臣只要他答應接下王位,什麼都好辦,當場一致通過,全體同意:「好,只求您肯昇殿主政,一定下令百姓改行十善道,沒問題!」

一切都進行得十分順利,惠光王子成為惠光國王。不過,人間難得有好國王出世,魔王就嫉妒了。魔王也是一種王;現在魔王的十惡法輸給人王的十善法,怎麼比也比不過,這下如何是好?魔王心理老大不爽,就想破壞人王的教化。

魔王自有魔方法。他偷偷下大批密書,通告惠光國王所轄的諸小國國王,大意是說,以前雖然規定要行十善,但是施行起來沒有半分實際利益,只是白忙白辛苦,修半天也修不出什麼實益。從今以後,放任老百姓隨便敗德,愛怎麼做十惡事都可以放手去做,上面也不用多過問。

小國王們雖然國境小、人口少、國力弱,不過執政久了畢竟也有執政的直覺,拿到這種稀奇古怪的離譜詔書,個個大驚失色:「這真是豈有此理?天下哪有為政者反倒過頭來、勸百姓多多改行惡事的?」他們馬上各自派出親信,慎重向惠光國王確認此事。惠光國王收到來自諸小國的抗議詰詢,更是大吃一驚:「我根本沒有做這件事啊。到底是誰敢冒充我的名義?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惠光國王決定親自出馬,到各小國巡視調查。他親自接見諸小國王,面對面正式宣達正確的政令。人王親自出巡,魔王也現身出招。專門搞破壞的魔王化身人形,坐在路邊大火堆裏哀哀哭叫。

「你怎麼回事?怎麼坐在這裏痛哭呢?」惠光國王問。魔王化身抬頭泣答:「嗚嗚……都怪我以前到處勸人行十善,今天下場才這麼慘,痛苦得要死哪。」這番話,惠光國王並不太相信:「哪有這種事?哪有勸別人修善,自己反而受苦的道理?我問你,假設你勸別人行善,結果你本人反而受苦好了;那麼,以前被你勸的人有沒有獲得善報呢?」「有是有啦,」魔王化身嘆口氣,「別人得好報,就獨獨我這個多嘴勸善的人受苦……」惠光國王一聽,高高興興地回答:「那好。只要別人依言行善得善福,光我一個人受苦我也甘願!」

遇上惠光國王這種只要百姓好,完全不計個人利害得失的好王,就算是魔王也技窮,只好敗陣隱形離去。此後惠光國王遍行諸國宣導十善正法,教化人民處處收攝身口意三業,獲得十方諸國的無比尊敬

惠光國王到底是誰呢?他不是別人,正是釋迦牟尼佛的前世。
 

原典出處:《賢愚經、降六師品》

-延伸思考向度-

「彼惠光王,十善化民者,今我身是。我緣彼世自行十善,又以勸民令行十善,是以今日得是足下千輻相輪。」

佛典故事:王之血 The King’s Blood

很久以前,閻浮提界內曾經有一位偉大的慈力王,統領著八萬四千小國王。他非常有慈悲心,愍念一切,未曾有半分懈怠、厭倦。他常常用十善來教誨平民百姓,也因而廣受四方欽仰。在他的治理下,國土安樂,民生富裕。

由於平民百姓攝身口意,時時起善念、說善語、力行十善,國境內平安吉祥,邪惡遠離,再也不敢侵擾、靠近。不過,人間的幸福,卻同時象徵瘟疫鬼神之流的不幸。這類鬼神素日靠噉人血氣過活,現在不敵善法的力量,個個飢餓、瘦弱、困頓、貧乏、憔悴不堪。

鬼神當中,有五個夜叉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便一同來到王宮請願:「我們這個族類,一向都靠食人血氣來活命。慈力王呀,在您長期教導下,百姓個個遵行十善,結果,換我們失去飲食來源,又飢又渴,沒有活路。慈力王您性情慈悲,怎麼就可憐百姓不可憐我們呢?」

慈力王靜靜聽他們訴苦,心裏感到十分悲哀。於是他自己親自動手,刺穿身上五個地方,同時放血,好讓五個夜叉各拿器具來承血生飲。夜叉們喝飽了,非常感謝慈力王的恩德,十分高興。

慈力王向夜叉們說道:「你們要是吃飽了,就要念念修持十善。我現在用色身的鮮血來去除你們的飢渴,安定你們的身心;等我將來成佛時,也會以法身的戒定慧血,來去除你們的諸多三毒渴欲,令你們安置在涅槃。」

多劫累世的輪迴轉世之後,法緣甚深的慈力王與五夜叉又再度相遇了。慈力王成為釋迦牟尼佛,而五個心懷感恩的夜叉則轉世成憍陳如等五位比丘。由於過去生當中世世結下善緣、法緣,允諾得道必當先度,因此當佛陀初轉法輪時,五比丘聞法便立即解脫證果。
 

原典出處:《賢愚經、慈力王血施品第十三


-延伸思考向度-
 
廣結善緣、法緣,生生世世受用無窮。

2011年12月27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天生帶錢來 Born With Money

舍衛國中,有家富戶剛喜獲麟兒。他的相貌端正,世間稀有,只是非常奇怪,一出世就兩隻拳頭緊緊握住不放。父母很驚訝,初初以為是什麼不祥之兆,就用力把新生兒的小手打開──結果打開一看,原來是兩隻小手各抓一枚金幣呢。 

他不但不是不吉利的妖怪,相反的,還是個福大運大的招財童子。 

父母心生歡喜,開開心心把金幣收下,沒想到一拿開,小手又憑空現出金幣,怎麼拿也拿不完。於是,來來往往老半天,父母用大量金幣把家裏的金庫都塞滿了,新生兒手裏依然有兩枚金幣。這個神奇的小孩,從此命名為「金財」。 

金財長大之後,祈求父母允許他出家。出家後,剃除鬚髮,身著袈裟,當了幾年沙彌,等年紀到了就受大戒。在戒壇頂禮眾僧時,金財只要兩手一拍地,地上就現出兩枚金幣;如此這般頂禮大眾,禮拜的地點通通留下金幣,滿地全是錢。受完戒,十分用功精進的他不久即證得阿羅漢道。 

金財比丘這等特殊的果報,是過去生修來的。 

過去九十一劫,毘婆尸佛住世教化時,與眾僧一起遊行國界。當時豪貴大富長者家庭都廣設飯食,供養佛僧。有一個窮人在野澤拾薪,賣得兩枚金幣,看見佛僧應王家請,也發起歡喜恭敬心,以兩枚金幣供養佛僧。以此供養功德,他世世不再貧窮,九十一劫中世世手把金錢,財寶無盡。他,就是天生帶錢來的金財比丘。


原典出處:《賢愚經、金財因緣品第九》

2011年12月25日 星期日

Yes, We Vote!

My Dearest,

Please remember this: We don't vote for your personal power, money, interest, or fame.

We vote for peace.
We vote for hope.
We vote for understanding and sharing.
We vote for happiness and blessings.
We vote for life.
We vote for the people.
We vote for a much better world for kids to grow.

Please remember this: We don't vote for your personal political show...

I hope the winner is not you and you only;
I hope the true winners are the people.

認同與自信:晚安,愛情故事

好久好久以前,我也當過奶娃,也曾經當過小朋友。我是個時而安靜、時而好動的小朋友,愛聽大人說故事。祖母的口述有聲故事,我一再要求重講,聽也聽不厭。結果,深深刻印心頭的第一則晚安故事,不是中西童話,而是一則古老的先民愛情故事。

一則與族群認同、性別認同、歷史認同、家庭認同緊密相關的故事。

「話說,好久好久以前,有一對失去父母的兄妹。小兄妹沒有雙親能依靠,哥哥帶著妹妹,住在山裏過活,一個負責打犣粗活,一個負責食住細工,相依為命。日子一天天過去,兄妹都長大了。哥哥眼裏只知道妹妹,妹妹卻有女人早熟的心思;她開始思考生育下一代的事情。身為妹妹,她想出一個方法。她趁哥哥出門工作時,前腳出、後腳跟,也尾隨出門。她從大自然取材,在自己臉上塗上各種濃厚的色彩,又在月黑風高時現身,讓哥哥看不出她的真實身份。慢慢從「相遇」到在山洞裏「約會」,日子一天天過去,他們談起只有晚上談的戀愛,她終於懷孕了。當孕婦的身形不再有辦法掩藏時,她才鼓起勇氣向哥哥說明,她就是「她」。聽妹妹說完,哥哥也接受了事實。從此,這支命脈在山裏代代相傳,人口慢慢多了起來……」

書架上有大部頭的「中國童話」、「希臘羅馬神話」與「格林童話」等東西強國留給小朋友的故事遺產。走過日據時代、受過日式教育的祖母,心裏也留有不少日本童話。台灣當然也有本身豐富的民間傳奇故事和戲曲唱本,歌仔戲和布袋戲紅不完。可是,當祖母把我擁在懷中時,她卻一而再、再而三低訴這則屬於台灣古老原住民的故事,為什麼?對一個完全搞不清楚愛情、生育、兄妹通婚的社會意義古今流變史究竟何所指的小朋友,為何要講述一則浪漫的先民愛情故事?

那是女人對母性傳承的直覺,她要我記得。

在當時族群衝突的年代,對一個勇敢跨族群通婚的家族而言,她的故事有著比國族更深刻更濃烈的認同:這份認同來自子宮與DNA。政治由它吵來辯去,父系母系由它改來換去,可是,生物遺傳學鐵打的事實留在每個小小孩的身體。她要我記得身上也有原民的血。她要我記得在一個家譜長期只寫父方這一半、輕忽母方這一半的「漢族一半家族史」傳統中,我有個身為原住民的母親。就算全世界都欺騙你父系才「正常」,母系是活生生的事實。

在男人們腦袋身體同樣被戰爭蠱惑與摧殘的大殺業裏,祖母有身為女人的強悍:她立志要教出一個讀書識字的孫女,一個有母系認同的孫女。她可能一生沒聽過什麼女性主義,不過,她卻透過講故事這件事,教會下一代讀史、聽史、觀史、省史時,要記得歷史還有「女人」那一半。沒有她們,就沒有家庭、沒有傳承。人人都從子宮出世,沒有女人就沒有人類家庭史,歷史卻長期刻意迴避記錄(甚至貶低)女性這部分,寫來寫去寫一堆就是世世代代怎麼殺怎麼搶怎麼爭國土奪資源占女人這類同類相殘無聊事--讀史給我最大的感想就是男人真是懂得如何完全浪費母親給予的生命:她忍苦而「生」,你卻相逼至「死」。男人歷代好戰好殺好大喜功所寫成的爭權史最大的笑話與悲劇就是彼此相殘相殺幾千年下來,國界權力風水輪流轉,結果,還是一樣受困在同一顆地球,眼巴巴看全球資源愈花愈少還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辦。

史學欠全人類一部厚厚的「愛情家庭史」。這裏有人類移民、戀愛、成家、通婚、生育、繁衍、溝通、互助、共存的展望與傳承。這裏有基因密碼與血源脈絡;這裏才有平民團結合作與生存共利的力量。貴族版史觀所折射出的大量剝削與死亡,只是利用大量百姓的身家性命當成少數貴族爭權奪利的工具手段,他們喜歡戰爭。打仗反正死的是別人,貴族家族自身總有大量金銀財寶可以交換生存物資,權力範圍與利益大餅總可以事後一起瓜分--貴族有資源、有後台、有把握能活到戰後享福分利,身為貴族當然不介意多製造戰爭、多挑起事端、多誘導動亂。國族的驕傲屬於貴族,沙場的屍體屬於百姓。歷史是活人寫的,屍體不會拿筆。

那麼,佛典故事呢?佛典故事也包含大量史料。佛典故事非常珍貴;它與世俗歌頌戰爭侵略權勢武功,殺掉愈多人、版圖愈大塊就愈沾沾自喜的貴族史觀相反。佛典大量書寫記憶底層平民的生活大小事之餘,有關國家之間如何停戰以取得永久和平的歷史表述比例也相當高。在佛經當中,我讀到歌頌和平、合作、分享、共存的平民史--它源自一個完全反省貴族立場國族運作的王子,一個放下貴族身份,選擇與平民百姓、與六道眾生站在一起的王子:佛陀。

奇妙的是,佛菩薩開示所流傳下來的佛典故事當中,對三千大千世界、六道生死輪迴的精采描寫,也包含大量愛情故事與家庭故事。眾生生死大事畢竟是從欲愛色愛無明發動起頭;從佛典觀照人間,這樣的歷史向度非常誠實。

2011年12月23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不只是和親 Not Only Making Peace By Marriage

迦葉佛出世弘法利生時,曾有一對彼此互不相愛、常常吵架的夫妻。日子一久,兩個人心都累了。他們特地相約一起到道場找比丘,求受八關齋戒。夫妻受了戒,又共同發願:「讓我們兩個人,以後投胎世世地位尊榮、家世豪貴;在人間種種鬥諍當中,常常一起和解。」

有願必成,隨願往生。這對夫妻雙方原生家庭的兩家原班人馬,轉世又遇上了:夫家父子成為梵摩達國王和梵摩王子,婆家父女成為波斯匿王與公主。這兩國的兩尊大王,常常起衝突吵架。領眾的人充滿敵意又彼此對立,乾脆各自帶領大票象兵、馬兵、車兵、步兵,在河的兩岸對陣,高高立起自國的標誌圖騰,怒目相視。

古代,從小男孩到長大當男人,學的往往是如何搶奪、競爭、對立、較量、比試。不學這個,叫他們怎麼辦?要是沒權、沒錢、沒本事、沒地位,比不上別的男人,往往就占不到女人。沒女人,對一個未證聖果、未離淫欲的(異性戀)男人而言,人生就是黑白的。男人又如何指望女人,尤其是又美又有家世又有諸般社會條件的「上品女人」,會肯屈就一個比不上其他男人的男人?男人之間要比,就競爭;也只能競爭。爭,養久了就成習氣,這也爭,那也爭。

世世代代,仇上養仇、怨上增怨,人類社會便感染上這種超強的致命慢性病「戰爭」。這種病,死的可不僅僅成億上兆人;這類傳染,死的可是代代無辜無奈無解無語問蒼天的子孫。「戰爭」這種病到現在還沒絕跡,甚至沒有人有辦法一了百了根治它。

列祖列宗的瞋心殺債要怎麼解冤釋結、化敵為友,關鍵也在子孫。

她們的男人在外面對陣,兩個王后分頭在兩國宮裏待產,一個生女,一個生男。生的喜悅,讓兩個男人一時之間忘了仇恨。他們龍心大悅,擊鼓唱令,分送財物給兵眾,歡慶無量地相約從此和解,讓這對新生兒和親。兩國既然決心代代互不侵犯,兩個國王也就帶著兵馬各自回國了。 

大人指腹為婚,以預約政治婚姻交換永久和平外交,兩個小孩的反應卻出人意表。 

七年後,才剛滿七歲的梵摩王子忽然送來大量珍寶禮物,通知波斯匿王說他要來娶新娘了。男方積極履約、不忌童婚,才七年就要討新娘,女方一聽非同小可,當場花容失色:「父王啊,人身難得我已得,諸根難具我已具,信心難生我已生,佛世難值我已值。父王啊,萬萬不要把女兒出嫁、身陷諸難,讓女兒永遠離開諸善知識啊。請父王慈悲,同意女兒出家吧……」七歲的公主顯然是嚇壞了。 

女人,生在民間、家世清寒很麻煩;出身王室,私生活處處扯上政治因素更麻煩。小公主不肯出嫁,當父王的波斯匿王夾在父愛親情與身為領導人的重責大任之間,非常掙扎:「我說女兒啊,當年妳還在母胎裏,我就答應把妳許配給對方了哇。因為有妳,我們兩國才和平友好,不相侵犯。我要是食言背信,違逆小王子的心願,他一定會把我當仇家;諸天也會嫌我失德,不加擁護;大臣人民一律對我失去信任感;又有違歷代先王留下來的古老法制。妳難道沒聽過嗎?鄰國的阿闍世王、波瞿利王等等數十個國王,都為打妄語而墮地獄啊。妳怎麼可以逼為父的也下地獄受苦?妳不應該拒絕我的要求。」波斯匿王下完結論,就火速派出外交使節通知梵摩達王,在七日內趕快叫王子來迎娶。 

小公主講不過父王,聽說已經派出使節回覆對方,心情非常沮喪。她換下華美的衣飾,換上粗衣簡裝,面貌憔悴地獨上高樓,長跪合掌。她哀傷地遙對祇洹的方向,說道:「如來世尊,大慈大悲,憐愍一切眾生。佛在一念之中能知三世。我今天好苦、好苦啊。願您哀愍攝受;請救救我……」她的誠心誠意,傳給了佛陀佛陀現身在小公主面前,種種微妙說法,讓她心開意解,當場證得阿那含果。 

七天很快就過去了。梵摩王子帶著數千萬侍從,珍寶、服飾、禮物列隊成行,出發來迎親了。他人才到宮裏,只見小公主跳上高空,示現十八神變(註:請注意,這是指證果所示現的神通變化,不是世俗人講的「女大十八變」),東西南北四處出沒,行住坐臥變化自在,變化完畢又從高空降下來。

「老天,我女兒什麼時候變成這樣,我怎麼都不知道?我真是愚昧……女兒啊,我從來不知道妳有這等本事,能自在神通變化,竟然還妄想用世俗塵穢來染污妳……」波斯匿王非常震驚。他知道女兒已經不是普通人,便向她懺悔自己的罪咎,應允她出家。身為未婚夫的七歲小王子也當場發起信敬心,打消了娶妻的念頭:「公主,我也一樣愚癡。我什麼都不了解,才會有這樣的想法。請聽我向妳懺悔;我也同意妳出家。」 

小公主如願出家後,成為一位阿羅漢比丘尼。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差摩比丘尼生時二王和解緣

-延伸思考向度-

國際政治智慧、宗教信仰與政權的關係、婚姻自主權、性別政治、外交技巧、真修實證、……這則故事裏有非常多大議題。古往今來,取得國際和平的關鍵究竟何在?

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醜」是我的名字 “Ugly” Is My Name

那輩子,我當過山鬼。當鬼那輩子,換來我足足醜了五百世 

當時弗沙佛住世,在樹下結跏趺坐。釋迦牟尼佛與彌勒菩薩尚在因地修行,一起到佛所供養七日,說偈讚佛:「天上世間無如佛,十方世界亦無有;世界所有悉能見,無有能及如佛者。」我只是個山鬼;不正經也沒正念。別人讚佛我不隨喜就罷,竟然還故意現出醜陋的形象,想要嚇嚇他們。結果,菩薩們現神通擋住山路不讓我通過,我這才反省自己起惡念故意嚇人,結果反而障礙自己。我轉了念頭,懺悔發願而去。 

後來,我投胎在舍衛國的富有人家,一出生就嚇壞全家人:醜得像鬼,人見人厭。我實在太醜,醜到沒有人受得了,連名字都被直接取為「醜」,放棄了任何另有幻想空間的美好名字。我慢慢長大,父母卻失去耐性,終於厭倦了。他們故意把我帶到遙遠的地方,拋棄了我。雖然失去父愛母愛,大自然總還有動物吧?偏偏我醜到動物看了就害怕,飛鳥走獸驚懼四散,我只好一人住在這片山林。

我一個人,直到釋迦牟尼佛八相成道、住世說法,觀察度化我的因緣已經成熟,帶著比丘們來山林中為止。我看見佛陀,第一念只想逃跑,佛陀卻使出神通讓我無法離開。比丘們在樹下靜坐,佛陀來找我。 

我很醜,被人類排擠,被社會孤立,被動物排斥。在信仰美、歌頌美、崇拜美、耽溺美的欲界,在迷色迷境的眾生眼裏,我很醜。我面目可憎,行儀可厭,就算平平生而為人,還是非常容易被其他人歧視。被歧視排斥久了,我也學會主動疏離他人。人世間,醜有醜的可嘆,美有美的無奈:醜被排斥、輕慢、厭惡、疏離,美被攻擊、侵擾、執著、勾引。美醜落兩邊,所引起的社會效應,不知道究竟是哪一種比較悲哀?或者,能執著者與被執著者,能執之心、所執之境,不論是美是醜,事實上全都一樣悲哀?

有一種度眾智慧,叫「同事攝」。我很害羞、自卑,佛陀就隱去他莊嚴的身相,化身為一個與我堪匹敵的醜人,拿著食物,遠遠向我走來。我一看,來者外貌和我雷同,開心極了,心裏馬上接受對方可以當我的同伴。我們一起吃,一起聊天,飯又香又甜。

吃完飯,奇怪的事發生了──我的「醜朋友」忽然變得非常好看。我問他怎麼突然變臉?他回答說他吃了飯,起了善念,又觀察樹下坐禪的比丘們,三事辦完就變好看了。我這醜人一聽,有樣學樣,如法炮製。果不其然,「醜」不見了。 

我的醜消失了。我的「醜朋友」也消失了,在眼前的只有慈眉善目的佛陀。我看佛陀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光明普曜,心裏非常快樂,求佛出家。 

出了家,三界對美醜執著所產生的一切悲哀,再也綁不了我。出了三界,在阿羅漢親證空性的寂靜涅槃,是超越美醜兩邊的自在與自由。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醜陋比丘緣》
 

-延伸思考向度-
 

觀察自他對美人與醜人的種種反應與念頭:欲界染著是什麼?我對色塵執不執著?

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

噢,水性楊花:女性化霸凌(七)

女人像花一樣,當然也少不了楊花!

「親愛的,我不愛你了。」你心跳加速、瞳孔擴大、血液逆流、四肢發冷、胃腸絞痛、頭昏腦脹。有一種中風,叫「分手」;有一種造成急性心死的十大死因,叫「失戀」。你努力不讓自己昏倒。


「我們分手吧。」你戀戀不捨地端詳她。你心目中的絕色天使忽然化身為奪精害命的妖媚魔鬼。這怎麼可能?在開玩笑吧?這不是真的……氣死我了;不不不,不要,別拋棄我別提分手,我怕!你千般萬重心思,竟然跟被醫院宣判得了癌症的心理反應超像。有一種心癌,叫「情執」。有一種身癌,叫「情欲」。這下雙癌上身了,你開始絕望。


「我有別人了。對不起。」對不起?你心裏在短短數秒中閃過一輩子學到的所有髒話精華,大部分都有提到媽媽。你心亂如麻;你無比頹唐。輸了嗎?我哪裏比不上他?(萬一不是他,而是「她」或「牠」,你可能會數以倍計抓狂;幸好,你心神喪失、精神耗弱,有點崩潰有點瘋傻,當下沒空理性深入思量)

「你怎麼都不說話?反正,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她走了。你呆若木雞;不,這時代,哪裏還有什麼屋頂上裝的木雞?只剩養殖廠的受虐雞、飼料雞、荷爾蒙雞、基因突變雞,與食品市場機制失調與產業結構操弄下被殺到比當季蔬果還便宜的炸雞。她絕情的美,翻臉的變,加速、空翻、飛撲、攻擊,倒比較像一台流線型轟炸機,一直線連環炮轟到你心底──你死掉了。


你死掉了。你失魂落魄地上學或上班,或者心不在焉地翹課或溜班。你死掉了,死在她手上。無明,讓你搞不清到底是上半身愛她還是下半身愛她;識心遷流,讓你成天迴光返照的都是昔日相處點滴的甜蜜模樣。切!到裏是愛她的人還是愛她的心?她到底是愛你的心還是愛你的人?有愛,就要爭取,占有,享用。直到這個階段,你還陶醉愛情;愛情生住異滅的無常本質還沒一把殺掉你。等到散滅之後,分手的憂傷、悲愴、痛苦、煩惱一一現前,時時刻刻折磨就沒停過。是了,愛情像戰場;她不愛你了,你是具仰望天空掉淚的屍。

你從來不知道女人可以這麼狠。你想搶她回來;她不要。你要喚醒她的回憶,她不想。你想重拾舊歡,她另結新歡;你要她留在你身邊,她往別人身上鑽。愛情沙場上,女將下手向來不心軟。殺得你屍骨無存;殺得你生不如死,只要她想。你到底是哪裏發神經去愛上她?你懷疑心在淌血、身在肢解都是幻覺;你其實已經死掉了。


早就死掉了。你是個想報復活人的死人;失戀與心碎,讓你披著人皮化為厲鬼。你是想毀她的容的「毀容鬼」(何必這麼費事?交給無常殺鬼,讓歲月把她變成醜老太婆不是更爽?);你是放話破壞她名聲的「毒舌鬼」(這豈非多此一舉?比她更好的女人們一觀察,發現你口德太差,全都敬而遠之,反而壞了你的行情);你是公開昔日恩愛照片的「缺德鬼」(這不是公告全天下你不僅留不住女人,還留不住自己的人格?);你是跟蹤調查的「跟屁鬼」(等她報案找警方來保護,或請新情人直接出馬護花時,你要怎麼收拾場面?);你是手機電話網路騷擾的「偷駭鬼」(連分手症候群也資訊化?想方設法煩死她,惹她更嫌更討厭,惡緣不就結更大?);你是到她出沒場所攔截的「綁架鬼」(她家人、鄰居、同事、同學、朋友本來就認識你,這款理不清還亂的感情糾紛,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別以為他們會好心替你另外安排相親),你是……難道你是沒女人就抓狂的「色鬼」?

你以為這次真的死定了;可是沒有。你只是被她殘忍地霸凌了一下。愛上她等於把小命放她掌心任她宰割一樣。你走過失戀瀕死經驗,嘗到一心十法界、好好的活人也能心心起鬼念究竟是什麼滋味。考慮再三、思前想後;障大業大無明最大,幸好沒真的下海做鬼。


(等等……剛剛擦肩而過的女孩怎麼有點似曾相識?她好香……你不禁打妄想)


「真的很謝謝妳。當年要不是妳花心拋棄我去移情別戀,我不會腦袋空空在街上到處亂走,結果意外遇上她。能娶到一個這麼好、又可愛又溫柔的老婆,是我的福報。我們過得很幸福。」你與妻笑笑地看著飯桌另一頭的她。你想,當年那場愛情霸凌,早已不再是心理創傷了。

2011年12月16日 星期五

Attachments, Sufferings, Human Rights

Life is not easy.

Some couples love so hard that they want to commit life-long attachments to each other, but their marriage is not allowed. How tragic; life is suffering.

Some people want to be free of attachments so hard that they struggle everyday to stay single, but their families and so-called societies force them into marriage. How painful; life is suffering.

To love or not to love, to marry or not to marry, that's the question. Both are human-right issues, right? How can people be free and happy when they're forced to love, not to love, marry, or not to marry?

The freedom of attachments of love and marriage is human right. The freedom of non-attachments is also human right. The important issue is why some people try to force other people into something against their will? Some human beings create sufferings for other human beings, then all suffer together in the end.

Maybe people have another more powerful, deeper attachment in human nature? The attachment of forceful power; the attachment of control of other people's private life, even love life?

I won't say that the desire of forceful control is human right; the lust of power has created so much pain for human beings...

2011年12月15日 星期四

Hello, World Map Pieces Collectors!



Amazing readers from about 56(maybe more?) nations worldwide have been collected here. These names are wonderful; they show up now and then, indicating a whole new era of global communication and cooperation. That makes me very happy. 

Even I’m not smart enough to learn all kinds of languages in the world, those great readers are smart enough to enjoy Chinese and English. That also makes me very happy. 

This is another life dream of the shy and timid kid in my heart. I used to be so nervous being asked questions like “Where are you from?” or “Which country?” Answering R.O.C. or Taiwan, and getting responses such as “Never heard of it!” or “What? Where is it?” really hurt a kid’s feelings. A kid who had no clue about global politics or conflict of national interests only felt heart-broken. “Oh, poor me! Being born on a cute tiny island full of pretty flowers in Pacific Asia, and nobody cares! So small! No one knows! I’ll be so lonely until the day I die! People would only wonder: What? Such a not-big-deal place exists on Mother Earth, too? Really?” Just like the typical childish thoughts of a stupid kid, right? 

I liked puzzle games a lot when I was a kid. Collecting pieces and reconstructing the whole picture was so much fun. Checking this blog and collecting colorful nationalities is fun, too. Before any talk of nationalities, let’s say, we are all earth beings; human beings. No complicated political thinking can change this simple fact: we’re connected as the same biological beings, and we live on this planet together.

Here’s what I’d like to say for that nervous sad kid, “This is where I was born. It’s name is Taiwan. Most people don’t know what on earth R.O.C. is, so let’s skip that and just use a more popular name instead. We have great food (you’ll love it, but don’t develop any attachment afterwards according to Buddhist teachings ), nice view, great art, funny ideas, kind people (we fight and quarrel a lot inside, but always keep smiling and being extremely kind to foreigners; wonder why), beautiful women (sometimes very scary, I must admit that), hard-working men (laziness is not allowed officially, poor men), sweet kids (they almost become national treasures nowadays, you know) in a multi-culture society through both interesting history and HERSTORY lines (even when people swear dirty words loudly on the streets, they never forget to mention the big word “MOTHER,” for your information; don’t be too surprised when you visit here). People here are both strong and tender; we keep joking and laughing even when facing all kinds of hardships or challenges. (Never heard of us? Fine, let me tell you about it, hahaha!)” 

Let’s add Taiwan to your World Map Pieces Collection, O.K.? This surely would make us very, very happy!

佛典故事:火爆小子成道記 Cultivation Of An Angry Boy

人,縱使生而為人,過去世在畜生道薰染留下的深重習氣,依然還在。習氣最明顯的有兩種:一是好色,一是好瞋。兩種心境、兩般行為態樣,一樣是心頭火。

從前在賢劫、迦葉佛住世時,僧團裏有個負責勸化、應供等僧事的比丘。有一次,有僧眾因為特殊的因緣,沒有隨從他出行,他就當場發了火。心燃怒火,燒心也燒口;這一燒,他劈頭劈腦就痛罵:「你你你,你這麼不聽話、不講理、不配合,簡直就像條毒龍啊!」罵完了甩頭就走,他心裏還是氣得要死。

發飆,也屬造業。這一飆,飆來他五百世當中世世投胎成毒龍。

迦葉佛入滅後,又過了很久,示現大比丘身的釋迦牟尼佛住世。為了教化龍王,佛親到須彌山下,端坐思惟。此時此刻,有一隻金翅鳥王,飛撲大海,打算活捉一條小龍來飽腹。金翅鳥王一抓得手,回到須彌山頂,正要張嘴生吞的驚險當下,命在旦夕的小龍眼光一瞄,看見了一旁端坐思惟的佛陀。小龍看著佛陀,在心底深深地哀求、祈願,直到在正念中往生。

祈願,也是造業。這一願,願來他重回人道投胎成一個相貌好看、名叫須菩提的男孩。

說家世,家世的確優良,是舍衛國裏的婆羅門種姓。說資質,資質也是上品,智慧聰明,頭腦一級棒。偏偏美中不足的是,須菩提出娘胎就天生一副火爆脾氣,性情惡劣,不分看見人或動物,張嘴就是開罵。嘴太毒自然不討父母歡心,最後,他離開原生家庭,自己一個人住到山林裏去。

這下子,一個人、一座山、一片林,清清幽幽好山好水,沒得發飆了吧?才怪。有道是火由心生;他見了一隻鳥、一頭獸、一株草、一棵樹,甚至被一陣不順心的山風吹兩下,一樣火冒三丈,三天兩頭心情不好,一個人獨處照樣發飆。好好的山裏,突然來了一個自制力奇差無比的火爆小子進駐,這下子連山神也受不了了。

山神無奈現身,好言好語地規勸:「須菩提啊,你是何苦呢?離家入山林,偏偏又不修善,毫無利益可言,只是自找苦吃罷了。剛好,你福報大,碰上佛陀住世,教導度化眾生修善斷惡。你要是肯找佛陀,一定有辦法消滅掉你的壞脾氣,還有惡口毒舌的老毛病……」難得的奇蹟發生了。須菩提一聽不但沒發火,心情竟然好得不得了,反問:「山神,你講的佛陀,現在在哪裏呢?」山神要他閉眼,以神力送他走(好不容易勸動了,快快把人送走……山神心裏可能也在祈禱吧?)──須菩提順從地閉上雙眼,忽然發現人已身在祇桓。祇桓,正是佛陀的所在。

佛陀是福慧兩足尊,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光明普曜,超日月光。須菩提見了佛,起了歡喜心,頂禮佛足畢就乖乖靜坐一旁。佛陀慈眼一觀,為須菩提開示種種道理:瞋恚有種種過失;瞋恚是愚癡煩惱;瞋恚能燒滅善根、增長眾惡。瞋心瞋報,乃至墮地獄受苦。往後就算是受苦報畢、脫離此道,還要轉世成龍、蛇、羅剎、鬼神,心裏常常起毒念、惡念,互相殘害…… 

須菩提靜心聽佛陀的開示,心驚膽跳,寒毛都竪了起來。他馬上至心懺悔,承認是自己的罪咎。心鎖一開,習氣一薄,當場豁然證得初果須陀洹,並且起歡喜心,求佛出家 

這是一個火爆小子成道的故事;以佛法降伏累劫習氣,親證羅漢聖果的修行故事。每當您歡喜恭誦金剛經時,是否也念念與具足三明六通、具八解脫、天人共同敬仰的解空第一阿羅漢須菩提尊者,心心相印呢?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須菩提惡性緣

-延伸思考向度-

您如何理解、體會「空性」?

2011年12月14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鬼媽媽或神媽媽? Ghost Mother Or Heavenly Mother?

王舍城的富家子優多羅早年喪父,長大成人以後,多年辛勤經商以撐持家業。篤信佛法的他,回顧這多年營家有成,便恭敬地向母親請求出家。

母親不同意。她考慮起自己的晚年依靠,哀悽地回答:「你父親早亡,我只剩下你這麼一個獨生子。你怎麼能夠狠心拋下我出家呢?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絕對不放你出家!要出家,等我死了以後,想做什麼都隨便你!」

(出家或在家,怎麼這麼容易在家人之間引發「生存」與「死亡」的爭議呢?家庭的聚合,不只是愛或情;最基層的需求往往還有現實經濟問題。)

優多羅出家的願心受挫,心情十分懊惱,臉色暗沉,低聲回答:「媽,妳要是不肯放我出家,那我不如去投巖、飲毒死了算了……」母親聽兒子講出重話,非常驚訝(死了比出家更糟,她想):「千萬別講這種話……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非要出家不可?不然,我們各退一步,你等我往生再出家,我就依你常常請出家人、修行人回家供養,這樣可以吧?」

她希望兒子陪她到死,就口是心非地承諾要配合兒子的宗教信仰和護持方式,不過,她心裏卻老大不情願。看人來人往,一個個修道人請進門又送出門,換她心情惡劣,無比厭煩。她對修行沒興趣,對修行人也沒有好臉色:「你們這群出家人、修行人哪,又不工作生活,光靠我們百姓養,光看就讓人討厭!去去去!」

她討厭歸討厭,為了把兒子留在家裏,不得不應付、演戲。趁兒子外出不在家,她把一些飲食、漿水灑散在地板上,等兒子回家,就邊指著地上邊解釋:「你出門以後,我有擺設餚饍來供養出家人和修行人。你看!」兒子相信母親,聽她這麼講,再看看地上的「證據」,非常歡喜。他並不知道母親在撒謊,更不知道母親為了私心,不惜欺騙親生兒子。

母子相安無事,又過了好幾年,母親往生了。出家障礙不再,兒子便順利出家,精進修行,親證阿羅漢。這天,阿羅漢優多羅在河岸邊坐禪時,遇見了鬼。

這是一個口乾舌燥的餓鬼。一個飢渴苦惱的餓鬼。鬼走向打坐的出家人,哀哀地開了口:「我是你的媽媽呀,兒子。」「怎麼會?哪有可能?我媽媽在世時,常常布施供養出家人、修行人,哪會墮餓鬼身、受這種業報?」阿羅漢優多羅反問。鬼苦笑了,笑得很難看:「不,那是我騙你的……後來我捨不得,事實上也沒有供養……自從死後墮餓鬼身二十年以來,從來也沒嘗過半口飲食的滋味啊。我要是接近河水、泉水、池塘,那裏就枯竭;要是靠近果樹,樹就乾死。我實在是餓得要命哪,兒子……」

阿羅漢優多羅靜靜地聽著餓鬼悲慘的自白:「哎,當年一開始,我雖然有真的布施,可是心裏慳惜不捨,對修行人沒有恭敬心,也常常背著你開口辱罵他們。現在,受報也已經受報了,你可不可以替我設供,供養佛陀和僧眾,代我懺悔?我好想脫離餓鬼身哪,兒子……」

他同情這個餓鬼;他前世的母親。他依言照辦,設齋供佛及僧。當餓鬼在施會中現身,以慚愧心親自向佛陀懺悔並靜心聽法之後,當晚就命終,另行投胎去了。這次,福報變大,墮在飛行餓鬼當中,頭上戴著天冠,身上披著瓔珞,外表雖然好看,卻依舊不脫餓鬼的身份。他再次飛向阿羅漢優多羅,哀求替他設供。

阿羅漢優多羅,這次辦具四事供養,施四方僧。供養完畢,飛行餓鬼現身,親向大眾僧懺悔。當晚,飛行餓鬼命終捨報,投生在忉利天,成為天人。天人自觀修何福業得以生天,原來是前世兒子出家成道,替他設供,才得以捨離餓鬼身,轉生天上。他決心報恩。

天人頂戴天冠,身披瓔珞,恭敬地帶來天上的香花,供養佛陀與阿羅漢優多羅。這次,當他以天人身恭聽佛陀說法後,當場心開意解證得初果須陀洹,也從此正式踏上修行路。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優多羅母墮餓鬼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家人之間在宗教信仰上有極不同的立場、觀念時,如何調和、面對?

二、家人有很多種,也有種種現世、過去世、未來世的家人,甚至是跨六道的家人,不論是否記得或認識。「家人」是什麼?「家人」又如何定義?

三、出家與在家,就社會現實與修行理念上,如何圓融?

2011年12月11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醜公主與窮丈夫 The Ugly Princess And Her Poor Husband

引言:眼根一旦面對美的直接誘惑,往往就盲了……

自從有了人,就誕生了人類集體對「美」的迷戀、渴求、與無窮無盡的執著。若身為女性,外相是美是醜,形同終生擺脫不掉的社會詛咒……若身為男性,外相「帥氣」又符合「男性氣概」的刻板印象是一回事,要是「美麗」尚且「嬌媚動人」卻往往獲得不公平的歧視,甚至沒有正當理由的敵意或排斥。「美貌」不僅僅是神話,還是全球性的古老地下宗教與根本頑固教條。關於「美」的較量或評價,場場用外貌比試的殘酷戰爭,對觀者與被觀者雙方,事實上同樣殘忍。當美貌放在婚姻市場上秤斤論兩時,讓每一場婚姻政治迷局,又增添了幾分人為的複雜……
 
上篇:前世她不是公主,不過長得不醜……

她,出生在波羅奈的富有人家,父親常常請辟支佛回家供養。她不懂道德人格,也看不出實質修證,倒是對方的粗惡醜陋、憔悴難看,讓她心生討厭;甚至討厭到看不起,還看不起到忍不住出口惡罵的程度:「你啊,相貌醜陋,皮膚粗惡,真是討人厭啊。」

女兒沒教好,背著父親的面,竟這樣痛罵父親重視的貴客。辟支佛觀住世因緣已盡,決定要入涅槃,為施主一家現大神變:身躍於虛空,湧出水火,在空中行住坐臥,隨意變現,再從空中降下,回到施主家。

她一向重視外表,也用外表來論斷人。這場神變,當場用色塵這個法門,教育了她。她既後悔又自責,趕在聖者入滅之前,轉了心念。這次,她真心誠意地懺悔、道歉。她不知道,從前的無理謾罵,會替她帶來什麼災難性的轉世果報,也不知道她最後發自內心的悔過,在茫茫業海中有何等巨大的力量。

中篇:此生她出世就貴為公主,偏偏奇醜無比……

她出生在舍衛國,父親是大名頂頂的波斯匿王,母親是美貌傾國的茉莉夫人。一對完全符合世人「郎才女貌」絕配的父母,卻生下她這樣的女兒:臉無比醜惡,頭髮像馬尾一樣又硬又粗,全身皮膚像蛇皮一樣又粗又澁,醜到幾乎不成人形,人見人厭。

父王看她就不高興,卻看在愛妻份上不忍拋棄,決定把她安置在內宮。在養育的過程中,時時嚴加守護,也下令禁止她外出,不許和任何外人見面。但是,養到適婚年紀,父王又發愁了。人長這麼醜,偏偏又貴為公主,這場婚事到底該怎麼安排?無可奈何的他,只好秘派使臣,到民間找貧窮落沒的上流種姓的家族後代。
 
好不容易,人找到了。波斯匿王拉住年輕人,面有愧容地解釋女兒天生奇醜無比,低聲下氣地問對方,能不能勉為其難接受?年輕人明白入宮真正的理由之後,當場下跪,畢恭畢敬地同意了。他的說法是這樣的:「今天,縱使大王您是把母狗許配給我,我也一樣會遵命;更何況是把茉莉夫人生的女兒嫁給我呢?

結婚之後,波斯匿王的作法並沒有改變。他用七重門禁把醜公主關在內宮,交待已被提拔為大臣的女婿,有事出門千萬要記得上鎖,別讓外人看見她的長相。女婿照辦了。

身為大臣,又是新婚,在滿宮文臣武將結對成雙的宮廷聚會裏,他始終獨來獨往,就免不了要受眾人一番閒口舌。有人懷疑,是不是公主太美了,帶出門危險?又或者,是絕色天香,捨不得分別人看兩眼?有人猜測,是不是公主太醜了,帶出來丟人現眼?一群在容貌美色上起心動念的官員,討論半天,決定私下設計,一起去偷看別人的老婆;一個神秘兮兮的公主;一個挑起好奇本能的女人。他們說做就做,把新婚的大臣灌醉了。

下篇:權勢地位補強了窮丈夫,絕世美貌妝扮了醜公主──

此時此刻,幽禁內宮的公主,心情非常惡劣。她知道自己長得很醜。她明白自卑與自我厭惡的受傷感覺。可是,她不知道父王對丈夫下令要關她禁閉;她以為丈夫嫌惡她長相太醜,才天天鎖她,放她一個人面對整室黑暗。她內心酸苦,便祈求佛陀慈悲示現,來為她開導人生方向。

她的誠意,她的恭敬,心意一一傳達給了佛陀。佛陀到她所在的內宮,現出紺髮相好。她一抬頭,看見佛頭髮相好,發歡喜心;心念一轉,她自己的頭髮也自然細軟了。當佛顏慢慢浮現,她又深深地注視,愈來愈歡喜;她的快樂與崇敬,竟改變了她的身形:她變美了。粗皮化滅了、消失了。當佛身慢慢出現,泛出金色、明亮的光芒,她的歡喜心達到了頂點。此時此刻,她的身體忽然變得無比端嚴,好比天女下凡。

美與醜,映在佛心,通為眾生佛性。佛陀親自為她開示說法,歡喜的她,當下證得初果須陀洹。佛陀才施展神通力離開,整群惡作劇來偷看的官員,就粗魯地破門而入。一看,是個天下無雙的絕色公主,一群人先是目瞪口呆,接下來就開始哀聲嘆氣:「哎……難怪她丈夫怎麼都不肯帶她出門。這種絕色美女,捨不得分別人看哪……」一群無禮之徒,看個飽又說個夠,重新把門鎖好之後,便各自散會,分頭回家了。

剛醉醒的大臣丈夫,開門一看,入眼的是個稀世大美人。他是個平凡的男人;而平凡的人,不論是男是女,看見美女心情都很好。他問她是誰?她說我是你的妻子。他反問她怎麼原本長相奇醜,今天又變得奇美無比?她笑著把佛陀示現、眾官員上門開鎖偷看的事說了一遍;她求丈夫,希望能安排她出門見父王一面。

她的內心,還有親情的失落,失親的童年;這一切,僅僅只為了一張臉。

他替她求父王,初初還受拒絕。波斯匿王一聽要放她出門就緊張,又急急交待務必把她鎖好才行。看老丈人的反應不佳,女婿細細將佛陀度公主的本末因緣解釋一遍,再三強調公主如今貌比天女,大不同前。於是,經歷種種波折之後,這對王室父女終於再度重逢,皆大歡喜。

結語:思惟在郎才女貌所建構的婚姻神話以外……

神話只是神話。婚姻神話不等於婚姻現實。究竟什麼才是幸福圓滿,每對夫妻或伴侶都有權利、有資格替他們自身下獨特、多元的定義與詮釋。「一男一女,一個要有財源、有權勢,一個要有美麗的臉蛋配上誘人的身段」的的確確是古老的婚姻教條,也是性別政治的長期、集體地下信仰;不過,它不見得適用於社會上的每個人。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波斯匿王醜女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容貌與婚姻幸不幸福,有沒有絕對的因果關係?

二、婚姻制度,今昔差別有多大?

三、「婚姻」有哪幾種?天下結婚者眾;不過,真正了解婚姻制度實際內容者多不多?

2011年12月9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福氣珠寶寶 Blissful Jewel Babies

☆男嬰篇☆

男嬰出生在迦毘羅衛國。他出世時,頭上就天生有一顆摩尼珠。父母一看,就替兒子取名叫「寶珠」。寶珠男孩長大後出城遊玩,正巧遇見佛陀開示說法,一聽就心開意解,證得了初果須陀洹。他回家之後,求父母成全他出家。雙親愛子心切,不忍違逆,也就欣然同意了。寶珠男孩才出家不久,就身證阿羅漢道。

不過,每當他著衣持鉢、入城乞食時,卻常引起人群陣陣騷動:「你看你看,哪有比丘師父出門頭上還戴著珠寶的啊?好奇怪!」不但街頭巷尾議論紛紛,男女老少還競相圍觀,熱鬧得不得了。

這下子,寶珠比丘深感慚愧、可恥,向佛陀報告:「佛陀,我頭上有顆寶珠無法取下來;每次出外乞食,一定被居士嘲笑。請佛陀替我把這顆寶珠取下來吧……」佛陀開示道:「你只要向寶珠說三遍,我今生已了生脫死,再也不需要你,就好了!」寶珠比丘依教奉行,果然就如願取下了寶珠。

到底這顆比日月還閃亮的稀世寶珠是從哪裏來的呢?

去九十一劫,當毘婆尸佛入涅槃後,槃頭末帝國王收取佛舍利,打造四大寶塔以為供養。當時,王子入塔禮拜供養舍利,親自拿了一顆摩尼寶珠繫在棖頭上,並且誠心發願。因此,他在九十一劫中,世世不墮地獄、畜生、餓鬼,常常在天上人間受生,也常常有寶珠在他的頭頂上。直到值遇釋迦牟尼佛住世,他已出家證果,才依佛開示,取下寶珠……

☆女嬰篇☆

女嬰出生在舍衛國。她出世時,頭上就天生有一顆摩尼珠。父母看女兒相好天成,十分歡喜,為她取名為「寶光」。寶光女孩漸漸長大,性情調順柔軟,喜歡布施,若有虔心來乞求的,心無吝惜,必定滿對方的願,因此她非常討父母歡心。

有一次,全家一起求見佛陀時,寶光女孩面見佛顏而生歡喜心,當場請求出家入道。出家不久,十分精進的寶光比丘尼便證得阿羅漢果。

到底,這顆慷慨布施之後會不斷再重新出現的稀世寶珠,是從哪裏來的呢?

過去九十一劫,當毘婆尸佛入涅槃後,梵摩達多國王收取佛舍利,打造四大寶塔以為供養。當時有個平民入塔禮拜供養舍利,拿摩尼寶珠繫在棖頭上,誠心誠意地發願。此後,他世世不墮惡趣,常常在天上人間受生,也常常有寶珠共生。直到值遇釋迦牟尼佛住世,她方隨佛出家,親證阿羅漢果……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頂上有寶珠緣

                 撰集百緣經、寶珠比丘尼生時光照城內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女男相妄,心珠性真。心珠人人有,光明透天地。

二、是有形有相的寶珠貴重,還是無形無相的心性貴重?

三、兒子、女兒若正信、正念祈求出家,身為父母,能否「愛念,不能違逆」而歡喜將小孩布施給大眾?

四、捨得布施小孩給眾生當法師的父母,是不是人間活菩薩?

2011年12月7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真正的贏家 A True Winner

三戰三敗之後,輸給年輕氣盛的阿闍世王的波斯匿王,獨自走在回城的道路上。明知會輸,還打?又為什麼打?他滿腔心事寫在衰老的愁容,既羞愧,又可恥。

沙場戰死的孤魂野鬼再也不餐人間食、不臥人間床;活下來的波斯匿王也一樣:白天厭食,夜晚失眠,耽溺在敗者的無盡煩惱裏無法自拔。直到民間的大富長者大筆進貢,鼓勵他再接再厲募兵擴軍、重新出發為止,他的眉頭才再度稍微舒展開來。

波斯匿王十分留意民間對他的觀感,以及對接連幾場敗仗的想法。有一天,兩個將士私下在討論戰術時,正巧被王宮派出來蒐集情報的專人聽見了:「……我認為,在軍陣前鋒,要先配置最勇健的軍隊;後面安排中等的軍隊,讓最差的兵力壓底。」這場非正式的民間兵法議論,傳回宮廷被波斯匿王採納了。

賢王不輕庶民智慧;這回合,他打了場大勝仗,活捉阿闍世王。

對陣交戰,目的是什麼?動機是什麼?勝負既分,下一步又做什麼?

波斯匿王帶著阿闍世王求見佛陀,說道:「世尊,我們兩國之間,原先並沒有任何仇怨。阿闍世王已經去世的先父,本來是我的親友。偏偏他登基之後,反而拿我當仇人。我念在過去的交情與親情,不忍心加害他的性命,打算放他還歸本國,繼續執政。」

佛陀聽畢,回答道:「太好了,波斯匿王。對親人、非親人,心都時常平等,這是賢聖所共同讚嘆的啊。世人失敗就憂愁恐懼,勝利就胸懷欣悅喜慶;你今天能放走阿闍世王,皆大歡喜。若能夠止息勝負之爭,才是最妙第一安樂事啊!」

阿闍世王返鄉之後,波斯匿王也回到首都。他是個生性喜歡思索的人,輸了反省檢討,贏了一樣也反省檢討。他想:「要不是在我最消沉頹喪的當時,即時有大富長者的全力支持,哪有今天得來不易的勝利呢?我一定要報恩,成就他的心願。」

波斯匿王召大富長者進宮,詢問他的意思。對方的要求很特殊,希望能夠代理王政七天,治理天下;波斯匿王二話不說,馬上同意了。在這特殊的七天之內,大富長者下令各方小王,集體朝拜,並且皈依三寶,請佛供養。

七天之後,大富長者又回歸平民身份,立下大弘誓願:「願我以七日作王的功德,在未來世。替盲冥眾生作人天眼目,令他們得到歸依與救護,究竟安隱解脫,親證涅槃!」

以此功德願力,佛陀授記大富長者未來將修成佛果,佛號「最勝」。

這才是超越勝負兩邊的真正大贏家。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長者七日作王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輸贏之間,如何起正念?

二、理性比試與良性競爭的風範、風度、風格為何?

三、何謂「真正的勝利」?

2011年12月6日 星期二

結緣時代


"Where are you from?"
"*********."
"Never heard of it..."
"*********."
"..."

世界上最糗的對白之一,就是回答國家的名字換來一聲「沒聽過」。如此稀鬆平常的對話,發生在拉脫維亞居士與馬來西亞居士之間。這方耐心而平靜地講解、介紹:「俄羅斯,在北海邊,下雪。」之後,那方除了一聲「哦」之外,就再也講不下去了。

可見對一個習慣被「沒聽過」的地球公民而言,時時準備好簡潔有力的當地簡介十分重要。

「未成佛道,先結人緣。」結緣時代,畢竟要有優質地球公民教育打下基礎。人與人之間,連國名都沒聽過時,有時困窘,有時驚訝,更多的是不了了之的無言僵持或意在言外。幸好英文還通,跨洲住民之間有互動上的語言平台底線。教育在「全球視野」與「在地價值」之間的比重與平衡,看來是跨國性的問題。尤其經濟大環境不景氣時,若能藉由深化溝通來強化全球資源互換或布施效率,再怎麼艱難也能熬過去。

縱使同住一顆地球這麼久了,跨國跨洲就常常「沒聽過」;難怪我們無法將全球經濟力或跨界文化力極大化……過去的溝通不良全球化現象,下一代有沒有機會補強呢?

2011年12月4日 星期日

轉念三件事



求學時代,流行這麼樣的說法:「人類最能引起爭議的三件事:政治、宗教、藝術。」這三件事的特色,在於它們既是普遍又公開的公共議題的同時,又有極度主觀化、個人化的私密特殊性。不過轉個念頭,爭議也可以是溝通與改變的過程,視人的發心與運用。

這三件事,若想得好、說得好、用得好,也能讓人群的平安、幸福、快樂,步步趨向圓滿,不是嗎?諸般事相,妙用畢竟在人。

2011年12月3日 星期六

DNA Herstory: 她的玫瑰斑遺傳史


玫瑰玫瑰我愛妳
Rose, rose, I love you

可是,玫瑰斑一點也不可愛…
But Rosacea is not cute at all...

親愛的,你打哪裏來?
Where are you from, my dear?

地球人,身世成謎。外星緣起?不知道、不確定、不一定;有時還變成民間傳奇或國防機密。種族融合?有可能、有家譜、有記憶;或者還深埋為家族秘密或個人奇蹟。病史,往往要靠DNA在排列組合的微觀遊戲上解謎:在這裏空性不礙假有緣起。

身是假,病是假,藥是假;有病還是隨緣任運醫。人生如夢,夢也夢認真點。

玫瑰斑,有很美的病名和很不美的臨床病容。追她也足足追一世。她外表有一點像青春痘,讓案主容易臉紅,一紅就發。童年時被解讀成早熟或可愛,沒發現她。青春期混雜青春痘、溼疹、蕁麻疹、過敏、……輪番上陣,沒發現她。不論人再老,每家醫院一看都極感興趣,血拼命抽拼命驗,偏偏每家解讀都不同,算來結論也至少四、五種。直到一位年輕醫師面帶勝利的特大號笑容(逮著你啦,一種發現並解答病謎的專業快樂;有點像修行人抓貪瞋痴的痛快)宣佈這個美麗的名字:

Rosacea.

事到如今,年年發病。習慣她夾帶發燒和種種不適,放棄一針針一顆顆的類固醇。是DNA,就與她共生存亡,到死為止。縱遙向祖母起心動念:「親愛的老人家,最最可敬一生也受皮膚病困擾的老人家,請問您老祖上究竟有沒有歐洲血統啊?請問您當年據說吃了一輩子的皮膚藥到底是有效沒效啊?要是有效的話,也給小孫子引介引介吧?」這種事,當然得不到即時訊號快答。原本歐洲白人流行的皮膚病,在台灣竟也日益普及,始料未及。

當初年輕醫師給了份近年加印的全彩文宣,簡介她。寫了一堆,重點是可以努力保養、降低發作率;但是,美麗的病名歸美麗,全球中西醫界至今無法根治--病因雖可廣為推測卻仍然十分不明;抓不到元兇就下不了藥醫。或許,她是遺傳之謎……或許,她算過敏?算體質?算什麼?好吧,臉紅是發病的前兆,那就別讓臉紅嘛。別晒太陽,別吃熱食,臉上潑水放冰降溫--這到底是有什麼弦外之音?是騙騙掌管皮膚的DNA,她還活在北歐雪國又乾又冷的原生地,叫她乖乖別吵嗎?

那麼,我們大家都是一家人。地球人非常喜歡戀愛結婚,愛上異族真命公主或他鄉正確王子又愛生混血寶寶是常常有的正常事。這下可好,傳說中美國人努力研發中的基因治療和基因檔案系統,也可以順道證明和說明全人類都是親人(本來就是),來個全球跨種族遺傳病史大解密。

有本事就破解全人類 DNA ,發達醫學,把眾生大大小小疾病通通治好;省得鎮日浪費國庫資本亂打仗又折磨凌遲老百姓,對不對?人類已經愛來愛去、生來生去、移民來移民去好幾千幾萬年了,遺傳病在全球傳來傳去也很久了。人人都是血親,親上加親,你病我也病,講起來還一大堆跨洲跨國跨海跨山兼跨人種跨世代的遺傳病,到底戰爭或鬥爭有什麼意義?

玫瑰,不論在哪洲哪國取了哪種語言的名字,還是玫瑰啊……知道玫瑰花嬌美芬芳的心,不分人種、國別、語言、史觀、政治立場、利害關係。心性本同,有一種人類家譜,叫做「地球人史」。說不定,有外星人正十分認真地考察、研究、書寫呢?外星人又怎麼解讀從北歐一路旅行到東南亞的「玫瑰斑」呢?

(此文謹特別獻給感嘆小僧吃飯神情動作像歐洲人的仁兄,實是慧眼獨具、解讀深刻也。也敬獻給豐富多彩的各地代代移民:你的名字是「地球人」。)

2011年12月2日 星期五

Life Issue: "Her Dark Love"


Even ghosts have their life issues, too 

"Her Dark Love" is a ghost story about a woman who killed her love rival's baby (in the womb) in her previous life. Between the roles of a woman, a hopeless lover, a jealous wife, and finally a killer and a liar, she showed how dark love could be.

But a ghost couldn't show us how to draw a line between life and death. If she had killed her own unborn baby in her own womb, she might claim many legal or practical reasons in the human realm; but since she used poison to "kill" (abort) another woman's unborn baby, that's another story.

She ended up being reborn as a mother-ghost, gave birth to 500 baby-ghosts and ate them all, one by one. Eating is another way of killing even for ghosts. Ghosts also suffer the pain of life and death; one can never be a ghost forever.

It was not easy for her...

How could she say something like "pro-right" or "pro-life" when eating her own ghost-babies out of hunger and karma? Did she really have a choice? What kind of choice ? What if those 500 babies all had different ghost-fathers? Could the father-ghosts establish something like "angry fathers' club" and protest? Or they just didn't care, since the ghost-babies had never been in their ghost-bodies any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