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

噢,水性楊花:女性化霸凌(七)

女人像花一樣,當然也少不了楊花!

「親愛的,我不愛你了。」你心跳加速、瞳孔擴大、血液逆流、四肢發冷、胃腸絞痛、頭昏腦脹。有一種中風,叫「分手」;有一種造成急性心死的十大死因,叫「失戀」。你努力不讓自己昏倒。


「我們分手吧。」你戀戀不捨地端詳她。你心目中的絕色天使忽然化身為奪精害命的妖媚魔鬼。這怎麼可能?在開玩笑吧?這不是真的……氣死我了;不不不,不要,別拋棄我別提分手,我怕!你千般萬重心思,竟然跟被醫院宣判得了癌症的心理反應超像。有一種心癌,叫「情執」。有一種身癌,叫「情欲」。這下雙癌上身了,你開始絕望。


「我有別人了。對不起。」對不起?你心裏在短短數秒中閃過一輩子學到的所有髒話精華,大部分都有提到媽媽。你心亂如麻;你無比頹唐。輸了嗎?我哪裏比不上他?(萬一不是他,而是「她」或「牠」,你可能會數以倍計抓狂;幸好,你心神喪失、精神耗弱,有點崩潰有點瘋傻,當下沒空理性深入思量)

「你怎麼都不說話?反正,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她走了。你呆若木雞;不,這時代,哪裏還有什麼屋頂上裝的木雞?只剩養殖廠的受虐雞、飼料雞、荷爾蒙雞、基因突變雞,與食品市場機制失調與產業結構操弄下被殺到比當季蔬果還便宜的炸雞。她絕情的美,翻臉的變,加速、空翻、飛撲、攻擊,倒比較像一台流線型轟炸機,一直線連環炮轟到你心底──你死掉了。


你死掉了。你失魂落魄地上學或上班,或者心不在焉地翹課或溜班。你死掉了,死在她手上。無明,讓你搞不清到底是上半身愛她還是下半身愛她;識心遷流,讓你成天迴光返照的都是昔日相處點滴的甜蜜模樣。切!到裏是愛她的人還是愛她的心?她到底是愛你的心還是愛你的人?有愛,就要爭取,占有,享用。直到這個階段,你還陶醉愛情;愛情生住異滅的無常本質還沒一把殺掉你。等到散滅之後,分手的憂傷、悲愴、痛苦、煩惱一一現前,時時刻刻折磨就沒停過。是了,愛情像戰場;她不愛你了,你是具仰望天空掉淚的屍。

你從來不知道女人可以這麼狠。你想搶她回來;她不要。你要喚醒她的回憶,她不想。你想重拾舊歡,她另結新歡;你要她留在你身邊,她往別人身上鑽。愛情沙場上,女將下手向來不心軟。殺得你屍骨無存;殺得你生不如死,只要她想。你到底是哪裏發神經去愛上她?你懷疑心在淌血、身在肢解都是幻覺;你其實已經死掉了。


早就死掉了。你是個想報復活人的死人;失戀與心碎,讓你披著人皮化為厲鬼。你是想毀她的容的「毀容鬼」(何必這麼費事?交給無常殺鬼,讓歲月把她變成醜老太婆不是更爽?);你是放話破壞她名聲的「毒舌鬼」(這豈非多此一舉?比她更好的女人們一觀察,發現你口德太差,全都敬而遠之,反而壞了你的行情);你是公開昔日恩愛照片的「缺德鬼」(這不是公告全天下你不僅留不住女人,還留不住自己的人格?);你是跟蹤調查的「跟屁鬼」(等她報案找警方來保護,或請新情人直接出馬護花時,你要怎麼收拾場面?);你是手機電話網路騷擾的「偷駭鬼」(連分手症候群也資訊化?想方設法煩死她,惹她更嫌更討厭,惡緣不就結更大?);你是到她出沒場所攔截的「綁架鬼」(她家人、鄰居、同事、同學、朋友本來就認識你,這款理不清還亂的感情糾紛,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別以為他們會好心替你另外安排相親),你是……難道你是沒女人就抓狂的「色鬼」?

你以為這次真的死定了;可是沒有。你只是被她殘忍地霸凌了一下。愛上她等於把小命放她掌心任她宰割一樣。你走過失戀瀕死經驗,嘗到一心十法界、好好的活人也能心心起鬼念究竟是什麼滋味。考慮再三、思前想後;障大業大無明最大,幸好沒真的下海做鬼。


(等等……剛剛擦肩而過的女孩怎麼有點似曾相識?她好香……你不禁打妄想)


「真的很謝謝妳。當年要不是妳花心拋棄我去移情別戀,我不會腦袋空空在街上到處亂走,結果意外遇上她。能娶到一個這麼好、又可愛又溫柔的老婆,是我的福報。我們過得很幸福。」你與妻笑笑地看著飯桌另一頭的她。你想,當年那場愛情霸凌,早已不再是心理創傷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