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日 星期六

DNA Herstory: 她的玫瑰斑遺傳史


玫瑰玫瑰我愛妳
Rose, rose, I love you

可是,玫瑰斑一點也不可愛…
But Rosacea is not cute at all...

親愛的,你打哪裏來?
Where are you from, my dear?

地球人,身世成謎。外星緣起?不知道、不確定、不一定;有時還變成民間傳奇或國防機密。種族融合?有可能、有家譜、有記憶;或者還深埋為家族秘密或個人奇蹟。病史,往往要靠DNA在排列組合的微觀遊戲上解謎:在這裏空性不礙假有緣起。

身是假,病是假,藥是假;有病還是隨緣任運醫。人生如夢,夢也夢認真點。

玫瑰斑,有很美的病名和很不美的臨床病容。追她也足足追一世。她外表有一點像青春痘,讓案主容易臉紅,一紅就發。童年時被解讀成早熟或可愛,沒發現她。青春期混雜青春痘、溼疹、蕁麻疹、過敏、……輪番上陣,沒發現她。不論人再老,每家醫院一看都極感興趣,血拼命抽拼命驗,偏偏每家解讀都不同,算來結論也至少四、五種。直到一位年輕醫師面帶勝利的特大號笑容(逮著你啦,一種發現並解答病謎的專業快樂;有點像修行人抓貪瞋痴的痛快)宣佈這個美麗的名字:

Rosacea.

事到如今,年年發病。習慣她夾帶發燒和種種不適,放棄一針針一顆顆的類固醇。是DNA,就與她共生存亡,到死為止。縱遙向祖母起心動念:「親愛的老人家,最最可敬一生也受皮膚病困擾的老人家,請問您老祖上究竟有沒有歐洲血統啊?請問您當年據說吃了一輩子的皮膚藥到底是有效沒效啊?要是有效的話,也給小孫子引介引介吧?」這種事,當然得不到即時訊號快答。原本歐洲白人流行的皮膚病,在台灣竟也日益普及,始料未及。

當初年輕醫師給了份近年加印的全彩文宣,簡介她。寫了一堆,重點是可以努力保養、降低發作率;但是,美麗的病名歸美麗,全球中西醫界至今無法根治--病因雖可廣為推測卻仍然十分不明;抓不到元兇就下不了藥醫。或許,她是遺傳之謎……或許,她算過敏?算體質?算什麼?好吧,臉紅是發病的前兆,那就別讓臉紅嘛。別晒太陽,別吃熱食,臉上潑水放冰降溫--這到底是有什麼弦外之音?是騙騙掌管皮膚的DNA,她還活在北歐雪國又乾又冷的原生地,叫她乖乖別吵嗎?

那麼,我們大家都是一家人。地球人非常喜歡戀愛結婚,愛上異族真命公主或他鄉正確王子又愛生混血寶寶是常常有的正常事。這下可好,傳說中美國人努力研發中的基因治療和基因檔案系統,也可以順道證明和說明全人類都是親人(本來就是),來個全球跨種族遺傳病史大解密。

有本事就破解全人類 DNA ,發達醫學,把眾生大大小小疾病通通治好;省得鎮日浪費國庫資本亂打仗又折磨凌遲老百姓,對不對?人類已經愛來愛去、生來生去、移民來移民去好幾千幾萬年了,遺傳病在全球傳來傳去也很久了。人人都是血親,親上加親,你病我也病,講起來還一大堆跨洲跨國跨海跨山兼跨人種跨世代的遺傳病,到底戰爭或鬥爭有什麼意義?

玫瑰,不論在哪洲哪國取了哪種語言的名字,還是玫瑰啊……知道玫瑰花嬌美芬芳的心,不分人種、國別、語言、史觀、政治立場、利害關係。心性本同,有一種人類家譜,叫做「地球人史」。說不定,有外星人正十分認真地考察、研究、書寫呢?外星人又怎麼解讀從北歐一路旅行到東南亞的「玫瑰斑」呢?

(此文謹特別獻給感嘆小僧吃飯神情動作像歐洲人的仁兄,實是慧眼獨具、解讀深刻也。也敬獻給豐富多彩的各地代代移民:你的名字是「地球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