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9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人王對魔王 Human King vs. Devil King

很久很久以前,在人類還沒有發明民主憲政以前,世俗社會以國王的王權來掌管一切。

閻浮提曾經有個神氣的大國王。他統領八萬四千小國為數八萬億大大小小聚落,手下共有一萬名大臣,後宮共娶二萬名夫人,偏偏全都一直沒有身孕。身為大國王最怕斷絕國嗣,於是,他為此祭祀諸天,祈求王室後繼有人。

是祭祀靈驗?是心誠則靈?還是因緣成熟?總之,第一夫人好不容易懷孕了。而且,自從她懷上身孕,性情也有了變化。她變聰明、仁慈了,既同情民生疾苦,又處處勸人為善,成為人人愛敬的國母。

過一段時間之後,她生下一個奇特的兒子;相貌俊美,身上毛孔自動散發光明的小王子「惠光」。惠光王子一出世就非常惹人憐愛,也很得父王與百姓的歡心。

年復一年,小王子長大了,聰明智慧超越常人。兒子大了,父王老了;生必有死,老王薨逝。才剛安排完國葬,王室諸臣就馬上召開大集會,勸惠光王子趕快登上王位。沒想到,他卻當場再三推辭說他不能。世人多喜愛權位,眼下面對一個再三辭謝王位的正牌王子,群臣都傻了眼,聯手苦勸:「王子啊,大王已經駕崩啦。現在眼下只有王子您一個繼承人,也沒有其他兄弟。您要是不肯,一再推辭,是要推讓給誰哪?」

那年頭、那時代、那場面,王權只講究血脈,不講究選舉;究竟碰上哪款領導人簡直是看百姓集體走不走運或業不業障。惠光王子當然也沒有建議大家來場公平公正又公開的民主選舉。他只是誠實地回答:「當今世人廣行惡事,我執政也未必就會受教。要是加以刑罰要求,民間勢必反過頭來怪罪我。要是你們能先率領民眾普行十善,我才有辦法執政、受理國事。」眾臣只要他答應接下王位,什麼都好辦,當場一致通過,全體同意:「好,只求您肯昇殿主政,一定下令百姓改行十善道,沒問題!」

一切都進行得十分順利,惠光王子成為惠光國王。不過,人間難得有好國王出世,魔王就嫉妒了。魔王也是一種王;現在魔王的十惡法輸給人王的十善法,怎麼比也比不過,這下如何是好?魔王心理老大不爽,就想破壞人王的教化。

魔王自有魔方法。他偷偷下大批密書,通告惠光國王所轄的諸小國國王,大意是說,以前雖然規定要行十善,但是施行起來沒有半分實際利益,只是白忙白辛苦,修半天也修不出什麼實益。從今以後,放任老百姓隨便敗德,愛怎麼做十惡事都可以放手去做,上面也不用多過問。

小國王們雖然國境小、人口少、國力弱,不過執政久了畢竟也有執政的直覺,拿到這種稀奇古怪的離譜詔書,個個大驚失色:「這真是豈有此理?天下哪有為政者反倒過頭來、勸百姓多多改行惡事的?」他們馬上各自派出親信,慎重向惠光國王確認此事。惠光國王收到來自諸小國的抗議詰詢,更是大吃一驚:「我根本沒有做這件事啊。到底是誰敢冒充我的名義?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惠光國王決定親自出馬,到各小國巡視調查。他親自接見諸小國王,面對面正式宣達正確的政令。人王親自出巡,魔王也現身出招。專門搞破壞的魔王化身人形,坐在路邊大火堆裏哀哀哭叫。

「你怎麼回事?怎麼坐在這裏痛哭呢?」惠光國王問。魔王化身抬頭泣答:「嗚嗚……都怪我以前到處勸人行十善,今天下場才這麼慘,痛苦得要死哪。」這番話,惠光國王並不太相信:「哪有這種事?哪有勸別人修善,自己反而受苦的道理?我問你,假設你勸別人行善,結果你本人反而受苦好了;那麼,以前被你勸的人有沒有獲得善報呢?」「有是有啦,」魔王化身嘆口氣,「別人得好報,就獨獨我這個多嘴勸善的人受苦……」惠光國王一聽,高高興興地回答:「那好。只要別人依言行善得善福,光我一個人受苦我也甘願!」

遇上惠光國王這種只要百姓好,完全不計個人利害得失的好王,就算是魔王也技窮,只好敗陣隱形離去。此後惠光國王遍行諸國宣導十善正法,教化人民處處收攝身口意三業,獲得十方諸國的無比尊敬

惠光國王到底是誰呢?他不是別人,正是釋迦牟尼佛的前世。
 

原典出處:《賢愚經、降六師品》

-延伸思考向度-

「彼惠光王,十善化民者,今我身是。我緣彼世自行十善,又以勸民令行十善,是以今日得是足下千輻相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