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醜」是我的名字 “Ugly” Is My Name

那輩子,我當過山鬼。當鬼那輩子,換來我足足醜了五百世 

當時弗沙佛住世,在樹下結跏趺坐。釋迦牟尼佛與彌勒菩薩尚在因地修行,一起到佛所供養七日,說偈讚佛:「天上世間無如佛,十方世界亦無有;世界所有悉能見,無有能及如佛者。」我只是個山鬼;不正經也沒正念。別人讚佛我不隨喜就罷,竟然還故意現出醜陋的形象,想要嚇嚇他們。結果,菩薩們現神通擋住山路不讓我通過,我這才反省自己起惡念故意嚇人,結果反而障礙自己。我轉了念頭,懺悔發願而去。 

後來,我投胎在舍衛國的富有人家,一出生就嚇壞全家人:醜得像鬼,人見人厭。我實在太醜,醜到沒有人受得了,連名字都被直接取為「醜」,放棄了任何另有幻想空間的美好名字。我慢慢長大,父母卻失去耐性,終於厭倦了。他們故意把我帶到遙遠的地方,拋棄了我。雖然失去父愛母愛,大自然總還有動物吧?偏偏我醜到動物看了就害怕,飛鳥走獸驚懼四散,我只好一人住在這片山林。

我一個人,直到釋迦牟尼佛八相成道、住世說法,觀察度化我的因緣已經成熟,帶著比丘們來山林中為止。我看見佛陀,第一念只想逃跑,佛陀卻使出神通讓我無法離開。比丘們在樹下靜坐,佛陀來找我。 

我很醜,被人類排擠,被社會孤立,被動物排斥。在信仰美、歌頌美、崇拜美、耽溺美的欲界,在迷色迷境的眾生眼裏,我很醜。我面目可憎,行儀可厭,就算平平生而為人,還是非常容易被其他人歧視。被歧視排斥久了,我也學會主動疏離他人。人世間,醜有醜的可嘆,美有美的無奈:醜被排斥、輕慢、厭惡、疏離,美被攻擊、侵擾、執著、勾引。美醜落兩邊,所引起的社會效應,不知道究竟是哪一種比較悲哀?或者,能執著者與被執著者,能執之心、所執之境,不論是美是醜,事實上全都一樣悲哀?

有一種度眾智慧,叫「同事攝」。我很害羞、自卑,佛陀就隱去他莊嚴的身相,化身為一個與我堪匹敵的醜人,拿著食物,遠遠向我走來。我一看,來者外貌和我雷同,開心極了,心裏馬上接受對方可以當我的同伴。我們一起吃,一起聊天,飯又香又甜。

吃完飯,奇怪的事發生了──我的「醜朋友」忽然變得非常好看。我問他怎麼突然變臉?他回答說他吃了飯,起了善念,又觀察樹下坐禪的比丘們,三事辦完就變好看了。我這醜人一聽,有樣學樣,如法炮製。果不其然,「醜」不見了。 

我的醜消失了。我的「醜朋友」也消失了,在眼前的只有慈眉善目的佛陀。我看佛陀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光明普曜,心裏非常快樂,求佛出家。 

出了家,三界對美醜執著所產生的一切悲哀,再也綁不了我。出了三界,在阿羅漢親證空性的寂靜涅槃,是超越美醜兩邊的自在與自由。


原典出處:《撰集百緣經、醜陋比丘緣》
 

-延伸思考向度-
 

觀察自他對美人與醜人的種種反應與念頭:欲界染著是什麼?我對色塵執不執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