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我們的「寸土寸金」

雨後的柏油路留下白色的清晰字跡,大意是指某幾位仁兄的愛車現在已拖吊送走。那種遭逢不幸的沮喪心境,我依然記得:「請聯絡、請領車、請咬牙把飯錢繳出來受罰。」

罰的額度表面上一樣「公平」,對窮人與富人來說,在法律經濟學與社會人生現實意義上完全不一樣。假如窮,一大罰就是生活費狠狠扣,要受苦受難;假如富,一小罰何足掛心?應酬洽公事畢的收入只消撥出小小百分比來當「亂停成本」就好,花小錢買時間、時間換生意,結算下來不但有得賺,還是大賺。

二十年前,玩笑是:「我只買得起廁所,買不起房。」

十年前,玩笑是:「停車位價錢就等於一間小套房。」

今年,玩笑是:「中產階級房貸一路背到老,很多人一生都買不起房。」

知識份子圈流行好幾代的大玩笑是:「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不公平的,什麼公平?」

嬰兒們,功德回向你們有幸挑到富爸富媽富豪家再來這裏出世;起碼有繼承、有家產、有背景、人生還有餘力放在理想與夢想,而不是苦苦勞勞拼一生,單單拼在寸土寸金上。

土地是金,房子是金,偏偏「人」與「生活品質」不是金,奈何它?

解冤:人人是貴人

解結解結解冤結,解了多生冤和業。
洗心滌慮發虔誠,今對佛前求解結。
 
藥師佛,藥師佛,

消災延壽藥師佛,隨心滿願藥師佛。

《解冤偈》
 
俗話說:「有人,就有問題。」人際關係難免世世累積、善惡緣夾雜。以《解冤偈》至誠回向,轉念、轉業、轉境界,仇家遮障也能變成最上貴人。個人若發願成為大眾的貴人,大眾也會相對成為個人的貴人。

2012年1月30日 星期一

父子之間

應王四天下 猶若曼陀王
汝今行乞食 斯道何足榮
安靜如須彌 光相如日明
庠行牛王步 無畏師子吼
不受四天封 乞求而養身

佛知父王心 猶存於子想
為開其心故 并哀一切眾
神足昇虛空 兩手捧日月
遊行於空中 種種作異變
或分身無量 還復合為一
或入水如地 或入地如水
石壁不礙身 左右出水火

父王大歡喜 父子情悉除
空中蓮花座 而為王說法

節錄自《佛所行讚》

心存中道

如人得重病  食不隨病食
無知之重病  著欲豈能除
放火於曠野  乾草增猛風
火盛孰能滅  貪愛火亦然
我已離二邊  心存於中道
眾苦畢竟息  安靜離諸過
正見踰日光  平等覺觀佛
正語為舍宅  遊戲正業林
正命為豐姿  方便正修塗
正念為城郭  正定為床座
八道坦平正     免脫生死苦
 
節錄自《佛所行讚》

2012年1月29日 星期日

嬰兒行

如彼嬰兒啼哭之時,父母即以楊樹黃葉而語之言:「莫啼、莫啼;我與汝金。」嬰兒見已,生真金想,便止不啼。然此楊葉實非金也。木牛、木馬、木男、木女,嬰兒見已,亦復生於男女等想,即止不啼。實非男女,以作如是男女想故,名曰嬰兒。 

如來亦爾。若有眾生欲造眾惡,如來為說三十三天常、樂、我、淨,端正自恣,於妙宮殿受五欲樂,六根所對無非是樂。眾生聞有如是樂故,心生貪樂,止不為惡,勤作三十三天善業。實是生死,無常、無樂、無我、無淨,為度眾生,方便說言常、樂、我、淨。
 

節錄自《大般涅槃經

超越爭論

夫立身之本,但以普敬、認惡為源。萬善之中,莫過慈愍。欲求無失,事藉治心。在世生平,必須思慮。千殃之禍,不入慎門。百事不祥,無能逼善。思尋此事,實用非虛。上古已來,焉知不爾。


節錄自《息諍論

一乘

人天聲聞乘  緣覺如來乘
乃至有心轉  諸乘非究竟
若彼心滅盡  無乘及乘者
無有乘建立  我說為一乘

《楞伽經》

反正有牌位!

他對寫牌位這個近代法門十分有信心。有信心到以牌位解決一切,包括購買及使用動物往生加工製品(非要動物死亡才能生產的商品)在內。他大量地買、爽快地買,買完再笑咪咪、放心地自我安慰,反正會替牠們寫很多牌位,安啦。

不買、不用、不殺,省下好多條命,豈不好嗎?

假如換成是「人命商品」又如何?甚至假設是用他個人一條人命來製作的人屍相關產品好了。他是寧可留命活著、生老病死一路好走;還是甘願枉死送命以後,再留個虛名在牌位上呢?對於故意買他這個「人命商品」又事後「好意」立牌位的仁兄,他肯不肯百分之百原諒呢?

2012年1月27日 星期五

「不在場」後記:魔幻寫禪

「不在場」記錄的是一種別的國家的子民可能非常難得親身經歷的生活經驗:一群出生於民國後的國民,盡情、熱情、充滿感情地追憶並讚賞帝國的美好;哪怕明知自己根本沒活過半天帝國人生,哪怕明知民主時代是先輩流血丟命好不容易才換來的。

是不是一百年在數字上遠遠追不上五千年?還是邊緣化、國際地位失落、自我認同迷失的一百年不如驕傲稱霸的五千年?抑或與其站在全球天平上承認不完美,還不如緊關在浩浩史書裏守住僅存的民族尊嚴?是否睜眼看現實世界太痛苦,不如閉眼深擁想像中過去的瑰麗華美?

這類對白,尤其是充滿帝國相思與王族情愫的對白,常常令我當場有時空錯置的文學式觸感:「當下」抽空了、不見了、消失了。一群沒有半點帝制生活經驗的人,一群與貴族家譜無涉的平民百姓,拼命為了帝國的後宮排場與奢華享樂而感動著--哪怕全無交涉。

那種心境是很魔幻的。不只魔幻,而且是在長期文化訓練下誕生、相續、堅固的超時空魔幻。在認同迷宮中走闖而疲累困頓的人啊,寧可永遠活在心中的帝國……

人在場;心不在場。

不在場



不是不讀史 長城有雪 草堂存詩

天高地闊出水閣 湖光山色碑林路

不是不在途 國宴有歌 鄉聚歡舞

森森蒼蒼立古木 碎碎巧巧踏花步



你幽然深嘆 那春秋戰國漢唐國威

你怡然快道 那堯舜禹湯歷朝文武

你神往凝思 那禪盛淨旺帝制年代

你低首默然 那天下浮圖全無國師



百年

已百年

原來這風風雨雨艱難辛酸的一百年

你人在場 身在場 心始終不在場

2012年1月26日 星期四

What? Buddhism?

You ask
I answer

You bow
I remain silent

You nod
I wait here

You sit
I don't go anywhere

When it's cold
So cold you almost couldn't bear
When it's hot
So hot you just couldn't bear
When you cry
Your heart flows out a river
When you laugh
Your mind blossoms like a flower

Don't fool me around
Tell me something about Buddhism
Come on, come on
Show me everything about Buddhism

In that case...

Here's a cup of tea
Please enjoy it
Let's talk about the food price in the market
Or how you've survived
By working on the new projects
People are fine since this will be a good year
Everyday is a good day
Each chance is a good chance
After the hot tea
Let's share some cookies

Winter is cold
Summer is hot

Monks are men
Women become nuns

Sky is above your head
Land is under your feet

You use your mouth to talk
You use your nose to breathe

2012年1月24日 星期二

Until Donkey Year

 
 
Little bee, little bee, the world is big
Why are you obsessed with digging
Dig in, dig out, dig those old damp papers around
all the way through Donkey Year

Can you survive
Until Donkey Year
Will you realize
Until Donkey Year

Do you dream
Until Donkey Year
Shall you fly
Until Donkey Year

Little bee, little bee, the world is big
Why are you obsessed with speaking
Speak in, speak out, Speak those old damp stories around
all the way through Donkey Year

Until a frog turns into a dragon
The seas turn upside down with the mountains
The stars share their secrets with the oceans
Silly people still hold nuclear weapons

Oh my Buddha
Is it really so hard to be enlightened
From Dragon Year
Until Donkey Year

2012年1月23日 星期一

你唱衰,我努力(踢館帖之十五)

踢館也分兩種:踢個人與踢大局。近年來最流行的大局踢館法是猛踢經濟,不過,遍讀各家絕望又無奈的當代黑暗卜文與消極待宰的預告唱衰觀察後,我們也可以迴腳反踢過去--

「喜洋洋,龍年旺,無量金運俱全開。」

我這麼深信;哪怕歐美諸君對經濟走勢是一路唱衰。欠債可以還;沒錢可以賺;殺盜淫諸惡業能改行;以前錯誤的思惟與體制可以轉。以前買空賣空愛投機、憑空發明一大堆沒有實質產能與實際價值的空洞經濟商品,當然會製造乍起乍滅的快速泡沫與沒保障的大量泡沫職業。以前求近利忘遠義,為眼前黑心財而埋下環境污染多人禍與溫室效應多天災的高昂成本--結果把地球當信用卡刷到爆,才知道少賺多賠、近賺遠賠、祖宗賺子孫賠、面子賺裏子賠是天大的失算。少數人賺、多數人賠,更是跨國社會正義與地球公民福祉的全球大失算。

因緣法是空性,空性就有無量可變性、可塑性、可創性。

空性,就有努力的機緣與空間。

心轉,身口意三業隨轉;以幻轉幻。

以心轉境,不死在別人唱衰喪氣話下,無量活路就是你的。

2012年1月22日 星期日

等到天長地久(踢館帖之十四)

有時,人在開口障礙他人時,對自己的深層心念其實並不清楚。

出家前,一位仁兄曾質疑過出家的決定:「怎麼不等中年過後事業有成再出家?有地位有資歷有資金再出家才會有名,像弘一大師一樣。」事隔十幾年,另一位仁兄則提出另一個方向的質疑。出家既已成定局,這次換質疑弘法:「怎麼不等開悟再弘法?」

「等」這個字,沒障成別人,倒障了自己。

一生質疑出家,也無法出家;質疑弘法,也無法弘法。

結果反而是自己真的等一輩子。

2012年1月21日 星期六

好矛盾的美牛

一、美國子弟的命是命,難道華人子弟的命不是命?

美國當地已經從基層小學校園開始,大量張貼海報、發放文宣,勸導家長與學生多吃蔬果五穀,少吃或不吃高熱量高油脂的肉品、速食、垃圾食物、含糖飲料。美國從聯邦到州、從高層到民間,努力推動飲食觀念的改變已經很多年了,動機當然是為愛護美國小朋友,保住國民健康,固全國本。華人小朋友的命也是人命;我們也一樣愛護我們的命脈。

二、美國長期大量放任肉品企業擴張規模的昂貴環保代價,為何要世界各國去扛?

溫室效應成這樣,總不能牛肉照賣錢照賺,賺來的鈔票換成天價火星移民計劃,結果只方便美國人從事星際逃亡吧?美國人是人,地球上其他國家的人民也是人,是人都要生存。

三、美國肉品企業內部的M式結構性削剝,為何不從根本反省檢討?

長期錯誤的營養觀念、非人道飼養與宰殺方式、業界財團對美國基層百姓的剩餘價值剝削、問題橫生的肉品消費結構,不是已經拉大美國本地的貧富差距?不是擴大美國民怨已久?政府該做的是階段性輔導肉商退場、轉行、轉型,而不是一時為討好肉商而加害他國人民,又輸掉全地球的未來。

四、人權與動物權的雙重失格

大量殺牛,代表美國的動物權保護不彰。大量硬賣牛肉,代表美國對他國的人權保障立場不堅定。這個為財利失義理的動作,有失一個長期以維護普世人權價值為己任的強國的大國格調與氣度。

2012年1月20日 星期五

無限網卡

無甚應有的流暢
限制卻多到不像話
網費也綁合約也綁沒繳錢還附帶討債催帳
卡一下卡兩下卡來卡去就別提哪門子當下

無甚可行的辦法
限於苦無解的現況
網民也怨住戶也怨沒基地台加裝又怕戶抗
卡幾分卡幾天日卡月卡就別哄用戶要放下

大家要的不只降價
你要改也不只這樣

這麼混哪來的國際市場
這麼慢如何全球打天下

(當天的當下一直當)

龍年的動物心世界

對唯識學、唯識法門有興趣的人,往往會感嘆兩件事:

一、唯識名相好多、好細、好難了解。
二、依教起觀,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心世界裏。

這兩件事,現代人有兩大破解法門:

一、教育普及,知識普遍,識字率高。
二、全球網路溝通,打開視野與心量。

舉個實例:人與小豬

一、豬,大家都知道屬於肉品企業與肉品市場中的弱勢物種,時常有受虐風險與生命危險。
二、不僅豬父母愛親生小豬;也有人類愛豬子豬女。有的人吃幾星級豬排,有的人省吃儉用寶貝心肝小豬。心念不同,和豬結的善惡緣也大大不同。

龍年金運開,回向大家發揮愛心不吃動物排。
善緣多美好、動物多可愛!

2012年1月19日 星期四

Dragon Year, Dragon People

「龍的傳人」?

We've been taught this concept since we were very, very young, "We are the descendants of the dragon." Sounds cool, right? Dragon people, dragon group, dragon history, dragon mystery, dragon spirit, dragon lineage... wow, everything and anything feels somewhat "dragon-right," doesn't it?

Not according to Buddhism, sorry to remind you that.

Dragons are still animal beings, which means, they're part of the three evil ways or bad realms. Dragons are big and powerful, but also full of anger and lust; they always crave blood and desire, born with insatiable hunger, troubled by countless worms. Poor creatures, you may say. Little baby dragons are easy prey of the Golden Wing Bird King(s.) Being a dragon means living a miserable life full of violence and fear.  

Are Chinese people really mixed with dragon blood?
If yes, kind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and species-mixed?
If no, then why fool and mock us since we were innocent kids? 

Yes or no, what kind of dragon anyway?
"Chinese Version Dinosaur" or what? 
Are we biologically blood-related to ancient dinosaurs? 
How did this kind of weird thing happen in the first place? 

So let's keep watching; watch closely and intensely...

Happy Dragon Year!

踢館舊招(踢館帖之十三)

踢館常用語:「你不正常!」

有時踢踢法師,愈踢反而把人家道心愈踢愈猛,久而乏味,轉而找起無辜的居士去踢。千篇一律的老踢法,陳腔爛調的老招式,就是這個社會意義曖昧不明、實質定義含糊不清的形容詞:「不正常」。

居士雖現居士身,有的是很有道心、很有正念,真心立志要修行、要用功、要努力的。若因緣環境許可,也有不少居士堅持梵行清淨,普結法緣,要替來世出家生活或轉世十方淨土打良好基礎。人家好好兒的,日用作息一切規矩,安守本份又自利利他,何必無端去亂踢人家呢?而且,還用這等難聽話去踢:「怎麼沒對象?怎麼不找對象?怎麼不生?怎麼不想生?難道不能生?怎麼都一直不結婚?你是不是身體哪裏有毛病?有沒有哪裏不正常?還是心理上有問題?或者身心通通不正常?」

「正常」與「不正常」?這兩個形容詞是隨人講,要是認真分析下來,立論往往站不住腳。在台灣人云亦云的「正常」,在別國不見得;在帝國權威蓋天下的「正常」,在民主時代不見得;幾年前的「正常」,現在不見得;某人堅信的「正常」,在別人的立場也不見得……

正常、不正常的立論與觀點,都很無常善變。在不同因緣下,「不正常」的種種指責,製造不同人的不同痛苦。到頭來,等罵的與被罵的全作了古,回頭人生一場空,後代子孫可能又搖搖頭,低聲咬耳朵:「我們祖先當年十分流行單身歧視和不生歧視。那個時代真的不太正常。」

我們的時代不正常。
我們在共業裏一起不正常。
本身不正常,又認定別人不正常。
互相對踢糾舉不正能帶來強烈的心理滿足:「我很正常。」
「你」不正常,「我」很正常。
「我」比「你」好;你不正常代表我比你正常。

等一下,你說什麼?你說我有「時空歧視」?真是對不起啊……無明大病是累劫重病,我一向非常、非常「不正常」,連又空又假的正常不正常兩邊大妄想,也能當主題打文章……

2012年1月18日 星期三

直心入道

美國文化有個修行上的有力優勢:

民主自由又多元包容的文化背景長期薰修下,心直口也直,九彎十八拐的念頭少,易與道相應。

「禪不在坐」,美國佛子有直解如下:「佛法不只是用屁股坐著。」

當然不只屁股坐著。也不只嘴上說著、吃著、靜默著。

不過也不離嘴上說的與屁股坐的。

2012年1月17日 星期二

嗨,黎巴嫩

昨,出現第一位來自黎巴嫩的讀者。

這熟悉的名有些愁。

當年抱奶瓶吃乖乖時,戰火威脅的黎巴嫩。
當年搭火車去看海時,國際注目的黎巴嫩。

雨後,滿地落花帶泥香;老頭子味的人生奢華。

立在大茄冬樹下,我想著你,黎巴嫩。

只願你在和平當中歡唱。

佛典故事:賣掉我的窮 My Poverty For Sale

*她是老人;她想自殺*

河水靜靜流逝,入耳的只剩她的哭聲。

她算什麼呢?一輩子苦勞辛酸,日夜奔忙,只換得衣不蔽形、食不充體。人生啊人生;人怎麼會生而為奴,女人又怎麼會屈身為婢?身為奴婢,已是不幸;遇上豪富、慳貪、粗暴、兇惡的主人,是不幸中的大不幸。無心犯點小錯,就是無情的鞭打。年輕時能咬牙硬忍,現在人老了,真的是不行了。她不懂什麼社會正義或人性尊嚴的大道理;那些大道理也轉不動她驕奢殘酷的主人。她萬念俱灰,只想一死了之。

她孤單地痛哭著,直到已證羅漢果位的迦旃延尊者來到她的身邊。


*她想尋死;他想救她*

「老婆婆,怎麼了?為什麼這樣悲傷絕望,一個人來這裏痛哭呢?」

「尊者啊;我老了。雖然天天辛苦勞動,一樣窮困;衣不暖、食不飽,想死又死不了。天生這麼歹命,我只能哭啊……」

「妳很窮的話,為什麼不賣窮?」

「什麼?窮怎麼能賣?世界上有誰要買窮啊?

「窮真的可以賣。」

「……」

「窮是真的可以賣。」

「……」

「窮是真的可以賣掉的。」

「……好吧。窮要是能賣的話,請問是怎麼個賣法?」

「若要賣窮的話,來,照我的話去做。」

「好。

「妳先去河裏淨身。」

「洗好了。再來呢?」

「妳要修布施。」

哎,我這窮苦人,除了老朽的身體,也沒什麼財物。這支汲水用的瓶子不是我的,是主人的。這是要怎麼布施啊?」

「來,妳拿師父的鉢,到河裏汲一點點清淨的河水給師父。」

「好。」

「來,我替妳祝願。」

「好。」

「以後妳要吃齋、念佛、功德回向。」

「好。」

「妳有沒有地方住?」

「沒有。做磨工就睡磨底下;煮飯就睡廚房;難得沒差事就睡糞堆旁。」

「回去以後,妳好好觀照心念。記住,和平常一樣恭敬地做事,千萬別生起嫌恨的惡念。等主人一家都睡了,你再到主人家裏,用雜草敷好清淨座,定心思惟、觀佛相好,千萬別生任何惡念。」

「好。」


*生死輪迴;她變成他*

阿羅漢尊者一席開示,給年老的奴婢一線生存的希望。她放棄了輕生的念頭,回到主人家,照常勞動。當天夜裏她安詳地往生了,馬上轉世為忉利天的天人。

人可以粗分兩種;利根的天人,有報通,能夠觀知宿世因緣。鈍根的天人,只知道享受天福欲樂,對過去生種種一無所知。年老的奴婢轉世的天子屬於鈍根的那種,糊裏糊塗,只懂得日夜與其他五百天子娛樂,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投生到忉利天的。

天子不曉得,他上輩子的老奴屍身橫臥室內,惹得主人非常不高興還大發脾氣,命令僕人隨便綁著屍體的脚,便硬生生給倒拖到森林裏隨地丟棄。

正巧,舍利弗尊者在忉利天,觀知這個天子的生天因緣,問他:「天子,你是修什麼福報,才生到忉利天的啊?」天子想一想,記憶一片空白。「尊者,我不知道。」於是舍利弗尊者借他道眼,讓天子親自觀見他遺留在人世的屍體,並憶起受迦旃延尊者度化而脫苦生天的因緣。
 

*天上人間;同一虛妄*

眾天子們一時放下種種欲樂,一起來到僕人棄屍的森林,散天花燒天香來供養死屍。天人們身上散放的光明,把森林照得一片明亮。

森林的異相驚動了人們,不分遠近,老老少少都特地趕來聚觀。一看,才發現是一大群發亮的天子在供養那具又老又醜的屍體。人們覺得不可思議;這種美人供養醜人、天人供養凡人的奇事,是完全與人間的俗民邏輯悖反的。

難得親眼看到天人,凡人連忙一一發問:「發光的天人哪,這老奴婢又醜又髒,活著的時候就已經很惹人厭了,何況死掉以後腐爛的屍體?怎麼尊貴的天人還特地來大行供養?」這時,老婢所轉世的天子,詳細地將他上輩子巧遇羅漢尊者而打消自殺念頭,安詳捨報、轉而生天的本末因緣,說了一遍。

他向眾人說明完畢後,天人們特地一起趕往迦旃延尊者的所在,恭敬聽法。天子們一一領受布施、持戒、生天的種種善法之餘,也薰修了不淨觀,明白諸天欲樂不究竟,出離三界的涅槃之樂方為真樂。天子們從此遠塵離垢,得法眼淨,滿心法喜地飛還天宮。


原典出處:《賢愚經、迦旃延教老母賣貧品》

2012年1月16日 星期一

Dreamy Views


Here comes the post-election views...

Everyone has her or his own point of view.
Each party, each group, each country has its own point of view.
Each day, each hour, each moment, different views come and go.
Dreamy talk in our dreamy life; we dream together, that's all.

Life goes on,  that's for sure.

Keep on dreaming.
Dream big and dream wise.
As dreamers, we have the right to dream, don't we?
We're dreaming that we're living, breathing, and talking.

We're happily creating and exchanging all kinds of dreamy views.

2012年1月14日 星期六

那幾代,我們一起被教出來的歧視

歧視是學來的


「為什麼台灣迄今立不出「反歧視法」?」

居士丟出個問題,令我深思良久。這不只是法律問題;這也是教育問題。我想嘗試這樣問:

「我們是怎麼一路從小到大被教出種種歧視,教到我們遺忘了團結、慈悲、體諒、包容、尊重、合作、溝通、……種種正向世界觀的?我們從小學到大學,大學到研究所,沒有一堂課叫歧視課。這些根深蒂固的各家歧視到底是從哪裏學來的?」

歧視打哪來?您思惟過否?

以俗諦看,不以真諦我空、法空、空空論的話,歧視有「能歧視的人」、「被歧視的人」、「歧視的境界」。「被歧視的人」苦得不得了,這不用多形容。「能歧視的人」本身起惡念,與人結惡緣,製造社會對立不安,同樣苦而苦得不自覺。「歧視的境界」往往禁不起歷史檢驗;有太多幾世紀、幾年以前曾經被公認正當又正確的歧視觀點,都被後世子孫視為老祖宗的社會問題與文化偏見,有的被子孫批判,有的被子孫嘲笑,有的被子孫改掉。

歧視有種種說不完的壞處,唯一的好處是讓人覺悟到這裏確確實實是眾生互相折磨的五濁惡世,最好下定決心了生脫死、超越三界繫縛,從此再也不來這個歧視當道的世界投胎。這是目前我僅知歧視的唯一優點:歧視能幫助一個人看破三界過患,從此死心用功修行,不願再來這個充滿歧視的人間受苦受難。

在這世界上,能夠一生「完全」不站在被歧視的位置的人,事實上是非常稀少的。例如,你要身為男性,不是女性;身為某些種族、某些種姓、某些國籍、某些階級;具備某些文憑、某些能力、某些財力、某些權力;甚至要具備某些健康或年紀條件、某些外貌優勢、某些生活特質、某些私生活狀態……

把我們人類憑空發明的各項歧視通通條列加起來,世界上能百分之百免於歧視或被歧視的人,不知是否有沒有占全球人口的萬分之一?或者十萬分之一、百萬分之一?歧視文化讓眾生互相加害又互為被害,只有非常、非常少的幸運兒倖免於難(真的有嗎?)

我們這群人類,自古發明一大堆歧視來互相折磨、互相薰染,究竟何苦來哉?

Happy Election Day


Election is a zen koan

The world is the reflection of one's mind.

People's mind shapes political views and political reality.

I read all kinds of political reviews of all kinds of people these past months, and I've been enjoying that every day. If Dharmma is all beings' mind and all beings' mind is Buddha Nature, to understand people's mind is also a zen koan.

Cause people's mind reflects in my mind; people's mind reflects in each other's mind; like mirrors reflect each other and show countless images, people's mind shape the world.

Taiwan's future is also a zen koan, right?

We used to be angry or sad on election days, now we have a super size smile.
We used to build hostility for elections, now we agree that we should cooperate.
We used to be dependent on the leaders alone, now we know the power is us: the people.
We used to quarrel a lot for identification or identity issues, now we focus on facing reality.

On a peaceful Election Day like this, everything is so zen.

2012年1月12日 星期四

Reading Old News


I read news cause I care.
If I don't care about the people or the world anymore,
I can drop it for good easily.

I read two kinds of news: daily news and old news.
Reading old news one, two, even three months ago is great;
That help me treating daily news as ongoing fading history and chargeable human thoughts.

News as history; it flows quickly.
Calm and easy with news; it's getting old moment by moment...
Some news made you cry today may make you laugh tomorrow.

People change.

Samsara Is Nirvana


Samsara is made of countless life and death.
The Buddha Nature of the travellers is the same.

Nirvana is non-duality in essence.
All duality in the world, time and space, comes from there.

2012年1月11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金獸夢 Golden Beast Dream

第一大夢:夢帝國

閻浮提曾以帝制王令君天下。

帝制也沒什麼不好;就是賭局性格太強烈,大輸大贏天地懸隔。王室誰當家,事關家家戶戶、老老少少的生活苦樂;遇見善王是人世天堂,碰上惡王是人間地獄。偏偏那王室本身是莊家兼玩家,遊戲規則任他訂,路數花招隨他出,民間只能時時提心吊膽,不知下一輪究竟會是太平盛世或亂世國殤,半點意見也沒得表達。

波羅奈城的百姓,這會倒了楣、撞著邪,不幸遇上了個絕代暴君。

這兇巴巴、惡狠狠的梵摩達王,大腦皮質的「鬥爭區塊」與「淫奢區塊」同樣發達;不但好色,脾氣也很大。暴君縱使鎮日大貪大瞋地三業不淨,塵勞煩累之餘也需要睡覺休息。這天,熟睡的梵摩達王做了個奇夢。

第二大夢:夢金獸

恍惚虛緲之際,來了一頭稀世珍獸。身體是金色,毛皮是金色,黃澄澄又亮晶晶,把個太虛幻境照得通是黃金色澤,漂亮極了。梵摩達王一覺醒來,無比興奮:「本大王會做這種夢,表示世界上有這種獸;我要找獵人出去找,把牠的金皮剝來給我!」

暴君就是暴君,你拿他沒辦法。也不會想放金獸逍遙快活,搞個野生動物保護區;也不會想與民同樂,收牠到動物園吹冷氣當明星當貴賓;也不會想聲援全球動物保護潮流,特地送到科學機構養護、輔育;也不會鼓勵各界文化創意,來個「金獸年開大運」,請老百姓去作詩撰文、編歌譜曲、寫真攝影又加拍電影,帶動經濟景氣兼創造文明奇蹟。這些護生惜命的好事情是聖王的本領,梵摩達王不是聖王,他是暴君。暴君要說夢是真的,百姓都要附和夢是真的。

這才是暴君的格局。他講:「來人哪,你們這些獵人通通給我聽好來。本大王夢見一頭金獸,這等好看,黃金樣兒的通體光亮,說有多妙就有多妙……」形容大半天,他又講:「本大王既有夢到,表示哪,吾國國境化土之內必有此獸;你們給我去抓來,好好兒給我找。要是誰剝了黃金皮交上來,本大王一定重重有賞,賞到你子孫七代榮華富貴吃不玩──」他瞄了一眼眾獵人面露喜色的傻模樣,乾咳兩下又接下去:「不過哪,要是你們不用心、不認真,沒找到的話,每一家都滿門抄斬,全族誅滅!有沒有通通給我聽清楚?散會!」

開這種暴君會議,沒有提議動議附議決議,沒有提案發言,沒有開放討論,更沒有集眾智慧、集眾群力。通常光是上面一個人唱完獨角戲,下面的有耳無口,有令無心,有的瞌睡有的放屁。這下可好,眾獵人聽到最後,才發現「金獸計劃」是半升官路半死路,賭上的是全族身家性命;個個束手無策,起大煩惱,只好集會另議。

第三大夢:夢民主

民主是什麼?簡單講,就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講話。就算講的是孩子氣的撒嬌話、氣話、玩笑話,你照樣要推敲、細審種種弦外之音,當成大人講正經話。就算講的是瘋話傻話呆瓜話、人話鬼話加神話,你還是要尊重又欣賞,句句入耳是聲聲入心,一律當成甜蜜蜜、美滋滋的情話。

人不講話,天生長一張嘴作啥?

「這這這,這大王什麼不夢,偏夢這啥勞什子玩意?」
「金獸?他倒很會夢;咱百姓有誰看過啊?」
「夢裏的動物,上哪找去?」
「別抱怨啦;實際一點,找不到怎麼辦?」
「大王半點得罪不得。王法是長在他嘴上,他只消講一個「殺」字,我們通通沒命……」
「苦惱哇、真真是苦惱哇……哎。」
「話說回來,那山裏是毒蟲猛獸一大堆哪……」
「那可不?大老遠去找,別說找不到,命都丟囉。」
「好死不死都得死,死在山裏……哎哎哎,小老百姓苦喲。」
「不然,我們推派一個代表去,其他的都在城裏頭等,怎麼樣?」
「這主意不錯!」
「對對對,就選一個去就好!」
「要給抓到金獸,大王的賞不用說,我們還一起出資重謝,如何?」
「這好。要是那個人在山裏遇害,我們也會合力集資,照顧未亡妻兒……」
「怎樣?有沒有誰自願?」
「那……我、我願意!我願意為大家冒險!」

不只是三個臭皮匠強過一個諸葛亮。當下下人有上上智時,老百姓集眾力想出來的作法,往往強過暴君一個人的午夜夢話。

第四大夢:夢死亡

他為何自願?願不願意,只消一個念頭而已。

辦妥各類道具,一個人跋山涉水,步上險路。一天天、一月月,他的體力變得衰弱,力氣也日漸消失。盛夏熱沙,口乾舌燥,脫水又沒水,窮到沒得吃也沒得喝,前不著村後不著落地絕無人煙,他心酸了。他舉目四望,悲傷地自語自語:「有沒有誰?世界上,有沒有誰肯發發慈悲?救救我吧。拜託,救我一命,好不好?求求你……不論是誰,有沒有聽見?救我!」

是死兆?是幻覺?還是深山一場白日夢?那不是金獸嗎?身金色、毛金色、純金透亮的光明;那不是金獸嗎?好冷。好軟。帶著冰冽的泉味與野獸的體味,將他團團包圍。原來我是昏倒的;他掙扎著半夢半醒。獸毛重重擁抱,半空裏位移,半虛裏清醒。原來我是無力的,他聽見泉水歌唱的聲音。好熱的空氣。好冰的水滴。四肢慢慢降溫,毛孔漸漸洗淨。哦。是誰?是誰替我洗浴?張開口,山果入嘴,解了空胃的陣陣麻疼。不是夢吧?不是夢。這不是金獸嗎?是金獸。可是,為什麼偏偏是金獸?淚流滿面,他傷心了。

第五大夢:夢語言

「人的孩子,你為何不快樂?」溫柔的野獸說。

「嗚嗚……我們大王要你的皮……可是,你是我的救命恩主啊……嗚嗚……恩都還沒報,哪能狠心下手殺你?可、可是,不抓你剝皮的話,我們大王要把整群獵人、外加整群家族,全部給殺光啊。哇……」悲哀的人說。

「人的孩子,別憂愁。」傾聽的野獸說。

「可是、可是……哇……」痛哭的人說。

「放心,皮很容易。過去生,我也捨身無數,從來沒有一次是為修福。要是能用區區一身皮,保全你們這麼多條人命,我也是快樂的。來吧,放心把皮剝下。這是我甘心自願布施給你的,了無悔恨。」慷慨的野獸說。

第六大夢:夢菩薩

目送他遠去,遍身血流的金獸獨自立下大願:「今天,我用身皮,布施給人,為發心解救整群人類所珍視的性命。以此功德,回施眾生,皆成佛道,證無上覺,普度一切,出生死苦,安穩無量,涅槃為樂。」

三千界為願而動,諸國土為願而震。眾天宮為願而搖。金獸菩薩親自同意剝皮布施,讓天人們感動落淚。他們飛來山間,輕輕散下滿谷花雨。有情為死亡動容時,多情動心,祭以哭泣。天上來的花,是天人的眼淚。花是美的;皮呢?離開活體的死皮呢?

皮相真正的意義與目的不在美麗,而在活命。皮膚作為防衛組織,團團裏著生命體的各類臟器、血管、骨髓、神經……維持正報的生滅運行。剝皮、脫皮,對大部分動物而言,離死亡就不遠了。

山間垂死獸,王室暴烈君。那邊是拿到黃金美皮而沾沾自喜、行住坐臥不離金皮的快樂暴君,這邊是露身現肉、血污液淌的祼獸。獸失去皮,八萬蠅蟻大軍馬上聞腥而來,群集上身啃噬。痛苦的獸想回洞穴,又怕走動要傷害蟲子;最後,決定忍耐到底,原地自制,要布施就布施到底,血肉也施了出去。

第七大夢:夢人心

那王室活著的殘虐暴君,人人畏之懼之,視為惡毒猛獸。

那山間死去的慈悲金獸,人人感之念之,視為菩薩恩人。

誰是誰?誰究竟是什麼?

人心,尤其是群眾民心,才能落最後一筆,替輪迴史寫下真正的評價。到底是不是好王、善王、良王、或聖王,甚至是不是尊菩薩王,人民與子孫說了才算。


原典出處:《賢愚經、鋸陀身施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金獸是釋迦牟尼佛的前世。從輪迴因果觀來看,保護動物是不是也是保護人?甚至,是保護一尊未來佛,結個好緣、善緣,生生世世互相增益?

二、夢境,除了心理學上的解析或詮釋,宗教上的累劫八識種子或現世感應道交,醫學上的身體健康與睡眠品質,文學上的書寫譬喻或人生折射,業識上的遷流作用與分別妄想等等不同角度之外,對您而言,「夢」的意義與作用何在?

三、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四、除了語言、書寫、歷史評價、宗教信仰之外,佛典故事的文化價值還有哪些面向?

2012年1月10日 星期二

盲、盲、盲目的作媒

不專業的媒婆很多,同共特性是亂拉亂介紹又亂推。年老的女眾會催年輕女孩結婚嫁人的很多。不過,年輕女孩,在妳輕信三姑六婆的媒言以前,奉勸妳要先通透地了解「媒婆」這個人本身。

她不會告訴妳,她一生錯過而單身,想不開、放不下,甚至為此長期服用精神科藥物十幾年也治不好。她不會告訴妳,她本身曾是丈夫或男朋友的施暴對象,差點送了命又差點崩潰。她不會告訴妳,她的小孩吸毒或加入幫派,她管不動也懶得管。她不會告訴妳,她丈夫養情婦,長年在外根本不回家。她不會告訴妳,她生不出兒子被公婆嫌到沒地洞鑽……她不會告訴妳真相;她只會叫妳嫁人。

她要妳嫁人;她要妳也親身嘗嘗她的痛苦。那是已溺也要人溺的水鬼心理學--通常要等婚後苦到了,三姑六婆相聚時,她才會「十分同情地」告訴妳「我們女人都好命苦」或「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之類的無益風涼話。

年輕女孩,先清楚了解媒婆「本人」的婚姻實況。

她老了,妳還年輕。她已經把她的人生輸掉了,妳不用冒險也加入陪葬。

2012年1月9日 星期一

難為台灣女

上一代的苦,別再留給下一代

一個是歷盡滄桑,丈夫早亡,獨自輔養孤子長大。

一個是看盡冷暖,年紀尚輕,直叩問心靈與信仰。

她嘆口氣,告訴她:「女人哪,不出家,就出嫁。」

她聞言,一股寒氣打心底往上攀爬:台灣女真有這麼命苦嗎?

出家,要看個人宗教信仰、志趣、方向、因緣、願力。想出家又真能出家的女眾,別說台灣,在全世界都極為稀有難得、少之又少。扣掉茫茫人海裏人口比例這麼低的人生選項,竟然只留給絕大多數女人一條充滿變數的婚姻不歸路?台灣女啊台灣女;在出家與出嫁以外的眾多台灣女們,其他生存選擇竟完全受輕忽了嗎?

她以前還不認為台灣女多命苦,聽完這句話後,卻完全改變了想法。如此單調而偏頗的女性生涯觀,只有一個女性沒地位又盛行單身歧視的社會,才會強加在其女性成員身上。最苦的是,連親自被婚姻修理過的過來人苦了大半輩子後還是一樣執迷不悟,依然要向新生代女孩推銷這類想法。

給台灣女:

妳不一定要出家;更不一定非出嫁!

人生有其他同樣值得肯定與尊重的多元選項。

就算別人都不肯定妳,師父肯定妳!

多聽老人言,細數子孫事

歷史經驗,書上寫是死的,老人口述是活的

有空的話,多與老人家聊聊。他們活過我們沒活過的時空、走過我們沒走過的路頭。他們的人生記憶,有助於了解並省思我們所面臨的當下處境。

一百年前出生的世代,走過大量戰亂愚行,家家生八個十個十幾個,存活比例可能不到一半。八十年前出生的世代,走過避亂移民浪潮,雖說還是家家生八個十個十幾個,存活的比例開始慢慢爬上來。六十年前出生的世代,亂世政局洗牌已回穩,妻妾成群拼命團生的古老現象漸漸被現代一夫一妻制改革汰換,不再是家家猛生半打一打一打半,依然崇拜多子多孫,一生連生四五六七個,存活比數卻少說八九成以上有得算。四十年前出生的世代,公然養妾少、私下小三多,裏裏外外加上來,只客氣節制生一個兩個的恐怕比例也不過半。

老人喜歡細數家事,以多子多孫為豪,一位長者的直系血親向後數到第四代、第五代時,子孫已經二十、三十、四十、甚至五十個以上一路排開。一對夫妻兩口子,只消花一百年就能翻出至少六七倍、甚至十倍、二十倍以上的後代,這等人口高速衝爬擴散的事實,非常驚人。

百年出生,百年熱鬧;一世紀人口成長速翻好幾倍下來,地價房價與人口密度指數成正比狂飆,是不是因果昭然?短短一百年,我們拼了命要把這塊超迷你小島塞到爆、塞到滿,而且不太敢把「國民每人平均占地率」(每人依報分配比例)公開算出來和世界各國比看看。

福報是什麼?您說呢?

2012年1月8日 星期日

香火教

我們這一代,縱有信仰,通常也不甚基本教義派。有時,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一貫道、日蓮宗、睡教、吃喝玩樂教、無神論、泛神論、鬼神論、塔羅星座血型論、人生愛情至上論、孝子孝女論、……坐下來一樣和和氣氣交流精神之旅,並不像古人非要你拉我、我拉你、我逼你、你逼我、我修理你、你修理我那樣,非在宗門派別上處處畫界較量到死為止。那等在個人精神修持和集體社會貢獻上雖沒啥正面成就,倒在門派心機、宗教戰爭、枉死屍體、爭權奪利上突飛猛進的固執愚痴事,我們這一代不想幹。

各度各的,各修各的,各隨各的緣份。人生學分好好修,生死是道場。人生短短沒幾年,無常殺鬼念念不停,實在沒空再為種種宗教信仰知解鬥爭;鬥爭也無益修持。

不過,有一種華人信仰,至今還是非常基本教義派:香火教。此教興盛於台灣民間,可能的社會成因之一是長期不重視人權與隱私權。

香火教沒有嚴格教義,只有出處不明又爭議頗烈的八字真言:「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此教通常沒有神聖化的崇拜對象,硬說有的話,可能是崇拜嬰兒、子宮或其他器官。一般並沒有特定儀式;硬說有的話也可能兒童不宜,公開宣傳歌頌要被父母師長尊輩抗議。香火教最狂熱的傳教士或宗教師,往往就在你我身邊;有時以「三姑六婆、三舅六公」等笑談來指稱,有時只是個愛過問隱私又對隱私權一無所知的路人。

香火教對其他教徒宣教時,往往是直搗個人隱私三大事:「你(妳)有沒有對象?有沒有結婚?有沒有生?」這三個問題,問的人是臉不紅氣不喘,不過,聽的人聽在耳裏,香火教就不是那麼清純了。我們是學結構、解構、後設、詮釋、後現代、全球化、……這些玩意兒長大的,對文本或語義,不太容易死在字面上。

「你(妳)有沒有對象?有沒有結婚?有沒有生?」這三問,以現代思潮正經八百地正式拆解下來,也可以嘗試解讀香火教的教儀教規如下:「你(妳)有沒有性對象?有沒有依民法公開登記的固定性對象?有沒有找性對象從事性行為而生育?」這類字字句句直射別人的性生活、私生活、私密領域的對白,若在歐美國家到處講到處問,容易馬上被眾人討厭,顯得粗魯無禮失尊重。這類私事,若別人主動要談是個人言論自由,但是又逼問又打探就是有失體統了。

應付這類與香火教有關的人事物一輩子,我從不認為台灣民風有多保守。一個會習慣當面處處開口干涉他人私生活(精確來說是逼問他人有無從事性行為與是否具備性行為的相應果報)的地方,不可能是多內歛自制的地方。到底是歐美性開放還是台灣性開放?這實在很難講。

「隱私權」在華人民族性思考習慣裏長期缺席的結果,「香火」成為一個代碼、符碼、象徵符號、鑽道德漏洞的隱喻:當華人想打探其他華人的私生活或性生活時,不論內心有什麼不良動機,表面上只要繞一大彎又貌似正經地祭出「香火」兩個字就好了。

至於人口密度已是全球名列前矛、寸土寸金爭不動產爭得要死、升學壓力和學區壓力過高、薪資所得與高物價不成比例的華人,為何還對「香火教」戀戀不捨呢?這個歷史之謎,也有許多可能。或許與自古不好意思直視欲愛色愛本身,只敢假「香火」作為合理化欲望的正當藉口與情欲通行證的風氣,也有一點點關係吧?

下次您遇上香火教來傳教時,不妨問問對方究竟知不知道台灣人口密度與人口結構的真相。土地小不點一塊,資源少少一些,地價房價皆天價,香火教不正在替子孫預約一個更高壓高競爭再逼人才外流的苦勞未來嗎?

2012年1月7日 星期六

就愛公主病:女性化霸凌(八)

白馬王子絕種又絕跡,女人只好流行公主病……

陪好朋友痛哭一場,她從此染上公主病。

不,精確又細微地講,是她決心從此要活出公主命。

與好朋友看電視又分食甜甜圈,忽然對方哭了起來。她停下咬食的動作,轉頭聽她泣訴:「我……我男朋友今天又來找我……每次都這樣,錢花完了,失業了,沒菸錢、沒酒錢了,就來找我,還要我工作花薪水養他,有時還來討泡麵……而且、而且,而且他每次都要……每次,也不管我到底怎麼想,簡直就把我當妓女……」好朋友開始狂哭。

怎麼不分手?她想。提分手又一堆沒品沒道德的要鬧情殺;有生命風險。怎麼不躲掉?她想。現在躲來得及嗎?一開始以為是好男人,帶進門才發現不是人。怎麼不搬家?她想。有用嗎?這種從嘴到腳都寄生在女人身上的蟲男,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收容他的飼主,怎麼可能肯輕易放手?怎麼不移民出國遠走高飛?她想。一個女性勞動階級,沒文憑沒背景沒財力證明,移民又算是哪門子不可能的白日夢?

好朋友痛哭掉整整大半盒面紙。女人也會死在下半身,她想。女人也會花錢換心碎,她想。女人和男人之間的差異,並沒有外面傳說中對大眾洗腦的兩性刻板印象那麼大。女人有很多都為愛欲付出慘痛的人生代價;有時哭到死都無處可講。那種身心糾纏的男女關係,究竟是男朋友任性當她是妓女而需索無度或是她把男朋友寵壞成吸乾財色的男公關呢?她不禁啞然。

她從好朋友的悲慘命運,學到這個教訓:華人女性想生存,就要活出公主命。要是執迷不悟寵壞男人,下場是女人自己歹命。她不怕別人笑話她「公主病」;更不介意男人譏諷她「公主病」。好朋友現身說法,欲愛色愛的諸般苦惱過患,失身之餘兼失荷包,讓她有了深刻的覺悟:若子宮換成是長在男人身上,經痛的、貧血的、懷孕的、墮胎的、生產的、背高道德壓力的、處處人身安全受威脅的通通換成是男人的話,男人也會二話不說集體得上「王子病」──所謂公主病或王子病,究竟講其實是身體政治問題。

貪圖她的美色、看得到又吃不到的男人,個個深覺被她的擇偶條件與社交優勢所霸凌,種種怨言酸話四起。她不管。她當她的公主,一路當到底。她微笑地勸告想不開的男人:「對對對,我有公主病;女人很難搞、很花心思、很費勁;女人都不付出,女人都耍個性,女人都把自己當仙女。你說的都有理;你說的我都同意。那麼,你就下決心斷欲去愛,從此戒色戒淫,把持梵行清淨,一生堅持到底,一輩子遠離女色,絕不讓天下女人的公主病影響你,行不行?」

是的,只要當清淨無欲的聖人,就永遠不怕女人的公主病!

Pick A Rainy Day When You Visit



Hey
Choose a rainy day
Grab an English history book or something
Find an old local shop to stay

Feel the rain
Isn't it people's sweat
Smell the rain
Isn't it people's tears

Watch the rain
All countries are built upon people's blood
Doesn't power always taste salty
Doesn't land always bury nameless bodies

Pour a cup of Chinese tea
Sip a cup of worldwide coffee
People's fate isn't just a plate of hand-made cookies
Isn't it always rainy and bloody in our human history

Hey
Find a rainy day
Easy with a backpack or something
Build a peaceful planet to stay

2012年1月6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你難忘的死亡 Your Unforgettable Death

一:活人都死過

「白骨成山,是誰?」

「是你。忘記了嗎?」

「是我?怎會是我?」

「你死過很多次了。」

生死輪迴,愛戀不出。苦過便忘,忘又造作;業感招苦,死生相續。積迷善忘,火宅為戲;縱累劫白骨屍身積遍三千,縱生生世世血淚汗垢填川塞海,你還是忘得一乾二淨。難忘而忘;你的死亡,他的死亡。你既然忘光了,容我說予你聽。

二:死人都活過

不僅死過,你也活過。不只活過,你還當國王。不僅當國王,還曾經是位好施樂戒、聽經聞法、慈心戒殺的好國王。你治國二十年,後期閒來無事就找人賭博。當賭興正高昂時,群臣忽然上前報告:「王,有人殺人犯法,罪怎麼判?」國王正迷賭局,隨口就漫應一句:「那就依法處斷嘛。法律規定殺人者死,就把他殺掉哇。」

等賭完了,你這才恢復平常的思考水準。你找大臣來重新盤問:「人犯呢?人在哪?帶過來,我來審斷。」大臣一聽傻眼:「啥?王不是講,就照國法來判嗎?人早就殺掉了啊……」也無正當程序,也無公開審判,也無是非答辯,也無證據證人,也無半點真相調查;罪名給定死了,人也給殺掉了。你這國王一聽,當場昏死過去。

三:王者心中的地獄

錯殺百姓一條命;你昏死過去。群臣用大量冷水把你潑醒,你這才幽幽哭泣,在心的黑暗絕望裏獨白:「哎呀,我的後宮人馬,我的妓女、寶象、寶馬、七寶珍物,現在都在哪裏啊?我一個人,一個人活活身陷地獄啊……這個國家沒有我以前,也有別的國王。我死了以後,這個國家還是會有別的國王。我雖然頂著國王的美名,卻活生生害死一條人命哇……怎麼辦?到底怎麼辦?下輩子,下下輩子,生生世世,我到底會去哪裏?我不當了;我真的不想當了。我再也不想要王位了,從此我要上山一個人住去……」

四:半生權勢功利,只換來一隻魚

你上山;你死在山上,再生在大海。這次你是魚;一尾大摩竭魚。

你不曉得,在人間帝國當國王重臣的,常常依恃勢力而苛待百姓、離間人民、剝削眾生;位高權重卻廣造惡業,往生再來常常當這類大摩竭魚。當魚,身上通常長很多寄生蟲,日日夜夜啃食魚身。這種大摩竭魚被寄生蟲弄得通身發癢起煩惱,就到處找山壁用力磨擦,把大小蟲子殺光止癢;蟲血遍流污染海域,徒留百里大海血色通紅。造下這種殺罪殺緣,大魚命終捨報,通常下場是直直墮落大地獄。

五:魚想活命,人也想活命

你是魚。一條活了一百年,也被寄生蟲折磨一百年的苦魚。

你餓了就張大嘴吸海水,靠殺食其他水族過活。

這天,你照常張大了魚嘴。這回沒吸到別的,卻吸到一大艘商船。眼睜睜看船身就要駛入妖魚大嘴了,一整船商人怕得要死,集體痛哭:「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我們今天真的沒救了,肯定死定了!今天,我們看人世間最後一眼;我們死定了啊……」有的念佛,有的念法,有的念僧;有的祈天拜山求河,有的召鬼引神;有的哀告父母、老婆、小孩、兄弟、……種種家庭眷屬,心念千萬般。

葬身魚口的剎那,死到臨頭,整船人團結同呼:「南-無-佛!」這一集體大喚,引起你的注意,你馬上閉嘴。你的大魚嘴一緊閉,海水不灌,整船人死裏逃生保住小命。你還是餓;結果竟餓死了。餓死還沒了,你又很快投胎在王舍城,當夜叉、當羅剎;當完又死,死了又被拋置海邊。你死個沒完。

六:白骨;觀

日曝雨淋的,肉會爛,血會乾,骨還在。

再怎麼又殺又吃地苟活一世,你依然只剩一堆白骨山。那王是你。那魚是你。夜叉羅剎是你;屍身也是你。具具白骨,到底哪一世才是真正的你?殺人的是你,死的也是你;痛哭的是你,下地獄的也一樣是你。你全忘了,忘得一乾二淨……看來健忘並不值得高興。

七:何必自殺?

「難得又當人,別自殺吧。」

「……」

「若不厭離生死,自殺再墮地獄,要出獄更難。」

「……」

你死過無數次了,還不是一樣關在三界大牢裏服刑?參觀完具具屍骨,你傾聽自己每一場死亡故事。你打心底承認,那沒完沒了的生死實實在在讓人害怕。你打消了想自殺輕生的念頭,專心修法。你次第起觀,一心憶念,攝心繫意。你觀想一具又一具白骨,白骨成山。你注視你自己;生生死死沒完沒了的自己。

是的,三界無常、生死無常、人身無常。觀無常,你厭倦了生死。盡諸結使,漏盡煩惱;你終於超脫三界生死無期徒刑,身證阿羅漢。
 

原典出處:《賢愚經、出家功德尸利苾提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