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7日 星期六

就愛公主病:女性化霸凌(八)

白馬王子絕種又絕跡,女人只好流行公主病……

陪好朋友痛哭一場,她從此染上公主病。

不,精確又細微地講,是她決心從此要活出公主命。

與好朋友看電視又分食甜甜圈,忽然對方哭了起來。她停下咬食的動作,轉頭聽她泣訴:「我……我男朋友今天又來找我……每次都這樣,錢花完了,失業了,沒菸錢、沒酒錢了,就來找我,還要我工作花薪水養他,有時還來討泡麵……而且、而且,而且他每次都要……每次,也不管我到底怎麼想,簡直就把我當妓女……」好朋友開始狂哭。

怎麼不分手?她想。提分手又一堆沒品沒道德的要鬧情殺;有生命風險。怎麼不躲掉?她想。現在躲來得及嗎?一開始以為是好男人,帶進門才發現不是人。怎麼不搬家?她想。有用嗎?這種從嘴到腳都寄生在女人身上的蟲男,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收容他的飼主,怎麼可能肯輕易放手?怎麼不移民出國遠走高飛?她想。一個女性勞動階級,沒文憑沒背景沒財力證明,移民又算是哪門子不可能的白日夢?

好朋友痛哭掉整整大半盒面紙。女人也會死在下半身,她想。女人也會花錢換心碎,她想。女人和男人之間的差異,並沒有外面傳說中對大眾洗腦的兩性刻板印象那麼大。女人有很多都為愛欲付出慘痛的人生代價;有時哭到死都無處可講。那種身心糾纏的男女關係,究竟是男朋友任性當她是妓女而需索無度或是她把男朋友寵壞成吸乾財色的男公關呢?她不禁啞然。

她從好朋友的悲慘命運,學到這個教訓:華人女性想生存,就要活出公主命。要是執迷不悟寵壞男人,下場是女人自己歹命。她不怕別人笑話她「公主病」;更不介意男人譏諷她「公主病」。好朋友現身說法,欲愛色愛的諸般苦惱過患,失身之餘兼失荷包,讓她有了深刻的覺悟:若子宮換成是長在男人身上,經痛的、貧血的、懷孕的、墮胎的、生產的、背高道德壓力的、處處人身安全受威脅的通通換成是男人的話,男人也會二話不說集體得上「王子病」──所謂公主病或王子病,究竟講其實是身體政治問題。

貪圖她的美色、看得到又吃不到的男人,個個深覺被她的擇偶條件與社交優勢所霸凌,種種怨言酸話四起。她不管。她當她的公主,一路當到底。她微笑地勸告想不開的男人:「對對對,我有公主病;女人很難搞、很花心思、很費勁;女人都不付出,女人都耍個性,女人都把自己當仙女。你說的都有理;你說的我都同意。那麼,你就下決心斷欲去愛,從此戒色戒淫,把持梵行清淨,一生堅持到底,一輩子遠離女色,絕不讓天下女人的公主病影響你,行不行?」

是的,只要當清淨無欲的聖人,就永遠不怕女人的公主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