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8日 星期日

香火教

我們這一代,縱有信仰,通常也不甚基本教義派。有時,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一貫道、日蓮宗、睡教、吃喝玩樂教、無神論、泛神論、鬼神論、塔羅星座血型論、人生愛情至上論、孝子孝女論、……坐下來一樣和和氣氣交流精神之旅,並不像古人非要你拉我、我拉你、我逼你、你逼我、我修理你、你修理我那樣,非在宗門派別上處處畫界較量到死為止。那等在個人精神修持和集體社會貢獻上雖沒啥正面成就,倒在門派心機、宗教戰爭、枉死屍體、爭權奪利上突飛猛進的固執愚痴事,我們這一代不想幹。

各度各的,各修各的,各隨各的緣份。人生學分好好修,生死是道場。人生短短沒幾年,無常殺鬼念念不停,實在沒空再為種種宗教信仰知解鬥爭;鬥爭也無益修持。

不過,有一種華人信仰,至今還是非常基本教義派:香火教。此教興盛於台灣民間,可能的社會成因之一是長期不重視人權與隱私權。

香火教沒有嚴格教義,只有出處不明又爭議頗烈的八字真言:「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此教通常沒有神聖化的崇拜對象,硬說有的話,可能是崇拜嬰兒、子宮或其他器官。一般並沒有特定儀式;硬說有的話也可能兒童不宜,公開宣傳歌頌要被父母師長尊輩抗議。香火教最狂熱的傳教士或宗教師,往往就在你我身邊;有時以「三姑六婆、三舅六公」等笑談來指稱,有時只是個愛過問隱私又對隱私權一無所知的路人。

香火教對其他教徒宣教時,往往是直搗個人隱私三大事:「你(妳)有沒有對象?有沒有結婚?有沒有生?」這三個問題,問的人是臉不紅氣不喘,不過,聽的人聽在耳裏,香火教就不是那麼清純了。我們是學結構、解構、後設、詮釋、後現代、全球化、……這些玩意兒長大的,對文本或語義,不太容易死在字面上。

「你(妳)有沒有對象?有沒有結婚?有沒有生?」這三問,以現代思潮正經八百地正式拆解下來,也可以嘗試解讀香火教的教儀教規如下:「你(妳)有沒有性對象?有沒有依民法公開登記的固定性對象?有沒有找性對象從事性行為而生育?」這類字字句句直射別人的性生活、私生活、私密領域的對白,若在歐美國家到處講到處問,容易馬上被眾人討厭,顯得粗魯無禮失尊重。這類私事,若別人主動要談是個人言論自由,但是又逼問又打探就是有失體統了。

應付這類與香火教有關的人事物一輩子,我從不認為台灣民風有多保守。一個會習慣當面處處開口干涉他人私生活(精確來說是逼問他人有無從事性行為與是否具備性行為的相應果報)的地方,不可能是多內歛自制的地方。到底是歐美性開放還是台灣性開放?這實在很難講。

「隱私權」在華人民族性思考習慣裏長期缺席的結果,「香火」成為一個代碼、符碼、象徵符號、鑽道德漏洞的隱喻:當華人想打探其他華人的私生活或性生活時,不論內心有什麼不良動機,表面上只要繞一大彎又貌似正經地祭出「香火」兩個字就好了。

至於人口密度已是全球名列前矛、寸土寸金爭不動產爭得要死、升學壓力和學區壓力過高、薪資所得與高物價不成比例的華人,為何還對「香火教」戀戀不捨呢?這個歷史之謎,也有許多可能。或許與自古不好意思直視欲愛色愛本身,只敢假「香火」作為合理化欲望的正當藉口與情欲通行證的風氣,也有一點點關係吧?

下次您遇上香火教來傳教時,不妨問問對方究竟知不知道台灣人口密度與人口結構的真相。土地小不點一塊,資源少少一些,地價房價皆天價,香火教不正在替子孫預約一個更高壓高競爭再逼人才外流的苦勞未來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