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9日 星期日

反正有牌位!

他對寫牌位這個近代法門十分有信心。有信心到以牌位解決一切,包括購買及使用動物往生加工製品(非要動物死亡才能生產的商品)在內。他大量地買、爽快地買,買完再笑咪咪、放心地自我安慰,反正會替牠們寫很多牌位,安啦。

不買、不用、不殺,省下好多條命,豈不好嗎?

假如換成是「人命商品」又如何?甚至假設是用他個人一條人命來製作的人屍相關產品好了。他是寧可留命活著、生老病死一路好走;還是甘願枉死送命以後,再留個虛名在牌位上呢?對於故意買他這個「人命商品」又事後「好意」立牌位的仁兄,他肯不肯百分之百原諒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