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6日 星期一

來、來、來看我的醫生(踢館帖之十八)

她在街頭拉住我。

五十歲上下,一說說三四小時以上。她長篇大論地介紹她自己:「……我讀某科系,曾是公務員,在某機密國防機構任職幾年,主要負責武器方面的事,很黑暗……久了我受不了,知道太多內幕受不了,最後發瘋、崩潰、辭職、靠以前的高薪和丈夫的收入休養。……人家介紹我去某某診所去看醫生,我覺得有用,已經看好幾年了。你要不要去?我介紹你去,啊,我們醫生很有名,很貴……那個出家人……」

很奇特的內容,對不對?她拉住我,站在某大廈管理員面前長篇演講,對方一臉淡然,無所謂的模樣;可能她太常拉人來他面前了吧?他不趕她,也不出聲應話。她的論點宗旨是出家人要是給她的醫生勸一勸、看看「病」、「看開」或「打開心結」就會放棄、回家。聽她形容,竟把好好的診所形容成「退道組織」。

這是好多年前的街頭偶遇。她說的是想像故事或真實人生?我沒問。我問的是她有沒有覺得比較好。她說有。她常常在住家附近(高級豪宅區)逛,特別是在鄰近都市型道場附近逛來逛去,若有遇上「年輕的」出家人就介紹她的醫生,勸對方去「看病」再還俗回家。她的電話我沒留。她留的醫生姓名一查還果真是昂貴高級診所,非富人不足以登門也。

她連續吃好幾年藥物,健康方面會不會無法承受?祝福她康復、平安、意識清楚。病好了,有人生目標與生活,她就不用再夜夜閒逛、拉人去「退道組織」集合了,不是嗎?另外,或許這也是精神醫學的好研究論題?戰爭與瘋狂。武器與瘋狂。機密與瘋狂。醫病關係與街頭宣傳。豪宅社區與街頭對話。真實與虛構的認知在精神治療上的意義。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