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1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便所人生 Toilet Life

出家前,便所人生

人實在很奇怪。從出生一路到死亡,人人大便小便無間斷,生活不能沒有便所,卻偏偏瞧不起清潔便所這一行。在古印度的種姓社會裏從事這類基層服務業,甚至還會被污名化為「賤民」。真是莫名其妙;一輩子拉大小便拉個沒完沒了的上流男女本人不自認為自己有哪裏賤,替他們收拾髒污殘局、保持環境清潔衛生的工作人員倒賤了?

舍衛城沒有抽水馬桶或自來水道。一個人口密度超高又人數爆多的古城,寸土寸金,擁有私廁的富豪極少,興建的公廁又不敷使用,民眾想方便的話,往往必須徒步出城。上流權貴懶得走遠路,往往就在家裏準備個小尿壺、小便桶,排放完畢再雇個低階工人拿去郊外倒掉。

尼提就負責這份工作。他出生貧家,未遇貴人,一事無成,只好為生計受雇除糞。這天他一如往常,兩手抱著滿是權貴糞尿的容器,一步一步吃力地向城郊走。他走著、走著,忽然發現遠方有個人影緩緩向他靠近;不是平民,卻是世尊。

人的自我認知,往往來自社會環境的定義與投射。社會說他是賤類,他也就自認為粗鄙下賤;社會輕視他,他也就看不起自己;社會排擠他,他也就自慚形穢。尼提看見眾所傾仰的世尊,一心一意只想逃跑躲藏。他想方設法抄小路、換小道,慌張迷亂的當下,竟然一個不小心撞到牆,把容器給敲破了。

出家事,無涉階級

破了。碎了。糞與尿四散流溢噴灑,澆得他滿頭滿身,讓尼提更加羞得無地自容。世尊向他走近,彷彿那些大小便排洩物完全不存在一樣:「尼提,你想不想出家?」尼提聞言,非常驚訝:「啊,如來這麼尊貴,出世就是王族;若非出家的話,是註定要當轉輪聖王的哪!您的僧團弟子都是王室貴族,我這種下賤之人,是社會上最最不良、最最低等的群族,哪有資格和那群上流王室成員當師兄弟?」

這就是種姓社會。它不教你佛性平等,也不教你人權平等,更不教你眾生平等;它教你階級,教你歧視,教你看不起某些人又同時被某些人看不起。它散播一種分化百姓的歧視文化,就像一場殺掉人性尊嚴的文明黑死病。

看尼提一臉驚恐,世尊安詳地回答:「我所宣說的法清淨微妙,好比是能洗滌一切垢穢的清水,又像是能燒卻一切的猛火。我所開示的法廣大無邊,無量好壞、貧富、貴賤、男女,只要肯修,都能盡漏除欲。」這番講解,安頓了尼提不安的心。他對世尊生起無比的信心,決定出家修行。

出家後,實修實證

阿難尊者先將尼提帶到大河邊洗澡淨身。等身體洗乾淨了,世尊再為他開示:「諸苦逼迫,生死可畏,涅槃永安。」一生忍辱從事賤業,尼提對「苦」的體認再深刻也不過了。利根的他聞法馬上證得初果,合掌向佛求出家。世尊才說完:「鬚髮自落,法衣在身。」進一步講解苦、集、滅、道等四諦法要,初果羅漢當場漏盡煩惱,身證四果羅漢,成為具足三明六通的果位聖者。

那裏出一尊超越三界生死的羅漢聖者,這裏依舊是在階級共業裏苦惱度日的眾生。舍衛城住民們一聽到極其下賤的尼提竟然有膽出家,紛紛起了大煩惱:「哼,那種人!高貴的佛怎麼也讓那種人出家學道啊?我們個個比他高級,難道還要禮拜他、供養他不成?要是供佛請僧大集會,那種人也來參加,污了我的床,髒了我的席,怎麼辦?」你傳我、我傳你、你傳他,民怨終於傳進王宮裏,讓身居種姓制度之金字塔尖尖的波斯匿王心起大煩惱,煩惱到失眠,失眠到無計可施,乾脆帶大批人馬出宮,打算找佛興師問罪。

在佛所門外,趁大批隨眾人員休息時,波斯匿王下馬親自走到大石頭前,對著端坐在石頭上縫破僧袍的比丘恭敬請示:「小王我希望拜見世尊,請法師代為通報。」這尊比丘法相端嚴,上空有七百個天人散華供養禮敬。他聽完波斯匿王的請求,忽然消失在大石頭裏,現身佛前,親自向佛報告:「世尊,波斯匿王現在人在門外,希望能來拜見您。」佛對比丘回答:「你原路回去,請他進門。」比丘依教奉行,又從大石頭裏忽然出現,平靜地回答對方:「已經向佛報告了,請國王繼續前進。」

過現未,三世因果

這位未曾謀面的奇異比丘,讓波斯匿王無比好奇,甚至有些著迷。他把境內賤民出家的大煩惱丟一邊,決定先打聽這位神通超絕的新法師的底細:「世尊啊,那位顧門的比丘,神通力不可思議啊,鑽進石頭像游泳跳水一樣簡單,鑽出石頭連半個洞口也不留。這位難得的法師法名叫什麼上下啊?請世尊務必告訴弟子!」

「他是國內最下賤的人,被我度化出家,已經身證羅漢。他就是您特來請問的尼提比丘。」聽佛陀這麼一說明,波斯匿王身為權貴的慢心當場消失無蹤,法喜無比,連日累積的大煩惱通通不見了。

凡人處世,是尊卑、貴賤、貧富、苦樂,都有宿世因果。要是仁慈謙順、敬長愛小的人,就出身為貴族;要是凶惡、剛強、驕傲、自大,就出身為賤民。過去久遠劫前,在迦葉如來滅度之後,僧團留下十萬名比丘僧。當中有一個地位高、性情傲的比丘生了場小病,大小便全用金銀澡槃裝著,命令他的弟子擔出去丟棄。病比丘本身雖未證果,可是他的弟子已經先證得須陀洹果;由於那世恃財而驕、不肯謙順下心,以凡夫之身驅役果位聖人為己除糞,自造苦因,所以五百世中流浪生死,世世下賤,替人除糞。不過,也由於當初出家持戒的功德,今世能值佛出家、聞法得道。那個恃富慢眾的驕傲病比丘,就是尼提比丘的前世。」佛詳細地為波斯匿王解釋前因後果。

聽完佛陀開示,波斯匿王歡喜無量,身為王者的驕慢心全都不見了。他長跪在尼提羅漢僧的面前,恭敬禮拜,深心懺悔


原典出處:《賢愚經、尼提度緣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佛言:「三界輪轉,無有定品。積善仁和,生於豪尊;習惡放恣,便生卑賤。」如戲人生,社會階級地位或僧團職事高低好比戲服,在場場生死中登台謝幕,帶不走、留不住。您如何處理「社會階級」?

二、富僧不修,轉世除糞;天人不修,轉世成豬;為王不修,轉世變魚;在世不修,死墮三塗。短暫無常的身份假相,有何處值得驕傲?

三、人體二十四小時都是裝糞包尿的容器。如何看破放下對它的執著?

四、三毒煩惱是心體妄化的無形糞尿。如何「除糞」,轉染成淨?

五、俗諦而言,當今全球的城鄉便所系統如何改良,將傳染病的跨國感染降到最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