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5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誰最大? Who’s The Greatest Guy?

金地位於舍衛國以南,國王駕崩後,由太子繼位。新上任的摩訶劫賓寧王文武雙全,又聰明、又勇猛,一手統理金地大大小小共三萬六千屬國,威震四方,所向無敵。

摩訶劫賓寧王樣樣都好,就是不太懂外交的藝術。

世間上,當國王的懂不懂外交、有沒有邦交、是不是建交、會不會廣結善緣且不論,當商人的卻個個都很懂得天下走透透賺大錢。有一天,一個從中國遠道而來的大商人把上好的精緻布料帶到了金地,專程入宮進貢給摩訶劫賓寧王。

國王:「噢,這料子真是高級……是哪裏生產的啊?」

商人:「是中國生產的。」

國王:「中國?什麼國名來著?」

商人:「叫做羅悅祇國,也叫做舍衛國;那裏大大小小國家很多,講也講不完。」

國王:「中國那群小王為什麼不來朝貢?」

商人:「他們各據一方,個個稱霸、國威相當,所以不來朝貢。」

國王:「我說商人哪,在中國大小諸王裏,誰最大?」他暗忖,我的能力足以威攝四天下;怎麼那群小王不來朝貢哩?我一定要給點下馬威,逼他們來稱臣投降!

商人:「舍衛國國王最大。」

事情就這麼決定了。身為金地第一大王的摩訶劫賓寧王馬上派出大使出訪舍衛國,對身為中國第一大國國主的波斯匿王送上一封洋洋灑灑的國書,大意如下:「尊敬又高貴的波斯匿王:我摩訶劫賓寧王的威風遍閻浮提、天下無敵;可惜,您自恃國威而斷交不相往來。今天,本王特地派出使節來通知您,從今以後,您晚上睡覺時,要是聽見我的名號,應該馬上起身正坐;要是您正身端坐時聽見我的名號,應該馬上立正站好;要是您吃飯吃到一半聽見我的名號,應該馬上把食物吐掉、停止進食;要是您洗澡洗到一半聽見我的名號,應該馬上抓住頭髮、暫停動作;要是您在靜止時聽見我的名號,應該尋聲而往。從今天起算,通通照我以上所說的種種規定辦理,七天後請您親自來拜見我。要是您敢抗命,我就發兵討伐,攻破舍衛國國界!」

無緣無故天外飛來一封如此無厘頭的荒謬國書,小則行住坐臥斤斤計較,大則武力相向戰火相脅,把波斯匿王嚇壞了。這位在執政上多災多難的國王不知如何是好,馬上親自向佛陀請教。佛陀聽畢事情原委,平靜地教導他:「大王,您就回覆外國使節:『我不大,還有另一尊大王比我更大!』就好了。」

金地大使一聽,原來此王非大、別有更大、要找也該找最大,立刻動身轉往祇桓精舍,打算將國書送交給中國第一大國王。佛陀知道他人即將登門,便化身為轉輪聖王,命令神通第一的羅漢弟子目連尊者化身成典兵臣,又一一化現出種種七寶、侍從,最後把祇桓精舍化為一座光明華麗的宮殿寶城。

這等大排場、大格局、大氣勢、大國威、大威嚴完全嚇壞了金地大使。他暗忖:「這下可好,我家大王無緣無故招惹到一尊比他更大的大咖,後果恐怕很難收拾啊……」怕歸怕,想歸想,吃國家薪水的公務員又能怎樣?逼不得已,他還是硬著頭皮把國書遞呈上去。

佛陀化身的轉輪聖王拿到國書,才細細讀過一遍,就往地板一扔、踩在腳下:「我身為中國第一大王,統領四域。你家國王頑固迷糊,竟有種反抗我?你速速回國,把我的話傳下去:『使節返國通知當天,請摩訶劫賓寧王立刻動身出發來覲見本王;在途期間,凡晚上睡覺時聽見我的名號,應該馬上起身正坐;凡正坐時聽見我的名號,應該馬上立正站好。一接到我的命令馬上動身出發,限七天內準時到達,絕對不許遲到!要是膽敢違抗本王命令的話,就給你好看!』」

嚇得半死的金地大使飛快趕回本國,結結巴巴地回報摩訶劫賓寧王。勢不如人,竟趕嗆聲?摩訶劫賓寧王深深自責,自認搞不清楚狀況,便率領旗下一大票金地小王,急急忙忙啟程出發。七天後,當摩訶劫賓寧王站在佛陀化現的轉輪聖王面前朝禮時,心裏卻又七上八下、有點不太服氣了。

「哎呀,這尊大王長相是贏過我沒錯,力氣不見得比我大吧?」他想。妄想一打,佛陀化現的轉輪聖王就馬上命令典兵臣拿一把大弓給他。大弓很重,他拿不動;轉輪聖王便信手抓來拉開弓,又再交給他,要他也試著拉拉看。大弓很難拉,他拉不動;轉輪聖王便抓弓彈扣,又取箭彎弓試射。

箭一離手,化為五發;箭頭發出無量光芒,又現出大如車輪的蓮花。不僅如此,各各花上又化現轉輪王,光照三千大千世界。化王宣說化法,化現的六道眾生又法清淨,心生歡喜、發菩提心、得道證果、住不退地;餓鬼皆得飽滿,離諸熱惱,心生慈敬,即得解脫;畜牲消除貪欲瞋毒,癡心醒悟,解脫歡喜;地獄苦痛休息,超生善道。

摩訶劫賓寧王和他帶領的金地諸王親眼看見種種神變,個個妄心調伏,遠塵離垢,得法眼淨,佛陀也收攝神力,恢復沙門本形,由諸比丘僧恭敬圍繞。遠從金地而來的大小諸王便進而祈求出家修行,最後全數證得阿羅漢果。


原典出處:《賢愚經、大劫賓寧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佛陀示現出世時,開口宣示:「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天下究竟誰最大?

二、就全球和平互助合作的前景以觀,「外交力」是否為強大的軟實力?

三、世俗的權力排行榜要較量是較量不完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或曰:「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身而為人,生必有死。在虛幻的權力追逐角力以外,人生真正的意義與目的何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