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2日 星期四

身見:原台漢混血兒與其他 All About Body: Hybrids And Other Things

引子:你對混血兒有意見?

前些日子,美國法官取笑美國總統歐巴馬的血統,專業法律人歧視從政法律人、亂開玩笑開過火的事,引起各界廣泛討論。讀完這段針對混血兒開的歧視性玩笑以後,連我都起心動念想選歐巴馬總統、讓他繼續連任;不過第二念馬上又加碼:「打什麼妄想?你有選民資格嗎?」

法學訓練與司法專業是一回事,人文素養與品性修養是另一回事;法典判例中洋洋灑灑的漂亮說理與嚴謹論證是一碼事,生活裏會不會做人、廣結善緣?當然又是另一碼事。工作專業是一回事,人生現實要看個人造化。

導論:課堂沒教的靠人生演練

從幼稚園到博士班,沒人教我們「文化身體學」、「身體政治學」、「基因文化社會學」、「身份認同人權論」、「身體語言政治學」、「種族意識與生物多樣性」──「身見」這麼深厚濃烈的欲界煩惱與文化基石,學術殿堂討論不多,生活影響層面卻既深且廣、無所不在。

執著色身、維護色身、堅住色身妄想,依據色身的血統、性別、外表三大分別要素來建構社會、社群、社交上的種種社會脈絡,是我們欲界住民的歷代絕活。分別心有沒有?有,而且非常會分別;在血統、性別、外表三件大分別下,再一一細分切割出種種人我界分,紛亂如麻,非常複雜。別的不說,光「血統」這件事,全球人類就集體執著得不得了了。

正文:一個混血兒的社會私觀察

身為混血兒,日常人際互動上極有趣味,狀況百出。

華人非常、非常在意香火、家庭背景、身世八卦。被問到了,假如通提身為原、台、漢的混血兒(且不論疑似有歐洲等等其他祖傳基因),最爆笑的回答是:「你比較雜!」(對方可能不好意思直接使用「雜種」一詞)

假如聽大陸逃難來台、一生不理解在地原民文化的老人家談諸般原民社會政策,最天兵的宣示是:「原住民很落後,難道你們想開倒車、倒退去過那種生活?」

假如光輕描淡寫母系是原民,最外行的回答是:「什麼?我一向以為原住民的長相都很不理想;可是,是有聽說過原住民貴族例外、長得比較好看……」(實在有夠外行;不曉得原民常出美女帥男,在演藝界高手雲集嗎?)

假如微笑不答「你是不是原住民?」這款一問再問的糾纏問題,最耐人尋味的某位前教師再補追一句:「那你當年考上某某學校是不是靠加分?」「靠加分」三個字混搭上「血統認證」,到底在暗示些什麼呢?或許她離開教育界是教育界之福祉?

假如隨順民間習以為常的父系偏心思考,把母系認同丟一邊、心照不宣地當她不存在,姑且簡稱父系源自某地、笑談童年往事,最典型的反詰是:「你是不是眷村小孩,從小在眷村長大?是不是?你家哪省來的?……」接下來,要是再恭請對方猜省份的話,通常猜半天怎麼猜也猜不中,猜到開始皺眉回想地理課本上的地圖。

萬一逼不得已,入境隨俗,慚愧不已地秀出講得不太好的第一母語台語,來來回回抬槓,笑語言歡事畢,接下來最親切專業的試探是:「你台灣哪裏人?我聽你講台語的腔比較像是那裏……不是哦?那是哪裏?」

也可能在被仔細、安靜地端詳臉相、打量良久、思考半天後,祭出最兇猛的講法:「你是不是混血兒?你長得一點也不像台灣人!」(請問有誰可以不吝方便賜教,要長什麼長相才夠資格稱為台灣人?)

再來,跳出華人圈這個小框框,還有跨洲各界大哉問:「你是哪裏人?哪國人?」笑一笑,請發問者自由猜猜看,歷年累計臆度簡述如下:香港華僑、馬來西亞華僑、亞裔美國人、日本人、韓國人、印度人、尼泊爾人、歐洲人、原住民、外省人、本省人、中外混血兒(「中」或「外」究竟何所指?排列組合可能性多,說法也更多)……除了這些鏡像折射式的精彩預設解答以外,還有部分奠基於宗教立場或科學見解而衍生的判斷,傾向歸類於「天人」或「外星人」,連想達成「地球人」這個基本共識似乎都很困難……

結語:體會空性,開展心量,放寬視野

四大皆空,五蘊非我;俗諦日用樣樣不空,言說溝通每稱必「我」。君不見,論活人則講求身份與人權,論亡者則盛行儀式與助念?「人」從依色身建立的「身見」開始下定義,「人生」步步在時空軸線上踏往「人滅」--結緣一場空,會必有離,終須一別。

在說再見以前,親愛的地球人,讓我們在和平共處中惜福、惜緣,為大家相聚而歡喜;人生苦短,生死事大,無常迅速;何必浪費時間精力去搞血統歧視?

補充:響應文創潮流,高呼群眾口號

混血兒萬歲!純血兒萬歲!人種多樣性萬歲!地球人萬歲!外星人萬歲!眾生萬歲!三世諸佛菩薩萬萬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