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1日 星期三

第九集:臉書的道德論戰

錢王子方打「女朋友焦慮」抽身,轉身又一頭栽進「男朋友恐懼」,可憐見。

他不敢公開掏出心事;那當然。

在保守又專制的王室裏,錢王公然享用--不,公開輪流--不不,一人獨占並分配使用時段--不不不,是一男戰千女(熱烈長期募集中,意者須報名取號碼牌並參加二階段花閣考試,考上者排隊靜待寵幸;考不上者贈送一支Q版錢王紀念公仔並補助車馬費;考上又榮登第二千名錢夫人者,終身宮廷美容護膚拉皮去腿毛一律免費)--不管了!怎麼不管怎麼寫都不太道德?總而言之,上有花名冊史料為證,中有後宮架構體制為據,下有舉國三百六十五行民眾眼見為憑,錢王作為錢王室的頭號老大,舉國上下沒有任何人敢對他的性道德、私生活、輪班體制、後宮預算、臨幸號碼牌機器是公平還是作弊有意見。有意見?敢對錢王國的主權領土內、權力第一的男人身戰幾 P 有意見?公審私審全都免,拖出去斬了!

錢王子知道世界不公平。若換作是他來當場告白:「我喜歡我的家教老師,他是鄰國大王子,身兼外交、文化、政治、經貿結盟上的特使--如果可能的話,他也不反對的話,萬一事實上許可的話,我希望能嫁給他;就他一個人就好,別人我都不要,也不用再買一台機器來抽號碼牌。」只消一句話,他穩死。別說他穩死,錢王準氣死,錢夫人堆會一半暈死一半罵死,全國上下再聯手把他歧視死,最後他就算沒被口水淹死也會落得生不如死。這種事,身為錢王室首席大王子的錢王子很有自知之明。別的沒有,他至少有基本的政治敏感度:性就是政治,權力決定道德。權力這碼事,頭號接班人比起現職在班人,就好比省電燈泡與環保發電廠的關係:後者權力發電定生死,前者放天花板上裝好看,事實上隨時都能撤換。

無人可講、連告白也不敢、自嘲像只省電燈泡的錢王子只好匿名上臉書,登記了個絕對沒有人能猜出他的真實身份的小名:「小娘泡」。眼下「娘炮」這新興名相的語意、定義、內涵、詮釋、運用種種方面尚未有普世通說及權威認證,可是錢王子心底自我評估一下,覺得自己頗貼近娘炮族群的特質,一方面「炮」字容易引人暇想,二方面「小王子型娘炮的王室首席省電燈泡」正是他的心理寫照,他覺得這樣假「泡」隱「炮」也很好。

他認為,既然我寫他也寫上個把年了,對他這些風花雪月的宮廷秘辛向來處變不驚、不動如山,馬上加我為第一個臉友。加上我以後,他立刻在我的臉友群裏翻箱倒櫃,把那些沒櫃的、有櫃的、在櫃的、出櫃的、恐櫃的、癮櫃的、上櫃的、下櫃的、出櫃出一半被櫃門夾住的、入櫃入一半把櫃門擠破的、打破櫃子又上鎖的、櫃裏鎖櫃重重櫃的、歧櫃恐櫃卻搞到出櫃的、有櫃淪落到沒櫃的、四處觀摩兼跨櫃的、……全從頭到尾研究一遍,再慎選一個化名叫「普靈獅」、專搞動保、一天到晚分享阿狗阿貓豬雞牛羊魚鳥龍馬寫真集的大怪咖來當他第二個臉友。他告訴我,他覺得愛動物愛到搞動保的人比較有可能不歧視娘炮;果然,對方馬上爽快加他,沒半點猶豫。

身為臉友,身為錢王子的作者,我沒有告訴「普靈獅」所謂「小娘泡」的真面目就是很有可能升格為二任錢王的錢王室頭號接班人錢王子;我們認識。

身為「普靈獅」的長期臉友與動保盟友,我當然也沒有告訴「小娘泡」他的真身份就是錢王室宮廷教師、鄰國大王子、外加一長串官方頭銜的皇家特使、也就是他心目中的理想丈夫人選;我們本來就認識。

錢王子私下告訴我,他想加幾個海外臉友,理由是那些國家比錢王國大很多、法學思想先進很多、民主進程快速很多、民風自由尊重很多。他打算先跟他們熟識,哪天要是他有勇氣開口,假設事情又談得順利,對方也不反對的話,就雙雙私奔移民去別國結婚--

「反正錢王兒子女兒一大堆,王室繼承人不差我一個,要換隨時有,根本換不完。」

「啊……你身為頭號接班人,為愛叛國啊?」

「不是啦……我爸腦筋很古板,要他立法批准王子婚是不可能的啦。」

「不可能?」

「你不了解,他的道德觀很簡單:一男只要有權有錢,一身戰千女萬女都很道德;相反的,一女再怎麼有錢有權,一身戰二男以上就無恥敗德;不管錢或權有是沒有,男男、女女的再怎麼一對一專情到死、至死不渝、一輩子情執到底通通都很不道德。在錢王國裏,一生只有一女的男人被公認是平庸男人,表示他不夠有錢也不夠有權。在錢王國,那叫沒本事,不叫有道德。」

「道德向來是有爭議的……」

「誰有權力,誰的想法就比較有機會構成道德?」

「是嗎?」

「可能。或許。」

「反過來講,誰想把他的人生實踐變成道德,就必須先透過權力?」

「王室文化本來就這樣。」

「是不是所有的道德論述都隱藏了權力架構與詮釋權?」

「很有可能。人類發明了王室,就有了權力鬥爭。」

「爭權是為了什麼?為了替一些人生主張、生活方式找正當理由?」

「RIGHT 這個字本身不就是意在說服眾人,它所指涉的客體是正確的、對的、可以的、沒問題?」

「對的?錯的?善的?惡的?這些價值標準不斷在變化著……」

「在不同文化場域、國族、聚落、時代全都可能不同,甚至非常不同--完全相反!」

「難不成有國家會把一男戰千女萬女的男人當成無德敗類,抓去砍頭?」

「很難講。過去可能有過;未來也可能會有;不過現在沒有。現在,它被稱羨與歌頌。另一種講法是只要男人都難免犯錯。這種錯只是男人的特權,女人沒辦法拿性別當換口味的藉口。」

「道德是客觀的存在?還是主觀的建構與發明?」

「哲學已被忽略很久,宗教又太強化儀式。這些道德探討不會賺錢,早就沒人關心了。」

「道德邊埵化這個事實本身構不構成敗德?」

「有了錢,錢通權,權通欲。敗德是什麼?」

「不敗德的道德又是什麼?」

「是一個王子嫁給另一個王子敗德,還是一個國王私占成千上萬的後宮妻妾兼宮外女性娛樂對象比較敗德?」

「你一定不敢當面跟你家錢爸講這種話……」

「他還在提倡、推動錢王國全國生女嬰計劃,忙著搞預算白皮書。他什麼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你放下女朋友了?」

「他連錢夫人娶到第幾個都算不清,兒子女兒生一堆生日也記不住,哪有空理大兒子?」

「父子之間真難啊……你也多少體諒體諒吧……」

「再看看吧。」

「你覺得私奔道德嗎?」

「沒私奔,花國庫開銷養出一個大後宮就道德嗎?」

我們東拉西扯檯面下打整篇你來我往,講不出所以然「道德」為何物;共識是道德不會賺錢,被通盤邊緣化。檯面上,這對極可能會私奔去海外結婚卻恍然不知彼此真實身份的青梅竹馬臉友「普靈獅」和「小娘泡」的即時互動是這樣的:

 「普靈獅」貼一張貓臉。「小娘泡」按讚。「普靈獅」再貼一張狗特寫。「小娘泡」再按讚。「普靈獅」和「小娘泡」開始寫「你好」、「謝謝你加入我為好友」、「今天天氣好」、「早安」之類的中性閒聊。最後「普靈獅」和「小娘泡」說起動物保育的重要性,轉貼一大堆團體網址和粉絲團。「小娘泡」馬上把「普靈獅」的轉貼一一按上讚。「小娘泡」貼上一張有口紅印的省電燈泡圖片(可能是拿最新的 SONY 數位相機拍的,像素量夠,畫質不錯),「普靈獅」也按個讚。「小娘泡」忽然開始話鋒一轉,談到人權宣言,抱怨錢王室跟不上國際潮流,是個只懂拼經濟、養妻妾的小地方。「普靈獅」這次沒按讚。

普靈獅:「錢王國的確有很多缺點沒錯,可是,那裏養出一個我非常引以為傲的人。」

小娘泡:「誰?」(好奇)

普靈獅:「我一個熟人。」

小娘泡:「你認識錢王國的人?」(試探)

普靈獅:「對。」

小娘泡:「怎麼會認識?」(緊張)

普靈獅:「我在那裏工作。」

小娘泡:「動保嗎?哪一個團體?」(小心)

普靈獅:「業餘兼職打雜,平常我很忙。」

小娘泡:「打雜?」(放鬆)

普靈獅:「掛名董事長,難得有空就去餵一餵、清一清……」

小娘泡:「動保也不錯……有不少大國也很流行這個。」(想像)

普靈獅:「對啊,我的國家也有不少。」

小娘泡:「你是哪國人?」(關心)

普靈獅:「綠王國人。」

小娘泡:「哦,跟我的老師一樣!」(忘形)

普靈獅:「你還是學生?你哪國人?」

小娘泡:「錢王國人。這是秘密,別告訴別人哦……」(調皮)

普靈獅:「跟我的學生一樣!真巧!」

小娘泡:「你是老師?」(驚訝)

……

「普靈獅」和「小娘泡」的閒聊,不,綠王子和錢王子在臉書上一起不約而同裝成平民的自由式亂聊,實在令人看不下去;忍無可忍、無法再忍、忍也沒必要,我毅然決然下線關機。這兩個將來萬一真的搞出私奔,我是要怎麼跟另一個臉友「沒有錢」交待?上次我問「沒有錢」:「錢王,您取這種名字上臉書,混進平民百姓堆裏頭來刺探民情,也著實太扯了吧?」 「沒有錢」是這樣子回我的:「你這種只會搞文字的人不懂;我們要了解民間疾苦,有錢的深刻體念沒有錢的有多苦,才能當個好王!」

出於愛民、便民、利民、親民、體民的良善動機,一個有錢得半死的國王用「沒有錢」這種化名混上臉書跟尋常百姓天南地北全都聊--你說道德不道德?

(待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