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5日 星期日

諸相非相之台灣阿媽

有人說,僧相是大丈夫相。也有人講,出家相是中性的。心性非關男女相,也無庸裝神弄鬼。男相、女相、多元性別相,是諸法空相--拖死屍者誰?

那個阿誰拖死屍、死屍提垃圾、垃圾再被垃圾車運走,只剩月夜與紅綠燈。阿誰望向夜色,默然立在街燈下。站著,忽然怪怪的;直覺一轉頭,迎面一雙火辣辣的眼睛射來,在街燈下閃閃發光。很「那個」的眼神,看得人直發毛。思惟數秒,既無對話,又不認識,確定沒有誤踩她的腳,怎麼兩眼直勾勾地盯著不放?真奇怪。眼神不收攝,火力反而加大。再轉頭確認一次,這次她的目光更強烈,不閃躲,不退讓,簡直像用目光生剝人皮似,而且,口紅抹出的一圈紅嘴還釋放出一種極其詭異的笑。

好不容易等到綠燈,過了街,方恍然大悟那很類似一種坊間稱之為「流口水」的表情。老天爺,難怪不但無法如常笑說「阿彌陀佛」,還渾身毛毛地只想快點抽身。問題是一位至少六七十歲以上的資深台灣阿媽,無緣無故怎麼會明顯露出「流口水」的表情呢?

啊,難道……難道她以為遇上的是年輕男眾法師嗎?不會吧?

這一想通,心裏馬上阿彌陀佛……(好危險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