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6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頭條交易 Headline Business



第一場  我的心意;非關交易

王位寶座位在以金、銀、琉璃、頗梨四寶所打造的奇妙城市。城市位在國豐民樂、珍奇妙物頻頻出土的第一強國。第一強國為八萬四千大小屬國所尊。強國與其他弱國共同被六萬山川圍繞。

就在這裏,身為王中之王的月光王威震天下;二萬夫人婇女中,以第一夫人花施夫人為首;一萬大臣中以大月大臣為首;五百王子中以長子戒賢王子為首;全天下的人都以月光王為首。

享盡天下第一五欲享樂的月光王,在獨處時陷入了沉思:「人處在世上,能夠尊榮、豪貴、為天下敬仰,說話無人違背,隨意享受五欲快樂,種種果報都是過去積德修福而來。就好比農夫春天下種,等到夏天、秋天才有豐收。要是不勤種植的話,等到夏天、秋天能有什麼指望?我要是現在不勤修福報,以後恐怕也沒指望!

他想通之後,就召集群臣,頒佈王令:「我要把珍寶妙藏拿出來,放置在各個城門和市集旁,同步施設大施會;眾生要什麼給什麼。此外,通告我轄下的八萬四千小國,命他們也全都打開國庫,布施給各國平民和一切眾生。」

各國百姓,不論是沙門、婆羅門、貧窮人、孤苦人、老年人等等,只要是生活上有需要的人,都互相扶持,從四面八方向湧向各大施會據點。需要衣服的得到衣服;需要飲食的得到飲食;需要金銀的得到金銀;種種寶物、各類醫藥、……舉凡一切能給的都給了。

「給」這個字,顧名思義是「免費」、「無償」、「非債」、「無負擔」、「純布施」、「純公益」、「無庸任何回報或對價」。月光王的心意在利民,不在替王室賺錢。「利民」這個用語,指的是從王室把「利」下放到「民」間,而不是反向操作從民間滾利。

人間出了這樣一尊胸懷利民廣大悲願的王中之王,各國臣民都快樂極了。他們為聖賢王者出世而歡唱、讚嘆,讓月光王的善名、美名傳遍十方。

第二場  他的妒意;暗盤交易

月光王貴為第一強國的王中之王,獨享別人沒有的高級五欲,其他屬國的小國王卻不見得每一個都心服口服。

邊境有個小國家,由毘摩斯那王治理。他聽到天下百姓都異口同聲讚美月光王的好,就心生嫉妬;甚至嫉妬到夜夜失眠,睡不著覺:「月光王這個眼中釘要是一天不除,我就一天出不了名。我要想個計策,請道士來替我辦這件事。」

他的第一步,是召集一批婆羅門入宮,特別招待三個月。

第二步,是面帶愁容地找這群婆羅門來訴苦:「我好煩哪……我有心事,長期失眠,痛苦得不得了。怎樣才能解決我的心結?你們接受我的招待,總該要想辦法替我解決吧?」

第三步,用招待當籌碼,要求相對的利益交換:「哎……那月光王啊,名望好,德風遠播,廣受百姓喜愛。偏偏他受歡迎,我就相對受百姓冷落,不但沒名氣,對照之下又顯得卑微得不得了。我想除掉他;依你們看,怎麼才辦得到?」

第四步,婆羅門配合作法殺掉月光王?很可惜,這步沒成功。婆羅門們一聽是教唆殺人,馬上集體抗議:「月光王的慈恩惠澤普潤一切。他慈悲救濟窮苦災厄,又像是人民的父母。我們哪裏忍心謀殺他?我們還寧可自殺!不行,咱們不幹!」抗議完,整群有良知的婆羅門就地解散,不甩王室的供養招待,當場走得半個也不剩。

人一走,毘摩斯那王更憂鬱了。他決定通告天下,公開徵求刺客:「有誰能替我取回月光王項上人頭的話,國家分一半給他;女兒也嫁給他!」

一個為名利權位不擇手段的國王,召感來一個為利不惜殺人的婆羅門。自告奮勇來報名的人,名叫勞度差。上面的國王敢教唆殺人,底下的平民也就不以殺人為惡,不是嗎?

第三場  惡夢成真;神鬼也擋

咒力這件事,有的人可能不太相信。親身遇上的當事人要是大難不死,事後往往不願多想、多說、多回味、多談論,往往寧願終身封口,混過去就當沒有,免得被沒體驗的社會大眾或專家當成瘋子。

咒能護能殺、視語言本身有「實施功能」這件事,古人倒常常深信不疑。

話說勞度差自己持咒加持自己,準備了七天之後,告辭國王啟程出發了。他才上路,月光王所在的第一強國就出了怪事──國境內的土地無緣無故到處裂開。彗星落地,大霧籠罩,日夜雷電霹靂大作。飛鳥半空悲鳴,咬拔自己的羽毛。虎豹豺狼等猛獸躁動不安,無端狂叫。

除了毘摩斯那王一個人沾沾自喜地等著謀殺叛變成功以外,其他小國王通通一起做惡夢。他們夢見光明王的金幢折了、金鼓也裂了。

甚至忠實的大月大臣也夢到鬼怪奪取光明王的金冠。

集體惡夢連連,帶來集體心理不安;不但人不安,連神都不安。

主管城門的門神知道有遠行婆羅門要來殺王取頭就故意擋人,不讓對方踏入國門。勞度差被門神困在門外,繞了又繞、不得其門而入時,天上的天神卻透過夢境知會月光王:「月光王,用你的人頭來布施才能圓滿布施波羅蜜。你過去發誓要修布施,絕對不違逆眾生心。現在有個乞者在門外進不來,你這個大施主的願力恐怕沒辦法成就啊……」

夢這回事,虛虛實實、假假真真。有些是胡思亂夢,有些是有意義的夢。月光王是個相信夢的人;他醒來錯愕不已,立刻召大月大臣進宮:「你到國門去開門放人進來,千萬別擋人。」

大月大臣才走到門前,門神就現身說話了:「有個外國婆羅門帶著惡念前來,想要求索大王的人頭;我不肯放他進來,他當然進不來嘛……」大月大臣一聽實情,心底百般無奈:「這真是大難臨頭哇……可是國王下令,按理不能違逆,我又能怎麼樣呢?」

人神對望,無計可施。國王口諭、大臣照辦、門神不擋、國門大開;也就只好眼睜睜放殺人犯進來。預知死亡記不記事倒還其次;這會等死的不是普通平民,而是天下第一強國的王者至尊。

第四場  以頭易頭;頭條交易

忠臣護主是本份,尤其在遇上人間難能可貴的賢聖好王出世時,忠臣豈肯眼睜睜看主子白白送死?

大月大臣思考著:「這外國婆羅門要是非要進宮乞討王頭的話,不如我用七寶打造人工寶頭,打個五百顆珠寶人頭,當成我們國際貿易的交換條件……」

那邊忠臣費盡心思,力求替國王謀求檯面下的後路,這邊國王廣開大門,竭誠歡迎殺手入宮來取自己的項上人頭,歡歡喜喜準備赴死。明知會被殺,明知要送死,被害人歡欣鼓舞地笑迎加害人進門的奇特場景,就這樣明知故犯、不可思議地上演了:

勞度差:「我在遠方早已聽說大王功德無比;一切布施,完全不違逆人民的心意。所以我今天特地遠道而來,希望向大王討個東西……」

月光王:「辛苦啦……一路上走了這麼多路,累不累啊?隨你的心願,舉凡國城、妻子、珍寶、車乘、輦輿、大象、好馬、七寶、奴婢、僕使、……只要你說得出口,你想要的話,樣樣都免費送給你。」

勞度差:「那些身外之物就算拿來布施,積聚的福報也不夠廣大;只有用大王的身體來布施,所得到的福報才美妙嘛。我大老遠特地前來,別的不要,只要大王您的人頭!但願大王不辜負、不拒絕,直接爽快地答應把頭給我!」

月光王:「太好了,本王今天真是太高興了!」

勞度差:「你的頭到底什麼時候才要給我?」

月光王:「七天後就給你。」

這種對話,你也笑哈哈、我也眉開眼笑地討論「國王免費放送人頭辦理事宜」的場面,忠臣怎麼受得了?大月大臣趕快擔出五百個亮晶晶的七寶人工頭,低聲下氣地求勞度差:「哎,國王的頭畢竟是骨、肉、血液所組合成的不淨物,要它做什麼呢?您看看,我特地趕製這些純七寶合成的寶頭,拿它們來跟你貿易、交換,成不成?你就拿去再轉手變賣,保證一輩子榮華富貴享用不盡!」

外交談判,談政治更談生意;忠臣經年練就一身談判本領,很明白針對利益產生的貪求心理與互換估價方面的種種利害考量是眾生習氣。可惜,他不知道檯面下、私底下、遠在外國皇室的公告所訂下的「殺手級交易」的實質對價,遠非區區五百顆寶珠假頭可比:月光王的人頭可以換來半片江山和一具叫做公主的女體。

那才是勞度差真正要的交易標的;月光王頭只不過是利用來交換的檯面工具,不是他真正的目的。他清清嗓子:「我不用這些東西啦……他的人頭才合我的意願!」他表態堅持到底。

第一強國的首席大臣豈是省油的燈?什麼國際貿易大場面沒見識過?任憑他使出渾身解數,用盡畢身辯才,怎麼橫說豎說對方都不肯讓步;明白護主無望、月光王非死不可,最後他不禁氣極攻心,心臟裂成七分,直接在月光王面前暴斃。

首席大臣已死,捨頭去位已成定局。月光王下召天下,七天後布施首級,請民眾自由參加、現場觀禮。可憐百姓;王室裏這一筆天大地大的人頭交易,協商過程民間無從參與之餘,一獲悉結論就是定案死局。

第五場  生生世世;願力不死

月光王不只是國王。面對宮廷成員,他既是領導者,更是父親、丈夫、家人。全宮跪地苦求國王莫自斷生路,他只好曉以大義:

我從輪迴受身以來,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已經很久了。生在地獄時,日日生死反覆、棄身無數,親歷灰河、鐵床、沸屎、火車、炭坑種種地獄。生為畜生時,動物吃動物互相殺食或被人殺食,身體都是專門用來給別人吃的,又破又爛,數也數不清死過多少次,白白被吃,也沒積過半分福報。當墮餓鬼時,身上出火,頭斷了又長、長了又再被飛輪砍斷,死個沒完也一樣沒修到福報。要是生而為人,為財為色起爭、瞋心怒目,照樣彼此殘殺;興兵交戰時又是你殺我、我殺你,死過的人身也一樣數不清。你們想想,我為了貪瞋痴,累劫以來殺掉這麼多數也數不清的身體枉送命,從來也沒有修到福報。現在我這個人身不過也是種種不淨物積聚的,到頭來總是要死,不會永遠不變。要是捨掉這顆危險、脆弱、污穢、醜惡的人頭能交換來大利益的話,何樂而不為呢?我自願拿這顆頭布施給外國婆羅門。以這等功德,我立誓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等來世修證成佛功德圓滿,必運用種種方便救度你們出離苦海。我的累劫布施願心在這輩子即將圓滿,請各位別制止、障礙我的無上道意!」

宮廷成員們聽完這席話,再也開不了口表示反對,只好沉默下來。

第六場  聖王捨頭;天人大慟

從承諾殺頭到公開斬首、開放全民觀禮,七天準備期很快就過了。

月光王:「動手吧!取我頭的時機已到!」

勞度差:「大王,您身邊是臣民大眾團團圍繞;我卻隻身一人、勢單力薄哪……這種場面哪有辦法安心砍下大王的頭啊?要是真的有誠意把頭送我的話,應該隨我到後花園,不是嗎?」

月光王:「各位小國王、王子、愛臣、大眾啊……你們要是真心敬愛我的話,事後千萬別傷害這位婆羅門啊!」嚴肅地交待完,他就單獨隨勞度差走進後花園了。

勞度差:「還有,你正值盛年,身強體壯,又孔武有力;到時萬一被我砍痛了反悔,我豈不倒大楣?你要先把頭髮綁在樹枝上,我才肯動手!

月光王:「……準備就緒,已經把頭髮綁好了!我們事先約好,你砍掉我的頭,讓我的頭直接掉在我自己的手上,然後我再親手交給你,你從我手上拿走,表示是我布施。今天我把人頭布施給你,這份功德不求投生當魔王、梵天、天帝釋、轉輪聖王之類的三界生死快樂;全部回向求取無上正道,立誓要拔濟群生,讓一切眾生獲得涅槃安樂。」

勞度差:「那麼,我就不客氣啦;我要動手囉?」

他才高舉雙手要使力砍頭,一旁靜觀其變的樹神就心生超級大煩惱:「這麼好的人,怎麼可以亂殺?」樹神伸出神手,把勞度差的耳朵一捏,讓他的頭順勢扭過來,手脚也連動失控,一失手就把刀掉在地上,整個人倒地動彈不得。月光王發現樹神出手干涉,只好發言表明立場。

月光王:「樹神哪,我從過去生以來,常常在這棵樹下用我自己的九百九十九顆頭布施,今天就要圓滿第一千顆頭了。你別阻礙我的無上道心,別擋他!」他話才說完,勞度差馬上恢復正常。

手能動、腳能動,心心念念都是夢寐以求的半片江山和未曾謀面的上流社會女人,勞度差重新擺好架勢,預備下刀殺人。「國王」或「世界第一強國的王中之王」是名詞;哪怕頭銜再大、再漂亮、再動聽,人頭砍落地也同樣是死路一條,和社會底層百姓一模一樣。

手起。刀落。血奔流狂濺。不同方向的鮮血,化為重重拋物線交織相疊的線性分散;此命已絕。文學可以寫得奇絕酷烈、神哭鬼嚎;宗教可以冷靜處理遺體、祭拜助念;科學可以恭敬借用大體、解剖研究;但是,哪怕活人種種社會行當、人工發明千萬般,客觀來說,死人就是死人。死人在科學與迷信、文明與野蠻、資訊與知識、派系與見解場場對辯中間,完全沒有起死回生的逆轉功能。

無頭的死人親手把鮮血四溢的人頭交給殺人犯。

殺人犯從死屍手上收到將死未死的最後一張人臉。

共犯理論、契約自由、公益事業、加工自殺、方法不安樂的合意不安樂死、雙方合意殺人方法所構成的遺體贈與行為、死亡成立時點或死亡認定理論……全部在這裏延展成大片灰色地帶──死人自願去死,高興送死,死得其所,不給他死他還不願意;死人擺明他不要天下所有第三人/第三神/第三鬼介入來多管閒事。死人自己明示他想送掉自己的人頭;他不介意送出人頭以後會變成死人。重點是,人頭還是他親手交到身兼殺人犯的受贈人手上的。試問:點交的當下他到底算不算是死人?

人間無法可管,天地就震給你看。

天上宮殿搖動不安,天人們心懷恐怖、下看人間,才發現世上有一尊國王菩薩為一切眾生捨頭布施,死在刀下。天人的眼淚化成大雨,天人的讚嘆傳遍天下:「月光大王啊月光大王;您以人頭布施,布施波羅蜜從此圓滿了啊……」

第七場  黑心利益;不敵因果

表為出使外交,實為謀殺奪位。

殺手任務成功的消息一傳回國,馬上讓毘摩羨王轉憂為喜、高興得半死。「半死」只是前半段。後半段是高興過頭、驚喜又錯愕,心臟 hold 不住馬上急性裂開,人就咚地一聲倒地死了。從「半死」到「全死」不用花多少時間,和煎牛排「半熟」到「全熟」的烹調時間差不多一樣。

那邊的教唆殺人犯才剛死,這邊很難講到底算是哪種犯的殺人犯已經費盡奶力、擔著月光王的人頭回他管轄的天下第一大強國了。一位受盡天下尊重愛戴的好王往生,不見屍身只見人頭的陰森場景,讓王室成員集體心理崩潰了:淒慘哀泣、尖叫大喚、昏倒又醒來醒來又昏倒、胸悶難過、吐血而死、心神喪失、拔髮亂語、撕衣自殘、掩面狂哭、……場面混亂到簡直形同皇家瘋人院。

殺人很累。勞度差情緒激動也激動過、冷靜也冷靜過了,現在只嫌一顆人頭拿在手上實在很麻煩。他冷眼看眾人集體發瘋似的國殤反應,再加上忽然聞到人頭傳來一陣強烈的屍臭,心裏煩得要死,就直接把人頭往地上一扔、出腳隨便一踩,轉頭就打算離開。

「你這個沒心沒肺的畜牲!你好狠毒的心哪……既然嫌人頭沒用,當初又何必殺?」人群裏不知是誰悲憤地大叫出口。人竟然可以蠢到這種地步;為了完全沒保障的私利交易和全國官民結下血海深仇。

皇室恨他。全國百姓更恨他。他奪走他們心愛的聖王,在天下人眼中化為人渣。勞度差出了宮門,一路上沒有半個人願意給他任何食物,別說送的沒有,連賣都不肯賣。最後他飢寒交迫,半路上四處打聽,才知道原來毘摩羨王早就在內宮暴斃身亡了。

付出這麼大的氣力代價當國家級殺手的勞度差萬萬沒料到國王會先死。人一死,雙方檯面下的交易承諾全數泡湯。他還能找誰要半片江山和想像中的貴族美人哪?失意、失志、失望、又加上失去生存憑據,人就離失心瘋不遠了。前途茫茫的勞度差心臟裂成七份,終於在街頭吐血而亡。

第八場  累劫業力;來生相聚

死亡只是人間暫時的終點站;接下來還要看輪迴不輪迴。毘摩羨王和勞度差雙雙死墮阿鼻地獄;思念聖王恩德、哀慟至死的官民悉數轉生天上。

地獄、天堂也是中途業報站;以下尚有後話。

這整群人馬當年所結下的國際大恩怨,累劫以後又再度碰頭──

毘摩羨王再轉世成了魔王波旬。勞度差婆羅門受身成提婆達多。樹神是羅漢目連尊者,大月大臣是羅漢舍利弗尊者;月光王成為釋種王子,出家身證釋迦牟尼佛。


原典出處:《賢愚經、月光王頭施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布施、奉獻、互助、共享、友誼、……這些傳統社會信念,與古典經濟學建構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度量化、交易化、金錢化、資本化)的現代社會運作模式之間的差異何在?

二、「經濟倫理學」、「經濟環保學」、「經濟正義學」、「經濟人本學」……有沒有可能幫古典經濟學跳出它既有的黑暗天?

三、地球村時代來臨,國際關係面對全球化的空前考驗。跨國平民利益共識與跨國民意集體協商有沒有可能取得?有沒有可能用來解決嚴重 M 化的各國社會現況?

四、俗諺云:「殺頭的生意有人做。」本故事中,以人命作為國際暗盤貿易標的物、或把屍體的部分作為贈與物,或用人工珠寶藝品與天然人頭互易的種種國際或國內貿易/互易/交易,在道德上、法律上、經濟上、社會上、因果上的效應與評價各為何?

五、當國際利益重大衝突的真正根源是各國王室間的私人恩怨、權力鬥爭、利益瓜分、和戰談判之類高層共業,往往無涉廣大基層百姓的現實民生需求考量時,古老帝國子民若非被迫出征送命、高勞動高賦稅高死亡率,就是被逼受殖民剝削或受占領凌辱。以現代時節因緣以觀,散居在不同民主國家境內的各國公民能夠怎麼做?如何消業、轉業、扭轉大共業?

六、天堂地獄、六道輪迴、因果業報等宗教人生觀,對人的日用言行有沒有影響?

七、現代科學界對「咒」與「夢」兩大精神/行為領域的研究成果、見解、學說、論點、證據為何?這兩件事為何深深影響數千年來的人類社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