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0日 星期五

台灣加薪讚

與年輕佛子互動,往往有種身兼師父與媽媽的微妙立場。在佛法上,對方有初學者的旺盛求知與強烈好奇,也是教學相長的提醒,要「不忘初心」。在世法上,年紀與年歲的差距會引發因緣解釋與世代溝通的機會--最明顯的是台灣從早婚世代過渡到晚婚世代,對社會變遷與人口結構有很大的影響。許多當代大學生以為三十多歲、四十歲是結婚生子的年紀,無法想像我們這一代走過的社會狀態:當時年輕人約十幾歲、二十歲就普遍升格為父母,四十歲左右就可以當祖父母了。

這種心理上、年紀上形成的跨代認知,放到以物價與工資作為事關生存的民生大事的議題上,我很自然地會用父母輩的心情向前推二十年,比較兩代之間的物價水平、職場生活、薪資行情。這一代年輕人比我們辛苦;二十年了,足足差一代,各類物價翻漲好幾倍,薪資所得別說沒漲兩倍,簡直是只有意思意思漲一點點百分比。

我們的父母輩的黃金時期,正好是全球景氣好、台灣錢好賺的時代;中午燙頭髮、下午喝茶看報、傍晚準時下班,沒聽過有人會過勞死,喜歡泡酒家賭博找美女都是自願加班。我們這一代沾父母輩的光,搭父母福報的順風車,也有不錯的童年與青少年時期。在我們大學時代,若學生肯拼的話,連打工也能打出一個月至少兩、三萬。過了那段高峰,景氣一路慢滑快摔,我們的同輩、晚輩開始過起背學貸、卡債、怕刷爆還不出來會破產的債務人生。物價與工時開始加速上升,鑽勞基法法律漏洞的人情加班、責任制被發明出來,過勞死愈來愈常發生,亡者根本不分領子是什麼顏色。

有大量不動產、基金、股票、……等大量社會資源抓在長輩手裏當老本、棺材本、還有經濟重挫時的飯本。不論是抓著不放或惡性炒房,鈔票在高空瘋狂交換,大部分都飄不到新生代手上。沒有充足社會資源,沒有穩定職場舞台,又背個草莓族的污名,新生代比我們的青春苦得太多。

二十年前,那個發小費像發衛生紙、夜生活太興盛的台灣,這一代年輕人沒活過。在那種一瓶酒三五千一兩萬地開,拼命換名車、華服、名牌、好房、到處物色正妹的時代,下班後有很多時間用來消費、玩耍、談戀愛,太多人寧為感情生活拒絕加班,老闆開多少加班費都不予理會。本來談戀愛在欲界也是普遍的事,偏偏那時錢實在太多,很多談來談去不幸談出婚外情,亂花一堆錢,結果只買來小三全盛的離婚時代。

現在很多人為生計而屈服於責任制,咬牙只為一口飯。二十年前不是這樣的。那時我們流行一句話:「老闆很機車,要是再OOXX,換我把他 fire !」那年頭誰敢搞「責任制」?把員工惹毛了,下面集體同步辭職,逼上面的經理、董事、股東或他們的家人硬著頭皮撐場面或關門停業的事並不少見。那時,老闆要看員工臉色。上面要是沒跟下面拉好關係,下面就一票人集體跳槽:「喂,我們都不見了,他一個人怎麼顧店?」「管他的,誰叫他平常對我們不好?」「董事長會罵他……他會不會被 fire ?」「煩死了,去死一死啦。我們下次換哪家?」

才區區二十年,「勞工」就淪為一個時時有過勞致死風險、責任制架空勞基法、飯碗蓋掉人權尊嚴、薪水追不上物價的身份。二十年前,我想也想不到場面會變成今天這樣。

那些年,砸在菸酒、大餐、奢侈品、小三、名牌、夜生活……上的冤枉錢,如果省下來栽培、提拔新生代,不知有多好。在死亡以前,趁有機會多替新生代開路,多為產業轉型不可或缺的人力資源加碼,不是更好?與其兩手空空一生休、遺產留給子孫爭破頭、撕破臉,還不如當下就善用在世代合作上,讓台灣加快全球接軌的腳步。

這一次,祝願我們把福報用對地方、投資對方向,用死的鈔票換活的人力資本。

台灣加薪讚。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