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4日 星期二

和平公園 Peace Park

戰爭與和平根本不是一本小說,而是特大號瘋人院的臨床觀察筆記

夢與瘋狂

一個有戰爭的世界,才會有公園取個如夢似幻的名字:和平。戰爭出生腐爛屍體與鬼魅故事,向世世代代銷售敵意與恐懼。只要幾個失心瘋的帶頭高聲一呼:「殺啊--衝啊--」,全人類就集體投入一場瘋狂大競賽。

科學政治

精神醫學也是門怪學問;偶爾心情不好、上網過度、女色床伴換太兇、迷戀高跟鞋或臭衣物等個人小事都被它定義成非治療不可的疾病,偏偏遇到公開宣戰預謀大屠殺、大戰爭、大滅種的正港特種瘋子時,它就閉嘴了。不但馬上封口閉嘴,還半句專業醫學見解、理論、分析、研究都不敢吭--奇怪,一個人心心念念想教唆或主導一群人殺光另一群人又貪愛己命己財,怎麼就沒被定義成極度危險的重度精神病患、馬上送去強制精神治療?難道是瘋過頭無可救藥,連精神醫學界都對這種狂人敬畏三分?科學界要客觀中立還真是困難哪……

死本非神

小瘋的輕易被送去精神病院,大瘋的反而被當成正常人。死亡微笑地旁觀一大群瘋人為此焦慮或爭議,他倒一點也不在意:「管你們人類誰先做掉誰、誰搶到土地或利益?打輸的提早來找我報到,打贏的還不是一樣遲早送到我懷裏?真是笑死人了,以為殺掉別人自己就不會死?永遠只有我會贏!」

人在哪裏

小松鼠下樹迎來,大眼睛溜晶溜晶地發光,期待從人類手裏得到食物。他信任人。男人們斜倚在樹幹上,只要手一伸,看都不用看,小松鼠就輕快地來接食。一人一鼠熟悉得不得了,簡直像在自家養寵物。鴿子散步來散步去,風吹水紋,小男孩們排練青春的舞,天地靜好,人在和平公園。真的?哪裏?誰?

感覺良好

在這塊難得精神正常的結界聖地,不禁思惟起它幻化的本質:在一個飛彈丟過來、核武射過去、你尖叫說要轟炸我、我還嘴要血洗你的地球瘋人院,和平公園不就像一杯濃咖啡、一塊巧克力、一首清淨的歌、一丸抗鬱劑、一段安撫人心的經偈?

和平咒語

和平,和平,和平,它是有魔力、有願力、有不可思議加持力的神奇咒語。每天多念幾遍,有益防瘋止狂、消災免難--四大假合之身不敵無常大軍,人人總歸是死亡的戰利品,只有不敢也不會處理生死問題的膽小鬼才會用戰爭與殺人來逃避自己不想碰的根本問題。人啊人,不用你動刀動槍白盡心機,死亡最後總有本事殺掉你!

瘋狂之道

活在瘋人院裏,保持清醒拒當瘋子更需要勇氣……既然陪瘋子玩,有時也不妨練習同事攝,配合配合,示現成瘋子讓瘋子高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