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1日 星期四

性別教育

若善男子、善女人等,無有不求男子身者。何以故?一切女人皆是眾惡之所住處。復次善男子,如蚊蚋水不能令此大地潤洽;其女人者,婬欲難滿亦復如是。譬如大地一切作丸令如芥子,如是等男與一女人共為欲事猶不能足。假使男子數如恒沙,與一女人共為欲事亦復不足。善男子,譬如大海,一切天雨百川眾流皆悉歸注,而彼大海未曾滿足;女人之法亦復如是。假使一切悉為男子,與一女人共為欲事而亦不足。復次善男子,如阿叔迦樹、波吒羅樹、迦尼迦樹春花開敷,群蜂唼取色香細味,不知厭足;女人欲男亦復如是,不知厭足。善男子,以是義故,諸善男子、善女人等,聽是大乘大涅槃經,常應呵責女人之相,求於男子。何以故?是大乘典有丈夫相,所謂佛性。若人不知是佛性者,則無男相。所以者何?不能自知有佛性故。若有不能知佛性者,我說是等名為女人。若能自知有佛性者,我說是人為大丈夫。若有女人能知自身定有佛性,當知是等即為男子。善男子,是大乘典大涅槃經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功德之聚,何以故?以說如來祕密藏故。


《大般涅槃經菩薩品》

父母生身之我,不淨之我,無我之我

我本處胎,與我母藥,母以藥故,身得安隱,以是因緣,我命得全。奇哉我母,受大苦惱;滿足十月,懷抱我胎。既生之後,推乾去濕,除去不淨大小便利,乳餔長養,將護我身。以是義故,我當報恩,色養侍衛,隨順供養。

《大般涅槃經菩薩品》


菩薩如是專念觀時,誰有是我?我為屬誰?住在何處?誰屬於我?復作是念:骨是我耶?離骨是耶?菩薩爾時除去皮肉,唯觀白骨。復作是念:骨色相異,所謂青黃赤白及以鴿色。如是骨相亦復非我;何以故?我者亦非青黃赤白及以鴿色。菩薩繫心作是觀時,即得斷除一切色欲。

《大般涅槃經聖行品》


佛言:「當念身中四大各自有名,都無我者。我既都無,其如幻耳。」

《佛說四十二章》

關於愛欲

佛言:「人懷愛欲不見道者,譬如澄水,致手攪之,眾人共臨,無有覩其影者。人以愛欲交錯,心中濁興,故不見道。汝等沙門,當捨愛欲;愛欲垢盡,道可見矣。」

天神獻玉女於佛,欲壞佛意。佛言:「革囊眾穢,爾來何為?去,吾不用。」天神愈敬,因問道意。佛為解說,即得須陀洹果。

佛言:「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慎勿與色會,色會即禍生。得阿羅漢已,乃可信汝意。」

佛言:「人從愛欲生憂,從憂生怖;若離於愛,何憂何怖?」

佛言:「愛欲莫甚於色。色之為欲,其大無外。賴有一矣;若使二同,普天之人無能為道者矣。」


節錄自《佛說四十二章》

2012年5月29日 星期二

台灣酒家文化印象

童年時,男性長輩們盛行故意強灌不滿十歲的小男孩們酒(通常是台灣啤酒或米酒),男學生間也盛行偷吸菸,成年男眾不抽菸的沒認識半個。當時的地下文化觀點是這樣的:「會抽菸喝酒才算是個男人,男生學會這兩樣才叫長大、才有男子氣慨。」一個拉一個下海,老男眾害小男眾,再一個接一個染上肝病、胃病、癌症,或是乾脆酒精中毒致死。大家都有這樣的共識:男眾比較短命,而且身體不好,沒有女眾(尤其母親)照顧就很慘。

長期酒精中毒、酒癮上身、最後又死於幻覺--這是小僧對於台灣啤酒與米酒的終身印象:它們能殺死家人。被害的家人乖乖長期花錢買死,換來慢性自殺的人生,連原本可以和樂的家庭生活也殺光了。

喝洋酒也沒有比較高級。再長大一點,就見識到酗酒酗到把婚姻家庭都輸掉的。高薪買貴酒結局與低薪買劣酒一樣。酒也可以殺掉婚姻,很快,也很容易。

所謂的家庭制度崩解,從三五十年前酒家文化在台灣土地裏深深下種時就開始了。現在我們後知後覺地驚嘆不已時,這朵酒家文化大毒花已經完全盛放。

世間、出世間

所修慧有二 世間出世間
取著名世間 無取著出世
修善巧方便 依二種差別
有所得世間 無所得出世
若唯說一乘 是名惡說法
不能自成熟 亦不能度他
一向惡眾生 為說三乘教
是則為愚癡 不名摩訶薩
有堪趣三乘 欣求聞正法
為說樂生死 非為智者相
專意諦思惟 隨根欲教化
此善巧方便 智者所稱譽
眾生雖有惡 而堪入三乘
隨根器教導 令解脫眾惡

《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

素食人口與酒家文化

前陣子,有人提出台灣素食者約占人口 10% 的看法。根據這個推測數字統計,又假設台灣是全球第三大的「素食區域」。

在台灣,會吃素(各種素食定義、範圍並不同)的人口有很多類型:佛教徒、一貫道教徒、部分基督教或天主教徒、印度教徒、其他實踐素食的信徒、養生美容有機健康素食主義者、受醫囑限制葷食的病人、葷食過敏體質、……等。

近幾十年來,一般而言公認台灣有 25% 人口是佛教徒。以吃素人口 10% 中再扣去非佛教徒的人口比例,表示號稱四分之一人口為佛教徒(未受三皈依、只是拿香跟拜、佛道不分的民間信仰可能都被算進去了)的台灣,有吃素的佛教徒很可能最多才占信徒人口的三分之一,其他三分之二的多數人為了配合家庭生活或職場應酬文化,不論是出於不得已或是本身的飲食喜好,依然要維持肉食生活。

這樣的現象,與台灣文化中根深蒂固的「酒家文化」不可分割。酒家文化是指飲酒食肉的生活方式。在台灣早期,若有男性拒絕酒肉的話,不但易受批評為不像大人、不成熟、不懂人情世故,甚至還受貶低嘲笑像女眾。酒家文化對台灣影響很大;不僅是家庭生活品質與國民健康程度的問題,也在民間形成一股壓迫感相當大的次文化,逼使人們為了文化氛圍與群眾壓力而(超量)攝取酒肉--縱使非常虔誠、非常有道心、非常有善根的居士,也可能為了世俗職涯而天天應酬,縱使心中百般不願意,卻深怕堅持無酒肉的健康生活方式會丟掉生意。不少應付酒肉宴席的人內心並不快樂;只是把這份不快樂與被強迫的無奈藏在心裏,不敢對人據實以告。在酒家文化的長期惡法壓力下,多了很多不快樂、多病的台灣人,也多了很多原本可以更長壽卻不幸英年早逝的人才。

以宗教善法在台灣的興盛、各類宗教信徒總人口比例之高,迄今素食者卻僅占人口 10% 之少,酒家文化扮演了相當重要的文化抗衡角色。從現實職場以觀,目前台灣職場很少能像歐美那樣,發展出素食者友善的環境:尊重少數人的飲食選擇,不歧視,不施壓逼食葷食,不在日常對話中譏評嘲諷,甚至在工作相關的細節上處處留意要尊重不同員工的飲食需要,創造出相當友善的職場環境。這方面要靠民間基層主動的文化薰習與共識養成,不是光張貼標語教條就能產生成效的。

做人不一定非要一輩子在酒家文化裏討生活。台灣,加油!

(後記:早年曾走走看看各類職場,發現文、理、醫、工、法、政、商各行各業都一樣淪陷在酒家文化,了無出期。拒絕酒肉者很容易會被職場中的長官、同事、顧客勸退,彷彿職場人際關係完全不是以精神品質、工作理念、或共事狀況為基石,而是以能不能天天共坐一桌飲酒食肉為評判標準。當年觀察到台灣職場現實因緣如此,深覺除了出家以外,別的三百六十四行全都不適合走……)

2012年5月28日 星期一

法意識的流變:不殺生戒

宗教作為神權時代的法政系統,戒規的力量曾與王法並駕齊軀,在封建王國內有實際上的法效力,在各大傳統古老教典中也留下不少明文規定的獎懲規則。

從神權、王權過渡到現代民權,民主立憲國家中的宗教角色與神權時代非常不同。在漢傳佛教中,不殺生戒就明顯經過相當大幅度的歷史流變:「不殺生」的適用範圍,因素有佛心天子之美稱的梁武帝的堅持,作出比佛陀住世時代更加嚴格的擴大解釋--三淨肉、五淨肉從持戒原則轉變成例外開緣,以大乘菩薩戒精神取代原始小乘戒傳統。素食從此成為漢傳佛教的特色。

值得留意的是,梁武帝對動物雖有慈悲心,不過他身為帝王,活在王權時代的時節因緣下,並沒有將不殺生戒的適用範圍放大到(權力不分立的)現實國政運作中:當時死刑依然在執行,軍隊武力依然在訓練,若有必要時,為保護帝王本身的人身安全或守衛國家的主權,文武官員與軍隊同樣具有殺人的可能性。不論是波斯匿王或梁武帝,王權時代的佛子護法帝王都沒有把不殺生的適用與執行範圍擴張解釋到國政或軍事、刑事系統;死刑犯與出征的軍隊照舊存在。

這個特色,就算是現代落實廢除死刑的民主國家也一樣:縱使刑事政策方面已經變更為廢死,這些國家都保有軍隊、武器、國防,沒有簽訂全球止戰休兵戒殺公約,也沒有區域性的軍事禁殺令,更沒有完全禁止警界在執法時攜帶或使用槍械--不但保留了殺生的高度可能性,而且是正當殺人的可能性。

此外,縱然是主張廢死的現代國家,也沒有完全禁絕境內公民食用肉品(眾生肉)的自由。換句話說,廢死只是單純的一個刑事政策選項,透過軍力及警力實踐公權力的殺人可能性以及現實生活中透過飲食選擇殺害眾生命的可能性都被容許、保留、合理化,沒有刑責可言。光主張廢死的刑事政策顯然並不等於持守狹義或廣義的不殺生戒--僅針對少數死囚寬容,依然允許大規模的戰事殺人可能性與飲食殺生可能性,表示這是世俗單項刑事政策考量,與不殺生的宗教情操或戒律標準根本無涉。

民權時代,宗教的角色已不再兼具法政功能,而是支持法治社會運作、提倡善法善行的道德系統。廢死這個全新的現代刑事政策命題爭議度之高也在於這是人類漫長死刑歷史上的創舉;與其只追問不殺生戒的適用範圍在現代因緣下是否宜擴充解釋到廢除死刑以慈悲少數死囚,不如多追問不殺生戒能否大規模適用到「全國/全球戒除殺生食肉」與「全國/全球休兵禁止戰爭」以慈悲絕大多數的人類與眾生吧?
這兩個大命題若辦不到,表示人類社會贊成殺生殺人的共業文化還很強勢,社會共識與文化意識型態依然支持大規模的殺人與殺生,離全球廢除死刑的境界還相當遙遠。若連對戰場上無辜無錯的民兵、百姓或生活上無辜無錯的動物都無法生起慈悲心以放生護生,如何要求人們的人道水平或生命理念高到會無條件原諒曾經犯錯而懺悔前非的死囚,並且完全放下想報復、報仇、以殺報殺的心念呢?

文化流變因緣若未成熟,民意基礎不夠深厚,人權保障或人道實踐的腳步就快不起來--有因無緣果不生;縱有慈悲心,只要欠缺社會文化共識與多數民意基礎,制度面就無法建立。關於這一點,我們只要冷靜觀察全球各國肉品市場上屍解成塊狀的眾多動物死囚們就可略知一二了--主張廢死的國家也一樣殺生食肉,軍力武力警力也一樣在運作!

2012年5月27日 星期日

廢死不廢死?

昨天發現一篇小文章,在討論分析佛教界對廢死不廢死的看法。在我們這個政教分離的時代,按理說,現代法律見解與傳統宗教詮釋可以不用硬放在一起;除非以佛教代表的信眾人口為考慮,希望藉此一探民意所向與民間共識。

宗教信仰的教規不是單一僵化不變的固定系統,它至少有三個成份:一、王法(國法)二、教規(戒條)三、不成文甚至沒有現成表述建構的現實民俗文化。

佛經呈現的教規,也至少含有以下三種成份:一、古印度在集結這些經典當時封建社會制度下的王法(國法)。二、古印度當時因緣條件下適用的教規。三、古印度種姓制度下產生的民俗文化。

時空拉回幾千年前,地球上根本沒有民主立憲國家,不但各地王國盛行死刑,還盛行大小內戰、外戰,遍地是軍人或武士階級。那個時空的王室與規模殺業不可分,司法無獨立可言,貴族要殺就殺,哪怕是護持佛教的國王們照樣發兵上戰場殺人。

也就是說,想了解佛教界對廢死的立場如何是個全新的現代命題,古代時空裏不存在,翻遍佛經裏的古王國也沒有哪國要廢死刑的;那是古人的共業。既知如此,除非想研究通透古印度時空下發展出的不殺生教規「適用範圍與資格」究竟何在,否則想從古印度王權社會的道德、信仰、民俗、法共識去推論出現代民主國家廢不廢死的刑事政策究竟能在什麼基準點上比較起?

這個全新的命題真正想問的是現代佛弟子對不殺生戒的全新詮釋與實踐可能--廢死議題在古印度王權社會根本不存在--古人活在死刑全盛的時代,沒有人會像現代民主國家一樣在分權體系下倡議廢死的刑事政策。

現實來說,成為佛弟子之前,人都是先成為公民、國民,從薰修國法開始的。法意識如何,與每個人早期受的教育、年代背景、生活歷練、法學素養都有關,信仰產生的影響反而是人生後期的事情。

從古至今,沒有宗教信仰敢不理會世俗的權力架構與世俗規則;若世俗王權不支持,宗教團體不但不可能運作,甚至很容易被瓦解而消失。因此,大部分的宗教團體會站在主流法政立場,也往往公開表態支持主流法政見解,等到社會共識共見與王意民意風向改變後,才會被動地更換立場以支持新的主流知見。王室或民主、封建或法制,特定時空下的法政背景會造就不同時代的信徒差異性相當大的教義詮釋,也是跟著主流走的時代脈動過程。

既知如此,就不用為不同的立場表態起煩惱了。

2012年5月26日 星期六

甘露與毒藥

或有服甘露  傷命而早夭
或復服甘露  壽命得長存
或有服毒生  有緣服毒死
無礙智甘露  所謂大乘典
如是大乘典  亦名雜毒藥
如酥醍醐等  及以諸石蜜
服消則為藥  不消則為毒
方等亦如是  智者為甘露
愚不知佛性  服之則成毒
聲聞及緣覺  大乘為甘露
猶如諸味中  乳最為第一
如是勤精進  依因於大乘
得至於涅槃  成人中象王

《大般涅槃經》

按:契機為妙藥,不契機成雜毒。

2012年5月24日 星期四

菜錢即藥錢:基改世界裏的小黃瓜

「人可不可以豁免偉大的文學技巧?」「本來即無不是嗎?推崇大眾的多元文才也一樣快樂。」「做人不甚有造詣、涵養、文化底縕、修辭功力就不行嗎?」「普通人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單純本色,讚!」「俗又有力的書寫難道不是文化人權?難不成講話成唱歌、聊天變對詩、最後講故事也構成口水化的經典?」「普世人文價值與文明資產比珠寶更寶貝,雖然究竟講起來照舊比不上心性。比較級或最高級、分級不分級,不如通通來個不落階級。」

這六行自言自語、辯無辯辯,全都是為了一條小黃瓜。正常人靠食補藥補溫補十全大補,在下不正常,四季都靠小黃瓜補──小黃瓜當人生良藥。既然當藥,一身飢餓病、渴病、生死大病的輪迴重症病患就免不了要留意藥錢。

生存這回事,有哪樣不花錢?何況花的是藥錢。這幾年,一條不胖不瘦沒拉皮的小黃瓜平均值新台幣5元;大出時可能降到4~4.5元,颱風等不可抗力天災一來甚至飆到超出10元。二十年前,小黃瓜這味藥不是這樣賣的。那年頭,一條有曲線有姿態有鳥吻蟲跡的小黃瓜平均算新台幣2元(號稱一斤10元),萬一怎麼樣了不起也就漲到3.5~4元。若遇到有機種興趣、養瓜算娛樂的老婆婆,一大袋子50元塞到你懷裏,紅卜、野菜、薑、……又幾支隨緣歡喜送,缺牙的嘴笑開了:「哎喲……好難得現在還有年輕人會上菜市場買菜哦……都不像我們年輕時代,現在小孩子很多都吃外面不會煮──好難得看到這麼少年的人客!」

二十年前,新台幣50元的台灣自由食品市場人情豪華精裝版的規格如下:

各種大小形狀不一的小黃瓜:至少總共約40條。

薑一小塊:這一塊二十年後要賣新台幣至少10元。

紅卜:當年它是常用贈品,藝術化陳述通常稱為「配色用的」。

野菜:至少2種,二十年後滿街打燈籠也找不到人賣。

名言佳句:「妹妹,妳還有沒有要什麼?妳真的會煮嗎?」

(很想再抓幾樣送妳的眼神會發亮)

二十年後,我依然活在全球都量販基改食品的基改地球上,到現在還沒病死。基改生物工程檯面下是怎麼改的我既不專業、不了解、也不想管。我知道的只是全球飢餓人口不減反增、全球糧價不降反漲、全球食材種類不多反少、患病人口比例不低反高,而且小黃瓜年復一年還在繼續漲價!

「抗議,抗議!禪人講什麼小黃瓜價格,實在太俗、沒氣質、欠意境!」

「連菜錢、藥錢、基改不基改都糊塗,等參到貓年豬月也不清不楚吧?」

照護、慈悲、偉大



肯為他人把屎把尿、忍髒忍臭、提供無微不至的照護的人,都透露出慈悲與偉大的人性之光。父母親族長輩、醫療人員、照護人員、善心人士、……於我們都有深恩。

不過還有一個終身替我們把屎把尿的人常受忽略:「」。你每天都會拿衛生紙替自己清理屎尿殘物,維持基本的清潔衛生。

此界堪忍,你必須忍耐這個有漏業報之軀一輩子。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都一樣業障、一樣受苦、一樣情非得已;應該學對會彼此更加慈悲與包容……

2012年5月22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惡法 Bad Law




很久以前,在波羅奈國有一種特別的地方法律:「凡父親年滿六十歲,就發給他專用的毛毯,讓他負責看守家門。」

人發明法律,也就產生了守法的人。

哥哥:「小弟,你拿條毛毯給爸爸,照規矩,從今天起他要開始看門了。」

弟弟:「爸爸,這是半條毛毯,是哥哥要給你守門用的,不是我。」

哥哥:「真是的,怎麼不給條完整的毛毯,偏偏給條裁一半的?」

弟弟:「我們才這麼一條毯子,要是不裁一半,以後怎麼辦?」

哥哥:「以後?除了爸爸還要給誰用?」

弟弟:「大哥,豈能忘了留給你呢?」

哥哥:「為什麼要給?」

弟弟:「等你老了,也滿六十歲了,到時你兒子也會派你守門啊!」

哥哥:「我也會有那一天?」

弟弟:「不然還有誰代打?依我看,這種惡法最好廢掉。我們一起去找國相報告如何?」

國相聽完,以同理心一想,自己也會有老的一天。他認為這種法律可以廢除,馬上向國王傳達民意。國王了解事情始末之後,十分認同他們的見解,便下令全國百姓要終生孝養父母,從此就把守門惡法廢掉了。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波羅奈國弟微諫兄遂徹承相勸王教化天下緣》


-延伸思考向度-

法無定法

2012年5月20日 星期日

自從歐巴馬總統公開支持同性婚姻之後


那天以後,美國各地都有舉牌抗議活動。

不同立場的人開打網戰,在美國各地的舉牌戰事也此起彼落地展開。照片上的標語往往是 God Hates Fag 之類的文字或歧視性圖片,用上帝當藉口以遮掩起仇恨心、瞋恨心、排斥心的是舉牌者本人。旁邊也會站出抗抗議的人士,另行舉牌或用臨場手寫標語反擊回去。網路上有大量虔誠信徒在替上帝打抱不平:God doesn't hate anyone.

有趣的是,上帝在每個人心目中的樣子是不一樣的:有人以為上帝仇恨同性戀者,有人以為上帝愛每一個人,更有人以為根本沒有上帝存在,當然也有人宣稱上帝雖然活過卻早就死掉了……「上帝」成為被人們自由詮釋與理解的抽象概念。「人」才是發動詮釋的文化主角。

從總統的高度拋出一個敏感的公共議題,考驗美國公民全體的宗教意識、信仰詮釋、公民言論自由、與多元文化溝通成熟度。在人類早期社會,性道德管制的確以宗教為主力;但是,這個政教不分家的權威角色在後期已經交接給現代法律體系了。現代人多半視宗教為道德場域,信仰者有依循教義持戒修持的自由,不信仰者不受教義拘束、也沒有義務支持教義主張或遵守戒規。現代人的共識是信仰者與不信仰者同樣都有義務守法,也同樣都有基本人權。

英語系國家似乎有這樣的共識:佛教徒也尊重同性戀者,不加以歧視;不少人認為佛教教義與現代的法治觀念、文化走勢、民主思潮、演進中的社會共識較符合--而且強調佛教在幾千年的宗教戰爭歷史上是零前科、零禍首、零參與的和平模範生。

Everyone is a future Buddha. 異性戀也好,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甚至人相本身都是夢幻泡影的輪迴假相。戀也好,不戀也好,不如遠離憎愛二苦,讓心保持平靜、清淨,本具的慈悲與智慧也隨之現前。

喝咖啡去


法無定法

癮料 調味料 原物料

地位輸給純水的首席加味飲料

誰的毒藥 誰的解藥

繆思絕不在腦神經脈衝裏

心又能在哪裏

不在哪裏

台北小偷物語


窮學生時代過到尾聲,最後唯一剩下的奢侈品只有一台隨身聽。當年,台北縣還沒有改名字叫新北市,小偷也不曉得被偷的窮學生早已打算出家了。整箱、整箱的課本、筆記、幾疊佛書、幾串念珠、再平凡不過的平民衣物都沒動,光偷走一台隨身聽。

「所有稱得上奢侈品的家當都沒了啊……」與房東會商對策後,這麼想。

「果然我這個人與俗世無緣……」倒也算是個兆頭;窗外的夕陽慢慢消隱了。

對方不難判斷出失主是窮學生,卻猜不到是個想出家的窮學生。明知失主窮,竟然照舊下手偷。幾十年過去了,對台北縣(現在叫新北市)的最後紅塵記憶,就是個無名偷兒。這一偷,把最後一點點對世俗生活的眷戀也順道偷走了。

竊賊往往不清楚他偷走或遺落的到底是什麼。偷掉他本身的人格道德,遺落對一塊土地的殘存印象:「你問我台北縣嗎?我記得台北縣出產偷兒。」這倒不是說台北市就好到哪裏去。那些年頭,在台北市境內,闖空門把整棟住戶的大型值錢家電搬光的無良偷兒集團也是所在多有……

2012年5月18日 星期五

歸零


歸零的勇氣,也需要一點因緣、助力、動機。

回到原點,時空、人我、心境如夢。

隨時都能重新出發、重頭來過。

花語


俗世看花,第一眼往往想到的是女人。女人,特指女體或女體的部位。兒少時期知道這點文化聯想與藝術理路之後,曾多年感染上「厭花症」--不買花、不送花、收到花也不怎麼高興。直到明白看花想歪的不免是俗人、拈花微笑開悟的是禪宗心法傳承為止。

花;花。花,花!

可以用人性聯想女性,也可以用佛性直契心性。

腳傷與南北韓


數月前南北韓對罵正囂,事關核武試不試或爆不爆。居士為台灣飛漲的物價起煩惱,一路從水電瓦斯油錢講到網路費、網路基本硬體架構的權利金、資訊業業界競爭、和各國爭相上衝的國防預算。站在碎不成形、支離不全的台北紅磚道邊緣,看著對街的紅綠燈,真是個頭暈的午後。

等綠燈一下腳踏了空、跌坐在地時,數不清是第幾次的嚴重扭傷。頭暈、腳痛、心還在攀緣南北韓--國際局勢大妄想打不休,忘了小心腳下。「你還好嗎?」經過的機車騎士很擔心。「完了,又要好久沒辦法打坐了。」搖搖頭、苦笑謝謝好心居士,「哎……南北韓……打妄想……」

今天腿子終於能雙盤了。

沒去刻意記受傷當時是幾月幾日。只記得為南北韓吵架打了好大一場妄想、大跌一跤,從此日日腫痛無法盤坐,時時提醒天下有讓全世界都心折的南北韓。

2012年5月17日 星期四

種蓮的人



在這角落

悄然落下一朵蓮

不為耽美

只盼百千年後

容你昂首一眼

剎那綻放

心頭那朵香蓮


2012年5月16日 星期三

Modern Literature And Escape

I admired one famous Japanese writer when I was very young. One of his best novels presented a theme that many people won’t understand no matter how hard they try: suicides. I read that over and over again, added at least another 8-10 novels he wrote earlier to my reading list, and bought his new novels for the same reason: suicides.

Many years later, he’s still a famous writer whose works are always bestsellers. One day, I opened his new books, and the story line shown were like a pop song: sex, sex, sex, more or less, here and there, sex, sex ,sex, different characters and different interactions, but all of them sex. Minutes later, I put down his new novels, bestsellers as always, thought I might not be interested in his works any more.

If modern literature can avoid death and suffering of life in order to boost sales by sex scenes, as a reader, I can avoid modern literature as well.

一個人,參訪


我以為會遇見佛
沒有
以為會看見法
沒有
以為總有個僧吧
也沒有

古寺繞了半天
佛法僧
在外不在外
心性啊在內不在內
又哪個阿誰來著
中間不中間

我以為腿子逛來
就表示有參禪
禪呢
是什麼非什麼
兩邊不兩邊又指什麼
心都參到花了

那花
倒是有
樹有林有草有
連泥香味兒也有
寺有廟有
會打妄想的肯定也有

有沒有落兩邊
三寶分事上理上也兩邊
佛子不佛子倒也算兩邊
佛道不佛道又分別兩邊
兩邊到處都有

古寺忽然回頭
哈哈大笑起來
這一狂笑
換我不好意思起來
怎麼多情應笑我
無情也一樣笑我

2012年5月15日 星期二

因為我們年輕時都不完美


老的都年輕過;年輕過的都蠢過

年輕人不犯錯很難。

小女生援交,我們擔心。

小女生太早戀愛、懷孕、生子或墮胎,我們擔心。

小男生太早當小爸爸或不肯承擔當小爸爸,不管到底會不會賺錢養家,我們都很擔心。


小男生、小女生在學校互相霸凌,複製成人社會設定的種種歧視文化模式。小同志被欺負到自殺,恐同症的次文化形成不友善的校園。成人大毒販在各級學校吸收小毒販,成人的惡業從此有了青少兒童版。成人發明色情業,小孩子加進來成為性工作員工或性工作基層領導,拆帳又分紅。十八禁要怎麼禁?成人的惡業與惡文化模式直接被兒少COPY,部分成人不僅管不動歧視文化的傳染、傳播、重製、模仿,甚至部分成人本身都擁護與宣揚歧視文化,怎麼有能力帶動新生代?

在笑貧欺貧的台灣社會,小孩子會故意拿糞水潑遊民,反映出最大的問題是成人的金錢崇拜與階級歧視--小孩子會做出這種事,沒有文化意識與階級動機是不可能的。大眾聚焦修理小孩時,用的是逃避的目光--怪小孩,就不用怪教壞嬰仔大小的成人歧視文化;修理小孩,就不用檢討反省成人的歧視心態與歧視語言;只懲罰小孩個人,就不用逆轉腐敗墮落的意識型態--試問小孩子犯下的錯,哪樣不是成人現成的殺盜淫妄酒種種不良身教所打下的深厚社會基礎?

對於年少無知輕狂而犯下的錯,能原諒就原諒,能化導就化導,給小孩子的人生一個知過改過的機會。有佛性,就有受教育、修正,進而成為好人、善人、賢人、聖人、覺悟者的潛能。

我們這群比較老的人若回首本身的年輕歲月,有幾多人稱得上完美的聖賢才俊呢?糊塗事、蠢事、傻事、錯事、無明事、讓別人起煩惱的事還不是也做過一大堆?我們在家人、朋友、師長前輩、各界社會人士、大眾的包容與指正下活到現在、有機會老到成為年輕人的長輩,不是嗎?

一個包容的社會不但要有多元共存的正向溝通力,也要具有包容犯錯與修正成長的空間。給小孩子改過自新的機會,小孩子也會學會在他長大、老了之後,要給新生代改過自新的機會。

原諒他吧。

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不看人性,看看佛性吧?

佛典故事:住在化糞池裏的大蟲 The Big Worm In The Septic Pond


在環境衛生條件普遍不理想的古代,人們在城外保留了一個大污泥塘。它收納了所有人類棄置不要的廢棄物:糞、尿、各式各樣臭穢的垃圾人們灌注它、填充它,它也就構成一個生態圈──成為一隻大蟲的家。

這隻大蟲非常、非常老了。牠的外形長得像蛇,卻有四隻腳。牠日日夜夜在大污泥塘裏游來游去、繁頻出沒。年復一年,城裏的人們世世代代生、老、病、死,數不清已輪替多少世代去了,牠卻依舊活著。

活著的意義,在於住在大污泥塘裏吃苦受罪。牠的長壽不但不象徵福報,反而代表夢魘似的煎熬與折磨。牠不是沒死過;牠死過。死了直墮地獄,在地獄裏受報達萬億年又再回來,仍舊是投胎在這口化糞池。

尸棄佛帶著比丘眾經過時,當眾開示過牠的因緣故事。毗舍浮佛帶著比丘眾經過時,也駐足說明牠的因果本末。拘留孫佛帶著比丘眾遶行這口糞坑,也詳加介紹過牠的累世因果。拘那含牟尼佛和弟子眾來過,迦葉佛和弟子眾也來過……從莊嚴劫到賢劫,釋迦牟尼佛住世弘化,牠依然在這裏,猶原是條大蟲。比丘們既然觀不到大蟲的累世因緣,釋迦牟尼佛便親自開口,說起這段好古老、好漫長的輪迴故事:

在莊嚴劫時,毘婆尸佛出世教化已功德圓滿,示現涅槃。當時僧團裏有十萬名比丘以梵行持身、清淨修行,十分知足地在山中閒居。靜靜的深山裏,有好樹林、好花、好果,四季蓊欝;流泉浴池又非常清涼適意,比丘們住在這裏精進地奉善行道,證得初果、二果、三果到四果的聖位。

有一群海商,正打算出海。他們路過此山,發現這個龐大的僧團,又看見比丘們精進、少欲、知足、行道,起了非常大的歡喜心,天天派人來請求供僧,卻天天被拒絕。最後,出海的日子已迫在眉睫,海商們逼不得己,便哀求僧眾務必答應等他們平安歸來就應供。好不容易,這次隱居深山的比丘們終於同意了。

海商們發供僧的善願而出海,順利尋獲大量珍寶、平安返鄉。他們高高興興地來到山上,選出最上等的寶物布施給僧眾,期待能用來交換飲食、長期齋僧。眾僧收受善心居士的供養後,交給摩摩帝保暫時保管。

首批飲食吃完了。僧眾請摩摩帝把剩下的寶物拿出來換飲食供僧時,摩摩帝當場拒絕:「先前海商們自願拿寶物給我,你們為什麼來找我要呢?」上座維那法師向摩摩帝說明:「之前善心檀越布施寶物的用意在布施給僧團,才暫時交給你保管。現在僧眾已經把首批飲食吃完了,理應把剩下的寶物拿出來交換另一批飲食才對!」摩摩帝愈聽愈不高興,起了瞋恚心:「你、你們這群都人去吃屎好了!這些寶物是我的,為什麼要來找我討?」眾僧看摩摩帝已經起了惡念,就默然解散了。摩摩帝造下欺僧、惡口、毀罵的大惡業,命終直墮阿鼻地獄,多劫在沸屎地獄裏受罪。從地獄出來以後,又出生在這口大化糞池裏,年復一年,始終無法解脫……


原典出處:《賢愚經、汪水中虫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若為貪求世間有形寶物而喪失品德、人格、修養等等無形寶物,值不值得?

二、人生觀只著眼一生一世或者放眼前世今生的累世因緣果報,對個人的人生選擇、為人處世有無影響?

三、每個眾生都有他累劫生生世世數不清的輪迴因果故事。十方三世諸佛菩薩身為十方法界中功力最強、題材最廣的眾生故事講述者,是不是非常善於以「故事力」提升眾生的修行力呢?

2012年5月13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母與子 Mother And Son

佛典故事:母與子 Mother And Son

佛說,今天要上忉利天。
佛問,有誰有意願隨我同去?

夏坐安居天樹下,佛母摩耶天人身。
天界人間,為母拔苦不只今日。

好久以前,山名為雪。當兇殘的獵戶網捕追殺眾獼猴族時,獼猴王隻身奮勇破網,解救全體族猴,平安脫困。族運已穩,獼猴王回頭竟找不到年老的母親。她失蹤了。她去哪了?牠尋遍山野,終於在深山坑底發現跌傷的老母猴。獼猴王一聲令下,全族獼猴團結合作、首尾相捉,順利將負傷的老母猴救出深坑。

那時,救母出山難。
這時,度母出三惡道難。

拔濟父母功德如斯……
世世無難,自致成佛。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佛於忉利天上為母摩耶說法緣》

-延伸思考向度-

如何報答母恩?

2012年5月11日 星期五

心王

觀心空王,玄妙難測。無形無相,有大神力。能滅千災,成就萬德。體性雖空,能施法則。觀之無形,呼之有聲。為大法將,心戒傳經。水中鹽味,色裡膠清。決定是有,不見其形。心王亦爾,身內居停。面門出入,應物隨情。自在無礙,所作皆成。了本識心,識心見佛。是心是佛,是佛是心。念念佛心,佛心念佛。欲得早成,戒心自律。淨律淨心,心即是佛。除此心王,更無別佛。欲求成佛,莫染一物。心性雖空,貪瞋體實。入此法門,端坐成佛。到彼岸已,得波羅蜜。慕道真士,自觀自心。知佛在內,不向外尋。即心即佛,即佛即心。心明識佛,曉了識心。離心非佛,離佛非心。非佛莫測,無所堪任。執空滯寂,於此漂沈。諸佛菩薩,非此安心。明心大士,悟此玄音。身心性妙,用無更改。是故智者,放心自在。莫言心王,空無體性。能使色身,作邪作正。非有非無,隱顯不定。心性離空,能凡能聖。是故相勸,好自防慎。剎那造作,還復漂沉。清淨心智,如世黃金。般若法藏,並在身心。無為法寶,非淺非深。諸佛菩薩,了此本心。有緣遇者,非去來今。


《傅大士心王銘》

宗教母親,法律孩兒


道德系統也有母子世代傳承

教義與法條有個共通點:訂下大致上的原則、法則、規則、定律、方向,至於在實際個案裏怎麼運用,視歷代神職人員與信徒的詮釋、解釋、推理、評判而定。

要怎麼用?case study?

宗教曾經是古人法政系統的一環(與皇室難分難解地共生),傳統宗教的教典中充滿各種是非善惡的評判標準與戒條規則。宗教作為古典法政價值系統的主力,在後期與現代法律系統漸漸切割、示微、限縮、邊緣化、神化化的結果,令很多現代人不知道所謂「宗教」其實就是古人的「司法與政治價值功能的運作系統」--宗教信仰就是古代的法政體制,也是現代法律制度的前身。

打個比方,現代司法體系是古老宗教生下來的小孩。法律體系骨子裏留有各大宗教的價值評判DNA,這在刑事體系及性道德規範中尤其明顯。相對的,在法律體系民主化後,它能隨時節因緣增刪補廢、重新解釋、多元思辯的特質也會從子系統又反饋母系統,迫使母系統也要做出符合時代潮流的新詮釋或修正實務立場。

神權、王權、民權的過渡與辯證,在宗教與法治的交互反饋修正裏不斷進展著。道德與法律很難分家;道德價值支撐著法體系的運作,而法律是法治社會最低限度的道德。

女權大盲點:女性化霸凌(十一)


假如你討厭女權、敵視女性主義基本教義派的「邪說惡行」的話,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突然給少數幾個在父權教義下成長的女性非常大的權力,放手讓她們互凌互虐、自相殘殺。其心機言行手段之惡毒陰險兇狠往往遠遠超出男權;有看過都知道,蠻驚人的。

為何女權能把人類對權力欲的執著與濫用放大到極致呢?

在父權系統運作裏,傳統的女性角色被過度私領域化:她從出生起就追求外表美麗與三圍豐好,以戀愛結婚生育與家庭人際關係為人生目標,把人生重點放在自己的女體、情欲實踐、兩性生活與家庭私生活,很少有機會演練或參與公領域的民主論辯、多元溝通、理性表決、思考對話;簡單來講,對公共議題與群眾關係普遍缺乏實戰演練。幾十年下來視野圈限在娘家、男友、丈夫、夫家、小孩、家務,被擋在男權主導的公領域機制外的小女人們一旦大權在握,把私領域裏的行為模式放到公領域,內鬥比男人狠,霸凌也比男人毒,濫用也比男人更兇。她們根本沒學過如何用民主開放的理性模式來處理公領域大小問題;社會、學校、家庭都沒給她學的機會。

男眾多年在公領域裏實地演練久了,彼此多少有個制衡與克制的尺度拿捏,一如小男生從小打架慣了,加減明白怎麼打鬧才好玩,大家又能繼續當好兄弟哥兒們一路當下去,不會斷交。女眾不一樣,長年被教育要對公共議題冷感、閉嘴當婦德、無知當溫柔、沒機會練習打架等爭議或危機處理,又加上實際上也大量被擋在公共事務的參與大門之外,若突然被丟進公領域第一線去面對權力關係的實務操作時,我執最大,貪瞋痴也最大,大小諸事比照私領域經驗辦理,三兩下就整群女眾殺成一堆,天昏地暗。

究竟來講,權力不在男女性別問題;性別也不只區區兩種──執著就是執著,濫用就是濫用,誰管男的女的或其他?公共議題的處理成熟度要從小學習培養,公共事務的參與要從小建立平台,公共權力關係的民主互動實務要從民間基層練習──千萬別好不容易墮下留情、決定留女嬰一條命,養了老半天卻白忙,到頭來只教會她怎麼隆乳拉皮兼避孕,未來等她大權在握又馬上搖身一變成為現代集權女暴君……

(按:有反挫,就有反反挫;世間妄法都是相對的)

2012年5月10日 星期四

遙敬死亡(我執文本)


死亡比愛欲更誘人

死亡的氣息啊時時刻刻

我死,故我在

小命保住的嬰兒期,我離死亡很近。才撐到幼稚園時體弱的乾姐姐卻忽然病亡。祖母往生,不哭泣的我靜靜觀察她,她獨一無二的死亡開在不幸的愛情與婚姻上,就像荒墳上抽出的紫色野玫瑰花。「姐姐」這個謎樣的身份迷住了我;大弟被墮掉時,我認真地認為異性戀家庭很惹人討厭。我如此期待當個姐姐,你竟然沒跟我商量就自以為是地殺掉了我的資格。逛遍大大小小各類喪禮與告別式,從曾祖母到數不清的尊長遠親,死亡形塑我解讀人生的方法論與邏輯學。敦化南路的車流撞死了年老的小白;那出生時在我手上才巴掌大的小白,死在台北驚險萬分的馬路。豪宅位於都會區,當然也是死亡的管轄地區,無有特權同學的同學們墮掉了幾個小小孩,朋友的朋友們拿掉了幾胎又幾胎。胎兒的存在、嬰兒的出生、婚宴的歡醉、情欲的書寫,全然不足以與死亡相抗。

死亡,絕頂香豔的欲界情詩

人命呼吸間,死亡都在

愛欲不足與死亡的全能相抗

醫學再發達也救不了死亡。國力再強大也保不住公民不死亡。贏全天下的鈔票也買不到免死許可證。戀人們或法定配偶最後也同樣分手在死亡。這才是全球最高段的精良武器:死亡。自古帝王將相全體被死亡所併吞、侵占、剝削、誅殺--死亡是場沒有人打得贏的終局爛仗。相形之下,研發各類次級的、不入流的人工武器的人類多緲小啊……人殺人要砸大錢勞民傷財,死亡不用浪費半毛成本又超越世間一切主義教條,全部總殺、無一活口。

為了活,不得不造業

一路造業到死就為了生存

凡生存者,必然死亡

(敬六念之念死。「死」字當頭,入道不難)



2012年5月9日 星期三

修行會進步

幾年前,一名很老的阿公居士誤以為他發現了一名「很年輕的比丘尼」,隨後留言一首打油詩,大意是「還俗當親家」云云。網路是公共場所,不是私人房間。老人的留言引起另一名已婚居士的高度緊張-顯然也誤以為他面對的是「很年輕的比丘尼」-馬上去打聽老人的底細,趕緊來質問:「師父,你知道他多老了嗎?」

佛學常識在台灣民間並沒有想像中普及。正統佛法視欲愛色愛為生死輪迴根本、示導諸佛示現出家成道的清淨義理,民間對此知見有基本了解的人口比例並不高(以日常經驗以觀,知道的人非常少)。老人的留言反應出的是很典型的初學者邏輯(誤把尼眾當成宜室宜家的清純小姑娘、媳婦好人選,沒半點出世知見),生活上遇多了就見怪不怪了。

不只台灣,放眼全世界,最普及的信仰並非任何宗教(不論是傳統或創新、古法或自創),而是對於愛、家、繁衍後代的堅固信仰;老人的留言只是誠實反應出此界最普及的民間信仰何在。從這個角度來看,世界上很少完全沒有信仰的人--全球至少有九成以上的人口都深深相信愛情、家庭、生育等人生教條,一生努力實踐。

修行會進步,人人有機會。從欲界信仰向宗教信仰移動的人口比例在歷史上本來就很有限,有宗教信仰又身體力行者也很稀有;不只稀有,也需要時間與空間去體悟、轉變。諸佛菩薩讚嘆五濁惡世眾生能依法修行者十分稀有難得、如世間蓮出泥不染,正為這個轉變在人間發生的比例很低。

法師都當過居士,也不難知道居士會想什麼;不管一時怎麼打妄想,都是修行路上風光。居士可以出家成為法師,人可以真修實證成佛作祖。不論是誰,修行都有機會進步。

2012年5月8日 星期二

Natural Mutation Is Much Better Than GMO


Strolling through Taipei streets on a sunny day is heaven. I took a leisure walk that day, believing walking is Zen as well, and met many different coffee trees in a park.

One of them is a new species born and mutated here in Taiwan. Though all coffee trees are small and cute in my eyes, that one is even more special. Natural food creation is much safer and nicer than GMO after all.

Maybe I should order a cup of coffee and experience the taste of mutation next time? Don’t worry, if drinking tea and eating cookies is a traditional Zen dharma door, sipping coffee and biting non-egg cakes might be another modern creative way leading to enlightenment, too!

識人之明

應菴華和尚住明果,雪堂未嘗一日不過從,間有竊議者。雪堂曰:「華姪為人不悅利近名、不先譽後毀、不阿容苟合、不佞色巧言,加以見道明白、去住翛然,衲子中難得。予固重之。」

湛堂曰:「有道德者樂於眾,無道德者樂於身。樂於眾者長,樂於身者亡。」

佛鑑謂龍牙才和尚曰:「欲革前人之弊,不可亟去。須因事而革之,使小人不疑,則庶無怨恨。」

或菴曰:「夫為善知識,要在知賢,不在自賢。故傷賢者愚,蔽賢者暗,嫉賢者短。得一身之榮,不如得一世之名;得一世之名,不如得一賢衲子,使後學有師、叢林有主也。」


節錄自《禪林寶訓》

2012年5月7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慈能止戰 Compassion Stops All Wars


唯心所創

國家是人類虛擬發明出來的人間創作。人間萬象當然也是人類虛構業力的集體創作。六道生死乃自性心體虛幻妄想的極致創作;眾生心能創作出什麼,也要對創作物有所承擔。

大國小國

在弗沙佛住世時,曇摩留支王是世界第一強國的國王,一手統理八萬四千小國。他所轄的眾多小國當中有個特別豐樂的迷你小國,由佛弟子波塞奇王領眾。弗沙佛在這個小國家內教化眾生,波塞奇王與群臣非常歡喜,日日專注於供養佛僧,忙到沒時間去朝覲曇摩留支王──不但外交上無消無息,朝貢物料也悉數停擺。

日子久了,最後終於把曇摩留支王惹毛了。他派出使節到訪,特別宣令問罪:「你最近是在搞什麼?今年沒派人來,也沒有送國書說明;你這個當臣子的人忽然反常是什麼意思?是不是起了二心,預備謀反?」

波塞奇王接到大國使節宣達的國令後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一五一十向弗沙佛報告。弗沙佛聽完,安慰波塞奇王:「國王勿慮,只要遣使據實以告,說明佛在國境內必須朝夕承事,不克往覲大王;國內財物悉供佛僧,實在沒有多餘的部分足供朝貢的事實即可。」

波塞奇王依照弗沙佛的指示派出使節向曇摩留支王報告,曇摩留支王不但氣沒消,還更加倍瞋恨,馬上集合眾臣來商議這件大事。天下第一大國的國臣們平常被眾多小國奉承慣巴結了,也十分不滿:「這個波塞奇王簡直太慠慢了,完全不講道理。我們最好出兵攻打他!」天下第一大國的國王正在氣頭上,一聽馬上同意了。

能攻所攻

等到大軍軍臨城下,波塞奇王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事態比想像中嚴重,已經來不及了。他向弗沙佛請示後得到的回答是:「別擔心,就去朝見,照前面教你的說法再講一次就好。」波塞奇王馬上召集群臣,親自到國界以國禮迎接對方

曇摩留支王:「你是有了什麼新靠山?怎敢一失常態、大為怠慢,不來朝覲本王?」

波塞奇王:「大王,佛世難值,很難遇到哪!現在佛陀正在小國的國境內教化,臣朝夕忙於侍奉,才會有所疏忽。」

曇摩留支王:「什麼?你還敢狡辯?就算如此,你又憑什麼不來朝貢?」

塞奇王:「佛有整群弟子,稱為「僧眾」。他們有戒德又清淨,是世上最優良的福田。臣全國一切庫藏所有通通用來供養,實在沒有多餘的可以拿出來朝貢大王了……」

曇摩留支王:「且慢,等我也親自見了佛,回頭再問你的罪!」

曇摩留支王和群臣一行人趕到佛所,看見大名頂頂的弗沙佛正被一大群端身靜坐的入定比丘圍繞。其中有一位比丘入了慈心三昧,通身放出金光,遠看像是大火堆一樣。曇摩留支王看見佛身光明顯赫,比日光還明亮;僧眾圍繞著佛身,好比眾星拱月般莊嚴,不禁低頭向佛禮拜問訊

曇摩留支王:「佛陀,請問這位比丘是入哪種定,怎麼這麼亮啊?」

弗沙佛:「這名比丘入的是慈等定。」

曇摩留支王:「真令人欽仰啊……這個慈等定這麼了不起,我日後也會常常修習這種慈心三昧。請佛陀和比丘僧移駕到本王國境內,換本王來供養吧?」瞋恨心消失了。想攻打、屠殺、洩恨的惡念不見了。居士既誠心祈請,佛陀當場也答應了。

人王法王

波塞奇王當場聽見,才放心停戰消災,馬上又心情低落。佛陀答應去天下第一大國應供,令他心懷眷戀,反過來懊惱自己國力不如人,無比愁悵:「哎……假如我是最大的國王的話,佛陀就可以時時常住在我的國境以內……都怪我,我的國家太小,沒有國際實力,連想供佛也不得自在、無法作主!」

波塞奇王:「請問佛陀,普天之下所有國王當中,誰最大?」

弗沙佛:「轉輪王最大。」

波塞奇王:「那小王發願,以我這段時間供養佛僧的功德回向,誓願將來世世常常當轉輪王!」

很久以後,曇摩留支王轉世成為彌勒菩薩,波塞奇王則投胎成祇陀比丘。在釋迦牟尼佛授記彌勒菩薩成佛後,祇陀比丘當場發願,他願在彌勒佛住世時身為大護法轉輪王。釋迦牟尼佛聽到祇陀比丘發這種願,當場立刻反問:「你在長夜輪迴裏貪樂生死,難道不打算出離嗎?」


原典出處:《賢愚經、波婆離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大國明明國力權勢樣樣比人強,為何不布施加惠小國,反而處處要求小國定時定量朝貢?這是不是「世間顛倒」、「眾生顛倒」的最佳實例之一?

二、為何入慈心三昧能化解瞋心、息瞋止戰?

三、為何發願當全世界的王中之王「轉輪聖王」反而被佛陀訶責?發願當個大王到底哪裏有問題?

四、在彌勒佛住世弘化時,龍華三會分別有九十三億、九十六億、九十九億的眾生得度。您想親自參與這三場盛會否?

講什麼陸配不陸配:女性化霸凌(十)


「陸配」這個台式名相實在很奇怪

簡單來講,這個名詞特指對於台灣男性的種種文化文明教養、身心人格特質、社會經濟地位、愛情家庭觀念、男尊女卑習氣、……有所了解與認識之後,還大無畏又大無私地勇敢嫁到台灣的偉大大陸女性。

她們解救了為少子化而哀嚎焦慮、為本土女性拒嫁而驚聲尖叫的台灣。我原本以為用於指稱這群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俠骨柔情又堅決果敢的當代奇女子的「陸配」一詞的文化意義應該就像「媽媽」這個名相的社會評價這麼高尚貴重;等到後來對相關制度規範略知一二後,才知道並不是這樣。

為什麼大陸女性嫁來就要定位成「陸配」另眼相待?真奇怪,有很多台灣人的祖先、曾祖父、祖父等親人先後從大陸來台定居成家,從姓氏、籍貫、墓碑、神主牌、牌位、……到出生證明、結婚證書、死亡證明、身份證、家譜等等,全都明明白白寫上大陸各省各地的地名,擺明這一大群男性列祖列宗與家譜傳承主軸是不折不扣的「陸配之家」。

為何早期的「男陸配」能享有崇高又倍受肯定的社會與家族地位,一旦落地生根、家族興旺,後期的子孫竟然對「女陸配」意見一大堆?不只意見多,還貼上「買賣婚姻」之類的標籤講得這麼難聽!早期的男陸配也很多是來開山闢土、戰後遷移的吃苦大隊,大多數也一窮二白,後代子孫還不是一樣恭敬孝順地不得了?

同樣的出身背景卻明顯男尊女卑,表示「陸配」一詞有深刻的性別文化價值評斷。成人的文化歧視與社會貶低,很容易會誤導台灣新生代歧視生出他們的「陸配母親」──這種有違孝道與基本倫常的歧視很要不得。試問有誰敢去回頭質疑自己家族族譜中「男陸配」祖先的通婚事實與家族傳承呢?

2012年5月6日 星期日

蛋不蛋有關係──台灣糕餅業的轉型故事


居士竭誠請客,拿著試吃用蛋塔:「難得出門,吃點不一樣的?」微笑拒絕,說明不吃有雞蛋成份的蛋塔,建議可以向澳洲進口某些糕餅業專用的替代品,能完全取代雞蛋,也不會造成烘培作品做不出來的災難──這麼專業的資訊是當年某位糕餅業老闆親授的。他為了擴大客戶群、網羅純素消費者,早在十多年前就從食材上改變,出國詢問、買回台灣與他的大廚共同努力實驗,最後成功地轉型。這一轉,解救了老店的月餅、喜餅、生日蛋糕等傳統糕餅市場,也不用考慮關店。

有遠見的老早就看準市場走向調整事業航道;始終不願改變的就原地不動等著被大環境因緣浪潮吞沒。市場時時刻刻在變動,食品市場更是如此。自然人與法人之間的消費力道本來就不對等──只有決定停止用嘴巴或鈔票投票,才有辦法以文化力道削弱法人的強勢力量。

就算90%的台灣人接受有雞蛋的蛋塔,也不見得真的都肯買它。從十多年前糕餅店老闆大吐苦水的經驗,早已知道不論加幾顆蛋也救不了市場。身為剩下的少數10%素食人口之一,面對滿坑滿谷的含蛋食品,到死以前都不吃也無所謂──哪怕是免費的也不想吃。就算沒有禽流感,養雞場也是虐雞場。母雞就像是雞族的孕婦,實在找不到任何理由去吃孕婦生下來的東西──哪怕那位不認識的孕婦的身份是一隻台灣母雞也一樣。

2012年5月5日 星期六

肉,一種文化論述


從肉食改素食,是場身心大革命--自願而徹底,非關他人

永遠的非主流

地球的人類社會以肉食社會為強勢、以肉食人口為相對多數、以肉食市場為強勢食品市場、以肉食為家族營養觀念傳承主力。大環境因緣條件如此,素食者很清楚自己選擇當個少數派的理由何在。面對人類幾千年的「肉食黨獨大」下宣傳的強勢肉食文化論述與各國歷代肉食食譜,大多數自肉食家族、家庭中出生、生活於肉食社會的素食者都知道哪怕堅持茹素一輩子,在地球共業走勢下,到死充其量也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迷你素食非主流派」。

不一樣的路頭

我們這一代,從家庭、學校、社會、到國際,從課本到生活,大家都鼓勵吃肉。吃素又念佛的老阿婆會被大家原諒:「老了,吃素積功德,念佛求往生。」吃素又誦經打坐的大學生待遇不同,通常會被大家公批:「你太迷信了!吃素不營養。宗教是老人的事情,你這麼年輕,又有學歷,怎麼會信佛?」

文化就欠溝通

此生尚未親身體會過純素食生活者,或者曾經嘗試使用肉食論述來勸退素食者的肉食朋友,可能沒有真正體會過這件事的核心要素:文化價值觀。 從強勢肉食文化掙扎出來,自動自發當一個少數中的少數,替千年被邊緣化、被恥笑、被不屑一顧、被輕慢貶低的素食文化說幾句良心話,建立一點點素食文化論述,若能以「文化」作為不同飲食主張之間的對話平台也不錯。

胃也改變腦袋

素食不僅改變體質,更重要的是會改變腦袋。能變更腦神經脈衝以創建新觀點的絕對不只是屁股;人體其他部位也行。

肉,一個文化述語,也是食物政治用語。這個字把有關肉的文化認知限縮到食品、食材、食物、物體、客體,遮掉其他文化論述可能性。發明這個名詞的祖先不一定是名廚,卻必然是個政治天才--肉及所有肉部組構的中文字群,從字形、字釋、字意、字義、到字詞,全部與「死亡」的事實意象及實踐行為完整脫勾。人真正活在肉食圈外了,就像魚出了水,才能客觀看清楚水生活是何等生存文化:以死餵養。

說文解字拆肉

「肉」 及所有肉部組構的中文字群, 分類下來約是這幾種:一、人體組成部分。二、動物組成部分。三、祭品或食品。四、受孕的早期生命。五、姓氏。六、統稱飲食或美食。七、特稱各式種類、外形、調製、用途、……不同的肉食。

假如身為華人學中文,哪怕把肉部大量的字群翻來翻去讀了大半輩子,也不會在文化聯想上去跨部首、跨字群,進而發現「肉部」有它很深的食品政治意涵:它讓人能安心又放心地壓迫、謀殺、利用、吞食、消化其他物種的生命,零罪惡感、零道德負擔、零文化批判、零法律責任,甚至零文化自覺,最後連文明自省也掛零。

肉的素食字典

吃肉的古人造字、編字典,投射出的語言政治就是百分之百肉食主義的政治見解。以下是它故意不呈現、刻意打壓的文化觀點:

一、人體組成部分可細分為活的、老的、病的、死的。這些若被拿來當肉食的話,現代社會稱之為病態、犯法、或野蠻;統稱為「人肉」。

二、動物組成部分也可細分為活的、老的、病的、死的。在現行肉食社會視為百分之百合法,不論快速誅殺、凌虐至死、或化學基改加工,以人力施加種種方法使生物成為屍體後,製屍者、販屍食、屍體加工者、買屍者、食屍者一律無罪免責,因為大家都這樣。據說人天經地義自古就是一路吃屍體吃來的。

三、祭品或食品也有文化脈絡。古人從祭活人、祭死人、祭活體動物、再到近代祭死屍動物,不能不說有飲食政治文明的變遷在背後主導祭祀用品的改革。近代不少人以純素食造型動物(豆類、果凍等為材質)來拓展新的祭拜牲禮選擇。

四、受孕的早期生命,泛指一切生物體的早期態樣。經由精密的政治切割,「墮」、「死」、「屍」、「殺」、「亡」這些字眼都沒放進「肉」部。凡揭露「肉品即死屍」的簡單事實的文化論述一律排除在外。疑此為嬰幼兒或動物幼兒也被人類社會當成肉品食用的文化背景成因之一。

五、姓氏。你可以自由選擇姓各式各樣的肉。

六、統稱飲食或美食。稱之為「肉食霸權」或許太激烈了;且說為強勢即可。

七、特稱各式種類、外形、調製、用途、……不同的肉食。簡單來說,就是形容並表述各類物種屍體的不同態樣、屍體外觀種類、屍體處理辦法、屍體加味加工制程、屍體的社會意義及社會功能。

雜食肉食素食

地球公民光透過兩件事就可以全球投票,一人一票、平等平等,天天投票。

第一件事:張口吃,用吃什麼進胃裏來投票。全球大文化、大文明走向是人人有責,會開口吃、等消化完又會拉屎的人人都有份。

第二件事:伸手買,用光錢在什麼食物上來投票。全球生死大事紀與物種滅絕也一樣人人有責,會花錢買、等買完要背共業的人人都有份。

票怎麼投,食品政治方向球就怎麼轉。等我們集體往生後,再留一部素食文化史給子孫去填寫、批判、文創、考古、研究、調查、比較、討論、分析、評論--這麼偉大的事情,小僧個人倒是無才無能勝任。

橫豎總是堆屎

小僧頭腦很簡單: 橫豎總是堆屎,怎麼拉也不會拉出黃金;與其拉屍體還不如拉蔬菜! 

2012年5月4日 星期五

台灣酒的實例考古題


「酒駕」激發對酒品廣告的反省,只突顯二者之能所對立關係:能銷售之辣妹與所誇大之酒廣告。小僧想補充的是幾個跨域實例活用題--台灣酒與把妹倒妹、契約詐欺、稅金、社會成本會計帳之間的因果關係。

辣妹與酒的因果關係

酒,在青少年到老年這四五十年以上的時間,被廣泛應用於「把妹放倒」這個性行為強迫功能。青少年圈、成人各類兄弟間對於如何把妹灌醉、放倒、成事後再向眾哥兒們追牛皮的事,是很公開的集體次文化。這種酒國次文化當然是大量性犯罪的溫床。

「妹」在身理上不只限於女性。實務上,「辣」更不是重點,故意運用酒品使妹方無力反抗、意志力與判斷力下降、達到強迫/半強迫/非自願/頭腦不清醒/事後會後悔的性行為,才是重點。

契約詐欺與酒國文化的因果關係

商場上把人灌醉再半推半就簽約也很常見。這種酒意下談出來的契約,事實上很多都沒有法律效力,民間以酒力詐欺或哄騙對手簽約的事很多。民間愛勸酒、愛應酬,慣於拿酒來迷掉生意對手的理智,或直接當成酒色招待手法--早期連公務員間也很興盛,酒女舞女等等中意了會成為包養情婦。酒國文化不但出奸商,還出政界醜聞;若二者效果勾結相乘,惡業也造更大。

稅金與酒品企業的因果關係

酒商獨賺暴利,社會成本九成以上都丟給官方、民間去背共業。為了酒引發的相關犯罪、家暴、健康損害等多層次社會問題,全民要納大筆稅金去支付司法/犯罪/社會安全/社會工作/醫療體系/離婚/弱勢兒少等等龐大社會成本。在諸多成本中,人命是最難量化的一種:生命無價。

酒業成本與社會成本的因果關係

試問酒商/酒業會計報表兩個基本問題:

第一問:在「成本」這一大欄裏,「酒駕被害亡者」一條命成本粗估多少錢?「酒姦被害人」一生身心理創傷共值多少成本?「因酗酒而離婚失敗的家庭」一戶又構成多少成本?全民為「酒禍」支付的總體稅金(也就是國庫開銷)在每個會計年度該核計多少才正確?

第二問:憑什麼這些高昂成本要全社會替你背?你只負責賺大錢?

2012年5月3日 星期四

Google Translation Function

Dear Readers,


Please use this new tool to translate any Chinese or English posts here into 50 different languages, click on the button and choose your favorite language from the menu and give it a try, hope you'll enjoy it!

Zen Happiness & Blissful Peace

Cloud Water

台灣酒的故事


A 年輕時原生家庭有大問題,輟學工作。學歷太低看不到職涯前景,以菸酒泡麵度日,偶也在八大行業兼兼差。酒喝幾年下來,比吃飯還重要----從慢性胃病、急性胃炎、到反覆發作胃穿孔住院,三十歲以前的工作辛苦錢大量花在酒上,沒有用在求學或轉行。

就算這樣,A 自嘲搞不好哪天胃癌掛掉,酒照喝。一大群失意的年輕人飆車飆酒度日,女朋友交換來交換去,整群兄弟互為前任。在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一個月四、五萬的薪水,可以用來天天喝酒過日子,平均一夜喝掉幾千塊。錢好賺?在酒色上三兩下就空了。

台酒一瓶四五百到一兩千是普通,一手台啤才一兩百;洋酒好點的三四千到幾萬。民間有大量勞動收入通過「酒」這個癮品大量回流給法人財團,比用老鼠會吸金還賺。

A 這樣度日,講他沒有長壽的打算。一個不想活過三十歲的人下意識用菸酒麻木生活知覺。整群兄弟長期用菸酒來定義青少年到中年的生活基調,直到其中一個哥兒的哥兒的長腿美女友車禍撞斷腿、為保命腿又截肢為止,才開始有一點點不一樣的想法:「我們老了,日子不能再這樣子混下去。」

如果有機會親眼看看酒精怎麼吸乾台灣年輕生命力、耗竭他們的人生、抽乾他們的勞動收入的話,倒也不難體會台灣骨子裏是個自殺型的社會:

老一代靠菸酒事業賺暴利吸金,自戕自家新生代;不分領子是什麼顏色,在酒國裏死得一樣難看。毒品更不用講,同樣是老一代開路,找小孩銷售,打進兒少圈、校園去謀利。賭博業與毒品的關係如銅板正反兩面,更是買一送一。

為了錢,老生代親下毒手要新生代的命:人命、職涯命、法身慧命三條通死,一代逼死一代,自族自害。看幾十年下來,生離死別的事多滄桑。以至於後來聽到「愛台灣」這三個字時我幾乎難以置信--這三個中文字好魔幻。

2012年5月2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流浪王子轉世記 The Wandering Prince’s Incarnation


原生家庭反映家庭成員間累世糾纏難解的恩怨因緣:

那輩子
這輩子
善事王子
希達多太子 → 釋迦牟尼佛
寶鎧王
淨飯王
寶鎧王之正室:王后
摩耶夫人
梨師跋王
摩訶迦葉尊者
美公主
瞿夷(太子妃 耶輸陀羅)
惡事王子
提婆達多
受善事王子布施之恩的人民
佛陀成道後,聞法得度的八萬天人以及獲得授記的聲聞弟子

原生家庭的親眷恩愛業障緣也能轉化為殊勝法緣:

那輩子
這輩子
善事王子原諒惡事王子
釋迦牟尼佛原諒提婆達多,亦授記其必定成佛
寶鎧王與王后成全善事王子的布施大願
淨飯王與摩耶夫人在太子夜半出家後,不再障道
善事王子回宮後充足國庫、教化臣民
佛陀成道後弘法開示、度化眾生
梨師跋王成就善事王子歸國繼位
摩訶迦葉尊者紹繼正法法脈
美公主積極主動堅持與善事王子成婚
耶輸陀羅看破情執證阿羅漢果位
善事王子以如意寶珠行大布施
佛陀成道後行大法施、普利一切


-延伸思考方向-

一、如何解決不孕問題或少子化焦慮?

二、如何充足國庫、開源節流,進而廣益人民?

三、如何預防與應對海事/航運風險?事後如何根據海難經過事實決定責任分攤?海難倖存者說謊或偽證時又如何?

四、如何建全公民的自由轉行/改行/就業機制?完善的公費教育與輔導就業系統算不算是個方法?

五、運用民主議事流程來集思廣益有何優點?全民智庫是否能讓國力極大化?

六、同居事實婚、公證法律婚、自由戀愛婚、跨階級通婚、國際外交婚、乃至當紅熱門的同志法律婚,種種現世婚姻結下的俗緣基礎,對來生的法緣互動有沒有正面的影響力?

七、夫妻相處之道何在?如何在熱戀昏頭過後永續經營出一個和樂家庭?

八、靠自由戀愛或跨國通婚來拓展外交實力與建立國際互信,到底行不行得通?當各國高層均為姻親家眷、民間處處混血兒、全球四海一家親時,「戰爭」這個古老暴力野蠻傳統還有存在的必要否?

九、家族內部恩怨為何可以原諒?佛陀為何世世示現無條件的包容與原諒?

十、現代有沒有如意寶珠?從理上或事上以觀,如意寶珠究竟何在?


原典出處:《賢愚經、善事太子入海品》

2012年5月1日 星期二

別怕被罵

年輕時好讀書,結果被罵。讀英文原文書或翻譯文學被罵「崇洋媚外」,誦佛經、欣賞中國古代詩詞小說又被罵「迷信」、「被政治洗腦」;只有讀近代文學或少數現代思潮著作不會被罵。那年頭,認同迷失的一代只渴望建立一點點被全世界否定與輕忽的自信心--以否定來對抗否定。

世界很大。若對外拒絕國際多元文化的全人類共有精神文明,對內又拒絕華人數千年累積的文化資產,只一心一意抱緊短短幾百年、幾十年的時空而把心鎖起來、把視野關起來,在全球化時代還能有什麼實力或發展?

能接納、欣賞全球多元文化,全球多元文化才會欣賞本土文化。全球文明是全人類的共同資產,每個人都有權利薰修、欣賞、學習、創作。祭出短線政治理由排斥多元文化素養反而是自我矮化與國力自殺。

文化、歷史、考古、哲學、文學、語言、……這些耐久又保值的文明實力,樣樣都比政治偉大。帝王將相死後,世人只記得他們貪淫好殺、爭權奪利、欺壓百姓,後代子孫很少會懷念那種人。

本土文化本來就是國際地球村的多元文化成員之一。這是事實;政治怎麼東拉西扯亂講一大堆也改變不了的歷史文化事實。何不轉個念頭:以肯定招感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