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日 星期四

台灣酒的故事


A 年輕時原生家庭有大問題,輟學工作。學歷太低看不到職涯前景,以菸酒泡麵度日,偶也在八大行業兼兼差。酒喝幾年下來,比吃飯還重要----從慢性胃病、急性胃炎、到反覆發作胃穿孔住院,三十歲以前的工作辛苦錢大量花在酒上,沒有用在求學或轉行。

就算這樣,A 自嘲搞不好哪天胃癌掛掉,酒照喝。一大群失意的年輕人飆車飆酒度日,女朋友交換來交換去,整群兄弟互為前任。在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一個月四、五萬的薪水,可以用來天天喝酒過日子,平均一夜喝掉幾千塊。錢好賺?在酒色上三兩下就空了。

台酒一瓶四五百到一兩千是普通,一手台啤才一兩百;洋酒好點的三四千到幾萬。民間有大量勞動收入通過「酒」這個癮品大量回流給法人財團,比用老鼠會吸金還賺。

A 這樣度日,講他沒有長壽的打算。一個不想活過三十歲的人下意識用菸酒麻木生活知覺。整群兄弟長期用菸酒來定義青少年到中年的生活基調,直到其中一個哥兒的哥兒的長腿美女友車禍撞斷腿、為保命腿又截肢為止,才開始有一點點不一樣的想法:「我們老了,日子不能再這樣子混下去。」

如果有機會親眼看看酒精怎麼吸乾台灣年輕生命力、耗竭他們的人生、抽乾他們的勞動收入的話,倒也不難體會台灣骨子裏是個自殺型的社會:

老一代靠菸酒事業賺暴利吸金,自戕自家新生代;不分領子是什麼顏色,在酒國裏死得一樣難看。毒品更不用講,同樣是老一代開路,找小孩銷售,打進兒少圈、校園去謀利。賭博業與毒品的關係如銅板正反兩面,更是買一送一。

為了錢,老生代親下毒手要新生代的命:人命、職涯命、法身慧命三條通死,一代逼死一代,自族自害。看幾十年下來,生離死別的事多滄桑。以至於後來聽到「愛台灣」這三個字時我幾乎難以置信--這三個中文字好魔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