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5日 星期六

肉,一種文化論述


從肉食改素食,是場身心大革命--自願而徹底,非關他人

永遠的非主流

地球的人類社會以肉食社會為強勢、以肉食人口為相對多數、以肉食市場為強勢食品市場、以肉食為家族營養觀念傳承主力。大環境因緣條件如此,素食者很清楚自己選擇當個少數派的理由何在。面對人類幾千年的「肉食黨獨大」下宣傳的強勢肉食文化論述與各國歷代肉食食譜,大多數自肉食家族、家庭中出生、生活於肉食社會的素食者都知道哪怕堅持茹素一輩子,在地球共業走勢下,到死充其量也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迷你素食非主流派」。

不一樣的路頭

我們這一代,從家庭、學校、社會、到國際,從課本到生活,大家都鼓勵吃肉。吃素又念佛的老阿婆會被大家原諒:「老了,吃素積功德,念佛求往生。」吃素又誦經打坐的大學生待遇不同,通常會被大家公批:「你太迷信了!吃素不營養。宗教是老人的事情,你這麼年輕,又有學歷,怎麼會信佛?」

文化就欠溝通

此生尚未親身體會過純素食生活者,或者曾經嘗試使用肉食論述來勸退素食者的肉食朋友,可能沒有真正體會過這件事的核心要素:文化價值觀。 從強勢肉食文化掙扎出來,自動自發當一個少數中的少數,替千年被邊緣化、被恥笑、被不屑一顧、被輕慢貶低的素食文化說幾句良心話,建立一點點素食文化論述,若能以「文化」作為不同飲食主張之間的對話平台也不錯。

胃也改變腦袋

素食不僅改變體質,更重要的是會改變腦袋。能變更腦神經脈衝以創建新觀點的絕對不只是屁股;人體其他部位也行。

肉,一個文化述語,也是食物政治用語。這個字把有關肉的文化認知限縮到食品、食材、食物、物體、客體,遮掉其他文化論述可能性。發明這個名詞的祖先不一定是名廚,卻必然是個政治天才--肉及所有肉部組構的中文字群,從字形、字釋、字意、字義、到字詞,全部與「死亡」的事實意象及實踐行為完整脫勾。人真正活在肉食圈外了,就像魚出了水,才能客觀看清楚水生活是何等生存文化:以死餵養。

說文解字拆肉

「肉」 及所有肉部組構的中文字群, 分類下來約是這幾種:一、人體組成部分。二、動物組成部分。三、祭品或食品。四、受孕的早期生命。五、姓氏。六、統稱飲食或美食。七、特稱各式種類、外形、調製、用途、……不同的肉食。

假如身為華人學中文,哪怕把肉部大量的字群翻來翻去讀了大半輩子,也不會在文化聯想上去跨部首、跨字群,進而發現「肉部」有它很深的食品政治意涵:它讓人能安心又放心地壓迫、謀殺、利用、吞食、消化其他物種的生命,零罪惡感、零道德負擔、零文化批判、零法律責任,甚至零文化自覺,最後連文明自省也掛零。

肉的素食字典

吃肉的古人造字、編字典,投射出的語言政治就是百分之百肉食主義的政治見解。以下是它故意不呈現、刻意打壓的文化觀點:

一、人體組成部分可細分為活的、老的、病的、死的。這些若被拿來當肉食的話,現代社會稱之為病態、犯法、或野蠻;統稱為「人肉」。

二、動物組成部分也可細分為活的、老的、病的、死的。在現行肉食社會視為百分之百合法,不論快速誅殺、凌虐至死、或化學基改加工,以人力施加種種方法使生物成為屍體後,製屍者、販屍食、屍體加工者、買屍者、食屍者一律無罪免責,因為大家都這樣。據說人天經地義自古就是一路吃屍體吃來的。

三、祭品或食品也有文化脈絡。古人從祭活人、祭死人、祭活體動物、再到近代祭死屍動物,不能不說有飲食政治文明的變遷在背後主導祭祀用品的改革。近代不少人以純素食造型動物(豆類、果凍等為材質)來拓展新的祭拜牲禮選擇。

四、受孕的早期生命,泛指一切生物體的早期態樣。經由精密的政治切割,「墮」、「死」、「屍」、「殺」、「亡」這些字眼都沒放進「肉」部。凡揭露「肉品即死屍」的簡單事實的文化論述一律排除在外。疑此為嬰幼兒或動物幼兒也被人類社會當成肉品食用的文化背景成因之一。

五、姓氏。你可以自由選擇姓各式各樣的肉。

六、統稱飲食或美食。稱之為「肉食霸權」或許太激烈了;且說為強勢即可。

七、特稱各式種類、外形、調製、用途、……不同的肉食。簡單來說,就是形容並表述各類物種屍體的不同態樣、屍體外觀種類、屍體處理辦法、屍體加味加工制程、屍體的社會意義及社會功能。

雜食肉食素食

地球公民光透過兩件事就可以全球投票,一人一票、平等平等,天天投票。

第一件事:張口吃,用吃什麼進胃裏來投票。全球大文化、大文明走向是人人有責,會開口吃、等消化完又會拉屎的人人都有份。

第二件事:伸手買,用光錢在什麼食物上來投票。全球生死大事紀與物種滅絕也一樣人人有責,會花錢買、等買完要背共業的人人都有份。

票怎麼投,食品政治方向球就怎麼轉。等我們集體往生後,再留一部素食文化史給子孫去填寫、批判、文創、考古、研究、調查、比較、討論、分析、評論--這麼偉大的事情,小僧個人倒是無才無能勝任。

橫豎總是堆屎

小僧頭腦很簡單: 橫豎總是堆屎,怎麼拉也不會拉出黃金;與其拉屍體還不如拉蔬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