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0日 星期四

遙敬死亡(我執文本)


死亡比愛欲更誘人

死亡的氣息啊時時刻刻

我死,故我在

小命保住的嬰兒期,我離死亡很近。才撐到幼稚園時體弱的乾姐姐卻忽然病亡。祖母往生,不哭泣的我靜靜觀察她,她獨一無二的死亡開在不幸的愛情與婚姻上,就像荒墳上抽出的紫色野玫瑰花。「姐姐」這個謎樣的身份迷住了我;大弟被墮掉時,我認真地認為異性戀家庭很惹人討厭。我如此期待當個姐姐,你竟然沒跟我商量就自以為是地殺掉了我的資格。逛遍大大小小各類喪禮與告別式,從曾祖母到數不清的尊長遠親,死亡形塑我解讀人生的方法論與邏輯學。敦化南路的車流撞死了年老的小白;那出生時在我手上才巴掌大的小白,死在台北驚險萬分的馬路。豪宅位於都會區,當然也是死亡的管轄地區,無有特權同學的同學們墮掉了幾個小小孩,朋友的朋友們拿掉了幾胎又幾胎。胎兒的存在、嬰兒的出生、婚宴的歡醉、情欲的書寫,全然不足以與死亡相抗。

死亡,絕頂香豔的欲界情詩

人命呼吸間,死亡都在

愛欲不足與死亡的全能相抗

醫學再發達也救不了死亡。國力再強大也保不住公民不死亡。贏全天下的鈔票也買不到免死許可證。戀人們或法定配偶最後也同樣分手在死亡。這才是全球最高段的精良武器:死亡。自古帝王將相全體被死亡所併吞、侵占、剝削、誅殺--死亡是場沒有人打得贏的終局爛仗。相形之下,研發各類次級的、不入流的人工武器的人類多緲小啊……人殺人要砸大錢勞民傷財,死亡不用浪費半毛成本又超越世間一切主義教條,全部總殺、無一活口。

為了活,不得不造業

一路造業到死就為了生存

凡生存者,必然死亡

(敬六念之念死。「死」字當頭,入道不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