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0日 星期日

台北小偷物語


窮學生時代過到尾聲,最後唯一剩下的奢侈品只有一台隨身聽。當年,台北縣還沒有改名字叫新北市,小偷也不曉得被偷的窮學生早已打算出家了。整箱、整箱的課本、筆記、幾疊佛書、幾串念珠、再平凡不過的平民衣物都沒動,光偷走一台隨身聽。

「所有稱得上奢侈品的家當都沒了啊……」與房東會商對策後,這麼想。

「果然我這個人與俗世無緣……」倒也算是個兆頭;窗外的夕陽慢慢消隱了。

對方不難判斷出失主是窮學生,卻猜不到是個想出家的窮學生。明知失主窮,竟然照舊下手偷。幾十年過去了,對台北縣(現在叫新北市)的最後紅塵記憶,就是個無名偷兒。這一偷,把最後一點點對世俗生活的眷戀也順道偷走了。

竊賊往往不清楚他偷走或遺落的到底是什麼。偷掉他本身的人格道德,遺落對一塊土地的殘存印象:「你問我台北縣嗎?我記得台北縣出產偷兒。」這倒不是說台北市就好到哪裏去。那些年頭,在台北市境內,闖空門把整棟住戶的大型值錢家電搬光的無良偷兒集團也是所在多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