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9日 星期二

台灣酒家文化印象

童年時,男性長輩們盛行故意強灌不滿十歲的小男孩們酒(通常是台灣啤酒或米酒),男學生間也盛行偷吸菸,成年男眾不抽菸的沒認識半個。當時的地下文化觀點是這樣的:「會抽菸喝酒才算是個男人,男生學會這兩樣才叫長大、才有男子氣慨。」一個拉一個下海,老男眾害小男眾,再一個接一個染上肝病、胃病、癌症,或是乾脆酒精中毒致死。大家都有這樣的共識:男眾比較短命,而且身體不好,沒有女眾(尤其母親)照顧就很慘。

長期酒精中毒、酒癮上身、最後又死於幻覺--這是小僧對於台灣啤酒與米酒的終身印象:它們能殺死家人。被害的家人乖乖長期花錢買死,換來慢性自殺的人生,連原本可以和樂的家庭生活也殺光了。

喝洋酒也沒有比較高級。再長大一點,就見識到酗酒酗到把婚姻家庭都輸掉的。高薪買貴酒結局與低薪買劣酒一樣。酒也可以殺掉婚姻,很快,也很容易。

所謂的家庭制度崩解,從三五十年前酒家文化在台灣土地裏深深下種時就開始了。現在我們後知後覺地驚嘆不已時,這朵酒家文化大毒花已經完全盛放。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