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7日 星期一

佛典故事:慈能止戰 Compassion Stops All Wars


唯心所創

國家是人類虛擬發明出來的人間創作。人間萬象當然也是人類虛構業力的集體創作。六道生死乃自性心體虛幻妄想的極致創作;眾生心能創作出什麼,也要對創作物有所承擔。

大國小國

在弗沙佛住世時,曇摩留支王是世界第一強國的國王,一手統理八萬四千小國。他所轄的眾多小國當中有個特別豐樂的迷你小國,由佛弟子波塞奇王領眾。弗沙佛在這個小國家內教化眾生,波塞奇王與群臣非常歡喜,日日專注於供養佛僧,忙到沒時間去朝覲曇摩留支王──不但外交上無消無息,朝貢物料也悉數停擺。

日子久了,最後終於把曇摩留支王惹毛了。他派出使節到訪,特別宣令問罪:「你最近是在搞什麼?今年沒派人來,也沒有送國書說明;你這個當臣子的人忽然反常是什麼意思?是不是起了二心,預備謀反?」

波塞奇王接到大國使節宣達的國令後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一五一十向弗沙佛報告。弗沙佛聽完,安慰波塞奇王:「國王勿慮,只要遣使據實以告,說明佛在國境內必須朝夕承事,不克往覲大王;國內財物悉供佛僧,實在沒有多餘的部分足供朝貢的事實即可。」

波塞奇王依照弗沙佛的指示派出使節向曇摩留支王報告,曇摩留支王不但氣沒消,還更加倍瞋恨,馬上集合眾臣來商議這件大事。天下第一大國的國臣們平常被眾多小國奉承慣巴結了,也十分不滿:「這個波塞奇王簡直太慠慢了,完全不講道理。我們最好出兵攻打他!」天下第一大國的國王正在氣頭上,一聽馬上同意了。

能攻所攻

等到大軍軍臨城下,波塞奇王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事態比想像中嚴重,已經來不及了。他向弗沙佛請示後得到的回答是:「別擔心,就去朝見,照前面教你的說法再講一次就好。」波塞奇王馬上召集群臣,親自到國界以國禮迎接對方

曇摩留支王:「你是有了什麼新靠山?怎敢一失常態、大為怠慢,不來朝覲本王?」

波塞奇王:「大王,佛世難值,很難遇到哪!現在佛陀正在小國的國境內教化,臣朝夕忙於侍奉,才會有所疏忽。」

曇摩留支王:「什麼?你還敢狡辯?就算如此,你又憑什麼不來朝貢?」

塞奇王:「佛有整群弟子,稱為「僧眾」。他們有戒德又清淨,是世上最優良的福田。臣全國一切庫藏所有通通用來供養,實在沒有多餘的可以拿出來朝貢大王了……」

曇摩留支王:「且慢,等我也親自見了佛,回頭再問你的罪!」

曇摩留支王和群臣一行人趕到佛所,看見大名頂頂的弗沙佛正被一大群端身靜坐的入定比丘圍繞。其中有一位比丘入了慈心三昧,通身放出金光,遠看像是大火堆一樣。曇摩留支王看見佛身光明顯赫,比日光還明亮;僧眾圍繞著佛身,好比眾星拱月般莊嚴,不禁低頭向佛禮拜問訊

曇摩留支王:「佛陀,請問這位比丘是入哪種定,怎麼這麼亮啊?」

弗沙佛:「這名比丘入的是慈等定。」

曇摩留支王:「真令人欽仰啊……這個慈等定這麼了不起,我日後也會常常修習這種慈心三昧。請佛陀和比丘僧移駕到本王國境內,換本王來供養吧?」瞋恨心消失了。想攻打、屠殺、洩恨的惡念不見了。居士既誠心祈請,佛陀當場也答應了。

人王法王

波塞奇王當場聽見,才放心停戰消災,馬上又心情低落。佛陀答應去天下第一大國應供,令他心懷眷戀,反過來懊惱自己國力不如人,無比愁悵:「哎……假如我是最大的國王的話,佛陀就可以時時常住在我的國境以內……都怪我,我的國家太小,沒有國際實力,連想供佛也不得自在、無法作主!」

波塞奇王:「請問佛陀,普天之下所有國王當中,誰最大?」

弗沙佛:「轉輪王最大。」

波塞奇王:「那小王發願,以我這段時間供養佛僧的功德回向,誓願將來世世常常當轉輪王!」

很久以後,曇摩留支王轉世成為彌勒菩薩,波塞奇王則投胎成祇陀比丘。在釋迦牟尼佛授記彌勒菩薩成佛後,祇陀比丘當場發願,他願在彌勒佛住世時身為大護法轉輪王。釋迦牟尼佛聽到祇陀比丘發這種願,當場立刻反問:「你在長夜輪迴裏貪樂生死,難道不打算出離嗎?」


原典出處:《賢愚經、波婆離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大國明明國力權勢樣樣比人強,為何不布施加惠小國,反而處處要求小國定時定量朝貢?這是不是「世間顛倒」、「眾生顛倒」的最佳實例之一?

二、為何入慈心三昧能化解瞋心、息瞋止戰?

三、為何發願當全世界的王中之王「轉輪聖王」反而被佛陀訶責?發願當個大王到底哪裏有問題?

四、在彌勒佛住世弘化時,龍華三會分別有九十三億、九十六億、九十九億的眾生得度。您想親自參與這三場盛會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