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8日 星期五

文化也命脈

有一家外國出版商認真地在第一頁打上大大的 recycle 字樣與標誌與再生紙來源圖示及號碼,又詳實地打兩行字說明印刷廠商具備ISO Environmental Standard 認證,句尾還特別指出機器所使用的是 vegetable-based ink。出版的確是文化良心事業。守護文化的同時,看見有良知的文化人在傳承文明命脈的同時也守護地球環境,相當令人讚嘆。

假如台灣出版社也能集體做到這樣,兼顧文化品質與環保標準,光是將各界文化人的中文大作長期翻譯成英文等外文、推廣到全球與各國朋友共享台灣特殊的多元融合文化,文化事業的永續經營就能代代相傳了──人本與人道精神以地球環保為根本。為保全身心命脈,盡全力守護後代子孫的永續生存權──生存不就是最最基本的人權?

樹木與紙張的兩難,對兼愛樹人的愛書人而言是一件相當痛苦的天人交戰。為了樹,當年的確認真考慮過就此終身揮別瘋狂購書的年輕歲月。養護一棵樹或一片林多困難!哪怕人非常努力注意,很多因緣都不是人本身能決定的。當大樹染上樹癌、被白蟻或野蔓攻陷、長期營養不良、遭逢天災、或為原因不明的理由而死亡時,立在枯死的焦幹殘枝前觀世間諸行無常的心境,簡直好比往生的是親人。

樹木難道不是人類的親人?它們默默地給氧,呵護人類脆弱的每一口呼吸。樹啊,有你們守護生物命脈,身為生態圈一份子的人類才能好好活著,守護與傳承文化與文明命脈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