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

我的志願

愛我的跟我沒有血緣。

救我護我的全部非親非故。

爸爸殺死媽媽那年,鄰居報案、警方破門而入,把倒在血泊裏的媽媽送醫急救。爸爸吸毒,每天瘋狂打罵。他把媽媽打昏在地,搜光家裏僅剩的錢又出門去賭,不論賭贏賭輸,哪怕舉債也要買毒吸毒。長期受虐吃苦的媽媽救不活了,死在開刀房。醫師們在手術房裏不眠不休,最後只救活了我。我的出世是場血債;一場悲劇性的秘密。

我想我算死過;至少有陪媽媽死過。

學校上課時,每當老師教大家:「恭敬父母、孝順父母,當個好孩子!懂不懂?」我會安靜地與大家一起點頭。在這裏,承認失格父母或問題家庭的高比例存在是社會禁忌。我不想特立獨行,更不想引人注意。學校既然選擇教神話不教現實,我也可以學習當個不食人間煙火、對人生現實一無所知的好孩子。

我希望學有所成。長大以後,我要教會天底下的壞爸爸、壞媽媽認錯學好,讓惡父母反省檢討,以好父母為典範與榜樣。這是我對所有救護養育過我的人們感恩的方式;也是保護其他像我一樣的不幸小孩的方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