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賭當然不只賭

誰去賭場?賭客。如何兩三日不眠不休?提神飲料、藥劑、或吸毒。賭場為何穩賺?機器程式都有精密的機率計算與操控,確保能向民間長期吸金、賺取暴利。賭客如何看待工作人員、尤其是賭場為吸引客源而僱用的年輕女子?會來賭場工作,道德尺度比較鬆、為求高薪不擇正業;說不定--很多賭客會想辦法勾搭女性工作人員,套個資、講對價、出場交易。老闆或賭客怎麼避開賭博罪?固定塞紅包、走後門、拉關係,警方來巡必有人會事先通風報訊,鐵門拉下來,日光燈關掉,一屋子賭客菸霧迷漫裏互吸二手菸再賭下去。

作為首都的台北市高級商業區巷子裏的賭場就這樣了,還能期待什麼規格或層級的「管理」?

賭博沒有產品或服務生產力,它是一種吸金機制,用小筆開獎當誘因,交換大量老百姓的遊資。會開賭場當然不是聖賢,吸進民間大筆遊資以後轉投資的事業也多半是邪業、不淨業,例如投資酒廠、菸廠等等,再間接拉高民間酗酒家暴或酒駕殺人的案發比例。

為了少子化,催生很辛苦,對不對?這群小孩子有多少比例會成為賭客或被賭客調情帶出場的女性賭場員工?這群新生代有多少會利用我們這群老人留給他們的賭場硬體作為毒品交易熱點?這群小孩有多少人口比例會不屑教育系統或文化修養、覺得不如十八歲就丟開文化高調,投入賭場海賺一個月四五萬?

歷史會記得我們這一代對後代子孫的期許就這麼下劣:不僅教不出哲學家、創業家、教育家,更不只留不住人才,竟然還廣設賭場讓這群得來不易的少子化新生代去消費或上班。開賭場是我們這一代對下一代的身教,說明我們的文化水平與人生觀的水準不過爾爾,四書五經、文化、歷史等教養薰修只是學校課本考試用的,在實際生活裏價值觀往往相反。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