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愛情與社會階級 Love And Social Status

走在半空剛索上、滿頭大汗的他目的不在取悅觀眾群裏的國王。他來這個戲班學雜技表演、出場獻藝,完全不是出自本身的興趣或抱負。身為豪富出身的貴少爺,在階級社會的遊戲規則下,他理應坐在觀眾席與國王談笑風生,而不是親自出馬搏命演出。

他會淪落至此,全為了一個女人。她很美麗,乾乾淨淨的外表讓他動了心。他想娶她,父母苦苦勸阻:「兒子,你要明白,我們是貴姓大族,對方只是平民戲班的女兒,門第落差這麼大,哪裏配得上?」被父母教訓一番,他絕望了:「你們不讓我娶他,我就自殺!」

愛子以死相脅,可憐父母只好登門拜訪女方家長,表態求親。偏偏階級共業下大家一起可憐:階級高、階級低,一樣被階級偏見套牢。美女的父母也相當為難:「你家是大戶高姓,我家是貧賤小民,本來就配不上,哪來結親的道理?」

雙方家長來來往往始終擺不平社會階級問題。他不死心,更不想放棄;他愛她愛得要死,愛到揚言娶不到就自殺。愛到這個地步,人已經中了情欲的毒,把理智毒昏了。

為了愛,他哀求父母長期糾纏女方的家長。對方眼看再三拒絕無用,最後索性開出折衷條件:「你這麼愛我家女兒的話,就入境隨俗。你來學我們戲班的藝術,唱歌、跳舞、演戲、講笑話、……每一樣都要學。等你學完,下次國王來看表演時換你上場當成即時測驗。考試若順利通過的話,我們才考慮把女兒嫁給你!」

為愛走鋼索是他一個人的業力。國王不認識他,更不清楚他的愛情苦惱;看表演看一半就去上廁所,回來又命令他重頭表演一遍。他奉王命二度踏上鋼索時,體力已經耗竭過度了。站在鋼索中央,在失神跌落前的恍惚剎那,他的心忽然感到一陣無依無靠的終極孤獨,驚慌了起來。

神通第一的阿羅漢目連尊者,不知何時已經凌空飛到他的身邊。尊者問他:「依你現在的處境,你是寧願保住性命、出家學道,還是寧願重摔落地、迎娶班主的女兒?」他人還站在鋼索上。生死交際一瞬間,他體認到存在的孤獨;情愛的絕對零度。「我想要活下來!我不想娶那個女人了!」目連尊者聞言馬上在虛空中化現出平地。他雙眼看見幻化的平地,心就安定了下來。心一安定,步步穩健地腳踏實地而下,最後保全了性命。

目連尊者帶著劫後餘生的他去見佛。佛為他開示布施、持戒、修善升天、不淨觀的出世道理,令他心開意解當場證得初果,馬上求佛出家。看破色欲、放下情欲、切念生死的他,很快就親證阿羅漢果。


原典出處:《賢愚經、婆世躓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 救人命,是否也包含救為愛不惜一死的情欲中人一命?

二、在階級、性別、身份、收入、職業、家世、……充滿各類分別歧見(及歧視)的社會運作裏,愛欲有可能完全自由作主?婚戀均不離社會條件預設的嚴格制約。真愛是不是一種想像出來的集體幻覺?

三、愛欲與死亡之間的密切因果關係為何是從古迄今宗教、哲學、文學、科學、醫學、心理學等研討的熱門主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