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1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盲父母 Blind Parents

縱使目盲,心眼雪亮

睒摩迦跟盲父母告別,一個人出門取水去了。他萬萬沒料到出門取水這麼平常的事也會遇上無常的兇險──平白無故中一支毒箭!射箭兇手是誰?一個性嗜獵鹿的好殺國王。

「啊,一支箭射死三個人,多悲痛啊!多殘酷啊!」睒摩迦撫著傷口大叫。

「誰?是誰?難道是在這座山裏隱居的仙人睒摩迦?因為一向慈仁孝順、敬心孝養盲父母而受天下人稱嘆不已的仙人睒摩迦?」射錯對象的國王大聲回應。

「正是!今天我個人可以不計較身體的痛苦,但實在擔心我這一走,老父老母飢困窮苦,從此沒有人就近照顧啊……」睒摩迦痛苦地回答。

「……仙人的父母人在哪裏?」國王心知肚明自己意外犯下大錯。他平常喜歡殺生取樂,日子一久,養成不打獵就手癢的習氣──這下子可好,為了追殺動物,結果誤殺到人了!不但誤殺了人,還誤殺到有修行的仙人;不但害了仙人,還拖累到對方年事已高的年老雙親!

「家父家母人在那邊的草屋裏……」睒摩迦用手指出方向。

不遠的地方,草屋裏這對眼盲的老夫老妻正在閒聊。原本老人間輕鬆的家常話題卻被不安的直覺打斷了。

「老太婆,我眼皮一直跳,難道是我們家的孝子出門遇到什麼壞事不成?」

「孩子的爸,我胸口也一直異常地抽動個不停,會不會是兒子真的出事了?」

眼盲後不靠眼根度日,二位老人的耳根銳利無比。此時此刻,夫妻倆聽見陌生人的細碎腳步聲,以為是不幸遇上壞人入山,感到非常恐懼。

「來人是誰?你不是我家兒子!」

「抱歉打擾了;老人家請受我一禮!」

「哎,我們兩個老人眼睛看不到啊……是誰在行禮啊?」

「我是迦尸國王。」

「什麼?國王?小民若有得罪的話請多多包容見諒……來、來,國王請坐!真抱歉哪,我家兒子正好出門去取水,現在人不在家,不然一定會好好用山裏的上等有機水果來款待國王。請您多坐一會兒,兒子說不定快到家了……」

客人才剛就座,馬上痛哭失聲。

「嗚嗚……老人家啊,本王實在是對不起二老哇……我雖然身為一國之君,卻養成打獵取樂的不良嗜好……殺生為樂已經有失王者修為了,今天竟然還為了入山獵殺禽獸,一失手卻誤殺了你們的獨生子!嗚嗚……事到如今,我縱使身而為王也沒通天本事還你們一個活生生的兒子。我決定拋棄王位,入山和二老同住,代替你們的兒子終生孝養你們,他平常怎麼做,我就比照辦理!請二位別擔心,我會負責到底!嗚──」身而為王畢竟有受過宮廷高等教育。他做錯事不但沒有逃避,還親自登門向受害者家屬認錯致歉,表明願意負責到底。

「兒子死了?」一老悲從中來。

「兒子死了!」一老淚流滿面。

「我子慈孝順,天上人中無!王雖見憐愍,何得如我子?王當見憐愍,願將示子處;得在兒左右,并命意分足!」二老以詩代答,字字句句道盡難以表述的哀傷。

人生真是首淚水流淌的詩啊……白髮送黑髮,人生大慟莫過如斯!

國王默默把這對失去愛子的老年父母引導到將死未死的睒摩迦身旁。雙手一摸到兒子的屍身,二老當場崩潰了:「兒啊……我可憐枉死的兒子啊……你這麼仁慈孝順,怎麼天地川海各路神明不保佑你長命百歲啊?釋梵天王怎麼沒有替我們保護這個好兒子?我這個世間少有的孝順兒子怎麼這麼命苦,死得這麼淒慘啊?嗚……嗚……怎麼沒有看在他的孝心孝行的份上救他一命哪?」

他們的傷心哀泣震動天宮,怨嘆神明不保庇的陳情更是句句直指天上的天王。父母埋怨天神不保佑孝子,逼得釋提桓因不得不離開王座親自下凡一探究竟。

「睒摩迦!你對殺你的國王有沒有起惡念?」天王問地仙。

「沒有!」臨終的仙人意外地平靜。

「這種話誰會相信?」天王質疑地仙。

「要是我對他起惡念,馬上毒力走遍全身當場氣絕身亡!要是真的沒有惡念,毒箭馬上脫落,傷口也立刻復原!」仙人無畏地說道。

說他是仙人並非只是隨俗客套恭維,奇蹟就在眾目睽睽下發生了!毒箭脫落、傷口修復,人就這樣從死亡邊緣繞一大圈之後又活了過來。

淚痕未乾的國王實在太高興了。孝仙平安無事,他也就放心回宮繼續當他的國王。不過,他完全變了。他親自火速下令通告全國人民:「吾等應當修慈悲與仁德,孝敬奉事父母!」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王子以肉濟父母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業務)過失致人於死或酒駕致人於死,或者是基於個人的錯誤、過失而導致他人受傷,肇事者應有的正確態度與回應是什麼?

二、現代人如何盡孝?現代化社會的孝道為何?

三、執政者本身對端正民風、倡議良善社會風氣、導正家庭倫理有沒有重大責任?

四、人類想獲得神明加持保庇的先決因緣條件是什麼?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