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7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家父這麼說 My Old Man Said So

棄老國的家事法規定如下:「凡有老人,皆遠驅棄。」

當大臣的豈不知法?可是當他的父親年紀大了,也應該遵照國法趕出家門棄養時,孝順的大臣卻於心不忍了。他不知道古人怎麼會流傳下來這道法令,個人也無力改變大有可議之處的傳統制度,只好私底下在家裏開挖出一個地下密室,把老父藏在裏面,隨時照顧、日日盡孝。
當大臣的從此心裏有了不能與國王分享的最高機密。

說到國王,國王最近正為了一位遠道而來的外國客人大傷腦筋。對方冰雪聰明、高深莫測,天天求見國王出題考問。出難題也罷,出的還是哲學與科學、人文社會與自然生態全部跨界整合的怪問題,天天把熱情接待來客的一國之君考到無地自容,唯恐無言以對會嚴重折損國際形象與國家的顏面。

例如,對方會捉兩條蛇到王殿,考性別教育:「哪條公的?哪條母的?要是分得出來,保證殿下國泰民安;否則七天以後就亡掉你的身命與國家!」國安受威脅的國王馬上召開緊急會議與群臣會商。結果問了半天,沒有人知道蛇的性別要怎麼判別──性別教育的課程根本就沒有人開過!國王和國臣都考倒了,只好提出重賞,下心詢問民間百姓。

當大臣的護國心切,回家就進地下室和父親秘商。老人聽完後,慢條斯里地應聲道:「簡單啦。找塊上好細緻布料,把兩條蛇放上去。焦燥不安的是公的,靜靜不動的就是母的!」(按:人類似乎也有部分類似情況。不少丈夫會納悶太太怎麼堆了一屋子的抱枕、墊枕、軟墊、細布、布簾、織毯、……完全無法理解蒐集這一大堆軟綿綿的東西到底有什麼好的?)

隔天大臣照辦,果然雄雌立判,來客沒了亡國的藉口。來客不死心,又丟來新的難題:「誰在熟睡的人群裏算是清醒的?誰在清醒的人群裏算是熟睡的?」這一問,解答程序又一模一樣比照昨天跑一遍:國王、國臣、國民,通通無解。

大臣的老父雖然身處秘室,與國家存亡也脫不了關係。「告訴他,有學之人對凡夫來講是覺悟者,可是對阿羅漢來講是未覺醒的凡夫!」見招拆招,這題又被破解了。

來客看理論分析考不倒,方向改換實務度量。他從市場牽來一頭大白象,考問國王:「這隻大白象有幾斤重?」那年頭沒象秤,人也不太流行一天到晚上磅秤;沒得秤就沒得在數字上做活計,也沒大規模流行超級胖子或致命紙片人。

大臣趕回家問父親,對方說:「找艘船,象放上去,放船下池塘,在船身水線上畫道記號;再把象牽出去,換裝石頭上船。一直加、一直加,等加到船身水線和之前一樣的時候,再把石頭集中分批秤出重量,最後加總起來就是象的重量!」

從此,國王上朝像接通告上益智問答節目,上殿就非接招不可。可憐的國家元首不但心理壓力很大,還嚴重打擊他對智商程度、知識水平、國家實力這三重自信。面對稀世天才般的外國客人,舉國上下一條心,也天天陪王室一起傷腦筋。

如此這般每日一問,國家靠國王、國王靠臣民、臣民回家靠躲在自家地下室的父親,再照父親的指示上殿說出正確答案:

問:「一掬水比大海還多,誰知道?」

答:「海水再多,了不起撐一劫那麼久。可是,要是孝子用一掬清水施予佛僧及父母、病人的話,累劫依此功德受福無盡。如此推論下來,一掬水比大海還多啊!」

問:「看看這個皮瘦露骨的飢民。世間有比他更餓、更窮、更瘦、更苦的嗎?」

答:「有。世間人要是慳貪、嫉妬,不信三寶又不供養父母師長,來世墮在餓鬼道當餓鬼,受苦百千萬年。這種人比他更餓、更窮、更瘦、更苦!」

問:「看那個手脚套上刑具、身上冒出火苖、通體焦爛無可辨識的人。世間有比他更痛苦的嗎?」

答:「當然有。世間上不孝父母、逆害師長、背叛配偶、誹謗三寶的人來世墮入地獄受苦無量,又豈只是他所受的痛苦的百千萬倍?」

問:「現在看那邊的絕色美女。世間有人能像她一樣美嗎?」

答:「有。世間有敬信三寶、孝順父母、喜好布施、忍辱、精進、持戒的人,往生後投生天上受天身。若以天身和女人身相比較的話,人間的美女就像是瞎眼的獼猴一樣啊!」

問:「試看這塊方正的檀木。哪裏是枝頭?」

答:「這很簡單;拋到水裏,下沉的是根部,上舉的就是枝頭了。」

問:「這兩匹白馬外表一樣。誰是母馬?誰是小馬?」

答:「餵草就知道了。要是母馬的話,一定先把草讓給兒子吃。」

雙方一來一往數週後,來客終於心滿意足,不再拋問了。他現出身為天神的本尊面目,十分歡喜地向國王說:「這些財寶都送你。我會擁護你的國土,讓外敵全都不能加以侵害!」講完這段護國誓言後,天神就威風無比地離開了。

原來再三出益智問答、天天故意折磨人是別有用意的啊……

國王:「我說愛臣哪,你真是聰明!每一題通通都答對,讓神明這麼滿意,加倍保庇!究竟是你的智慧過人,還是另請高明指導啊?靠你的機智應對,現在我們才有安全的國土、大量的珍寶、和保佑國運的善神哪──這全都是你的功勞!」

大臣:「臣實在不敢當!這並非微臣的智慧所及,願國王原諒臣罪,臣才敢向國王一五一十報告!」

國王:「你有護國救國的大功,就算有萬死之罪也不該過問,何況只是小罪過?放心,本王原諒你。說吧!」

大臣:「我國有一道禁令,規定不許國民奉養老人。臣家裏的老父年事已高,實在不忍心把老人家遣棄在外;無計可施之下只好違背王法把老人藏在秘室裏。這段時間以來,臣上殿所說的答案事實上都是向家父教的,全都不是出自臣自己本身的才智能力。只願大王能通融,允許國境內所有人奉養老人!」

國王:「好、好,沒問題!你奉養老父,竟靠老人的智慧解救了我們全國啊!那麼,現在本王就改變規定:人民不許遺棄老人,都要孝養。如果有不孝父母、不敬師長的人,應當視為犯下大罪來論處!」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棄老國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佛言:「恭敬宿老,有大利益:未曾聞事而得聞解,名稱遠達,智者所敬。」如何落實恭敬心?

二、佛言:「爾時父者,我身是也。爾時臣者,舍利弗是。爾時王者,阿闍世是。爾時天神,阿難是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