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0日 星期五

佛典故事:誹謗之獄 The Prison of Slander

離越阿羅漢在罽賓國山中坐禪。

山誰都能來。牛跑了,牛主人追著牛跡入山。追牛的追牛,打坐的打坐,理當了不相涉,不是嗎?偏偏不是。離越阿羅漢出了定,煮草汁正打算染衣時,衣服突然自動變成牛皮,草打的染汁也變成牛血,剩下的草渣變成牛肉,小空鉢變成大牛頭。牛主人一看到牛隻分屍、血肉四散的狼籍場面,推定「絕對」是這個人占了「自己的牛」,不由分說一捉就綁到國王面前論罪。

國王的結論是有罪。離越阿羅漢從此一入獄服刑就是十二年,負責替獄監飼養馬匹、清除馬糞。離越阿羅漢有許多徒弟,當中有五百名弟子已證羅漢果位。這十二年來,任憑他們無論如何施展神通力起觀都找不出師父人在何處。冤枉足足十二年後,業報勢力將盡時,有一個徒弟才終於發現師父被關在罽賓國的國家大牢裏,馬上請求國王處理。

國王派心腹手下入獄點名檢校,找來找去卻只看到一個蓬頭亂髮、神色憔悴、默默替獄監養馬除糞的獄卒。手下回宮向國王一五一十據實以答:「監獄裏沒有半個沙門道士,只看到一個獄卒比丘。」眾弟子聽對方的描述,明白是師父本人無誤,便進一步求國王下令允許所有比丘出獄。國王同意了。

苦熬完十二年冤獄,出獄王令一送達,離越阿羅漢在監獄中鬚髮自落、袈裟著身,跳上空中示現十八種神通變化。眼見尊者示現神變,國王當場感動了。他五體投地,至誠向離越阿羅漢懺悔。
「尊者,您是出於何等業緣才會入獄受苦這麼多年?」這是國王的疑問。

「久遠劫前,我還在家,也曾丟掉一頭牛。我當時一路追踨牛的足跡,路過一座山,看見有一名辟支佛在山裏獨處坐禪,就誣謗他一日一夜。我雖為此業緣墮三惡道受苦,餘殃迄今猶未消盡。久遠劫後雖已身證羅漢,依然遭受被誹謗的惡報……」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離越被謗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