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5日 星期日

無可奉告

生第三個了。

她抱著一個才兩個月大的嬰兒,四處求援。養不起,日子怎麼過?大人能餓,嬰兒能餓嗎?一個單親媽媽要照顧新生兒,年幼的老大、老二也要兼顧,怎麼放心外出工作?她心是苦的,眼是淒楚的,唇邊還顫抖著……

怎麼不聯絡政府單位?她搖搖頭。我們國家的政府也很窮,等到社會福利單位發錢下來,我們母子四口早就全餓死了。連你們都養不起,當初何必鬧獨立?連養活百姓、嬰兒的能力都沒有,何必獨立?我不知道。我只是個平凡百姓,國家大事我通通不懂;上面自個兒決定的,我哪裏知道?哎,好好好,國家大事與己無關,那孩子的親生父親呢?都一連生三個了,最小的才出世沒幾個月,他怎麼不出面?他、他沒跟我們住一塊兒,這說來話長……。是不是他另外有正式的婚姻、有個合法的太太?她楞住了,發起呆來。發完呆、回了魂,眼神幽忽幽忽地不知飄往哪去了--「我們別談他,話題就在這裏打住吧!」

明明知道他不跟妳住,兩個人沒辦法當名正言順、光明正大的夫妻,對外無法以一對父母的身份保護好下一代,照舊交往數年?生一個或許可以假設是意外、生兩個勉強可以推託是愛都愛了沒辦法,一連生到第三個到底還能有個什麼講法?自嬰兒出世兩個月以來,當爹的沒露過臉、沒支付半點母子生活經費或不出奶粉錢、人在哪又無可奉告;竟然要靠產後的女人家帶著三個小孩到處求情找門路--這種關係怎麼值得一路縱容發生?成人縱容的沉重代價是叫窮,窮苦逼迫之餘還讓無辜的下一代扛一生一世!

她考慮日後落實節育。她想,或許日後不該再與他發生不該發生的事情。

已經生到第三個了。

事情發展到這地步,她終於覺悟到千萬不能再生出第四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