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0日 星期五

她的瘋狂 Her Craziness

抱怨連連的她說她的國家好窮。

好窮。法治、警力、經濟樣樣和文明國度相反。

「所以我們才會這麼窮……」她嘆息。

「怎麼辦?怎麼脫貧?」她喃喃自語。

「蓋佛寺?有沒有誰願意在我的名義下的土地花錢投資?」她反問。

「蓋籬笆防小偷、買車、建倉庫、……全都要錢!」她一項項開列清單。

「人民沒有道德觀念又法治水平不足是富裕不起來的。道德與法治狀況這麼糟根本沒辦法吸引外資。考慮移民吧?」

她忽然生氣了。

「怎麼可以?一個媽媽就算是瘋子,小孩也不能離開她!國家就像是我的媽媽!」

她氣完走了。

到底哪個「媽媽」才是她口中的「瘋子」?是不久以前她的國家才「自願離開」的舊祖國,還是目前這個在極度貧困無序中漫無章法地過一天過一天、她死也不肯「主動離開」的新國家?國土這麼大片的新國家的國民又為何自哀自嘆是個「小國家」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