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4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假如我還是王子 If I Were Still A Prince


一、傷心的獨白

為什麼打我?為什麼把我打成重傷?到底是為什麼?我有哪裏做錯?她們都替我求情:「王啊,別再打了!這比丘很老實,他沒有做任何壞事──」你為什麼偏不聽、非狠下毒手不可?她們心軟看不下去,最後全哭成一團。你看她們為我落淚,女人的溫柔反倒激起你強烈的妒火。你下手一次比一次更猛,當著她們的面霸凌我、羞辱我,把我打得半死……

忍你是念在佛法、念在我身為修行人。忍你並不代表你的行為是正確的。我知道,過去諸佛以忍辱得道,佛陀過去生尚且示現為忍辱仙人;今天遇上你這個惡生王,至少沒有故意砍掉我的耳、鼻、手、足,起碼還讓我的四肢五官保持完整──難道我就不能忍?

你雖然生而為王,難道生而為王子的我會不懂王室出遊的規矩和禮數?你帶你的後宮女眷遊山玩水,我在山林樹下坐禪,原本各得其所,為什麼你故意來找麻煩?難道你無視於事實?難道是因為我的業報身年輕?還是因為虛妄的色相以世俗眼光來看非常出眾?

我們同樣生在王室,難道我會不了解後宮女眷是怎麼回事?要怪也該怪你自己,把她們丟在一邊,自己跑去睡午覺!她們玩團體遊戲玩到後來覺得無聊,只好到處閒晃;走來走去發現我一個人在樹下打坐,就一起恭敬地來禮拜問訊。我看她們有恭敬心又有善根,就為她們講一段開示──等你一覺睡醒、東找西找最後也找來樹下時,親眼看見的不就只是法師說法、居士聽法的正常公開場面嗎?

況且你問的問題我全都一一老實回答,你到底還有哪裏不滿意?你問我有沒有證阿羅漢,我老實說沒有。你問我有沒有證阿那含、斯陀含、須陀洹,我也通通誠實講沒有。你逼問我不淨觀有沒有完全修成就,我也老實回答沒有──畢竟你不是專業修行人,不知道不淨觀完全修成就至少會證得阿羅漢果位;都已經明明白白告訴你還沒有證得阿羅漢果位了,怎麼有可能不淨觀已經完全修成功?

你罵我是個什麼都沒證到的生死大凡夫,沒資格和你的女人坐在一起──只為女眾主動發心來聽法,你就這麼恨我?

痛死了……好痛……假如當年我不出家的話,在家身份也是和你平起平坐的王子!憑我國的軍力與國力,繼承王位後實力肯定也不輸你,還輪得到你起慢心仗勢欺人嗎?你是看我出家才故意整人吧?那好,我就回去當王子,你走著瞧!

二、我們戰場見

就這樣,他徹頭徹尾地後悔了。他不在乎女色或女人,他忍不下的是男人間這口氣。他決心罷道歸家紹繼王位,以王者之姿向對方復仇。心意已決,他馬上向和尚迦旃延尊者告假表明心跡。

「你才被打不久,傷也沒養好,先留下來休養調一調,等明天再走吧?」

「……好吧。」

隔天比丘回到本國,才還俗繼位就馬上出兵討伐惡生王。兩軍激烈交戰的結果,還俗王子大吃敗仗,被惡生王活捉。惡生王記得他是誰,也明白他為何而戰。惡生王餘恨未消,也同樣斤斤計較男人間這口氣,馬上下令派出殺手取王子的性命,完全不打算留活口。

死到臨頭的還俗王子怕了。「啊,師父!師父!讓弟子再見您最後一面吧?只要死前能再見和尚您一面,就算被殺也絕無遺憾!」他用盡力氣對虛空狂吼。

迦旃延尊者是一位阿羅漢聖者。他一收到弟子的念頭就馬上出現在他面前:「徒兒啊,為師平日說法有沒有告訴你鬥爭求勝最後總是一無所得啊?你不聽師父的話,事到如今又如何是好?」

還俗王子當場跪地請求:「師父,今天您若救弟子一命,弟子保證以後一定不敢了!」迦旃延尊者一聽,轉頭向殺手說:「先生,等一下。等我先跟國王報告,拜託國王饒他一命!」說完就消失了。

殺手只接王令,不信三寶也不信因果,哪裏有可能理會一位老和尚的請託?迦旃延尊者才離開,致命的一刀馬上對準王子的人頭揮落──

三、復仇的滋味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的是誰?我嗎?是我。我沒死?

好像真的沒死。摸兩下,頭頂還是一樣光光的。沒還俗重新當王子。也沒接王位出兵吃敗仗。身體好痛……可能傷口太痛睡不好,才會痛出一場還俗兵敗被殺的極致惡夢吧?

「你醒了?」是師父的聲音。

「傷還好吧?」的的確確是師父。

「徒兒啊,為師平日說法,是不是有教過你世間的生死鬥爭戰爭從來都沒有任何贏家?你知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啊,所謂的戰爭,都是用殘害敵方的手段來取勝。雖然一時愚痴逞能、大快人心,可是來世必定墮落三途惡道受無量無邊的苦楚啊!要是比不過別人,自己被殺之餘又禍延子孫、王族、百姓、大眾,增長大眾極重大的罪業!亡者身陷地獄,陽上又冤冤相報、輾轉追殺,輪迴業報始終是沒完沒了啊……你好好思惟、思惟,應該如何終結身體受毒打凌虐的痛苦?如果你真的希望脫離生死大苦、恐懼憂患、打罵楚毒,要反觀自身來止息怨謗。為什麼呢?因為色身就是世間眾苦的根本!想想看,飢渴寒熱、生老病死、蚊虻毒獸,向來有種種過患不停地加諸在色身上,怎麼你不去一一尋仇,卻獨獨想找惡生王報復呢?你若想消滅怨恨和怨家,要直截了當消滅心裏的煩惱。世間上,天大的仇恨頂多也只加害一生一世一具色身,可是煩惱卻可以加害生生世世無量無邊的業報身。世間的敵人再殘酷也只加害這具有漏臭穢的身體,可是煩惱怨敵卻能加害法身慧命!你好好再三觀照,怨害的起源是不是自心的煩惱?自心的煩惱怨賊你不去討伐,討伐惡生王到底有什麼意義?」

這次他終於懂了。身體雖然一樣痛得半死,可是心境截然不同,當場證得初果。傷養好後,他發大心精進用功,沒多久就親證阿羅漢。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娑羅那比丘為惡生王所苦惱緣》


-延伸思考向度-

一、為女眾醋勁大發起爭端,甚至不惜動手動腳、頭破血流,是不是很愚痴?

二、為爭面子、爭一口氣而爭強鬥勝興戰事,是否反而造成全人類通盤大輸?

三、世間上的的確確有惡王,也有不愛護百姓眾生、獨愛自己個人或家族權位名利的惡王。遇上這類不良人士出世時,最好的處理方式是什麼?

四、師生之間除了知識技能方面的課業傳授以外,在人生智慧、社會經驗、處世道理、日常生活各方面的指導是不是也相當重要?

五、一般平民對皇朝、王室可能都存有一絲絲美好的幻想。自歷史記載或宗教古籍以觀,在帝國體制中王室人際關係的真相是什麼?那種制度是否容易在人心激發強烈的貪瞋痴,進而造下殺盜淫妄酒諸般惡業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