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5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男的?女的? Boy or Girl?

一、總是為性別心痛

人類從有記憶以來就執著性別。不但日常人際關係處處在乎性別,為人父母更是在乎胎兒的性別。古代沒有驗孕或產檢,更沒聽說過基因採樣或基因解碼。當時希望預知或掌控胎兒性別的主要方法如下:民間偏方、傳聞秘方、求神問卜、算命改運。

長者年事已高卻膝下無子。焦慮的他最後選用上述方法中的第三項,也就是民俗宗教信仰;在各類多元信仰當中,又選擇非屬佛教的六師外道。選擇信仰並不等於有修行的決心──「求子」才是他唯一的信教動機。

「我……我……我這次真的有了!」當信教未久的長者親耳從太座口裏聽到這句等了大半輩子的黃金對白時,簡直欣喜若狂。這一高興,接下來就起執著──有了是很好;問題是,有了到底是有男的還是有女的?

一想到胎兒性別,已經等到頭髮都花白大半片的準爸爸又犯焦慮了。既然上回求子會靈,這次搞不好也靈吧?他沒想幾下,又當機立斷選用上述方法中的第三項,也一樣是民俗宗教信仰當中的六師外道。

「大師、大師!大師啊,不得了了,我老婆真的有啦!」

「哦?看吧,相信我們準沒錯;沒騙你!」

「請教大師,我老婆肚子裏懷的是男的還是女的?」

「待-我-觀-來……嗯,是個女的!」

「什麼?女的?苦惱哇……」

以前沒生小孩是很焦慮沒錯。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小孩,偏偏性別又不合己意,焦慮指數高速攀升破表,他的老年憂鬱症終於爆炸了──

「老兄,好久不見!恭喜啊,聽說夫人終於有喜了!」

「別提了。哎……」

「怎麼回事?這天大的喜事臨門,怎麼兄台倒愁眉苦臉的?」

「哎……老婆有了是沒錯,可是──哎,前幾天我去找大師問小孩性別,大師一觀我的面相,就說一定是生女兒……哎……我一聽,心都馬上涼掉大半截──我老了,身後這些家業、財產沒有兒子繼承是要怎麼辦?生女兒不管用啊!光想我就起煩惱……」

「我說老兄,你這也太沒智慧了。你沒聽說過大名頂頂的優樓頻螺迦葉兄弟帶教團裏所有的弟子去加入誰嗎?是加入佛陀的僧團還是六師外道啊?他們要是智慧第一,迦葉兄弟怎麼不去找他們拜師啊?你看看,舉凡舍利弗、目犍連、頻婆娑羅王等諸大小國王和茉莉夫人等王后、須達長者等各國長者豈不都是佛弟子嗎?曠野鬼神、阿闍世王、護財醉象、鴦掘魔羅等難道不是被佛陀調伏了嗎?我說老兄啊,世尊對一切法都知見無礙,所以稱為佛陀、覺者;有所言說都無二,所以稱為如來;斷盡煩惱,所以稱為阿羅訶。六師外道通通都不是這樣,哪裏能信?佛陀就住在附近,你若想要知道真相,應該親自去請教佛陀才對!」

二、邪教禍殃世間人

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為此鎮日苦惱的長者聽老朋友一番開導,決定改找佛陀請教──儘管照舊選用第三項方法,這次起碼改換一個公信力和人氣支持度各方面相對上高一點的宗教。

「尊敬又尊貴的佛陀啊,」長者慎重其事地頂禮完又右遶三匝,恭敬合掌、長跪在地,才終於開口請法:「世尊,您心行平等,對待眾生沒有怨親二相。我被愛結繫縛,對怨親就沒辦法平等以待──我很想請問您一件世間俗事,可是,心裏又深感慚愧,不太敢講……世尊,我家內人懷孕了,上回去找六師問,他們講說一定會生女兒。到底他們講的話準不準哪?」

「長者,你家同修懷的是男嬰。他出生後福德殊勝無比。」

「真、真的?太好了──謝謝、謝謝,真是太感謝您啦!」

信徒半路換跑道的事情傳遍鄉鎮,當然最後不可避免的也傳到六師外道耳裏。他們覺得自家信眾被別人搶了,心裏很不是滋味。在強烈嫉妒心和傳教市場的動機驅使之下,決定先下手為強。

六師外道採集了一些菴羅果,混合入各種劇毒藥物,再佯裝成登門賀喜的模樣,主動找長者送禮:「哎呀,那個瞿曇真是不得了,這麼會看相!你太太可以服用這款安胎藥,吃了以後保證小孩四肢俱全、品貌端正、母子均安!」

長者不疑有他,高高興興收下賀禮回頭就交待老婆要吃──原本不吃還只是煩惱生男生女,這一吃中了毒,孕婦馬上往生,連對胎兒性別斤斤計較的機會都泡湯了。長者受到這麼大的打擊,對佛法完全喪失信心,就按照民間習俗入棺入殮,哀痛不已地一路哭送到城外,打算放到乾薪堆上火葬完事。

這邊當事人是傷心得半死,家破人亡,消沉絕望;那邊奪回教團名氣的六師外道倒是歡天喜地,努力在全城四處放話:「哎喲,那個沙門瞿曇啊,講什麼長者的太太會生兒子,又說什麼兒子的福德是天下無敵喲……你看看,現在兒子都還沒落地,孕婦已經沒命啦!」

信奉組織邪教,又為貪圖教團名利而變成故意殺人犯,怎麼能高興得起來?知見不正的人,情緒反應和行為模式本來就跟常人不一樣──在邪知邪見之下,殺人放火姦淫劫盜的大量惡業也能被教義詮釋合理化;不但合理化,在極端的例子裏還變本加厲地神聖化。

三、生命都是場傳奇

八卦風聲既然傳遍滿城,佛陀便交待侍者阿難把外出專用的袈裟拿來,決定動身往城外的火葬場出發,打算當場破斥外道的種種邪見。聽說佛陀本人親自出馬,已經在火葬場聚集圍觀看熱鬧的六師外道馬上就起鬨冷嘲熱諷起來──

「喲──我說那個瞿曇沙門,沒事來墳場做什麼?想找屍肉吃是吧?」

「佛陀啊,那些人話講得這麼難聽……連我們這群在家眾都聽不下去──反正孕婦死都死了,您還是留步,不用親自去比較好吧?」居士不禁集體反應。

「大家請耐心等一下,佛陀馬上就會開示闡述諸佛境界度化他們……」侍者阿難溫和地勸導著,希望能安居士的心。

佛陀還是出發了。他終於抵達火葬現場。

「嗚……嗚……佛陀啊,」長者呆立在引火初焚的棺木旁淚流滿面,「人家都講您實語無二才被尊稱為世尊;現在當媽媽的都往生了,怎麼有可能生出兒子啊?」

「長者,當初你沒問母體性命長短,只問她腹中所懷的是男胎女胎啊!諸佛如來實語無二,你的的確確是會生個兒子!」

佛陀話才說完,死屍忽然在火光中傳出爆裂聲,腹部裂開了。腹部這一裂,一個活生生的小男嬰出現了──他端端正正地坐在火堆裏,好比一隻小鴛鴦坐在火蓮臺上一般。這種人世難得一見的臨盆方式當場震驚眾人。

「啊啊啊──」六師外道見狀馬上尖叫開來,「妖怪啊!這瞿曇是妖怪,他他他、他竟然會這種幻術!」

此時此刻,當場親眼看到兒子出世的長者方才滿臉悲愴的苦淚已經演變成喜極而泣的猛烈激動:「你們這群人哪,光會亂講話!要是幻術的話,你們怎麼不會自己來變啊?」

「耆婆,你到火裏把嬰兒抱來!」佛陀沒有理會外道們的大驚小怪,馬上交待身旁隨行的佛子名醫先優先照護兒童。

「別去!」外道們極力阻止耆婆,「那個瞿曇沙門只是施作幻術,不一定掛保證。若有個萬一,把你當場燒死怎麼辦?你怎麼就這麼相信他講的話?」

耆婆不買外道的帳。「佛就算是阿鼻地獄裏所有的猛火都燒不到,何況區區世間火?」身為以守護眾生命、解救人命為天職的醫師,又是信心十足的佛子,耆婆勇敢堅定地走上前,相當自在地穿過火苖,把男嬰緊緊抱在懷中,再平安地交到佛陀的懷裏。

抱著出世就成為一場人間傳奇的神奇男嬰,佛陀向長者開示道:「一切眾生的壽命都不固定,像水上泡一樣。眾生若有深重的業果,不僅火不能燒,毒藥也不能害。這是嬰兒本身的業力果報,不是我施加在他身上的。」

失而復得,絕望到谷底又信心高升到頂點的長者真是太感動了。「佛陀,」他恭敬地再度請示,「假如我兒子有幸能享盡天命、平安長大的話,希望請佛陀替他取個好名字……」

佛陀應允了。

「他既然在猛火中出生,而火又別稱樹提,那麼他的名字就取為樹提吧!」

樹提小寶寶的出生,事前有佛陀的預言,現場有佛陀的救護,事後還有佛陀親自命名。雖然打出世起就沒有母親也是人間一大遺憾,然而死裏逃生之餘又被佛陀親自抱在懷中的他是不是很有福氣呢?


原典出處:《大般涅槃經、師子吼菩薩品》

-延伸思考向度-

一、何謂正見?何謂邪見?

二、世間重男輕女的性別歧視歷史已長達數萬、數千年。不要女嬰也代表社會不要未來的母親;未來的母親變少,孕育未來男嬰的母體也只減不增。性別歧視表面上是貶抑女性,在社會效應上是否也同時backfire殃及男性?

三、合理化各類殺人或殺生行為,甚至故意嫁禍他人的邪教本身問題何在?

四、如何以完善制度杜絕惡人加害嬰幼兒的惡行?

五、耆婆身兼名醫與佛子,醫德與修行雙美。不論現代醫療體系下醫師待遇或處境如何,因為日日起善念護命救人而種下的善因好緣也世世受用不盡。這是否才是身為良醫的最高無價回報呢?

六、近代產婦與嬰幼兒相關食品及藥物狀況百出、為害非淺。到底問題出在哪裏?又應該如何正本清源、從根解決?

七、佛陀身為老師中的老師、世間無上導師,不但會訶斥造惡業的眾生或犯錯的弟子,也會嚴正破斥外道。身為老師有指導學生的責任,在正當教學必要範圍與惡言傷害學生心靈的尺度拿捏上,佛陀的身教給我們何等啟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