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日 星期二

佛典故事:我想當國王 I Want To Be A King


窮人辛勤地工作大半天,好不容易賺來六升炒米粉。他心滿意足地扛著,心心念念想要帶回去養家活口。心不甘情不願也是責任;當成甜蜜的負荷也是責任──普天下男主人的天職,豈非如是?

扛著、扛著實在走累了。他在路頭上小歇個腿的當下,忽然轉頭看到一個一手拿空鉢、一手捉錫杖的修行人。他雖然窮,窮得有常識也有知識。看出對方為乞食特地出門,他心想:「那個修行人,相貌堂堂,也很有威儀,令人恭敬,不如就隨緣布施他一餐吧?這樣的話,我也算是做好事,豈不是很快樂嗎?」

修行人知道他起了善念,就默默跟著他,到小河畔坐下。

「大師,我今天正好有炒米粉,打算供養您。您可以吃嗎?」

「可以,有得吃就好了。」

「請用!」(如果他真的持戒清淨又得道,就讓我獲得當小國王的果報吧?)

「怎麼這麼少?又這麼小?」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再來一鉢吧?」(人倒挺瘦的,看不出來食量還蠻大的啊?既然給了兩升,如果他真的持戒清淨又得道的話,就加持我獲得當兩個小國家的國王的果報吧?)

「怎麼這麼少?又這麼小?」

「哇!真是對不住,再來、再來!」(真是人不可貌相,這位修行人竟然這麼會吃啊?兩升還嫌太少不夠哩!人生哪,做人就要好事做到底。我發心都發心了,當然要發心供養到底,這次一定讓你吃到飽,份量加倍!這樣算一算,加起來總共吃了四升炒米粉……如果他真的持戒清淨又得道的話,就保庇我當上四個小國家的國王吧!)

「怎麼這麼少?又這麼小?」

「大師啊,這裏還有,別客氣,再來!」(好!手頭剩下最後兩升,這次就一口氣供養個精光!如果他真的持戒清淨又得道的話,就用力保佑我登上波羅奈國的王位寶座,帶領下面四個小國家,又獲證初果……)

「施主,還是很少、很小哪……」

「放心,通通包我身上!大師您儘管吃,要是吃不飽,我就脫了衣服去典當再買吃的來供養您!」

窮人雖然是窮,個性海派又有處世原則,六升全供養光了還保證不惜當掉衣服也要請對方吃到飽。講到脫衣服、上當舖的程度,修行人不說話了。他靜默地吃完一升炒米粉,把其他五升全部原封不動地交還給他。

「大師,您先前不是嫌又少又小嗎?怎麼加碼到最後全部通通布施給您,您反而吃不完又退還給我呢?」(奇怪,不是一直嫌太少又太小嗎?)

「你第一次供養我時,心裏只求做一個小國家的國王,我才說你的心願太少。到第二次,你只發願要當二個小國家的小國王,我才再度回答你的心願少小。等到你第三度供養,只求當上四個小國家的小國王,我只好再次說你的心願實在是很小。最後,你供養到第四次,最多也只求當上波羅奈國的國王,手下領導四個小國家,最後還見諦證初果,我才再重覆一次你的願發得又少又小。我指的是你的願力,不是在嫌米粉不夠吃或供養太少或太小啊……」

「……」(奇怪,這輩子我要是真能統理五個國家稱王,也算是天大地大的大事件了,這種大事怎麼可能會發生?恐怕不是真的吧?不過,話說回來,能清楚知道我心裏在想什麼,一定是聖人、出世大福田,不會騙我!)

他的心念再度被修行人感知到了。對方飛升到虛空中,示現出種種神變,只交待完最後一句話:「好好發大願,別產生任何疑慮!」就忽然隱身不見了。供養事畢,窮人繼續向波羅奈國前進,在路上正巧遇見輔相。

「你不是某長老的兒子嗎?」輔相認出他,主動出聲招呼。

「是的。」(是爸爸生前的舊識,怎麼還記得我?)

「衣服又舊又破的……年輕人,你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報告大人,自從先父往生後就家道中落,沒有人照顧我的生活起居,最後愈來愈窮,才會變成今天這樣。」

「這怎麼可以?來,跟我進宮去!」

輔相帶著窮人進宮親自向波羅奈國王報告。原來,他的父親生前是國王相當熟識的老朋友,一生與政界有緣。國王本身沒有子嗣,與故友的獨子重逢後,便交待對方要每天留在他身邊,以便就近關心照顧。

他們才相處了短短七天,年邁的國王卻突然病逝。國家不能一日無王,眾臣情急之下,決定推舉國王生前唯一親信的窮人繼位。此時,當初供養時心中立下的願望果然實現了。窮人不再是窮人,自此身為統領五國的國王。可惜,權力的滋味一嘗久,過去熬苦日子的心境漸漸淡忘,慢慢地就養出貴族習氣,成為民怨四起的暴君。

雖然他已經迷失在權位裏,修行人沒有忘記他,依然護念他還有最後一個心願沒有實現。

多年以後,當他一抬頭發現修行人飛升在宮殿上空時,感到非常驚訝。對方立刻開口提醒他:「你曾經發願要見諦證初果,記得嗎?怎麼現在無惡不造,跟你原本的初衷大為乖違?」如此種種開示說法後,窮人升格繼位的國王內心十分慚愧。他十分懺悔自己造下的過失,發心一定要改過向道。

就在這當下,他的最後一願實現了:果真身證初果須陀洹。


原典出處:《雜寶藏經、貧人以麨團施現獲報緣》

-延伸思考向度-

希望從事某種職業是願力,也是發心。不過,美夢成真之後才是「職場也是道場」修行路的起點──當初希望從事該職業時的發心是什麼呢?能否堅持而不變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