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5日 星期四

十八禁的故事~~生產篇


對社會人際關係處理上還非常稚氣的孩子,開口閉口就是與性別、性傾向、性器官有關的玩笑、粗話、或攻詰性謾罵。人格尚未成熟、還在成長期的小男孩,到底對他使用的文字內涵知道多少?

我想了解。我希望確認介在兒童期與青春期中間,從家庭、學校、或大眾傳媒學習大量攻擊性髒話的孩子到底性知識成熟度如何。既然面對的是整群大量使用性器官髒話的孩子,我就說個適合孩子聽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媽媽。為了生下她體型過大的巨嬰,在醫院開刀切開屁股(就是你剛才罵很多遍的男同性戀的屁股;骨盆腔你聽不懂還是算了)後才能順利生下小孩。開完刀以後,她就住院了。她日日夜夜躺病床,要等好幾個月以後屁股(就是你口口聲聲講的同性戀屁股)骨頭才會復原──」

「啊,你為什麼要講這個?」小男生打斷故事。

「我才十二歲!講這些我受不了!」小男生討饒。

眾生顛倒。對現代孩子而言,雖然鎮日互相交換與異性戀、男同性戀、女同性戀、變性人、跨性人有關並指涉性行為或性器官的髒話,在認知上並不認為那些是限制級或不合適的。在使用上,孩子們通常對這類字句的文化貶抑或仇恨歧視也完全無感。然而,提及母體生產過程,才光用「屁股」這麼普通的字眼(不但沒有任何其他正式醫學名相,連個「血」字也沒有),就哇哇叫他年紀太小受不住。不但他抗議,其他小孩也一致認為這個「媽媽生小孩」的故事太超過。

各位,對十二歲的小孩子而言,具有各種性傾向的人類使用性器官從事各類性行為叫「普通級」,母親躺在醫院受苦受難、千辛萬苦從產道生下小孩的過程才叫「十八禁」。

性教育怎麼能只教一半(只教性行為,不教性倫理,恐怕連一半也沒有)?只知道針對性行為和性歧視大罵髒話,對懷孕、墮胎、生產、教養、家庭倫理、多元性別尊重等後續重要人生現實果報一無所知又不願面對,難怪社會這麼亂。這群小孩兒也同時教會我一堂很珍貴的功課:滿嘴髒話的人人格尚未成熟,還沒有真正長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