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9日 星期一

宗教無用論


有神論者與無神論者進行了一場激辯。雙方你來我往大半天,唯一使用到的宗教術語只有God。不過,既然都身為已成家立業、生兒育女、年事已高的人,提及許多現代宗教爭議的重點:

有神論者:「異性戀是符合邏輯的選擇:生育。」

無神論者:「宗教將性行為妖魔化,製造人群的恐懼與社會問題。」

有神論者:「只有科學、沒有宗教會製造混亂的社會。例如犯罪、複製等。」

無神論者:「宗教只會帶來權力鬥爭和戰爭,因鬥爭而腐敗。宗教只想控制人群。」

有神論者:「愛與生命的結合(婚姻喻)就是真理。」

無神論者:「我相信世界上有種最高力量;但那絕對不是神。」

有神論者:「我相信世界上有種最高力量;但那絕對不是神。」

這是對宗教失望透頂的世代。不少人寧可相信愛、性、婚姻、生育,也不願意信仰宗教──宗教與戰爭的聯結性太強,宗教對性行為的克制立場與擁護性行為的愛情或婚姻關係完全相反,最後引起百姓對宗教信仰的普遍反感──無神論與有神論最後站在同一陣線,寧願只相信婚姻、家庭、生育,不要宗教或神的干涉,達成一模一樣的共識與結論。

這番討論唯一沒有點出的關鍵重點是這個:宗教本來就曾經是神權時代的政治統治方法、政權運作系統、政治人事結構,古老宗教留有古老皇權運作的大量痕跡。若將神權時代的政治觀與社會控制方法百分之百套用在全球化、民主化的現代社會,本來就容易產生衝突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