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6日 星期二

惡毒是青春 Evil Is Youth

青少年網路霸凌現場,整群小男孩圍攻一個小男生。

「他是人妖!」
「她是女生!」
「好娘!」
「超娘小狗狗!」
「人妖!(大寫)」
「女人!(大寫)」
「G(不用解釋,當然是超級特寫)!」

小男生忍不住了。

「我是男的!」
「超娘小狗狗是人妖!」
「連我爸都說我沒路用……」
「人妖!(大寫)」
「我可能會去自殺。」
「小狗狗每次都這樣子講,又來了。」
「我想我會拿個什麼工具用力往我自己腦袋上砸。」
「噁,超娘小狗狗!」
「我想我真的會自殺。不說了,再見。」
「他是女人!」
「現在我只想找一個人說話……」

青少年時期,發展性別認同與社會性別角色認知的身心發育期。這群小孩子的表現至少明顯揭露三大問題:家庭教育方面,基本人格養成失敗。學校教育部分,人際互動與網路禮儀失敗。社會整體以觀,性別教育和多元尊重文化根本就還停留在美好口號與社會想像的基礎階段。

父母到底是怎麼教的?怎麼會教出一群惡意羞辱同伴、惡整到對方都公然揚言要自殺了,別說沒道歉或收手,竟還不肯鬆口罷休的無良青少年?學校又是怎麼教的?一群十來歲的小孩子上網吹噓過度早熟的親密交往與性行為,光吹牛皮不夠,還常常要公開三圍等細節。社會大染缸是怎麼把小孩子染成這麼冷血殘酷的?青少年濫學成人的性別歧視相關仇恨語言,修理到其他小孩公開揚言自殺的地步,照舊依然故我、頻頻刺激對方?

我們這群成人有責任。我們沒有調整好心態、建立友善包容的文化氛圍,不知輕重利害的小孩子學大人、依樣畫葫蘆出來就是歧視與仇恨。不論在現實生活或虛擬網界都長期集體霸凌圍攻,一副沒鬧出人命不甘心的模樣。若真的出人命如何?生者就背一生一世的沉重罪惡感,一輩子都要記得自己年輕時代曾經以惡意霸凌的手段活生生逼死別人。

藉由文化霸凌逼人自殺是不是「特種殺人行為」?

仇恨語言能殺人,其利不輸刀槍啊!

假如青春這麼惡毒,表示生不出什麼能發揮人性光明面的優質後代,還不如教年輕人禁欲通通別生。長期劣幣逐良幣下來,品質好的被逼自殺以終止霸凌之苦、品質差的倒一路縱欲苟活、再從縱欲濫交過程裏生出劣質後代,對社會不但沒有正面效益,反而還拖挎全人類的文明水平!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