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9日 星期六

佛典故事:殺人遊戲 The Killing Game


人類,一種業障深重的物種。人類自古對殺人遊戲深深著迷:大者戰爭,舉國通殺;小者鬥技,觀賞娛樂。

在波羅奈國,以殺人鬥技謀生是公開的、合法的、甚至是權貴王族所肯定與贊助的職業。既然角鬥撲殺也算一行,國中就出了八大菁英力士。他們個個力敵六十頭大象,威猛無比。在八個人當中為首的首席大力士更是個中高手;不但力大無窮所向無敵,又善長各類權奇兵法,是個文武雙全、稀世難尋的通才。他自知優秀,也認為廣受眾人肯定、崇拜的自己非常優秀;自認為天下無敵的他自從當上首席大力士後就目中無人,以為全天下沒有半個人能打敗他。

身而為人,很不優秀的縱使非死不可,極致優秀的也同樣是死路一條。佛陀入定一觀,知道這個舉國聞名、驕蠻自恃的首席大力士死後必墮惡道,主動登門拜訪,希望能親自加以度化。

「報告主人,外面有沙門瞿曇求見!」負責守門的僕人說。

「什麼?瞿曇?那種人的頭腦、體力哪裏贏得過我?趕快把他打發走,本大爺不屑見他!」首席大力士顯然完全不將出家眾放在眼裏。

「遵命!」守門的僕人立刻轉身下逐客命。

「……」為爬上首席大力士的位置,一生要打敗多少敵手、誅殺多少對手、忍受多少皮肉傷害、熬過多少生死險關?區區一個出家人,沒玩命的本事還敢來求見?

「報告主人,小的才把沙門瞿曇趕走,他又來了!」守門的僕人幾分鐘後又回來了,言語間流露出幾分無奈。

「真是不死心!不見就是不見,送客!」首席大力士開始不耐煩了。

「遵命!」僕人馬上轉身到大門口趕人。

「……」沙門不就是戒殺的人?那種人跟我的職業了不相涉,沒事來找我做什麼?一定沒好事!

「報告主人,小的趕他,他偏偏又回來了!」守門的僕人來回跑腿、夾在中間非常難做人;問題是既為職責所在又能怎麼辦?

「煩死了!把大門鎖起來,直接把他轟走!」首席大力士開始發脾氣。

「遵命!」僕人倒是不敢嫌累也沒脾氣,二話不說回頭又去趕人。

一個終生對殺人遊戲上癮、以此為業的人,渴望的是法界雷同、目標類似、境界相當的對手。既然不是對手就不見,是對手就見了吧?一個內心呼喚對手的人,境界就會示現對手……

「報告主人,有個少年力士登門求見,希望與大人一較高下!」守門的僕人終於把沙門趕跑了,不禁鬆了口氣。

「誰啊?是不是我國八大菁英力士之一?」首席大力士身經百戰,對手是誰還要百般挑剔,不隨便迎戰。

「主人,不是哪……是個沒看過的青少年!」僕人有認臉背臉的本事,很確定來人是個沒見過鬥技世面的菜鳥。

「什麼?一個外行小孩子?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自動上門送死──那好,本大爺就成全他!告訴他,直接到鬥技場等我!」一生誅殺無數老少對手,不差今天再多殺一個,他想。

站上鬥技場,一老一少互對凝望。就在兩人即將互撲對決的電光石火瞬間,少年忽然飛騰入空,順手將首席大力士一把抓住往高空使勁拋擲──離地十幾丈的他往地表四下驚慌張望:哪來的土地?哪來的鬥技場?沒有!下方全是猛火利刃,一墮必死無疑!

死亡治好了他的驕傲。不,精確來講,是怕死的一絲求生念頭打散了所有社會條件構築出的虛妄我執我所我高我慢──「啊啊啊啊啊啊啊──饒命啊,少年英雄手下留情!我認輸就是了!」他這一失控尖叫,對手忽然伸手將他牢牢接住,又緩緩放到地面上。土地猶還是土地,鬥技場仍舊是他們兩個,只是神力出奇的少年不見了,立地成一尊慈眉善目的佛陀。

「啊!佛陀!對不起!」安全著陸的首席大力士馬上就地頂禮,「弟子今天終於明白佛陀的神通力有多了不起,以後我再也不敢驕傲了!請佛陀接受我的至誠懺悔,請原諒我無知的過失、重罪!」真心悔過、認真聽法的他,當場證得不退轉地。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為何以殺業作為職業者必墮惡道?人類社會中有多少以殺生、殺人為主要職務的工作?這些以殺業為主軸的工作有哪些是合法的、哪些是非法的?這類工作在民間的社會觀感與民意支持度又如何?

二、三百六十五行是行行出狀元;然而,在職場表現優秀出色與業界輸贏表相的背後,所有人在面臨人生生死大事時,是否個個地位處境平等無二?

三、為度化力士,佛陀權現為少年力士身。為因應學生的受教根機,老師能否善開方便?開方便的範圍、尺度、限制、界線又何在?

2012年12月27日 星期四

佛典故事:食供養 Food Offering

摩訶迦葉尊者出身豪貴,出家後發願廣度窮人。帝釋天常常下凡供養三寶,唯獨供養不到摩訶迦葉尊者──貴為天子之尊並非窮人,何必再多求福報?

帝釋天王與天后真誠希望能供養到尊者,想供養卻偏偏無法如願,該如何是好?夫妻兩一番商量,等下次摩訶迦葉尊者入城乞食時,因緣就成熟了!緣起性空,因緣可以創造、建立、活用──

「啊,尊者,切莫嫌棄我們只是一對貧賤夫妻,請進!您大駕光臨來到這間破草屋,受我們至誠供養吧!一點粗茶淡飯不成敬意,還請尊者多多包涵……」窮夫妻謙和地祈請。

「好。」尊者馬上慈悲應允。

「尊者,請用!」窮夫妻端出看起來非常普通的平民飯菜。

「好。」尊者一接過來,立刻敏感地聞出飯菜散發著稀有的甘露天香,嘗起來美味異常。貧苦人家?一般貧苦家庭怎麼可能會具有這種人間難得一見的殊異飲食?尊者一入定起觀,發現狀似貧窮的施主夫妻不是別人,正是帝釋天王與天后所巧化。

「天帝、天后,二位享盡天福已經很殊勝了,怎麼還想追求額外的福報?難道你們依然感到不夠滿足嗎?」尊者正色問道。

帝釋天夫妻終於達到供養尊者的目的,十分歡喜地回答:「三寶福報十分豐富、無量無邊,只要是有智慧的人都不會得少為足啊!」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財法二施,等無差別。

二、布施為何是六度之首?

三、福報有哪幾種?層次有哪些不同?

2012年12月25日 星期二

誰的平安夜?

印度性侵新聞提及性別歧視偏見與性侵惡人常見的藉口與邪見:好女人或好男孩沒有夜間行動權。「都怪妳(你)晚上出門。會晚上出門表示妳(你)不是正經的好人,罪有應得!」

黑夜的迷思在於它倒置、錯置了道德歸責。

黑夜就是黑夜。黑夜沒有給任何一個人(不論是男眾、女眾、成人、青少年、乃至兒童)「夜間作案權」──性侵惡行罪足以直墮地獄,屬於大惡業、大邪淫、極度愚痴無明。

請把屬於女性或男孩的平安夜還給女性或男孩。天下沒有任何人有資格主張黑夜可以合理化性侵大邪淫業。要怪就怪行為人本身無能而下劣,對獸性淫欲無法作主。錯在行為人本身的淫欲心無法自制、惡行無法自律、惡業無法自止!

2012年12月23日 星期日

小強與我

小強知道師父在忙冬季大掃除,白天安安靜靜的,晚上才出來散步。

小強夏天剛搬進來時,還慌慌張張地沒改過去東闖西撞的老習慣,寵物似沒事在腳下鑽,凡有走動都要小心提防。為保他一條小命,拿張衛生紙包著送出門,幾天後又悄悄搬回來了。有緣吧?有緣就沒辦法,隨緣收容了下來。

身為天涯一孤蟑,形單影隻的小強沒有老婆、妻妾、小三、女朋友,也絕不重製小小強,連上架房也自動找固定地方(連糞便與糞便中間的間隔都差不多等距,素性極有規矩)。這年頭上哪去找一隻肯天天吃素又不近女色的蟑螂老頭呢?現在小強走路放慢又有威儀,觀其行止頗似有幾分修行習氣,也就由他去了。

世界上也有這種小強。「眾生皆有佛性」這句話可不是口頭禪隨便講講。

遇見這類修行型小強,所有畢生親朋好友私相授受的「人蟑對決兵法三絕招」全都毫無用武之地:

第一招:驚聲尖叫,喚人來打。

第二招:拿起拖鞋,對準就打。

第三招:追抓無功,下次再打。

人類還真是招招追殺招招打。何必打?小強就這麼一隻,從頭到尾也就他一隻!要不是天生業報身長成那樣、腿子太多太短不方便的話,說不定他也想學學打坐呢!

2012年12月21日 星期五

槍,非理論


在談開放或管制以前,面對現實是最要緊的。槍作為新版的現代武器,只不過是發明戰爭與屠殺的人類遠祖親手留下來的諸多惡業傳統之一。傳統是一種很難戒掉、很難根除的文化遺產,通常代代子孫會不斷傳遞、複製、重現下去──或許是槍械,或許是菸、酒、毒品。

槍並不陌生。

童年的大都市鬧街傳來槍響,大人們議論紛紛說是附近黑道幫派內部擺不平。練槍操槍作為學校軍訓課程,美女教官面帶笑容地指導學生最基本的槍枝使用辦法。每天上下學經過的路上,哪個不是神情嚴肅、身荷實槍?

學槍、看槍久了,就算換一個私槍全面開放合法持有的國家也沒什麼適應不良。眼前不知哪國的移民對另一個不知哪國的移民起瞋心(就為一輛也不是什麼名貴禮車的普通中古小型車),轉身打開行李廂掏出來就是對準人亮槍,把身邊的女朋友驚嚇到當場邊哭泣邊尖叫……

舉國持槍的人生就是這樣,人們日常溫文有禮、不嗆不罵、絕不輕易惡口--天曉得對方口袋裏有沒有藏把槍?華人圈開口即嗆、出言即罵、四處訓話的打罵家風在全民合法持槍的社會根本就行不通!言語行事得罪他人、留給對方心口一道創傷是一回事;當下激怒對方、出手就衝動一槍殺人完全是另一種層次。

美國的中老年人為社區出搶匪、青少女為性侵犯尚未落網、成年人為以防不時之需,幾乎家家戶戶臥室裏至少都放把槍。連九歲的小男孩都自恨年紀太小不能上伊拉克當兵操槍殺敵,一放假就吵著從事合法槍枝買賣生意的叔叔帶他上靶場過過乾癮。從老到小,凡討論起槍名、槍種、槍史,話匣子就打開了。討論到最後,結語多半是互相確認彼此的私槍有沒有隨時日夜都上膛--有備槍不上膛的迄今沒聽說過。

要人民戒掉槍枝實在太困難:壞人為好人持槍,好人也為壞人持槍。加害與被害、為攻為防、事大事小、有事無事,全都自認為有正當理由與合法權利持槍──

當全世界的國家集體戒不掉戰爭時,武器與軍火根本就戒不掉。身處來源豐沛、源源不絕的武器與軍火在全球不斷產銷流通的五濁惡世,如何勸得動基層百姓完全戒掉槍械?只要體制環境公開支持武器的生產、買賣,縱使善良百姓不持槍,黑道幫派或各界惡人依舊有辦法持槍;為應付惡人非法持槍、用槍的生存現實,善良百姓不是力爭合法持槍的人權,就是出於自保或自衛的目的,最後也學會非法持槍……

欲止民之小惡者,國之大惡須根除。

2012年12月19日 星期三

佛典故事:小和尚 The Little Monk

佛陀入滅後,佛弟子阿育王信樂佛法,長期供僧。國王堅持護持單一信仰,其他宗教團體不禁憤憤不平。

「哼!憑什麼只供僧?不公平!」

「對啊,真讓人嫉妒啊……」

「既然對其他宗教沒有平等待遇,不如破壞佛法!」

「怎麼個破壞法?」

「我有辦法!」

「你打算怎麼做?」

「我很會變魔術,可以幻化成惡鬼去討沙門的命!」

「什麼?你要殉教當鬼啊?」

「不是真的變鬼啦!只是幻化成鬼,把他們嚇到直接解散!」

「原來只是表演……

「好主意!真有你的!」

「讓全世界都知道他們不如我們高明!」

「對!說不定還會嚇到改宗、加入我們教團哪!」

「等等──你到底要變哪種鬼呀?」

「當然是我們膜拜的摩夷首羅神啊!」

「嗯,摩夷首羅神有四面八目八臂,個頭大、氣勢好!」

「不錯、不錯,就變成這尊人見人懼的大鬼王好了!」

「兄弟,我們全靠你啦!」

「只靠我一個哪行?你們都要當配角!」

「什麼配角?」

「我變大鬼王,你們變小鬼頭,我們一起去找阿育王算帳!」

「怎麼,我們兩萬個人也要一起當鬼啊?」

「哎,怎麼講半天都聽不懂──不是真的變鬼,是魔術、幻覺啦!」

「說變就變──」

擅長變魔術的梵志變成大鬼王,鬼頭鬼腦、鬼手鬼腳的,好不嚇人。口吐鬼氣、足踏鬼步的他神氣活現,提著一大串醜得要死、搖晃作響的魔幻鬼頭大搖大擺地走上街,把全國男女老少嚇到不敢出門。這一鬧鬼,舉國上下成了座死城,只剩鬼王獨自筆直地朝王宮大門口前進。鬼口一開,就是要求一對一面見阿育王。

「大神啊,今天特地前來找小王有何貴幹?」

「本大鬼王肚子餓了,要吃人!」

「啊!萬萬不可!」

「你若是捨不得送一般人民來給本鬼王享用,也是有其他的變通辦法──就把對國家或國王沒有半分貢獻、好處的人渣統統送來給我吃就成了!」

「啥?沒有用的人?我的國家哪來沒有用的人!沒有!」

「哎……暗示這麼多你還聽不懂啊?國境內不是有一大堆沙門嗎?他們又不種田、也不當兵、不臣屬在國王的權力範圍之下,不就是大無用之人嗎?把這些沒有半點用處的廢物全交給我吃就對啦!」

「可是,小王身為三寶弟子,心中是百般不願意啊……怎麼辦?哎……」

「我不管!趕快把那群不中用的沙門送來給本鬼王吃,就這樣說定了!」

目送提著一堆鬼頭鬼腦的鬼王背影跨出宮門,盯著在地板上拖得又長又大的鬼影子(鬼也不透光、有影子啊?)慢慢離去,阿育王的心情無比鬱卒。不過鬼王都直接向一國之君點名要吃人了,有什麼辦法呢?他心不甘、情不願地派出心腹使節,到祇桓精舍低調地傳達王命。

民間信仰的知名大鬼王現身點名要吃和尚的怪事馬上轟動了整個祇桓精舍。精舍裏的兩萬名男眾法師為此立刻召開會議,研討緊急應對方案。

「鬼王向阿育王討我們當供品。誰去?」

「我!」

「你?你自願哪?」

「對!我願意!」

「你才十三歲,是我們當中年紀最小的啊!」

「沒錯,就是端正該去!」

「好吧。端正既然這麼勇猛,就派你去!」

「端正,你一個人動身去找鬼王,到底有沒有計劃啊?」

「當然有!」

「說說看。」

「維那法師,端正出發之後要是有梵志從半空中掉到祇桓精舍裏面的話,請你把他們通通剃光頭,別讓任何一個溜走!」

「剃頭?好,沒問題!端正,你一個人出門在外要小心啊!」

「好,端正出發了!」

十三歲的小和尚一個人走在空蕩蕩的大街上,走在為鬧鬼而荒涼、當機、閒置、不知如何是好的國家。從外相上來看,他不過就只是個接近青春期的兒童罷了。不過,他的膽識、魄力、本事卻全都遠遠超出一般小朋友的水準──小孩子怕鬼,誰會自願送上鬼門給鬼吃呢?

「大鬼王,小和尚端正特此前來報到!」

「怎麼派個小孩?」

「有沒有搞錯啊?」

「怎麼這麼快?」

「不是說會嚇到解散?怎麼真的送上門啊?」

「你們少嗦囉,一切依計行事──」

「小和尚,你等會兒,小鬼馬上就開門啊!」

「偉大的大鬼、二鬼、三鬼、諸中鬼小鬼們,大-家-好!聽說你們鬼族要吃我們僧眾,僧團特地派年紀最小的我──端正──來當開胃菜啦!」

「開胃菜?那……正餐咧?其他大人呢?」

「報告鬼王,大人們會照次序排隊,一一前來報到。」

「那好。小和尚,進來吧!」

「尊敬的大鬼王,我一大早就出門趕路,肚子好餓喔!」

「啥?小孩子怎麼可以不吃早餐?」

「就是說嘛,壞習慣!」

「可不可以先讓端正填飽肚子、等肚子吃飽再給你們吃啊?」

「真是的,那群和尚怎麼沒先餵他吃飽再送出門?」

「好啦、好啦,少廢話,先拿飯給他吃啦!」

「來來來,小朋友,這是阿育王特地準備給我們兩萬個鬼眾的供品,分一份給你!」

「謝謝──吃完了,端正還餓!」

「那好,再一份給你──」

「再次謝謝──吃光了,端正還餓!」

「真是人不可貌相,這麼會吃哇?再一份給你──」

「感恩!全吃光了。可是端正還餓!」

「這個小和尚到底是餓幾天沒吃飯了啊?」

「別吵!來,小朋友,我的這一份也給你──」

就這樣,名叫端正的小沙彌把足足兩萬鬼份的供品全吃得精光,依然大聲嚷嚷他肚子還是很餓。阿育王給的供品全給他一個小孩吃光了,這下該如何是好呢?正當梵志們手足無措的當下,小沙彌張開可愛的小嘴,開始一個接著一個生吞現場的「鬼」──從小鬼吃到大鬼,把兩萬個變魔術裝鬼的成人梵志全吞到肚子裏,再啟用神足通,把他們集體平安送到祇桓精舍。

所謂「平安」的意思是指當鬼梵志們從空中掉下來時,地面上早已有整群大比丘列出陣仗,精準地伸出手來安穩接住、平安著陸。經過這番有驚無險的高空迫降,兩萬個梵志當場嚇到魔術破功、集體變回人形,全被帶去見維那法師,當場剃頭出家、聽經聞法。

真相從此大白,鬼不是鬼,原來是人做的;人也不是人,出家全身證羅漢。從鬧鬼的嚴重國難演變為羅漢住世的天大喜事,人民無不起歡喜心、感恩心,深感梵志們必是宿福現前才幾經波折、出家得度。知道真相始末後,連阿育王本人也非常高興:「一個小沙彌就有這麼大的度眾本事,何況是大乘宗門下的海眾行者?本王決定要發起無上真誠的大道心!」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不同宗教的信眾在宗教對話時代如何和平共處?

二、資訊技術高度發展與弘法全球化的趨勢間有何因果關係?

三、古人本來就有變魔術(幻術)現鬼形的「宗教傳統」。如何分辨鬼的真假?

四、沙彌雖小不可輕;兒童雖小亦不可輕。自古以來,對國家社會非常有貢獻的兒童、青少年相當多。國家社會如何建立起有效的社會安全網、落實各項兒少人權的保障?

五、新生代不僅是人類共同的血脈,更是未來的社會中堅份子。成人故意造下侵害兒少人身安全的虐待、霸凌、屠殺、販賣、誘毒……等大惡業是否相當愚痴?如何透過終生社會教育或大眾傳播媒體強化成人保護新生代的觀念與善行?

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新婚之夜


這是在台灣民間流傳幾十年的老故事──它是故事,不過說故事的人常常強調是真人真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修女。她很年輕就身心奉獻給天主,是個純潔又真誠的教徒。不過,真正令她遠近馳名的不是信仰或善行,而是她的青春美貌──人雖已逼近老年,卻出落得如花似玉,見者無不驚為天人。

有個富商為其美色所迷、無可自拔。雖然明知自己年紀足以當她的兒子,依舊苦苦追求。她不堪他的長期糾纏,最後終於決定放棄上帝、踏入婚姻。既是為美色所迷才積極求婚,他當然不會支持她繼續保持清純童真的現狀,婚禮一結束,馬上就進行新婚之夜的例行民俗活動。

當他隔天在清晨的陽光中醒來時,當場完全嚇傻──身旁躺著的哪裏是他苦追幾年的絕色美女?她的臉皺了、髮白了、五官變型老化、膚色暗沉、連手腳四肢都走樣了。他只消一夜就瓦解掉她半生的修行與堅持,將她還原成與實質年紀相當的老女人。

醜、毒品、少年郎


幾個美國兒童、青少年互探毒品史,問對方吸過沒、吸過哪幾種,馬上得來大量肯定回答。完全沒碰過大麻、毒品的沒幾個。

「哦,我曾經看過吸毒的人,」我說,「眼神空洞、全身流汗。我從來不知道人類可以變這麼醜。好醜。真的好醜。」小女孩、小男孩忽然陷入集體沉默。

失去充滿靈氣與理智思考力的眼睛之後,人只成個活僵屍,當然很醜。製毒、販毒、吸毒的人沒什麼審美品味,可能想替社會製造大量醜男醜女吧?

「可不可以不要再討論醜人了?」小女生打破沉默,開始哀求。

佛典故事:目標 Purpose

小樂手看上老富翁家裏的一頭好牛。

小樂手:「老人家,你既然這麼有錢,這頭牛不妨送我吧?」

老富翁:「憑什麼送你?不要!」

小樂手:「可是我真的很喜歡這隻牛……」

老富翁:「要不然你每天來我家演奏音樂給我聽。一年以後牛就是你的!」

小樂手:「好,沒問題!你真的願意聽我演奏嗎?」

老富翁:「那當然!」

一心一意想著可愛的小牛,小樂手高高興興地登門演奏音樂,三天三夜毫無倦意。表演的人不累,聽的人倒是累壞了。經過七十二小時的疲勞轟炸後,老富翁終於決定投降:「行了、行了,我把話收回來。來人哪,把小牛牽來給他──小牛免費送給你,你趕快回家,我要睡覺!」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精進力不可思議。

2012年12月13日 星期四

阿婆念佛


有個知名故事:阿婆念佛幾十年了。小孫子不乖,拿起念珠當武器打小孫子,邊打一樣邊念「阿彌陀佛」。這個故事是為人父母、祖父母的修行人之間常常用以互相警惕、勉勵的著名公案。

念佛、修行的確有層次深淺。成人身為修行人,要留意的是言行身教方面對孩子釋放些什麼訊息--言行內容比宗教儀軌、儀式、衣裝、教典、名相、……更有力。

2012年12月12日 星期三

三妻四妾的悲哀


小男孩生在富貴人家。我注意到他,是因為他臉圓嘟嘟的、人圓滾滾的,常常被其他男學生們集體嘲笑。被大家集體嘲笑的他,在哄笑聲中默默地臉紅不答話,靜靜走過身旁。

問起他,方知有這麼段故事:

家裏是大陸漂洋到台灣的大家族,代代妻妾成群。他是從曾祖、曾曾祖一路娶數下來的串串小老婆的後代之一,血脈上不是正室。放了學,他要跟代代大媽、二媽、各路兄弟姐妹們問好。每天上學時他有私家轎車接送,書包裏頭常常有逼近一萬元台幣左右的零用錢(那年頭台幣一萬元可以在鄉下買到一坪房子)。他會買昂貴玩具給校花級小女生--那是指,當他沒有被其他男學生架進廁所把錢搜光的時候。他沒敢向任何家人講,家人長期不知情,男學生們也就放心大膽地長期將他當「錢票」,欺負卻又欣羨,霸凌卻又親近,輕視又嫉妒,最奇特的是小男孩也從不向任何長輩告發。

我不曉得絕大多數的觀眾看宮廷劇裏的後宮鬥爭是什麼心情;不過在現實人生裏,代代妻妾成群的宮廷式家庭出身的「台灣小皇子」(側妃所生)的人生是這個樣子。

2012年12月11日 星期二

離幻即覺

「師父,你這麼年輕就出家,會不會少一個法門?」陌生老人開口就問。

「不年輕了。如果有小孩的話,早就已經都是大學生了。一般人不太會看法師年紀。」

「啊!真的看不出來!那個我看電視上某某法師的某某弟子說有修禪或淨土──啊,不好意思,到站了,我要下車了!」上一站才上車的陌生老人忽然起立衝出車門。

幻滅是成長的開始。老先生衝出車門後,對面的中年媽媽忍了很久,嘴邊一股笑意終究還是忍不住漾了開。台灣最好正視性別嚴重失衡的社會老問題。

2012年12月10日 星期一

中毒


有位媽媽是老修行、老居士。她分享養兒育女心得大意如下:「……生小孩就像中毒。生出來小小一個,好可愛,看一眼就中毒了。一中毒就一輩子。」

世界上有兩種厲害的毒品。一種是drug或weed,毒了喪身失命。一種是kids,毒了一生身心情執難捨,要戒簡直是難如登天!

偉哉老相


好久好久以前,有一天來了一位和氣又溫柔的美國媽媽。她非常、非常nice,nice到怪怪的。到裏是哪怪?

「妳是媽媽?」

「對啊!」

「妳小孩多大了?」

「都高中、大學囉,比師父還大呢!」

「什麼?妳……妳以為師父幾歲啊?」

「十三歲!」

「天啊,師父長得那麼幼稚啊?」

「你的樣子就像美國十三歲小孩啊!」 

人有多老看起來就多老是大福報!沒事別去除皺拉皮打毒菌針。你不要的小僧想要也要不到。人都活到三十歲了還被當十三歲,業障啊!

天堂與地獄

一對祖孫迎面而來。阿媽喃喃抱怨:「哼,你們都跟我們講你們那種人會上天堂,我們這種人會下地獄……」小孫女連忙附和。

眾生下地獄?眾生最好全部別下地獄,眾生下地獄是神職人員倒大楣。本來神職人員沒事,這下子還要常常去地獄接送你、開導你、度化你、陪伴你……

佛陀娑婆世界八千返,示現無量身形化導無量眾生。我們六道輪迴不休,不是勞駕佛菩薩常常來五濁惡世化度我們嗎?

2012年12月8日 星期六

血案

臉色蒼白的母親進門就放聲痛哭。

「媽,妳怎麼了?」

「我剛從醫院回來。」

「醫院?」

「妳爸不要我生,叫我墮胎。」

「什麼!墮胎?」

「妳本來會有個弟弟,現在沒了!哇……」

女兒望著痛哭的母親,整個人呆住了。

父親開口要求母親殺死孩子。不,是父親運用身為丈夫的權威身份,要求妻子殺死親生兒子。不,是父親與母親合謀殺死我的親生弟弟。不不不,誰來告訴我這是一場惡夢、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家沒有發生命案……

這就是我尊敬一生的父母嗎?

這就是婚姻嗎?

這就是家嗎……

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

Low Pay, High Crime

Wages in Taiwan are too low, forcing parents to kill themselves and leave their kids alone or young people to risk everything for immigration or staying abroad.

But some “special wages” are too high, sex industry especially. In Taiwan, high class sex workers have a nickname, “Public Relationship.” Grab any mainstream newspaper in Taiwan and check the ads, “Public Relationship Recruiting” is always there:

20 years ago, “Public Relationship” offered 100,000~120,000NTD a month.
20 years later, “Public Relationship” offers 7,000~12,000NTD a day.

I never understand why newspapers in Taiwan accept all kinds of sex work recruiting ads openly for more than 20 years. Dutch sex workers must offer reports and pay taxes, but most Taiwan sex workers earn a lot and never pay any tax. “Public Relationship” in Taiwan never offers any work-related report to the government.

Do Taiwanese people love their young generation? No, they don’t. They offer high pay to seduce young men and young women into sex industry, but extremely low pay in other normal jobs. “Who cares about moral or legal consequences? I just want to survive!” young people shouted in their mind, in their heart.

Wages are strong social incentives, money can lead people around. Whenever I check the newspaper ads, I sigh, “People in Taiwan pay fat money for prostitution and expensive wine, but refuse to offer fair pay in other legal, normal, good jobs. People here value animal-like breeding behavior much more than civilization or spirituality. They shouldn’t have kids at all if they only offer high pay in sex industry or drug trafficking. They love sex and drug much more than young generation’s bright future.”

2012年12月2日 星期日

佛典故事:贏還是不贏? To Win or Not To Win


阿育王征戰一生,攻下二十八萬里地。他不但身為王者之尊、到處管別人,甚至還一手統理陸地龍、藥叉等其他非人眾生。阿育王喜歡權力,不喜歡不被服從;偏偏國界之北的大龍池裏住著一條很有個性的龍王,硬是不肯投降、不願屈就、不甘為臣,讓阿育王很不高興。

龍王沒有別的特長或本領,卻相當有福報。他日夜守護佛陀舍利,勤加供養、培福修德、念茲在茲,死也不肯投降──龍族有龍族的尊嚴,怎可輕易敗在一個普通人類手下?

權力欲這種煩惱厲害的地方,就是能令眾生明知自己終歸一死、生命苦短,依舊不應爭而爭、不當奪而奪、非理而戰、無德而殺。阿育王不爽到極點,親自率領四大軍隊到北地的龍池畔,高聲叫喚龍王出面迎戰。

「哼!你叫你的,我有佛陀舍利呢!誰怕誰?我才不理你!」龍王想。

「真該死!這條小龍還真有個性;我們大軍遠征出馬,竟然拿牠沒半點辦法!」阿育王想。

一般平民是日日辛苦、勤於工作勞動、照顧家庭溫飽,年頭忙到年尾累得半死沒有力氣出兵作亂。阿育王和老百姓完全相反!身為國王,要錢有的是錢、要權有的是權、要什麼有什麼。阿育王閒到沒事幹,專門一天到晚帶著大軍往龍池跑,站在池畔叫囂挑釁──

(插播:以史為鏡,吾人不難明白,若欲世界和平零戰事,宜將王室皇族的財產悉數平均分給全體百姓。王室成員若需要從事正當職業謀生以持家,就沒空到處製造國際糾紛或找藉口興戰擾民;王室有錢有閒就多作亂)

「有種出來跟我對打!你這條死小龍!」阿育王大叫。

「……」誰理你?龍王不回答。

「切!死小龍!爛小龍!你以為你有佛舍利就了不起?」阿育王再叫。

「……」你叫啊!龍王很安靜。

「你、你、你,你這條世界無敵大壞龍!臭龍!竟然有膽跩成這樣!本王三次親自宣戰、你三度不予理會,分明是看不起本王!一定是你供養舍利,才會威神福報全贏我!」阿育王一個人鬼叫大半天得不到回應,終於氣到抓狂了。「你給我等著!等我回去作功德供養三寶,回頭一定把你打到落花流水!氣死我了……」

雖說發心不正,全為權謀一口氣(正確來講是面子),阿育王回宮後果真到處修立塔寺、廣請眾僧,拼命累積功德。他想知道功德到底夠不夠贏龍王,還特地請工匠打造一條金龍和一尊自己的金像,天天把兩尊金公仔放到「功德秤」上秤重量。一開始,金龍公仔顯然比金王公仔重很多。慢慢地,阿育王拼功德拼多了,兩個公仔漸漸變一樣肥,也差不多重。阿育王再接再厲、努力集功德點數,終於讓金王公仔一天比一天肥,比金龍公仔超重許多。

(插播:以史為鏡,吾人可知王室歷朝擁重金,生活奢華之難以言喻。百姓是生計難求心酸酸、肚子空空苦哈哈,王室竟然可以閒到天天玩金公仔!坐擁重金玩玩具也就罷,兵也是百姓當、命也是百姓出,最後軍功又只算在國王一個人身上,還美其名說是歷史評價)

這一天終於讓阿育王給等到了。他四度出兵北上,行軍半路就遠遠看到龍王一家大小全到齊、公龍母龍小小龍集體出場,諸龍雲集,至誠熱烈歡迎他的到來。

一人一龍,同為佛子。從血拼版圖、較量權力到轉化成力拼功德,從前的敵人化為今日的道友,最後竟然一起拼出了「修行共識」!龍王歡天喜地地將一部分佛陀舍利者獻給阿育王,而阿育王也高高興興地到處廣興塔寺、闡揚佛法!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一、何為真正的「勝利」?

二、何為「真功德」?

三、王室過度富裕奢侈與王室好戰好鬥的普遍事實之間有無因果關係?

四、以力服人、以武服人、以殺服人、以權服人、以利服人、以德服人……層次上有何差異?為何說「上乘兵法即心法」?

2012年12月1日 星期六

錯誤的擁抱──惡業輪迴


青少女,妳說妳還算女孩,依法不算女人。

不算女人?小女孩,妳開起口來,溜髒話、葷玩笑、調戲語花招百出,樣樣都比同年紀的青少年更狠。妳的嘴又毒又快,嚇光所有的男孩,讓他們自嘆不如。不只青少年敬而遠之,大家都嚇壞了──連老的都被妳的家庭教養和學校教育嚇壞了。

人群散了,妳把髒話收起來,顯得無比憂傷。妳自言自語:「哎,怎麼沒有人相信我甚至沒有過初吻……」妳說妳曾有段受虐的童年;至少,語言暴力算是家常便飯。「我不排斥髒話;我擁抱髒話!」妳得意著,以為這樣子妳就贏了。

以前妳是小女孩,處於權力上相對弱勢的位置,忍耐成人的惡口忍到長大。現在妳處在年成與未成年的交叉口,即將要拿到權力上相對強勢的位置了,妳竟然決定將長輩的錯誤再複製到其他人身上?

這是場錯誤的擁抱。

妳從被害人搖身一變成為加害人,在被虐的過程中學會施虐。心知肚明是上一代的錯誤,妳選擇了複製!身為錯誤的凌虐暴力惡質文化的犧牲品,身歷其境、受苦受難的妳不選擇反省,寧願選擇擁抱?

很久以後,等妳發現妳所擁抱、複製的是長輩從前走過的苦惱不幸人生,後悔也來不及了。妳又會加害多少無辜的小女孩呢?為何妳要再度複製當年那個在成人惡口霸凌下一生創傷難平的小女孩呢?

假如這是妳對上一代的報復的話,這真是最可悲的報復──

人生走到最後,妳竟然化身為妳最討厭的那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