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0日 星期三

給哥兒的一封信


阿酷:

是哥兒就該講義氣。我拿你當兄弟,有些事,別人可以瞞你,我卻不想騙你。上次去參加阿呆的阿公的告別式,拈香祭拜完聽阿呆講完他阿公一生的事蹟後,我突然發現男人之間不應該彼此隱瞞這麼重要的事情。

我決定趁我往生以前,寫封信告訴你。

你知道,我結婚四十年了,對婚姻一直不甚滿意。前十年我家暴,後三十年換我老婆家暴,最後小孩子全躲得大老遠,連過年都不肯回家探親。他們討厭聽我們夫妻吵架,聽了整整四十年早就煩透了。

你知道,我從十五歲就開始嫖妓。三十來歲結婚以後改不掉,偷偷嫖還是被老婆給抓到了。抓是被抓到,心裏不服氣,她哭我就動手痛打她,她罵我就整夜睡娼寮不回家。我認為是男人就難免犯這種錯,女人抓狂嫉妒根本不用理她。

我打她打到第十年,有一天忽然不行了。

我說的不行,是指不舉,也就是所謂的「陽萎」。當年我嚇一大跳,私底下到處看醫生,醫生各說各話、各有各的理論、結論,東看西看就是治不好、沒辦法。人都不行了,浪費錢買春也沒意思,只好常常窩家裏。人不常出門,再過幾個月終於被我老婆發現了。她發現我偷藏、偷吃、吃一半、吃不完的大大小小各種藥方,終於一路逼問出我完全喪失功能的事情。

從此以後,她的態度全變了。

我愈煩惱下半身,她愈歇斯底里。她開始當著小孩子的面抖出我們夫妻性生活的事情,什麼都講──從我原本表現如何、怎麼嫖妓淫亂、一直到最後又怎麼陽萎不舉、完全無能,什麼隱私細節都不放過。我家小孩就這樣一路從小學聽到大學,天天聽父母性生活失調和爸爸買春買到陽萎的事情,一直聽到他們各自找藉口離家為止。

從第十一年開始,往後三十年換成我老婆羞辱我、折磨我,又打又罵怪我是性無能的沒用東西。向來沒聽說過有人會買春買出終身陽萎,我原本一直以為這是我個人運氣不好的問題,沒跟哥兒們詢問。一直到上次阿呆講他家阿公阿媽就是為嫖妓陽萎問題吵一輩子,吵到兒子女兒內孫外孫三代同堂上上下下都知道阿公陽萎、阿媽不幸福、婚姻有名無實,一輩子大吵大鬧到他阿公往生為止,我才知道這種鬼事不是只會發生在我一個人身上的特例。

老兄,你老婆待你不錯,別再嫖妓了。我都幾十年這樣也沒辦法了,你的婚姻幸福還有生機。好好待妹子,別讓她像我老婆一樣一輩子吃苦。你們好好相處,別老是大吵小吵吵不停,老來才不會一起被小孩子冷落在家裏。

就這樣,下次再聊,我們喝茶去。


阿歪親筆

民國一百零二年一月三十日

Better Pray You’ll Never Get Old, Young Man! 小子,最好祈禱你永遠不會老!

The old lady asked him politely, “Do you have any walnut? You know, the big ones could be smashed into small pieces…”

“Told you, no!” the young worker yelled at her angrily, “No! Not here! Go somewhere else!”

She looked at me in the eye, “Is there any walnut? My brain function is bad,” she raised her hand and pointed at her own head, “Walnuts are good for the brain!”

“Oh, ----” I got no chance to tell her my answer. The angry young worker shouted at her again, “They’re not here! I told you, we don’t have that!” He was loud. The old lady walked away.

One minute later, one female worker showed up and asked everyone, “Do we have any walnut here?” “Nooooooo!” The angry young man shouted back at once. The female worker went away, smiling.

Got it. Walnuts. Good for the brain function. I took a pack of walnut-oat-mixed breakfast from the shelf nearby, told the old lady she could find lots of them there. She was very happy. Her husband was happy. They said, “Thank you.”

How could a young man treat the old couple like that? They’re customers; they’re old enough to be his parents or grandparents! “No wonder so many young men couldn’t get a wife nowadays,” I thought, “They show bad manners to everyone, they don’t respect the elder people, they don’t even know how to be polite to customers!”

為何不按讚


曾有位居士連續數月下來,常常主動要求、請求要替某教派主事者按讚,卻始終不成功。最後,這位年輕男眾起了煩惱,質問:「為什麼不替他按讚?」

該派知見爭議相當大。除了附和、強調世界末日說,並且公開主張「受誘而意志不堅還俗就讓他還俗,要感恩對方菩薩示現,替佛門根除敗類」的大邪見。這類見解很容易對初初接觸佛教、尚未建立正知見、不認同出家修行的居士有吸引力,卻不知道它問題出在哪裏。

問題出在該見解顛倒因果。行為人起惡心故意污梵污僧是造大惡業、足下三惡道的因果道理不教不講、反過頭來稱讚行為人誘僧還俗是「替佛門根除敗類」的道德邏輯,就與大力誇獎製毒、運毒、販毒、銷毒、下毒、贈毒的種種毒品相關犯罪行為人幹得好、替台灣社會清理門戶、讓「對毒品意志不堅、沒有抗拒力的毒蟲敗類」下海吸毒或進入毒品業一樣,完全顛倒道德歸責。這類見解會受本身貪染家業、反對出家者歡迎,卻會直接或間接折損僧脈──換句話說,那是暗示、肯定、間接鼓勵俗人造下污僧誘僧的大惡業的惡知解,一般薰修不深的居士根本不會判斷,就在網路上到處強硬推銷、施壓,希望擴大該派勢力。

對於此類會提早斷送僧脈、加速末法時代白衣升座進程的邪知解的倡議人士,何必按讚?

2013年1月29日 星期二

情婦的一天


四十歲。不,可能五十歲。有拉皮,有保養,穿著十分華貴。每天,她會一個人逛百貨、買精品、走進巷子裏那家小店,和整群陌生男子坐在一起。他們不聊天、不交換目光,各忙各的、各想各的心事。唯一的共同點是全都抽菸。

她平均每天花一、兩萬元耗在這間小店。

她的男人也是別的女人的男人。他給她錢,也給她許多孤獨的時間。把形單影隻、閒愁難解的每一天串連起來,到今天剛好滿二十年。他給她太多錢又太多時間,她沒辦法殺出這段不可告人的關係,只好到這間賭博小店殺時間。她給他青春,他給她錢;她麻木不仁、無所謂地將他的錢砸在這間黑白兩道通吃的賭博業者開的迷你小店。

她結算下來,長期經年累月細水長流輸掉的錢遠遠不如平均一、兩個月中一次的特大獎。明明知道算總帳下來一直是輸錢,照樣定期報到、一根又一根地抽著悶菸。她平均每個月花至少三十萬到六十萬的錢來坐著抽菸。三十萬到六十萬。一個普通大學應屆畢業生老實工作一整年也不見得賺得到那麼多錢。

男人知道她怎麼過日子,倒也也無所謂。只要感情關係沒曝光惹媒體注意,區區錢的事情太容易解決。她打開名牌小提包看兩眼。有整排信用卡、衛生棉、化妝品、帳單、高級手機、珠寶、還有千元鈔厚厚幾大疊。有人為窮自殺,有人為窮賣身,有人為窮犯罪,她有源源不絕的錢天天上賭場殺時間……

那裏本來就是上流社會與底層社會交接的異度空間。她一向沒想過什麼慈善事業。錢嘛,賭一賭開心。白道送給情婦的錢從賭博機洗過去一轉眼就成為黑道的錢。

2013年1月28日 星期一

不邪淫戒:比較性文化


台灣老一代常常批評歐美的「荒淫放蕩」給我們聽,處處強調華人性道德高尚。關於這一點,愈長大愈難以置信。華人的性保守並非是絕對真理,有相當大成份是文化系統造就的錯覺。

西方有深厚的基督教文化。在神學信仰架構下的西方人很早就建立起嚴格的一夫一妻制,其他非一夫一妻制的性行為在西方人心目中或許可以被稱為「自由解放」,但是沒有人敢公開宣稱它們「道德」。東方相反。東方不論立基於儒、釋、道、或任何其他古今思潮系統,在後宮、納妾、包奶、包養、……等等大量非一夫一妻制的雜交行為當中,自古有高比例被納入婚姻框架,更公開接受、允許、鼓勵華人過雜交生活。換句話說,這是立基於東西方文化系統的評價標準不一致、區隔界限不一樣才產生的性道德錯誤評價:雜交行為在西方社會通常被視為非神聖婚姻的婚外性行為,在東方社會則有高比例直接被納入家庭系統、公開承認為道德的婚內性行為。

舉例而言,納妾行為在華人圈被社會默認、被社會底層崇拜,在歐美卻是會被判刑的通姦罪、被社會大眾恥笑的淫亂行為。包奶行為在華人圈也是兩岸三地不言自明的默契,有大量女眾原配選擇一生吞忍到死;換成歐美就是足可丟官離婚的婚外情與標準通姦。西方很少為人妻人母者能忍受丈夫對她的人格尊嚴做出此等重大公然羞辱,丈夫有通姦事實就直接休夫提離婚者相當多。

華人的性道德尺度放得比歐美低,對雜交行為的社會容忍度高,將大量雜交行為直接納入家庭婚姻制度並合理化,大幅縮小被定義成「不道德」、「不神聖」的婚外性行為的實際範圍,也造成大量華人自以為性道德比歐美高尚的文化錯覺。

若歐美人士知道迄今華人圈還在學皇帝過一夫多妻的雜交生活、兩岸三地納妾包奶成風的社會現實,不知會不會對他們素日稱讚不已的「神秘又偉大的古老文明」深感幻滅呢?

2013年1月27日 星期日

驚訝──崇洋媚外更之外


退休的中文老師以為這個法師很洋派,特地談起歷朝古代知名文人諸般經典文章。老師說話的腔調真好聽。詩、詞、曲、小說、八股文、……前朝到後朝、後朝推前朝、細談整個下午之後,她非常驚訝:「天啊!妳……我一直以為妳很洋派!沒想到──」

沒想到,這是個在學會全部注音符號以前就先學正體中文,拿唐詩三百首、說文解字兒童版、三字經、中國童話、……當成玩具玩,邊玩邊背自得其樂的小孩。這種小孩,長大反而成為一個絕不肯輕易當著任何現代華人的面讚美中華文化或背出古文詩詞的成人。

華人,尤其是熱愛中國古書、古文、中華文化傳統的華人,有個超級文化致命傷:

這份中華文化大愛一翻出來,崇拜皇帝與帝國霸業、皇家版圖的心念就出來。這種追懷從來沒活過半天的帝制時代的心念一發動,當時的人事時地物通通照單全收,半點當代理性批判力或詮釋檢討力也沒有,從三妻四妾到後宮性服務,從皇室亂倫誅殺到血洗天下異族等等諸般殺盜淫妄酒惡業通盤接受,並且用力指責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等現代法政思潮或人道價值不好。

如果「中華文化」四個字會讓華人與現代潮流脫節、文化進程退步、認同專制封建剝削的帝制時代,阻礙華人子孫成為脫胎換骨的新時代炎黃子孫,還不如把當年高高興興反覆背著欣賞把玩的傳統文化菁華放心裏。不如多談點民國百年以來,全球「第一批」(也是迄今為止全世界「唯一一批」)將正統中華文化命脈與現代民主憲政法治潮流正式接軌的華人在台灣究竟活出什麼時代脈動,以及台灣人打破華人過去沙文自滿、封閉鎖國的保守格局,學習與全球文化系統互動溝通的種種現代努力。

崇洋媚外?針對民族我慢與帝制崇拜的文化病,崇洋媚外反而是暫時性良藥處方,適合對治。既然你激賞屠殺天下人又淫盡天下女的皇帝、狂熱崇拜大殺大淫大酒大肉半條戒律都不持的中國歷代皇朝、最後還痛批民主地選總統不對要專制地挺皇帝才好,誰會想告訴你我是泡「中華文化」的奶水泡大的呢?

2013年1月26日 星期六

香火這條路:女性化霸凌(十七)

身為公婆的老夫老妻嫌兒媳肚子不爭氣、盡生女不生男。左等右求只得一堆掌上明珠,看到最後就將明珠串兒當成迷你小豬,不疼了。他們要的是香火──有男性性器官的孫子、跟父系家族姓父姓的孫子。孫女?沒有用!

小夫妻受過現代教育,知道生男生女主要的決定性生物要件是父方的精蟲帶著什麼染色體成為受精卵的問題,錯根本不在母方。小夫妻感情相當好,觀念也進步,十分疼愛女兒們,完全不在乎新生代的性別,可是拿香火觀念濃厚的父母沒辦法。

父母沒跟兒子、媳婦商量,直接物色個年輕台灣本土女子,私下談好台幣幾十萬的代理孕母價碼以及保證服務到懷男胎、生男嬰、交給媳婦養育為止的生產條件後,才直接開口逼迫親生兒子與對方通姦:目的是香火。

香火僅限男嬰。老夫老妻不知道現代醫學作法可以直接採集精蟲在實驗室處理、男女雙方完全不用進行性接觸,開口就直接指示兒子必須長期、連續與代理孕母進行性行為,萬一懷女胎就墮掉,務必要定期發生性關係,直到代理孕母順利懷上男胎才中止。

兒子是孝子。兒子是好丈夫。兒媳是好太太。孫女兒們個個又美又貼心又乖巧又會讀書。偏偏父母死在中華民族固有傳統香火觀念下,不理會現代科學技術或夫妻恩義倫理,為求個帶把孫兒竟然聯手要求兒子通姦。

在中華民族固有傳統孝道倫理框架下成長、受新式現代教育的兒子如何是好?他最後選擇反抗。孝子生平第一次不聽父母的命令,他說:「你們再逼我跟不認識的女人發生關係,我就自己去結紮!」

香火文化是傳統中華文化的父系架構的核心性別政治意識型態。為了香火,華人男眾自古三妻四妾習慣重婚式通姦外遇。為了香火,華人父母子女的家庭生活品質嚴重受損。為了只認男嬰不認女嬰的香火,公公身為男眾以性別偏見來壓迫親生兒子通姦,婆婆身為女眾以性別歧視來逼迫兒媳接受丈夫通姦。為了香火,跨代權力分配失衡,男的壓迫男的、女的壓迫女的、老的強迫小的,身為祖父祖母卻將孫女兒們的生存價值當成毫無用處的性別垃圾,活出重男輕女、性別失衡的香火社會。為了香火,華人的皇室代代坐擁荒淫後宮;為了香火,華人的民間家庭普遍功能失調。為了香火,華人自古大量墮掉女嬰。

一切的一切,為了中華文化只想要帶把的香火。

為了香火,表面上遵奉儒家思想的華人家庭實際上常常過著既不倫理也不道德的生活。墮胎之為殺,通姦之為淫,殺淫不斷全為「香火」。有感情的夫妻被香火執著所害,沒感情的夫妻應付完香火、向雙方父母交待了事就各換對象、婚姻解散。

台灣是全球少子化第一名。台灣的兒孫福報恐怕也是被香火迷信觀念下經年累月的墮胎、通姦、家暴、……等眾多不良惡業聯合耗損掉的吧?

2013年1月25日 星期五

天下沒有白喝的酒--經濟象牙塔


酒色不分家。酒促、酒銷主攻的本來就是欲界眾生的淫欲市場。農曆年關近了,一則靠情欲小說熱賣拉抬酒品消費市場的南非新聞被刻意炒作出來。

就經濟論經濟,不但午餐沒得白吃,酒也沒得白喝。

印度性侵輪暴案發後,全球各國的強暴案發率被公開拿來評比,南非名列前矛。南非雖然是非洲當地堪稱相對富裕進步的國家,卻因為性別歧視嚴重、女性人身安全甚憂,各國派駐在當地的外交人員或神職人員絕大多數以男眾為主,佛教弘化方面也以比丘為主力,少見比丘尼。

酒品的確能帶來暴利──集中在極少數人的暴利。酒業作為不淨業的大宗之一,它的利潤集中在「經濟版」呈現,同時將它的巨額成本攤給「社會版」、「政治版」、「健康版」、「家庭版」、「國際版」、……包括亡者死因直接或間接為酒品的訃文公告,台灣每則家破人亡的悲痛酒駕事件、惡心下酒迷姦女眾或男眾的無良性侵案、跨國假酒槍械走私集團共構的全球黑道勢力串連網絡。這些驚人代價像骨牌效應一樣繞一大圈、製造種種殺盜淫妄酒環環相扣的惡業成本之後,再全民納稅共同埋單。酒駕、酒姦事後判刑服刑的監禁執法成本終究是全民共納稅金而來──全台灣基層百姓乖乖繳稅來幫酒商(含國營及民營)負擔他們不用承擔的社會成本:酒錢給酒商賺、酒稅給國庫賺,種種巨額社會成本透過政商體制結構性地轉嫁給大量基層百姓共同吸收。

經濟學不能關起門來埋頭算會計報表或各大指數。經濟學要跨科際、跨領域、跨實務,好好睜大眼睛看看在它一手操盤出的經濟利益的表相之下,有多少其他領域在替少數大發利市的黑心企業主背巨額代價。經濟學該好好檢視它抽乾其他價值系統、留下完全沒有半分道德倫理或社會責任思惟的經濟學架構所運作出來的資本機器是如何「聰明萬分地」圖利業者並將巨額成本轉嫁給民間、群眾、百姓、人民。

各國核心法政菁英故意訓練出好酒色的老百姓本質上很類似毒販刻意訓練出染毒癮的毒蟲──酒癮上身後,人就容易墮落、受操控,一生付出勞力辛苦賺錢也一生心甘情願將本來就不多的單薄薪水砸在吃不飽又穿不暖的酒品消費,勞動力被血汗剝削之餘還有一輩子繳不完的酒錢跟酒稅。酒癮上身的基層勞工想靠階級流動向上爬是痴人說夢,從生到死就當個後現代酒國奴隸、不得翻身。

天下沒有白喝的酒。

天下更沒有白賺的經濟。

2013年1月24日 星期四

開藥:女性化霸凌(十六)

她們說妳不是醫師,只是護士。不清楚是哪家學校訓練出來的護士,也不清楚在哪家大醫院小診所上過班,更不清楚妳究竟執業經驗如何。

她們搖搖頭,不知道。

不知道?不是醫師,敢直接開藥給病人?

真的不知道。就算是護士好了。敢直接拿過期的西藥給病人?

就告訴妳沒有人知道。到底是哪間學校訓練、哪間醫院任用出來的護士,有膽量要求有過敏體質的病人吃過期的西藥?

她就把自己當醫生嘛,沒辦法──傳說她還當過護理長,也不知道真的假的。真的假的且不論。堆滿一整間的藥品有高比例是過期的藥、標示不明的藥、根本沒有任何標示警語的分裝藥、副作用太大現今醫師已經不開的早期舊版藥、藥瓶標示與內容藥不一致的藥、……天天進進出出通通不知道?

(人世間,很多事情不能萬一出事光靠助念就一了百了)

最後妳升官了。

幸好華人組成的中華民族向來不是世界第一強國。如此草菅人命照舊升官,萬一成為世界第一強國只會成為全球眾生的苦難。

2013年1月22日 星期二

打死他! 女性化霸凌(十五)


「氣死我了,皮小孩、死外甥!」打扮入時的大學女生獨自站在校園一角自言自語,「要是我的小孩的話,非打死他不可!臭小孩……」她實在太生氣了。人都已經背書包到學校,仍舊忍不住張著塗著鮮紅唇膏的小嘴罵不休。

打罵文化。司空見慣的家庭暴力文化。華人功能失調、強調階級權威、不注重互動品質、充滿代溝與體罰的家。薰修惡法薰修了一輩子,一路從小學讀到大學,連現代教育系統也扭轉不了民族文化的深厚力量。

「打…死…他?」我抬頭看她一眼。大學生?打扮美心不美,奈何?

大學女孩啊,與其投注大量社會資源與心力之後才在氣頭上瞋火大動、草率出手把小孩子打死,不如就別生別造業吧……台灣這個地方,「打死」兩個字不僅是氣話、誇大情緒的修辭表達;每年的的確確都有兒少被家人毆打凌虐致死啊!

2013年1月20日 星期日

從敬老尊賢到老人詐騙


「現代囝仔真害,」阿公阿媽們可能會嘆口氣、這麼想:「不學好,吸毒、混日子、詐騙老人家!」海報上的斗大標語主題是關心老人、防止詐騙。

新生代對老生代的確不應該如此。從什麼時候開始,新生代對老生代的心態變了?幾十年前,我記得。台灣社會曾經有過一段世代交替時期造成世代裂痕,也令當時的新生代非常震撼:老人家怎麼會是那個樣子?

當時,老生代示現給社會看的是政治鬥爭、黑金交易、利益輸送、將大量社會資源、金錢、精力投注到八大行業,一手打造台灣現代色情業規模與毒品消費網絡──有權有錢的老生代重金包養、帶出場、消費狎玩的是大量新生代台灣女兒。那等社會風氣與人生現實看在人生才剛剛起步、天天上學考四書五經與倫理道德的台灣少年眼裏,不知是何等滋味?

老生代對新生代的確不應該如此。年輕人幻滅了、絕望了,敬老尊賢就難了。同年紀的女孩們被坐擁財利權勢的老頭們買身、消費、玩弄,男孩們看在眼裏心痛不痛?或許老生代不妨冷靜下來檢視台灣幾十年下來的社會風氣遷變,嘗試理解為何新生代會變成現今這樣……

2013年1月17日 星期四

裙子,都是妳的錯!


印度輪暴性侵致死慘案激起跨洲青少年的討論。

有一個男孩如是表達:「我真是不懂女人。她們一邊穿裙子一邊說她們不要強暴!」

在古代,男眾也穿裙子,王室貴族男眾也穿。古時女眾、男眾在正式的長裙內有穿長褲或中長褲。直到近代,裙子才成為「女性」獨有的性別特徵,又在現代服裝文化興革下演變成時時有走光、風吹危險的衣裝。裙子在現代社會常常激起欲愛色愛聯想,乃至於讓小男孩誤認為穿裙子是種性暗示、發出邀請訊息的肢體語言。

難道不是社會主流文化硬性規定、要求、引導女眾穿裙子的嗎?女眾有一生拒穿裙子上學、上班、出門的自由嗎?社會觀感與性別文化訓練出大量追求性感美麗的外表的女眾。穿著「性感」的裙子,露出「性感」的腳,面對被訓練出喜愛「性感」重口味的現代社會大眾。最後,迷醉女色的獸欲失控了,反咬一口:「都是妳自己的錯!誰叫妳穿裙子!」

在偏差、扭曲、顛倒的性別文化下,性感美麗成為女眾畢生擺脫不掉的惡詛咒。不性感美麗?「妳很醜」是妳的錯。性感美麗?「妳很美」照樣是妳的錯──通通是妳的錯,「我們」沒錯!誰叫妳投胎當女眾?

「我們」究竟是誰呢?

每個女眾都有權力以醜抗爭。若「美」只是換來文化偏見與身心屈辱,不如「醜」給社會看,制衡一下──美醜落兩邊;若對荒謬無解的性別文化受夠了,不妨直截超越美醜二元對立妄法,修行去!

兩代之間


被丈夫拋棄的婆婆與被丈夫冷落的兒媳,兩代有一樣的失落。老的確定丈夫外遇,小的不確定卻高度懷疑。她們若有所思、手起刀落,動作也有一樣的失落。

割雞喉放血下廚燒菜的動作,不也一代傳過一代,一樣?

都一樣。

她殺一刀,想起往生的婆婆。再殺一刀,想起離開婆婆的公公。又補一刀,想起遠走的丈夫;最後放雞血向水管流去,想起被拋下的自己。

一個女眾不論原本如何嬌美溫柔可愛迷人,只要看她殺雞宰羊的血腥場面看過幾次,再深刻、火熱的愛情都會化為烏有……

據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聽說,中國廚房是眾生的死刑刑場。

眾生的家庭散了,人的家庭一樣也散了……

2013年1月12日 星期六

驕傲,這慢毒


慢心與我執不可分割,是常見的識心煩惱,更是五毒之一。

華人喜歡罵別人驕傲,在公領域也經常強調謙卑作為美德、相當重要。有兩個極富華人特色的驕傲公案,在此提出供有心修行者參考:

之一:男眾版的驕傲

男孩私底下說,他想要介紹他的同班男同學來交往。他說對方家族富有、在南台灣第一大城擁有整條街的地皮與不動產,光向店家收租金就富甲天下,子孫不愛讀書、不工作也能一生奢華度日。他強調雖然只是五專生又不愛讀書,日後只要繼承家產一定會當老闆,公司裏的手下來是自全台各地的碩士、博士、大學畢業生,所以他本人學歷差沒關係,橫豎學歷高的註定要一生聽他使喚。就算家族日後評估需要學歷,重金送他出國「留學」就好──只要掛個洋文憑,縱使是海外次等的學校(形同花錢買學歷,再怎麼混都有文憑),絕大多數在地台灣人也分辨不出學歷真假好壞優劣或有無真才實學,沒關係。

對方希望找個文憑高、出身好的媳婦,以後帶出去應酬交際好看。兩個男孩私下套好招、約好時,卻萬萬料不到這一番「家族名利說」利誘女學生不成,當場被女方拒絕。居間媒合的男孩可能對男同學沒辦法交待,事後發了場大脾氣:「妳太驕傲了!」他怒目而視。

這就是華人圈的俗民性別思考。一個女眾拒絕踏入欲愛色愛關係、不受利誘的話,會被男眾痛罵驕傲。男眾的性別文化思惟傾向認定女眾的身心是能用金錢名利換來的;也就是說,追逐名利權位的男眾當中有絕大多數誤認為只要不擇手段求取名利權位「必然」能夠交換到社會條件相對好的女眾(精確來說是女色)。拒絕淫欲糾葛的女眾被男眾定位成「驕傲的壞女人」──對現代人權架構下華人女性可主張的貞操權、人格權、性別平權、婚戀自主權半點概念也沒有。

之二、女眾版的驕傲

上司好奇屬下的家世背景,長期問東問西。猜想屬下「可能」是富家女,又看不慣其他上司們善待屬下,便想出了折磨屬下的主意:規定依公務職責要打掃廁所,再每天故意將廁所弄得又溼又亂,連使用過、包有經血的衛生棉都不自行丟垃圾筒,故意放在櫃子明顯的處所留給屬下收拾。屬下選擇隱忍。在華人圈,職場如官場,禁不起開罪任何上司──官官相護之餘,又經常將滿天飛的八卦流言當成事實,開罪一個形同開罪全部。長期忍耐、每天毫無怨言地收拾廁所,最後才在各方各界各種不同專業背景的上司們口裏聽見這位惡上司背地裏放的話:「她很驕傲。」

(乃至於日後每逢聽到「驕傲」二字就想起女眾故意不丟、包有發臭經血、藏在櫃子裏的衛生棉。這是很有意思的個案:默默幫忙丟掉一個,隔天在同一處所又會出現另一個,很明顯是故意作為。常常苦口婆心勸男眾切莫死在女色下而葬送法身慧命──一般女眾除了靠色欲、女色控制男眾以外,客觀觀察下來,真正有品格、品德、品味的女眾人口比例也不高──若有也是世所稀有的人中清蓮。)

女眾上司若起嫉妒心想惡整其他女眾部屬時,公務上運用職務權力、命令來施壓,背地裏運用階級地位、官官相護的人脈方便來放話譏評,用人際社交壓力來排擠敵手。

這類女眾之間慣用的心理、社交攻擊行為,直到晚近這幾十年才在歐美有零星的初步研究,被稱為「壞女孩行為」。「壞女孩行為」包括有放八卦、傳紙條、社交排擠、權力濫用、……等多種方法,泛指女性除了打架以外的常用非肢體暴力手段。

不論在歐美或華人圈,女性之間使用「驕傲」的評價來進行社交攻擊是很常見的手段與現象,有許多小女孩早在幼稚園、小學已經學會使用這類攻擊手法。部分女學童甚至受不了女同學間的人際壓力,逃學到最後主動要求父母辦理休學或轉學。長大出社會後,職場內鬥也很容易使用「驕傲」來攻擊對手。畢竟,華人圈有興盛的八卦打聽文化,等同事相處後再嘆口氣:「啊,真的跟妳相處才知道妳不像別人講的那樣……」後知後覺往往已經來不及了。這不是一兩個職場的特殊現象,在各行各業的辦公室政治中都很常見。

以上兩個驕傲公案,一涉及華人圈的性別政治與情欲文化,一涉及華人圈的階級政治與辦公室鬥爭。從個人角度而言,我慢作為煩惱心所與我執的副產本,的確障道也障善緣,要修要改。從社會角度以觀,就遠遠不只如此;運用上很複雜、目的也很多,很容易被當成社交鬥爭工具或辦公室政治的人事鬥爭手段,更是女眾之間常用的霸凌手法。

如何解作為貪瞋痴慢疑五大煩惱之一的「慢」毒,不僅在個人修行上很重要,在整體社會運作上更重要。驕傲的指責本身代表強烈的社會否定(憎恨與排斥),因此,日常習慣使用這個名相來指責他人者要非常小心慎重──通常祭出這兩個字進行人身攻擊的實質社會效益並不會得到加倍服從、吞忍、受虐、討好的奴性反應,而是完全斬斷善緣或進而結下惡緣。

反省檢討一番,既然投生在處處以驕傲作為人際攻擊手段的五濁惡世,必是有大業障因緣、大惡業召感、大業債要還,才不得不投生此界;如此一返觀不就半點慢心都起不來了?會召感不良社會風氣與惡質人際互動,不就代表多生累世沒什麼修行、沒什麼長進,才被迫要走人世這一遭吃苦了苦嗎?   此外,「驕傲」此一名相會大量運用在華人圈,表示慢心本來就是華人一族十分常見的煩惱表現、族群特色。投生在這樣的民族中,人們經常互罵對方驕傲,表示我慢本來就是民族特色--如此反省一番,身為華人哪有半點值得貢高我慢、驕傲的?

2013年1月10日 星期四

欣厭觀與性別文化


「下厭苦、粗、障,上欣淨、妙、離」的欣厭觀是很重要的觀行法門。它對治人類對正報及依報的貪戀與執取,割愛去貪、淡化我執,增強出離三界生死的願行。

華人女眾的業報很容易與欣厭觀相應。在華人圈,女性的身心存在及社會角色長期受華人文化系統強烈否定,就世俗法而言是性別壓迫現實與悲哀的人生處境,就出世法而言卻是修行上的強大逆增上緣:

傳統上,華人在各行各業都以男眾為主力、主軸、主角、領袖。傳統華人女眾唯二被公開肯定、強過男眾的社會角色只有兩個:妻與母。為妻為成母的前提,而母職受華人肯定的主要理由是為了繁殖男眾香火(傳統華人文化不將女嬰視為香火,自古墮女嬰成風)。華人社會中,一般世俗社會觀感認為女眾不出家非嫁非生不可、女眾出家也比不上男眾法師──三百六十五行出頭的女眾相對上極少,仍以驅趕女眾進入家庭、婚姻生育為最大宗──不肯定女眾的修行潛能者驅趕女眾退墮入婚姻,肯定女眾的修行潛能者則強調女眾無論怎麼修行依然遠遠不如男眾修行人。這是一般華人社會世俗的性別觀。

在這種男女強烈不對等的性別觀下,產生一個長期被華人權力核心刻意隱瞞壓案,進而受華人社會科學知識體系長期忽略,最後讓華人醫學界未提高警覺、對治、解決的問題:在全球各種不同種族的女性當中,華人女性的自殺率、自殺成功率、實質自殺人口、自殺經驗的普及等等「厭世反應」是數一數二高的,逼近全球冠軍。

早年讀過台灣及大陸女性的自殺行為相關社科研究。對華人女性的高自殺率初初感到十分震撼(未計入自殺黑數就已經逼近全球冠軍),不過再三仔細思考其數據及論述、對照個人人生經驗後,發現華人女性的厭世反應、高自殺率若放在華人性別文化的社會大前提下觀察並不值得大驚小怪:

過去在傳統華人圈,女性的性別原則上被廣泛否定,在公領域的社會地位逼近零,只有在私領域「擔任能生出男嬰香火的母親」(為此不得不同時身為人妻)時才受到唯一的、稀有的社會肯定。偏偏為人妻、人母角色的華人女眾又有高比例要面對丈夫邪淫不忠的不幸現實(以納妾為例,華人自古迄今的納妾習慣未曾中斷,台灣迄今仍有一個男眾娶超出十個妾以上的個案,重婚現象不少),最後連受社會肯定的妻職、母職也幾乎等於要終身面對配偶的背叛。當華人女性非常苦難。

性別與身體是不可切割的。性別受否定時,也就是同時否定身體的存活事實及生命存在。長期受中華文化性別觀念否定的女性事實上也同時被間接否定其生命的存在。當長期受中華文化重重否定的身心高壓累積且超出一個華人女眾的身心負荷範圍時,厭世與自殺成為一種文化出路。自殺成為性別弱勢者的發聲方式,被社會文化長期強烈否定後的一種對話與回應方式;也就是用屍體向社會表達與發聲。

共業如此。華人女性祖先們有高比例以自殺行動對社會發聲、表達。現代華人女性有比自殺更好的選擇──「下厭苦、粗、障,上欣淨、妙、離」的欣厭觀。不論在家庭中或家庭外,華人文化評價頒給女眾尾大不掉的「第二名」(第二名是為了安慰眾多自殺身亡的華人女性祖先的亡靈講的,實際上就是最後一名)。第二名(最後一名)當然沒什麼好執著、執取、執戀,何必嫁個一輩子瞧不起妻子的性別的丈夫或生個一輩子輕賤母親的性別的兒子?不如發心割愛去貪、超出三界。自殺又要輪迴回來、歧視重來,遠遠不如直接超出三界生死痛快。

在最歧視的文化惡土上,依舊可以開出修行的花啊!

註:

一支民族會讓該民族的女性族人長期表現出幾乎身居全球第一名的自殺行為,表示其文化系統(尤其是性別文化)有根本上的大問題。出這麼大的問題又千年壓案不解決,表示權力核心的行政運作(尤其性別政策)也有根本上的大問題。文化系統與行政運作雙雙出大問題竟然還能數千年自以為是地球上第一名的優秀民族與優秀文明,表示該民族的民族認知及民族觀感也有大問題。這支民族也真是人類文明史上的特例;或許身為全球最自我感覺良好的民族吧?

啊,那道小門!

皇帝不在,只留皇城。

上年紀的女導遊面帶可愛的、宮女式的微笑,調皮地說:「瞧,這道小門」,她指著與整體建築風格與皇家大氣格局非常不相稱的一道不起眼小門,「師父,猜猜它是做啥用的?」

法師笑了。深深看著她在大太陽底下的女子歡顏,一位盡心盡力努力工作的現代女性勞動者的開朗笑臉。法師很快笑咪咪地給了答案:「給皇帝半夜溜出寢宮、製造小皇子專用的!」

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啊──你怎麼知道?你來過?有人告訴過你?」收起驚訝,她快速地講解皇帝半夜若要找其他三宮六院女眾或宮女時,就從這道小門進出。有專人(已受閹割的太監心腹親信為主)送皇帝出門,守在門邊等皇帝辦完事再接進門,接下來鎖好小門後,再度密送皇帝回到寢宮。她強調這道小門在古代很重要,一般人不能隨意經過或逗留,皇室內部有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也不能靠近。

怎麼知道?直覺。自幼對宮廷肥皂劇沒興趣,對中國後宮文學更沒半點興趣,直覺是這道小門跟淫欲有瓜葛。

皇城就是中華文化的縮影。在雄偉瑰麗、壯觀闊氣的宮廷建築中,留給皇帝一道玩盡女人的私密小門,整個後宮成百上千的女眷都可以是單獨一個男眾菁英的性對象──正如在以大量道德古訓與倫理文章建構出的中華文化系統論述當中,也一直留給男眾菁英一道納妾、通姦、外遇、包奶、嫖妓(含男妓)的背德文化後門一樣。


2013年1月9日 星期三

中華文化,請等一下!

「中華文化」四個字五味雜陳。它很古老,內容很龐雜,有大量選擇與詮釋空間。它與佛法不同的地方很多。就性別觀點而言就極為不同:

佛法不歧視女性,主張心性平等、佛性平等。中華文化則相反,明白指出女性是次等性別,唯一值得肯定的角色與功能只有母職(或是有能力生產兒子的妻職。完全不孕或生不出兒子、只能生女兒的妻子受盡歧視)。肯定母職的主要原因是母職能夠生產高等性別「男性」,母體是生產的必要工具。肯定母職並不是出於肯定母親本人的身心能力、社會貢獻、或文化價值、生命尊嚴、人格人權,旨在肯定母體能作為生產男性人口的必要工具、不可或缺。想推廣中華文化的老生代當中有高比例排斥現代性別平權觀點及相關人權主張,會公開陳述歧視女性、輕視女性的文化觀點者比例相當高。

推廣中華文化若只將它當成歷史、考古、文化保值、文化資產來介紹沒問題,若當成當代文化論述、推廣成生活實務運用的話,恐怕有嚴重拖慢華人的現代人權保障進程與現代化速度、甚至讓性別文化教育全開倒車的風險。中華文化當中有許多文化元素與現代人權觀點嚴重矛盾、相反,這是它無法迴避的歷史包袱,也是歷史事實。女性子孫在面對中華文化時,所面對的是強烈否定女性的生存價值與性別尊嚴的性別歧視文化。

中華文化在「推廣」之前最好先完成一個重要文化動作:與現代憲政、法治、民主、人權精神先接軌,大幅調整其文化論述,尤其是其嚴重歧視女性的性別文化觀點的部分,進行文化檢討。若接軌尚不成功、不完全,這個與現代人權觀點有大量衝突矛盾的文化系統最好先放著研究改良,不宜冒然推廣、加害眾生──尤其是不宜影響尚不清楚其性別歧視文化內涵的非華人女眾、男眾,薰修他們在古老中國曾十分盛行的性別歧視文化觀:

從盛行納妾到青樓酒國文化,從收購烹食墮胎後的新鮮胎盤到纏小腳,從經營後宮、強徵大量民女入宮對皇帝進行終身性服務、到將異國女眾當成定期朝貢天子的固定貢品項目之一,以及曾被長期隱瞞的、在性別歧視文化衍生的中國女性高自殺率……中華文化對女眾不友善的歷史事實很多,並不適合教導新生代男眾、女眾大量重現或模仿。強迫女性子孫擁抱歧視女性的古代文化觀點很殘忍,就像硬逼女眾自虐、自殘、自賤、承認從生到死都只是身為次等公民、次等人類一樣。

新生代若有福報受現代人權觀點保障的話,請別故意將他們拉回過時的文化框架內、逼他們再吃一遍古人吃過的苦。後人宜以史為鏡,不宜再逼後世子孫重頭苦一次。不宜為了一時想壓過異族文化的漢族種族優越感犧牲大量後世子孫實實在在的生活幸福。

車輪餅與台灣豬


很久沒看大海;波與水的人生魔術。

很久沒吃阿公、阿媽在路邊賣的純手工車輪餅。

海浪聲與阿公、阿媽們的超有力卡拉OK高歌聲重疊,素食車輪餅帶著海島民族特有的遊子俠氣。這才想起來,在很久、很久以前,為何忽然決定忍痛割捨這等溫馨小美食的往事:一切都是為了豬。

沒錯,就是為了豬!

早期車輪餅的招牌口味是紅豆沙,這也是和式口味○○燒的老傳統。全台的紅豆沙大批發商來自南台灣,而南台灣是養豬天堂,有高比例的豆沙老店使用豬油拌紅豆沙。除了在地人認識老批發商,知道傳統製程必有豬油成份,批發到外地經過重重層層加工過後成份標示往往只剩下「紅豆沙」三個字,並不會告訴消費者它是「豬油紅豆沙」。說不定,連部分食品加工業者也不知道表面上人畜無害的香甜紅豆沙裏摻混著豬母、豬公、小豬仔們的生離死別與家破豬亡。

現在紅豆沙素了沒?

台灣豬仔們有沒有幸福平安地過豬生呢?

2013年1月8日 星期二

不邪淫戒:性侵文化的雙重標準


性別文化的偏差雙重標準有一張「文化試紙」足供檢測其邪淫道德評價尺度。這張文化試紙就是性侵害。

青少年身為男眾,當他把自己的色身當成「性侵主體」、加害人時,可以公開威脅要強暴青少女。話放出去,其他年長男眾也公開力挺他的言論,宣稱rape只是一個字、沒有什麼。Rape?沒什麼嘛,他只是開玩笑,老年男眾幫腔道。

同樣一個青少年,若被年長男眾提醒「縱然身為男孩也有可能被其他(已婚)男性強暴」的人生現實後,馬上產生完全相反的激烈反應。他四處告訴眾人,這個年長男眾是可怕的、物色男孩為性對象的潛在大惡人,要求所有年長男眾一起攻擊他。當青少年的色身被放置在「性侵客體」這個性別文化框架下的受害者位置時,其他年長男眾就默然了。再也沒有任何一個男眾敢說rape只是一個字、沒有什麼。

曾有不少女眾私底下向我抱怨她們的丈夫或男朋友或將自己當成準男眾辦理的T朋友非常自私。這份「自私」在面對性侵害的道德立場上猶為明顯:在合理化男眾對女眾的性侵害、集體保護男性性侵行為人或潛在行為人並且默許他譴責被害女眾的同時,對男眾與男眾之間的性侵害卻自古發明了一項強而有力的性別文化制約:男同性戀歧視與男同性戀文化禁忌。藉由性別文化上的激烈污名化男同性戀行為塑造出保護絕大多數的男眾避免站上「男性性侵犯的加害對象」、「受男性性侵犯強暴的受害人」的不利位置的性別文化保護網──早在道德系統與司法系統介入之前,已經使用性別文化制約避免多數男眾淪落到「男眾的性侵對象」的受害位置上了。

污名化男同性戀加上合理化男性強暴女性的性侵害行為,等於一個高度保護(異性戀)男眾與高度加害女眾的偏差性別文化。這個文化系統一邊代代重製、量產加害女眾的大量男性性侵犯並合理化異性戀式的性侵邪淫,一邊代代嚴格禁止男眾與男眾之間的任何兩情相悅、形同合法夫妻的欲愛色愛。

在性別文化上,(異性戀)男眾自古是自私的。男眾保護男眾的文化手段遠遠優於保護女眾的文化手段,並且利用偏差性別文化與男眾之間的兄弟情誼替身為(潛在)性侵犯的弟兄合理化性侵行為。對加害女眾的男眾性侵犯,多數男眾很寬容,聯手指責錯在女方者大有人在。等到被強暴者身份是男眾時,多數男眾的文化態度就截然相反,痛罵男眾性侵犯者大有人在(以污名化男同性戀者為主,忽略性侵男童者有不少已婚或未婚「異性戀」或「雙性戀」男眾的事實),而且沒有任何一個男眾會替強暴者幫腔指責被強暴的男孩或青少年。

男眾對女眾自古不休歇的性侵大邪淫(強暴文化)無法根除並非肇因於男眾先天生理上形同畜牲、無法控制(佛陀的示現與身教證明這類「男欲失控說」只是塘塞藉口,地球上就是有淫機全斷、無明惑盡的男眾),而是長期被男性優位的偏差性別文化邪見後天縱容出來的。這種惡質文化不但縱容、支持男性強暴犯,也代代量產男性性侵犯。在默許、縱容、合理化部分男眾將加害對象鎖定為女眾的惡念惡行之餘,同時代代千方百計保護男眾不成為男眾性侵犯的性侵被害人,甚至不惜拿不少情同夫婦的男性同性戀者當文化祭品。

以性別文化持平以觀,自古多數異性戀男眾表面上口口聲聲宣稱他們「愛女性」是假話,自古居高不下的男性性侵女性惡行案發率就是最明白的典型文化證據。迄今都仍有男眾當眾宣稱:「Rape女眾沒有什麼;它只是一個字、一個玩笑!」──傳統異性戀性別文化骨子裏真正的核心人生觀是對女眾的鄙視、輕賤、與仇恨;該文化系統表面上、檯面上、公關上雖然聲稱尊重母親,背地裏其實公然支持針對女性進行的邪淫與性侵。

不淨觀:看破篇


有一對夫妻很恩愛。丈夫急難送急診開刀,太太恩愛不捨,苦求醫師讓她看現場同步攝影。幾小時看完丈夫開腸剖腹、鮮血四溢的樣子後,太太嚇壞了。

丈夫救活了,送回家了,她以前對丈夫身體的迷戀也全部沒有了。愛情通通沒有了。只剩道德感與法定義務支撐她擔起照顧丈夫的責任。她從此失去對丈夫身體的任何欲望。

告訴小僧這則公案者據說認識這位太太本人。一場意外、一場大手術,一生未學過佛法的她忽然與不淨觀相應,完全覺悟她以前對丈夫的情欲是假的,她自以為存在的愛情是假的,她認識的男身也是虛妄不實的。

她開始修行,希望從佛法裏找人生答案。

2013年1月7日 星期一

不邪淫戒:輔導春秋


女學生還未成年。她說她被校方強迫、硬逼每天去輔導室報到,由身懷六甲的輔導老師特別一對一指導。她忽然笑了。她邊用未成年人特有的、孩子氣的微笑裝飾她的困惑,邊告訴我輔導老師私底下教她些什麼。

輔導老師勸她要選擇和男人談戀愛、上床、懷孕。老師說喜歡同班女同學是心理變態、有病、不正常。老師說同性戀是一種病、一種青春期過渡現象、一種一定會被社會歧視的不正常行為。

(一個懷孕待產中的女老師個別指導、明白鼓勵一個未成年、未婚、未畢業的女學生要跟男人上床懷孕?)

對啊!她笑意更深了。老師還談些她自己和丈夫的私事,說跟男人比較好;感覺比較好,男人真的很好,社會就要那樣才正常。她說了很多。她不是唯一一個被送去輔導室被女老師當面指導要選擇與男人上床的女學生。

(輔導老師……她本身也是被老一輩強制輔導過後才嫁人懷孕的女同性戀者嗎?成年、已婚、懷孕、待產中的女老師直接一對一教未成年女學生要選擇跟男人上床懷孕?)

對啊!女學生說。學校裏只要是被謠言傳是女同性戀者的女學生就會被班導點名、送去輔導室。同性戀是變態,要找男人上床;老師教的。老師說,很多小女孩在青春期都會一時迷惑,很多都這樣。沒關係,以後只要有男朋友、丈夫,跟男人有經驗就好了。

(原來台灣社會上有一定比例的媽媽是被校方「長期輔導」去結婚懷孕的女同性戀者啊!難道媽媽當中有一定比例事實上是假異性戀?)

女老師會直接要求女學生要與男性發生性行為啊?原本還以為為人師表必然會勸學生保持清淨、童貞、無邪、無染;事實竟然完全相反!

女學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她笑我太傻。她笑我根本不懂台灣的教育體系或校園輔導系統在做什麼。走出輔導室,她一輩子記得女老師親口教她長大務必要忘記學生時代曾經暗戀女同學的事,找男人上床。

2013年1月6日 星期日

不邪淫戒:故意留白的「反強暴教育」


印度性侵事件雖然是全球大事,對青少年沒半點效用。青少年在網路上威脅青少女要rape她,被大人糾正完還辯稱是女方先開罵不對。青少年完全不將性侵行為的刑事果報與社會譴責放在眼裏。

青少年的心理態樣是典型的性侵犯反應:「我沒有錯,她罪有應得。」完全道德觀顛倒、價值系統錯亂──合理化強暴。一個會片面指責女眾以合理化本身的強姦動機、加以口頭威脅的人不僅本身人格教養出問題,也是危險性相當高的潛在性侵行為人。

根深蒂固的性別文化偏見造成教育體系與道德體系的聯手「反強暴教育留白」,這是全球化現象。家庭與學校耳提面命教女眾要一生防強暴、日日夜夜防強暴,卻不敢直接將「反強暴教育」納入正統學校教育,直接、長期教導男眾「強暴就是錯誤、犯罪、邪淫,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合理化強暴行為。錯不在女方(或男方),在性侵行為人身心理變態、故意不控制或不處理淫欲、惡心故意以淫欲作為攻擊武器,強暴犯的價值觀完全錯亂。」

不敢教好潛在加害人,片面拼命教潛在被害人躲災難,有何實益?

是否在男尊女卑的文化假說下承認男眾性侵犯比例很高很丟臉、很矛盾?

在男眾當中,有高比例不將司法系統當一回事,也不把強姦行為的道德責任或法律責任當一回事。性別文化長期的過度男眾優位思考造就太多為性別傲慢的男眾,以為男眾業報身不會懷孕、性行為沒有關係,將性行為當成足以攻擊有受孕弱勢業報的女眾的武器──以具有邪淫邪見的男眾而言,性器官就像一把槍,是姦殺作案的活體工具,是能拿來宣洩對女眾的仇恨心理或大瞋恨心的人身工具。從這個角度而言,男眾自古不衰的強暴文化與髒話文化證明一件事:性別文化默許、姑息男眾以身上天生長著犯案工具為榮;起瞋心時就威脅女眾要強暴她!

死刑或無期徒刑沒有想像中有用。印度案子轟動全球,男孩上了網照舊直言要rape女孩,根本不把司法系統放在眼裏。反強暴教育最好提高到聯合國或歐盟層級,強制全球教育系統實施──這年頭,開庭公審或處死性侵犯對小男孩不夠有力。要管制槍枝最好連男眾身上的那把槍也順便嚴格管制,全面實施反強暴教育。

註:

本文不是偏厚女眾。自古男眾作為性侵犯主要組成份子,不但大量姦淫女眾,也姦淫力不如己或勢不如己的其他弱勢男眾,男眾(尤其男性兒少)也是男眾性侵犯的被害人。部分強勢的女兵或女雇主等權力位置相對較高的女眾也長期薰染錯誤的性別文化,成為姦淫男眾或其他弱勢女眾的性侵犯。一如女眾重現男眾的外遇嫖妓行為讓牛郎與男妓的人口比例日漸拉高,日後女眾仿效男眾的強暴邪淫文化而加入常態性性侵犯行列恐怕也會漸漸成為未來趨勢。

趁果報未現前,因地就要防。

2013年1月5日 星期六

過在不圓融:夾在婚姻與梵行之間


居士學佛後愈來愈清淨,發心持梵行戒,卻忘記自己當下的因緣是有婚姻義務在身的已婚人士。愈精進、愈清淨,其配偶對佛法、佛教的誤會就愈深,對其煩惱也愈起愈大:是不是愛情沒了?難道婚姻變質了?迷信宗教迷到不想要配偶了?愈相處愈不愉快,愈想度對方愈抗拒佛法,最後婚姻亮紅燈,配偶終於嗆聲要離婚求去。

「離婚」兩個字一出口,居士終於面對現實:「離婚?可是,要離欲是經典說的、法師教的、佛書寫的!」居士忘記學佛是個人一個人的事。當修行不足以度同修(配偶),同修的知解、觀念、做法、人生計劃與之不同步時,對方本來就可以根據婚姻關係主張配偶不履行夫妻義務構成離婚理由──「梵行」對單身行者而言是正當的修行法門,對已婚者而言卻是法定離婚事由。學佛雖然是憲法肯認的宗教自由、信仰自由,並不阻卻世俗的法定婚姻權利義務。

居士完全忘記觀照當下的因緣。當初自願結婚是自己決定要承擔婚姻的業力因緣,也就受婚姻諸多義務要求拘束(包括世俗普遍認為婚姻關係中不可或缺的夫妻義務在內)。居士長期四處讀佛書、結緣書、依自己猜想臆度的知解修行,直到配偶明示離婚意願時才終於發現事態嚴重而主動開口找法師求助,承認與配偶之間長期在宗教態度及夫妻生活上有嚴重衝突,想度配偶學佛偏偏度不動。最後,還是法師再三開導才明白其知見不圓融、修錯了、未善觀因緣善擇法門,才會學佛學到差點失去婚姻。最後還是在僧寶的協助下將婚姻從危機邊緣救了回來。

有婚姻在身且非單身的居士,除非夫妻同為佛子且對戒行有共識,或在互相同意下樂於昇華為共持梵行的清淨法侶,單方面選擇「學習」出家眾持梵行戒而缺乏同修的明示同意或支持時,反而很容易產生婚姻上、生活上的衝突:在一方拼命修離欲法門、一方不願配合離欲時尤其如此。

結婚的人不比單身居士或出家法師,也不能過度理想化地以為只要個人宗教信仰夠深就可以處處把自己當成法師辦理。因緣不同、根機不同,法門就不同。已婚人士身上有婚姻義務及家業責任,當年既然選擇了步入婚姻、甚至生兒育女,就要認清因緣事實承擔到底,面對「婚姻是一生的責任」的事實,先將目標放在圓滿佛化家庭。

若個人錯解佛法、在佛學知見建立、知解詮釋與夫妻生活方面出多重問題,事前度不動同修、讓同修誤會佛教、事後又將婚變責任全推給三寶是十分有欠公允的──僧眾很清楚居士現居士身,尤其已婚居士有夫妻關係與婚姻責任,不會要求已婚居士百分之百學習僧眾持梵行,更不會教居士故意持梵行戒讓配偶對三寶起大煩惱。

身為三寶弟子,尤其是已婚有婚姻關係的三寶弟子,知見宜圓融,也要善巧處理自己當年自願接受的婚姻關係。千萬別錯解、錯認、錯用了佛法、自己破壞自己的婚姻生活或提早結束與同修間的夫妻緣份之餘,將個人失婚責任通通推給三寶,最後還留給社會大眾「原來佛教會破壞俗人家庭婚姻關係」的不良錯誤印象。

法師從居士家出身、當過居士,不會故意破壞居士的家庭!

2013年1月4日 星期五

不邪淫戒──婚姻賭局

台灣老人家的黃昏之戀或白髮新妻成了非老人族群關注的公共議題。主因有二:女方是否真心真意善待老人、照護老人?老人往生後留下來的遺產應該分配給未亡人、原配子女,或努力證明女方虛情假意而統歸國庫?

這不只是倫理或遺產問題,亦是文化及賭博問題。

在台灣,婚姻本來就是場豪賭:

老公嫖妓?放心,不只力挺性工業的人權或人道團體會全力支持,全台至少七成以上的男眾會公開挺他。主流性別文化支持男眾嫖妓。

老公外遇?放心,不只小三、小四、小五、……等女眾們集體身心贊助(題外話:當小三知道小四、小五、小其他等等也存在時,有高達半數以上的小三會想自殺或殺夫,身心受創反應與原配很類似),全台至少七成以上的男眾會公開挺他。男人嘛!難免犯錯。

老公納妾?這更放心了,在台灣,(數度)重婚是光榮事蹟,全台至少九成以上的男眾、五成以上的女眾會一起大力挺他,語帶敬意與羨慕地提及主角的社經地位何等尊榮高貴、家室等同皇室。尤其是有年紀的歐巴桑,提及家裏那個平庸平凡沒成就的合法配偶時口氣平淡,一說起三妻四妾的重婚偉大人物馬上語帶幾分少女的嬌羞與興奮,活似陳述歷代皇帝的後宮秘辛八卦一樣。

嫁台灣丈夫是場豪賭。老公「萬一」嫖妓、外遇、納妾時,社會主流性別文化出身力挺,當太太的有淚麻煩自個兒往肚裏吞,沒淚請自己想辦法解決自殺自殘或把子女一起帶去尋死的黑暗破壞衝動──要不然離婚嘛!既然比不上別的女眾,熟女熟到昨日黃花、今日豆花,認輸啊!

在台灣「結婚」的意思,根據居士熱心提供的特種情報,大概有兩個層次:一、何時離婚?撐多久才換人?二、何時走私?什麼時候身心發癢嫖妓、外遇、納妾?

假如您是位賭性不堅強、賭運極端差、賭注沒興趣、也不想參與任何諸如此類人生大豪賭的人士,就別一腳踏入台灣婚姻。社經地位高者公開納妾,社經地位低者半公開外遇,不論高高低低上上下下常常偷偷嫖妓狎玩或互請花酒性招待。主流性別文化公開力挺台灣丈夫從事合法婚姻以外的各類邪淫,至少,相對多數的台灣男人在這方面很疼惜男人(男人嘛!),會主張男眾有人品道德節操、精神修養、人格水準、要生生世世當人中聖賢、正派君子的高尚男眾是相對少數、人中清蓮。既是少數,拿其他嫖妓、外遇、納妾的主流弟兄們沒半點皮條──有句台灣名言十分語重心長、意在言外就是這樣子來的:「修行是修個人。」

此文絕非運用無厘頭喜劇式手法,故意讓文本偏離正題閒扯瞎聊。讀了囉哩叭嗦一大篇後,回頭返照一番、好好正思惟一下:

對於嫖妓、外遇、納妾的邪淫眾長期公開放水,對合法結婚的正當配偶意見反而一大堆,是不是非常顛倒呢?

漲價、抬價、亂開價──淺談名牌價位學

在不少人窮到走投無路自殺的台灣,仍有不少人可以不定期收購數咖每只叫價新台幣二十萬元至兩百萬元不等的名牌設計包。

數十年前首位指導小僧「名牌價位學」這門高深俗諦學問的不是消費者或貴婦名媛,而是開高級舶來精品店的業主。其出價手法是這樣的:先預估出國進貨(真品平行輸入,單純個人買賣,同一貨色商品只帶一、兩件──主要是女性時裝與皮包)的機票食宿成本及在原地購買的成本、店面租金、水電電話帳單、店員小妹薪水等等支出,扣除這些必要成本之後,再估計她理想中每月希望進帳的(稅前)收入淨額:新台幣二、三十萬元至百萬元不等,最後計算出一個非常簡單的開價公式:

日本衣服的日幣原價乘上十倍後訂為台幣原價,再輪流選貨品聲稱全面打「三折」。舉例說明,假設是一件在日本當地買到的少婦夏裝,在日本當地以日圓10,000元進貨,返台後就將售價標籤打為一件新台幣100,000元,再聲稱三折低價出售,也就是說,貴婦人會花新台幣30,000元買到一件在日本當地原售價僅約新台幣2000元出頭、沒花多少布料的單薄夏裝。

精品店的經營秘方是挑貨的審美眼光、力足擺平貴婦的權貴心理學、廣拉客源的人脈社交術。有沒有台灣貴婦上門?有。寧可數度登門開幾十萬的支票買幾件布料也沒花上幾尺的單薄衣服,也不肯廣行布施種三寶田、恩田、悲田、慈善濟貧振災等等各類大小福田。

名牌的哄抬價格操作手法若以經濟學眼光來嚴格審視,實際上代表的是社會資源的無效率分配與超低經濟效益──就跟台灣哄抬到不可一世的天價房地產與傲視全球的實質空屋率與空地閒置率一樣。一邊亂抬價碼圖利少數業者,一邊赤裸呈現極低經濟效益,造成社會資源的嚴重分配不均與欠缺充分運用。

長期跑大陸調大陸成衣珠寶等精品返台出售的業主開價的手法也差不多。人民幣加乘個幾倍再聲稱打幾折,客人嫌貴時就回嘴機票錢是高成本、扛衣服過海關是重勞力、而且最重點中的重點是再三強調:「……大陸動保意識很低,這些皮草、大衣、皮帽、皮包、皮帶、皮鞋、皮件……樣樣都是真皮真貨!」──換句話說,客官,您從我手裏買到的真皮商品樣樣都是百分之百的純正屍體,絕對是死真的不是死假的。再說更明白點,言談中的暗示無非如此這般:「……咱中國人要殺生都殺真格的、穿戴屍體也都穿戴真屍,絕對不會滲雜半點化學人工假貨!」

台灣百貨公司裏有些精品櫃的「上等上流高檔貨色」就是這樣一手轉一手、一機換一機,從全球不同國家的不同菜市場、鬧區平民小店、觀光區特約商店等等去低價進貨、層層轉手、再終局炒出高價、天價出來的。燈光美、氣氛佳、裝潢優、冷氣強,商品看起來就是跟放在街頭巷尾的日然光下不一樣。

價格是虛妄的妄法,炒作自在人心。等到有一天,人們對奢華名牌超無感卻對眾生苦難超有感時,淨土就不遠了!

佛典故事:河裏的小和尚 The Little Monks In The River


釋迦族皇室出了一尊佛,天下聞名、舉世皆知,獨獨舍衛國國王不吃這一套。在舍衛國境內,善信居士所供養的精舍建物和皇家花園觀剛好是隔壁鄰居,面對同一條小河。

這一天,在沒有自來水廠、自來水公司、自來水管線、自來水消毒或定期送檢義務的古老年代,每個月不必定期被水費繳款單追著跑的古老精舍的維那法師派出三百個小沙彌,每個人手裏拿著一支手工水瓶,負責到河裏打水回精舍。這群小沙彌一到水邊,脫了袈裟就迫不及待一個接一個跳下水,開始大打水仗狂玩遊戲,十分快樂。

他們玩得興高采烈,隔壁坐在高樓上向下觀看的波斯匿王可不這麼想。他皺著眉頭一轉身就對王后抱怨:「妳看看,成何體統?我不信瞿曇就是因為這樣!說什麼他們清淨無染、沒有五蘊煩惱;事實俱在眼前,個個愛玩愛笑,就跟我一模一樣嘛!他們講的話哪能信呀?」

信佛學佛的王后知道丈夫很難度,卻始終沒打算放棄過。她溫和地回答:「王啊,譬如大海中有大蛟龍也有小水蛇,大乘佛法也是這樣啊!有得道的人,也有還沒得道的人,不可以相提並論──」王后話還沒說完,小沙彌們已經玩夠了。他們一一上岸穿回袈裟,提起裝滿河水的水瓶,躍身空中一起往精舍飛去。飛著、飛著,再非常有次序地按次第一一排隊降落到精舍裏。

小和尚提水瓶當空集體飛行的壯觀場景把波斯匿王給看呆了。王后知道丈夫終於對佛法有了信心,微笑著伸手指向天空:「大王,您若還不滿意的話,現在親眼看小沙彌們展現神足力之後,有何感想?」

他心服口服。波斯匿王非常歡喜,召集群臣、百官,一起動身出發到隔壁精舍皈依、頂禮、懺悔。在佛陀親自為這群王室護法大德開示後,他們全都當場發起無上道心。


原典出處:《雜譬喻經》


-延伸思考向度-

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僧俗二眾到底是一樣還是不一樣?

2013年1月1日 星期二

Who Paid For The Rapist?

Moral decay. Rape. Lie.

The last image of southern Taiwan for me is like that.

A female member of a religious group was raped by a male member. To cover up this horrible scandal, many senior members in the same group gathered together and donated 1,000,000 NTD, hoping that by paying the poor victim and forcing her to drop the case, the whole religious group could cover the crime, deceive and escape the public report of all mainstream media in Taiwan, so the public image of the religious group wouldn’t be damaged, and the regular INCOME/INTEREST of them wouldn’t be affected.

Everyone was willing to pay to save the rapist. No, they saved the rapist so they could save the religious income and public image for all. They paid for the rape. The rapist was not charged, free of criminal record, out of any legal consequence, 100 % happy and sound.

If you are a woman, please try your best to learn Chinese and read Taiwan news carefully. Rape cases are so common here, almost 2-5 new cases are reported in different newspapers everyday.

If you are a woman, keep your distance from any male religious member here, especially in southern Taiwan. You don’t know who the SAVED rapist is; you even don’t know if he’s the only rapist who’s been paid and saved by so many senior religious members. No criminal record so far.

Country people didn’t know paying to cover a rape case and buying the rapist out has already been a crime in many modern countries for many years. Modern legal education in southern Taiwan was/is so poor that the older generations even didn’t know they could harm the whole society by covering a rapist up.

What a shame. People didn’t know that covering a rape case intentionally is morally wrong itself. The rapist ruined an innocent woman without paying anything: money, sentence, public blame, social punishment. Nothing. Other people paid for him. Other people paid for a rapist and put all women in Taiwan in danger.

If there were a special hell built for rapists, those who paid for the rapists and covered them up might end up accompanying them there, too. No one can gather a large sum of money to buy himself/herself out of the bad karma in hell; don’t be foolish.

Pray For India, 2013

2013

Let's pray for India
A whole new Buddhist era
Reborn in Buddha's homeland

Where Buddhism blesses
Protects and guards
all genders

Equally and compassionately

Buddha Nature is the same for women
Arhathood can be attained by women
Bodhisattvas can be women

And don't forget the wonderful Dragon Girl
A young girl who became a Buddha
Right before everyone's eyes

Even Buddha himself was once born as a woman

Look at an Indian girl again
Think about it again and again
A future Buddha is right there

2013

Let's pray for India

Let's pray for India

Let's pray for In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