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2日 星期六

驕傲,這慢毒


慢心與我執不可分割,是常見的識心煩惱,更是五毒之一。

華人喜歡罵別人驕傲,在公領域也經常強調謙卑作為美德、相當重要。有兩個極富華人特色的驕傲公案,在此提出供有心修行者參考:

之一:男眾版的驕傲

男孩私底下說,他想要介紹他的同班男同學來交往。他說對方家族富有、在南台灣第一大城擁有整條街的地皮與不動產,光向店家收租金就富甲天下,子孫不愛讀書、不工作也能一生奢華度日。他強調雖然只是五專生又不愛讀書,日後只要繼承家產一定會當老闆,公司裏的手下來是自全台各地的碩士、博士、大學畢業生,所以他本人學歷差沒關係,橫豎學歷高的註定要一生聽他使喚。就算家族日後評估需要學歷,重金送他出國「留學」就好──只要掛個洋文憑,縱使是海外次等的學校(形同花錢買學歷,再怎麼混都有文憑),絕大多數在地台灣人也分辨不出學歷真假好壞優劣或有無真才實學,沒關係。

對方希望找個文憑高、出身好的媳婦,以後帶出去應酬交際好看。兩個男孩私下套好招、約好時,卻萬萬料不到這一番「家族名利說」利誘女學生不成,當場被女方拒絕。居間媒合的男孩可能對男同學沒辦法交待,事後發了場大脾氣:「妳太驕傲了!」他怒目而視。

這就是華人圈的俗民性別思考。一個女眾拒絕踏入欲愛色愛關係、不受利誘的話,會被男眾痛罵驕傲。男眾的性別文化思惟傾向認定女眾的身心是能用金錢名利換來的;也就是說,追逐名利權位的男眾當中有絕大多數誤認為只要不擇手段求取名利權位「必然」能夠交換到社會條件相對好的女眾(精確來說是女色)。拒絕淫欲糾葛的女眾被男眾定位成「驕傲的壞女人」──對現代人權架構下華人女性可主張的貞操權、人格權、性別平權、婚戀自主權半點概念也沒有。

之二、女眾版的驕傲

上司好奇屬下的家世背景,長期問東問西。猜想屬下「可能」是富家女,又看不慣其他上司們善待屬下,便想出了折磨屬下的主意:規定依公務職責要打掃廁所,再每天故意將廁所弄得又溼又亂,連使用過、包有經血的衛生棉都不自行丟垃圾筒,故意放在櫃子明顯的處所留給屬下收拾。屬下選擇隱忍。在華人圈,職場如官場,禁不起開罪任何上司──官官相護之餘,又經常將滿天飛的八卦流言當成事實,開罪一個形同開罪全部。長期忍耐、每天毫無怨言地收拾廁所,最後才在各方各界各種不同專業背景的上司們口裏聽見這位惡上司背地裏放的話:「她很驕傲。」

(乃至於日後每逢聽到「驕傲」二字就想起女眾故意不丟、包有發臭經血、藏在櫃子裏的衛生棉。這是很有意思的個案:默默幫忙丟掉一個,隔天在同一處所又會出現另一個,很明顯是故意作為。常常苦口婆心勸男眾切莫死在女色下而葬送法身慧命──一般女眾除了靠色欲、女色控制男眾以外,客觀觀察下來,真正有品格、品德、品味的女眾人口比例也不高──若有也是世所稀有的人中清蓮。)

女眾上司若起嫉妒心想惡整其他女眾部屬時,公務上運用職務權力、命令來施壓,背地裏運用階級地位、官官相護的人脈方便來放話譏評,用人際社交壓力來排擠敵手。

這類女眾之間慣用的心理、社交攻擊行為,直到晚近這幾十年才在歐美有零星的初步研究,被稱為「壞女孩行為」。「壞女孩行為」包括有放八卦、傳紙條、社交排擠、權力濫用、……等多種方法,泛指女性除了打架以外的常用非肢體暴力手段。

不論在歐美或華人圈,女性之間使用「驕傲」的評價來進行社交攻擊是很常見的手段與現象,有許多小女孩早在幼稚園、小學已經學會使用這類攻擊手法。部分女學童甚至受不了女同學間的人際壓力,逃學到最後主動要求父母辦理休學或轉學。長大出社會後,職場內鬥也很容易使用「驕傲」來攻擊對手。畢竟,華人圈有興盛的八卦打聽文化,等同事相處後再嘆口氣:「啊,真的跟妳相處才知道妳不像別人講的那樣……」後知後覺往往已經來不及了。這不是一兩個職場的特殊現象,在各行各業的辦公室政治中都很常見。

以上兩個驕傲公案,一涉及華人圈的性別政治與情欲文化,一涉及華人圈的階級政治與辦公室鬥爭。從個人角度而言,我慢作為煩惱心所與我執的副產本,的確障道也障善緣,要修要改。從社會角度以觀,就遠遠不只如此;運用上很複雜、目的也很多,很容易被當成社交鬥爭工具或辦公室政治的人事鬥爭手段,更是女眾之間常用的霸凌手法。

如何解作為貪瞋痴慢疑五大煩惱之一的「慢」毒,不僅在個人修行上很重要,在整體社會運作上更重要。驕傲的指責本身代表強烈的社會否定(憎恨與排斥),因此,日常習慣使用這個名相來指責他人者要非常小心慎重──通常祭出這兩個字進行人身攻擊的實質社會效益並不會得到加倍服從、吞忍、受虐、討好的奴性反應,而是完全斬斷善緣或進而結下惡緣。

反省檢討一番,既然投生在處處以驕傲作為人際攻擊手段的五濁惡世,必是有大業障因緣、大惡業召感、大業債要還,才不得不投生此界;如此一返觀不就半點慢心都起不來了?會召感不良社會風氣與惡質人際互動,不就代表多生累世沒什麼修行、沒什麼長進,才被迫要走人世這一遭吃苦了苦嗎?   此外,「驕傲」此一名相會大量運用在華人圈,表示慢心本來就是華人一族十分常見的煩惱表現、族群特色。投生在這樣的民族中,人們經常互罵對方驕傲,表示我慢本來就是民族特色--如此反省一番,身為華人哪有半點值得貢高我慢、驕傲的?
張貼留言